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斩富豪的“杀猪游戏”

elm
ELLEMEN

比特币又又又跌了。

过去7天,比特币跌幅达到33%,19日下午,比特币一度跌破18000美元,刷新了2年多来的新低。那些曾经凭借比特币一夜暴富的富豪们,如今也被讥讽为一夜“返贫”。

被比特币套牢的富豪们

如果在去年11月买入一枚比特币,那么恭喜,如今你已经成功损失了一辆特斯拉Model Y(涨价后版本)。

根据外媒报道,比特币在过去半年里暴跌了约70%:而在去年11月,比特币曾创下69000美元历史新高,如今价格只有不到2万美元。

elm
自2020年开始首次跌穿20000美元的比特币
网络

不过没关系,经常在虚拟货币新闻中出现的特斯拉和马斯克本人比你亏的更多:根据追踪全球拥有比特币企业的公司比特币国债的数据,特斯拉目前拥有43200个代币,在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企业中排名第二。

马斯克本人虽然是众所周知的狗狗币拥趸。但除了狗币,据传他手中还握有价值35亿美元比特币。此次暴跌,不仅会动摇马斯克新晋世界首富之位,还会让特斯拉亏损近5亿美元。

elm
网络

也许对于商业帝国涉猎广泛的马斯克而言,虚拟货币市场的剧烈波动只是不痛不痒的一击,但对于靠着虚拟货币发家的富豪们而言,很难对这次暴跌云淡风轻了。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再次返贫”(Poor again)这是凭借虚拟货币成为新晋华人首富的“币圈大佬”赵长鹏,在5月面对自己投资的Luna币暴跌的自我调侃。

但估计连他也没想到,返贫路漫漫,下跌之路没有底。在之后的一个月里,虚拟货币继续暴跌,赵长鹏本人的身家也应运而落,从去年11月的6100亿人民币,到半年后仅剩400亿,一下蒸发了90%。

elm
赵长鹏本人
网络

截至2022年6月13日, 赵长鹏的身家目前只剩102亿美元,较巅峰时蒸发了8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00亿元),暴跌89.3%。而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重新登顶华人首富榜。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话曾经被用来形容虚拟货币缔造了无数财富神话,但造富速度惊人,跌落的速度同样惊人,如今许多人财产损失的速度,同样可以用“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来形容。

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包括赵长鹏在内,曾被誉为“币圈7杰”的7位富豪,近期总共损失了近1200亿美元。比如加密货币交易所FEX的首席执行官山姆·班克曼·弗雷德(Sam Bankman Fried),他的身家一度达到260亿美元,如今减少了近70%。

币圈波动或将影响世界格局,比如上面这位山姆,除了热爱加密货币市场,还积极参与国家大事,他原本计划为2024年美国大选捐赠1亿-10亿美元,不知这个计划还能不能推进下去。

elm
山姆本人在办公室“躺赚”
网络

比特币价格的暴跌同样引起了投资者的不安,当他们纷纷想要抛售时,一些交易所甚至“碍于极端市场环境”暂时停止了交易: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贷款机构之一摄氏网络宣布,“极端的市场条件”迫使其暂时停止所有取款、加密货币互换和账户间转账。

虽然账户里的数字在那,但无法兑换的比特币就是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走一走就散了。这再次引起了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更多人担心出现这种状况,急于抛售手中的比特币,又引起一轮暴跌。

对创立了交易所的富豪而言,至少他们的交易所还可以从数字货币交易中收取相关手续费,譬如赵长鹏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在每笔交易中收取0.1%的费用,但随着大量抛售,虚拟货币价格持续下跌,他的“重新返贫”也许就要变成“永久返贫”了。

最近他将币安的业务挪到了越南,不知道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富豪:套牢?打死也不会承认

当然,赵长鹏还远没有到“赔本”的程度,毕竟他买入时,比特币的价格还只有几百美元。作为一个早早入场的玩家,赵长鹏算是抓住了风口成功起飞。他创立的币安虽然经历了诸多波折,先后辗转多个国家并被诸国驱逐,最后也终于承诺带着投资才在小国立足。

