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第一个宠物托管驿站,在疫情中的20天

宠物驿站
ELLEMEN

3月18日凌晨,深圳上沙建成了第一个“宠物驿站”, 转运、照护因主人被隔离而需要安置的宠物们。

疫情期间,“如何安置宠物”总是成为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深圳这座驿站存在的20天,每一只被送来的宠物都得到了悉心照料,离开的时候,它们还能获得一张“抗疫小英雄”奖状。

驿站运行期间,

没有发现一例阳性

3月21日,同一栋楼的住户确诊两天后,大迪接到通知,自己作为密接人员,需要被转运去酒店集中隔离14天。在此之前,大迪一直非常的焦虑,因为钱钱。

钱钱,一只七个月大的中华田园猫,是大迪五个月前从墙缝里救助出来的流浪猫,性格腼腆胆小。刚开始,大迪着急地在网络上寻找各种关于“主人隔离后宠物应该去哪里”的消息。正当她侥幸地以为自己无需被集中隔离时,一通电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大迪原本打算将钱钱独自留在家中,为它备好了猫粮、饮用水和猫砂。收到集中隔离的通知以后,大迪试着在群里询问志愿者,“我的猫咪应该怎么办?”没想到志愿者告诉她,现在深圳有一处宠物驿站,可以收容隔离人员的宠物,如果大迪愿意,驿站的志愿者很快就可以来交接。

“虽然以前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总比放在家里强,有人照顾总比自生自灭好,我就把钱钱放到猫包里带下去了。”

3月17日,因深圳市福田区上沙塘晏村的部分区域新冠病例增加,居民被要求异地集中健康监测14天,“如何安置宠物”一时之间成为了上沙地区的宠物主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更早一天,深圳市新瑞鹏宠物医疗集团(简称新瑞鹏)接到沙头街道办的通知,希望他们能承接、安置上沙街道即将被转运出来的宠物。于是,新瑞鹏三位住在福田区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成为了第一批“志愿者”。

宠物驿站
ELLEMEN


街道办协调了上沙地区一块比较隐蔽的绿地草坪,作为“宠物驿站”的地址。3月16日,集装箱陆续送达,宠物驿站开始建设,3月18日凌晨1时左右,宠物驿站完成建设,到凌晨6点左右全部消杀完毕投入使用。一周后,第一家宠物隔离驿站的接待能力逐渐饱和,街道办又协调了另一家宠物医疗企业,在附近建了另一间驿站。

21日深夜,大迪在转运通道附近见到了等待宠物的志愿者们,“已经这么晚了,他们还在等。我们的转运是24小时进行的,所以他们也是全天待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宠物需要被带走。”大迪登记好信息后,将猫包递给一位志愿者。上车以后,钱钱原本埋在毛毛里的脑袋从航空舱的透明窗口里露出来,眼睛一直盯着大迪。不舍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大迪没忍住哭了出来,“它一直看着我,看得我好难受”。

并非所有宠物都像钱钱一样温顺,L的猫咪旺旺面对“隔离”的应激反应激烈许多。在将宠物转交给志愿者之前,L在房间和猫包四周都喷洒了许多酒精,以进行消毒。浓烈的酒精味让旺旺产生了不安全感,它一直在房间里上蹿下跳,就是不肯靠近猫包。

带着旺旺离家后,它变得异常安静,一直左顾右盼,“以前我带它打车,它都会一直叫,那天晚上却一声不吭”。临别之际,L给旺旺拍下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旺旺瞪着L,眼神有点凶。L能感觉到,自己的小猫是有点生气了

宠物驿站
即将和主人分别的旺旺
ELLEMEN

在宠物医疗志愿队的宠物医生孔德斌看来,像钱钱和旺旺这样的“毛孩子”身份十分特殊。一方面它们的主人需要被隔离,很难照顾周全;另一方面,它们也有携带病毒的风险。因此将宠物送到“方舱”来暂住,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有一些主人会跟我们说,他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我们就会把这些宠物单独隔离在一个集装箱里。每天,方舱里的宠物都会由政府进行核酸检测,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例阳性。如果发生阳性的情况,政府会给到预案。”

“连续工作12小时,

累了就在草坪上睡一会”

“宠物方舱”里有九个集装箱,其中五个住着猫(和猫同住的还有一只可达鸭、一只兔子和七只仓鼠),两个住着狗,还有两个单独用来照顾携带寄生虫的宠物。此外还有一个大大的草坪,志愿者们每天可以在这里遛狗、带宠物们放风。

每个集装箱的面积大约为8平米,可以放下二十多只宠物笼。从建立到拆除,“宠物方舱”一共转运、托管了264只因主人被隔离而需要安置的宠物。

宠物驿站
ELLEMEN

宠物驿站的志愿者工作分为两班,榴莲是宠物驿站的夜班志愿者,3月18日来到驿站后,他每天需要从晚上九点工作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宠物大多是夜间被送来的,因此榴莲和同事在最开始的几天里忙得脚不沾地。宠物送来驿站后,志愿者们需要对它们进行消毒,再将宠物转移安置到相应的集装箱里,并进行护理与再次消毒。

“一开始工作量特别大,实在累得不行的时候,我们就在草坪上简单靠一下,睡一小会儿,缓过来了再去帮忙。”

宠物驿站
ELLEMEN

除了消毒,志愿者的重要工作是每半个小时进行一次巡查,他们会到每一个集装箱仔细观察每个笼子里宠物的饮食情况和精神状况。如果有异常情况,医疗组的志愿者就会跟进,用专业的知识进行诊断、陪护。

