迪士尼重新开园第一天,玲娜贝儿让我暴哭

elm
ELLEMEN

6月30日,关闭三个多月的上海迪士尼乐园重新开放。

开园的第一天,早该换上夏装的玲娜贝儿仍然穿着春装,园区里的活动还是三月时推出的春日彩色庆典。

elm
(摄影:马三牛)


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滞了三个月,但游客们都异常投入,或许是为了庆祝这个迟来的“春天”,也或许是想告诉自己“正常的生活,终于要回来了。”

10:00 “欢迎回家”

和往常相比,今天的入园流程格外繁琐。

早上9:40,距离原定的开门时间还有20分钟,Annie经过了多次安检,出示了四次健康码,才终于到达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门口。大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兴奋的游客,有人早上七点就已经在门口等待。

和没抢到门票的人相比,他们是第一批“幸运儿”。前一天下午一点,抢票时间一到,提前半小时就登录账号的Annie和咩咩顺利预约到了开园第一天的门票。几分钟后,预约小程序崩了,试了好几次也没登上的Hayes赶紧切换到浏览器登录,才幸运地抢到了预约名额。

elm
(摄影:马三牛)

Annie的许多朋友都错失了今天入园的机会,“朋友圈里简直哀嚎一片”。过了一会儿,她帮朋友抢票时发现,一直到七月末的年卡预约都已经满了。

不过普通游客的票量还算充足,官方票从29日早上7点开售,一直到下午3点才售罄。

elm
(摄影:马三牛)

刚一走进乐园大门,Hayes就看到穿着西装的迪士尼乐园高层和来自各个岗位的员工沿途站着,向每一个入园的游客热情地打招呼:“欢迎回家!”

10:30 还没换夏装的顶流女明星

elm
(图源微博@上海迪士尼度假区)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见,今天举着相机拍照、拿着手机直播的人格外多。没过一会儿,社交媒体上就被玲娜贝儿的新鲜“直拍”视频填满,顶流女明星也不负众望再次登上热搜第一名。

没有抢到入园门票的琳看了一圈之后感叹:“往年迪士尼里都是在逃公主,现在都是玲娜贝儿妈妈了。”

elm
(图源微博@上海迪士尼度假区)

久别重逢让Annie对角色们带上了“爱的滤镜”,上次来的时候她觉得奥乐米拉的新衣服并不好看,“紫色衬衫像程序员会穿的衣服”。

这次再来,她倒是一点也不嫌弃了,“隔了三个月,觉得Olu(奥乐米拉的外号)穿什么都很好看”。

11:30 排队两小时,拍照一分钟

6月30日正好是杰拉多尼的生日,因此今天入园的游客里,有不少都是专程赶来为他庆祝生日的粉丝,Annie就是其中之一。进园后,她没有去玩任何项目,直奔杰拉多尼和奥乐米拉所在的甜心糖果屋。

为了来给杰拉多尼庆祝生日,Annie特地带了一个玩偶推车,里面有她这些年从各个迪士尼乐园买来的玩偶。

elm
Annie和她的玩偶推车

Annie和朋友见到杰拉多尼时,排队来和他拍照的游客非常多,队伍排了很长。他们排了两小时队才见到杰拉多尼,Annie在唱生日歌时,竟然情不自禁流泪了。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这几个月过得好不好。我跟托尼(杰拉多尼的外号)说生日快乐,问他这几个月有没有想大家,说着说着就开始哭了。

elm
杰拉多尼和奥乐米拉

咩咩的拍照目标是唐老鸭和黛西,但是在乐园里转了三圈,她也没找到两位的拍照点在哪里。最后只有在春日庆典上,才见到自己心爱的角色。

elm
(摄影:咩咩)

12:30 比粉丝更忙的是代购

除了迪士尼的忠实粉丝,代购们当天也格外忙碌。中午时分,Yuki路过商店时,看到了不少人在排队,有人背着一个大包,包里装满了今天刚到货的杰拉多尼中号玩偶。

elm
朋友帮Annie抢到的玩偶

玲娜贝儿的两款新周边引起了代购和粉丝的抢购。这次的特饮杯和爆米花夹都限购,但仍然抵不住大家的热情,不到中午就已经售罄。原价88元的特饮杯在某宝上已经要卖到140元左右,爆米花夹的价格更夸张,卖到了近200元。

elm
玲娜贝儿特饮杯

14:45 一个属于春天的云拥抱

六月末已是盛夏,高温和烈日之下,迪士尼仍然在举办三月推出的春日彩色庆典街头派对。

大约是因为太久没有参加如此大型的娱乐活动,Hayes觉得自己今天要比往日投入许多,甚至忘却了炎热的天气,完全被快乐的氛围所感染。

elm
(摄影:Hayes)