如果说赵长鹏还算是抓住了时机,那么马斯克对狗狗币的追捧,很难不让人怀疑有炒作之嫌。

马首富本人早早入手了比特币等多种虚拟货币,并在2019年开始,频繁吹捧狗狗币,比如说狗狗币是自己最爱的加密货币、狗币是人民的加密货币等……每次提及都能引起狗币市场的一轮暴涨。

elm
网络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引用过这样的话,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在币圈,百分之三百的利润甚至不值一提,比特币价格最高的时候,赵长鹏大概赚到了百倍利润。

可惜的是,虚拟货币市场并没有一如这些富豪所期待的那样一路向上,在疫情、全球经济等多方面影响下,虚拟货币早已没有从前风光,再加上各国对虚拟货币市场都出台了相关制约政策,利空因素一再叠加,极大打击了市场信心,从而引起了这一轮看不到底的暴跌。

不过,一生嘴硬的富豪们绝不会承认虚拟货币大势已去。这不,6月19日,马斯克还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会继续支持狗狗币;赵长鹏也在前几天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表示,与动辄大规模裁员的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相比,币安表现良好,他还表示,危机时刻也是黄金时刻,“今年肯定会进行大规模收购”。

将购买比特币当作公司战略之一的软件公司MicroStrategy Inc,最近在比特币方面的相关投资损失了十几亿美元,但其创办人仍上月中旬曾表示比特币“将达数百万美元”(To go into the millions)。即使比特币一蹶不振,他仍在推特上强调“我们相信比特币”(In Bitcoin We Trust)。

“相信”是个很妙的词,即使失去一切,只要有信仰就能坚持。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本质而言,加密货币没有实体资产支撑,表现出极大的不确定性。即使是对区块链一无所知的普通人,也能品出一些味道了:现在的比特币,完全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可一旦洞悉了规则,这游戏还能继续玩下去吗?

早早入局的虚拟货币富豪们,为了自身利益也会将炒币进行到底。相比之下,诸多“老钱”富豪都对虚拟货币十分嗤之以鼻:巴菲特曾在股东大会上痛批比特币很“邪恶”,因其扰乱金融体系,并认为比特币未来价值一定会变成零。比尔盖茨也屡次批评:加密货币和NFT是基于博傻理论的骗局,他本人不会持有任何数字货币。

在他们看来,在这个世界上,傻不可怕,可怕的是做最后一个傻子。当然,如果他们像马斯克、赵长鹏一样早早入局,或许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一边被套牢,一边被起诉

一些和富豪们买币逻辑志同道合的小国家也在举国炒币。中美洲太平洋沿岸小国萨尔瓦多早前在总统的带领下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并购入了1亿美元作为投资,随着这轮暴跌,他们的国库资金也亏损超过一半。

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督促该国放弃使用加密货币,但该国领导人依旧坚持认为“只要不卖,就不会亏”——6月19日,总统发推声称不要急,要耐心等上涨。

elm
萨尔瓦多购物可以用比特币
网络

良言难劝该死鬼,也许萨尔瓦多总统没有将Luna币当作前车之鉴:这种市值曾高达410亿美元的虚拟币,在月前遭遇接连跳崖式暴跌,在几天时间内价格从近90美元一度跌到0.00017美元,几近归零,几百亿美元市值瞬间蒸发。

值得一说的是,由于是由韩国人发明的,因此Luna币有许多韩国拥趸。在暴跌之后,许多韩国投资者血本无归难以接受,扬言要自杀,以至于韩政府强化了自杀圣地麻浦大桥的巡逻。

愤怒的投资者们当然也未曾放过“庄家”。Luna币的发明者Do kwon家庭地址遭到泄露,有可疑人员“拜访”其公寓,其妻子只能向警方提出“紧急人身保护”请求。

elm
网络

人身攻击只是一部分,更多投资者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比如联名起诉这些虚拟货币的庄家。韩国马斯克Do kwon被起诉,马斯克本克也没逃过。

一名狗狗币投资者指控他通过运作传销手段来支持狗狗币,要求他赔偿2580亿美元(马斯克净资产2190亿美元)。原告在诉状中指控马斯克及其特斯拉和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敲诈勒索,四处宣扬狗狗币并推高其价格,但随后又让其价格暴跌。

他要求获得860亿美元的损害赔偿,以及1720亿美元的三重损害赔偿,并要求禁止马斯克、特斯拉和SpaceX推广狗币。

好在美韩出现的大规模亏损在咱们国家不会发生——毕竟我国曾多次发文,提醒消费者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的风险。

撰文:tt,Jonas

编辑:Sebastian

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东方IC

其余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