演出开始后,迪士尼的各个角色身穿红色、黄色和蓝色三种颜色的衣服,在大街上跳舞。耳熟能详的音乐响起,Hayes和身边的人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唱、一起跳。

elm
(摄影:Hayes)

游客们看到心爱的角色跳到自己面前时,会举起自己手中的玩偶和他们一起欢呼。由于防疫要求,角色和游客还不能有身体接触。看到有人挥舞属于自己的玩偶时,角色只能隔着空气,向他们投来一个云拥抱。

15:45 迪士尼是上海的风向标

为了今天的迪士尼之旅,咩咩特地去做了一个新发型,还穿上了自己的新衣服。作为年卡用户,她去迪士尼的次数已经不少,但专为它做造型还是第一次。

“在我心中,迪士尼一直是上海疫情严重程度的风向标。它闭园了,就意味着我们的正常生活彻底被打乱了。所以这几个月里,我一直非常期待它重新开园的那天。”

15:45,咩咩来到奇想花园附近等待花车巡游开始。熟悉的律动音乐一响起,咩咩一下就被这种热情又自由的音乐感染了,看到玲娜贝儿等熟悉的角色出现时,她又有点忍不住想哭。

elm
“裸毛”的玲娜贝儿是焦点(图源微博@玲娜贝儿bot)

花车巡游是咩咩每次必看的项目,因此她对其中的许多演职人员已经非常眼熟。

elm
(摄影:马三牛)

“比如跳开场舞的那几个小姐姐,还有艾莎那架花车上的小姐姐,我对她们都非常眼熟了。还有后面扮野人的几个小哥哥,他们的肌肉一点都没少,看来疫情期间也没有偷懒。”

在她的观察中,今天带着孩子、全家出行的游客尤其多。穿着粉红色裙子、编着长长辫子的公主乐佩一出现,身旁的小女孩立马兴奋地尖叫起来。

17:30 又找回第一次来迪士尼的感觉

大部分游客当天的游玩重点都是与角色拍照,这也使得热门项目门庭冷落。往日里需要排队一小时以上的创极速光轮、沉没海盗之战、雷鸣山漂流,今天都只需要5-10分钟就能玩到。

还没到园区时,咩咩看到App上显示的排队情况,就兴奋地表示,自己一定要玩五次“创极速光轮”,“这样才能抚慰这几个月里我受伤的心”。

最令咩咩感动的瞬间发生在去玩项目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看见她走过来,远远地就开始招手,等她到了跟前,又热情地说“欢迎回家”。在那一刻,咩咩终于有了一种实感:自己的生活真正恢复正常了。

elm
(摄影:Yuki)

五点过,已经尝试了各个项目的Hayes选择了去观看“米奇妙游童话书”表演。每一次到精彩的地方,台下的观众都会兴奋地欢呼,甚至会跟着演员一起唱歌,这在从前几乎没有发生过。

“不管是表演给我的感觉,还是现场观众的氛围,都让我找回了第一次看的时候那种新鲜的感觉。”

20:30 “这是我看过最好的烟花”

在高温下游玩了大半天,咩咩原本五点过就想要回家,但由于这是开园第一天,她希望自己能够拥有更完整的游玩体验,所以决定坚持到烟花放完再走。

六点一过,她就来到城堡前等待。尽管已经看过无数次迪士尼烟花,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坐到如此前排的位置。

elm
(摄影:Hayes)

灯光亮起,咩咩立刻回忆起了许多曾经在迪士尼看烟花的经历。甚至一个动画出现时,她都能想起下一个画面是什么。

elm
(摄影:马三牛)
“以前看的时候,总有前排的人会站起来;这次坐在很前面,其实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完整的烟花。”

elm
(摄影:咩咩)

8:45,烟花落下,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一天也即将落下帷幕。走出乐园的咩咩身体非常疲惫,精神上却是这几个月来最开心的一天。

Yuki和朋友一起去火锅店大吃了一顿,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

编辑:Echo

部分图片来自受访者

其余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