由于离开熟悉的环境和朝夕相处的主人,很多被送来的宠物都会出现应激反应。猫咪在遭遇新环境时大多会情绪不稳定,过度紧张导致进食困难。据孔德斌介绍,在送来的140多只猫咪中,有超过60只在刚来的时候都出现过不吃东西的状况。“这是非常严重的,因为猫一旦不吃东西,可能会发生脂肪肝或者更严重的疾病。”

为了舒缓猫咪的紧张情绪,志愿者们在每个集装箱里都放上了情绪管控的香薰,它会分泌一种使猫平稳下来的荷尔蒙。同时,他们还会在食物中添加一些促进进食的药物。

相比猫咪,狗狗在面临新环境时会表现得更“凶”。榴莲记得驿站里有两只狗狗刚送来时非常暴躁,只要志愿者们出现在它们周围一两米的距离,它们就会狂吠。如果志愿者们继续接近笼子,它们就会做出明显的攻击性行为,导致志愿者完全无法为它们清理粪便和食物残留物。

面对充满不安全感的宠物,志愿者们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向它们“展示自己友好的态度”:给它们吃一些零食、每天带它们去草坪上放风、用逗猫棒和它们互动。一般一个多星期以后,这些宠物就会开始降低心理戒备,对志愿者们产生信任感。

宠物驿站
ELLEMEN

在照顾情绪激烈的猫咪和狗狗时,防护服被划破对志愿者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我被狗抓破过一次防护服,不过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遛狗的时候,它比较兴奋,直接把我的防护服抓破了,我只好去换一套新的再来继续遛它。”榴莲说。

就算没有这些频频发生的小意外,志愿者们也需要每四小时更换一次防护服,每一次的换衣对他们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能量消耗。手套至少要戴两层,有的时候需要四层;鞋套和裤子、手套和上衣之间还需要用胶带紧紧密封起来,以防蚊虫进入防护服内部。

由于驿站的位置位于绿化带附近,蚊虫和蜘蛛特别多,许多志愿者都深受蚊虫叮咬之苦。最严重的时候,孔德斌的整个胳膊上全是被叮咬的痕迹,如果没有做好密封,绿化带里的红色蜘蛛还会“见缝插针”地往衣服里钻。

“有的虫子特别小,根本打不到,但是咬出的伤口比蚊子咬出的痛、痒很多,用花露水基本没用。所以我们也紧急调配了很多宠物体内外的驱虫药,为它们进行驱虫,保证每一个宠物不会被叮咬。”因此无论是在生活区还是工作区,每个志愿者都得穿着长袖或是防护服,一天下来,往往热得衣服全部湿透了。

“隔离结束后,

有的宠物甚至舍不得离开”

将钱钱送走后,大迪心中一直十分不安。到酒店安置好以后,第二天一大早,大迪就给宠物驿站打了电话,想要询问钱钱的具体情况。驿站的志愿者给大迪发来一段十几秒的视频,视频中的钱钱缩在笼子的最角落里,身体状态非常紧张。大迪看了以后心情十分低落,“就想赶紧解封,把它接回家”

宠物驿站
ELLEMEN

每天四点,驿站的志愿者都会将每只宠物的小视频发给主人。几天之后,大迪发现钱钱吃饭越来越香,甚至还会主动翻起肚皮来让志愿者挠它。尽管每段视频的时长只有十几秒,但对于隔离期间的大迪来说,却是特别重要的精神支柱。每天工作结束以后,她都会拿着手机反复观看钱钱的视频,“我还会脑补很多戏,比如它现在在干嘛、有没有想我、回家以后会不会乖一点”。

作为核心密接人员,L需要在酒店里隔离21天。到了第14天,L有些担心旺旺一直待在笼子里,会出现情绪低落的情况。她便拜托志愿者安抚一下猫咪,每天和它玩一会儿。第二天,志愿者给L发来了一段旺旺一边吃饭一边和自己互动的视频,L喜出望外,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支视频。

让许多志愿者印象深刻的事,是托管期间为一只猫咪过了次生日。前一天,猫咪的主人发来一条微信,拜托志愿者第二天为这只过生日的毛孩子加一个罐头。和猫咪相处了多日的志愿者们一时兴起,买来一个蛋糕,一起给它唱了一段“喵星人的生日歌”。

“我们平时工作压力比较大,也很累,想给生活找一点乐趣。另一方面,也是想让宠物快乐一点吧,毕竟它们很少会有跟宠主分开这么久的经历,宠主看见视频也很开心很激动。”

结束隔离的第二天,大迪就迫不及待地来到宠物驿站接钱钱。在驿站看到钱钱的那一刻,大迪激动地哭了。提起猫包,她发现钱钱重了不少。刚一拉开拉链,钱钱就钻出来蹭了蹭她的手。

即将回家的钱钱
即将回家的钱钱
ELLEMEN

最让她惊喜的是志愿者们送给钱钱的一封手写信,在信里,志愿者调侃了钱钱的“调皮捣蛋”,“每次都能打翻猫砂盆”。看着这封专属于自家小猫咪的信,大迪觉得心头一暖。

每只宠物离开时,志愿者们都会为它写一封独一无二的手写信。榴莲曾为自己照顾过的一只萨摩耶写过一封300多字的小作文,“它很可爱,很听话,能吃能喝,又粘人,所以我给它写的那封信特别长”。

在驿站的十几天里,宠物和志愿者之间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的宠物甚至在主人来接自己时,舍不得离开方舱,跑过来和照顾自己的志愿者们多次告别,才随主人离开。

“一般接狗狗走都是白天,所以我们早上九点下班,晚上再来的时候常常会发现某只宠物已经被接走了,还是有一点不舍吧。”说起这点,榴莲的语气中有些伤感。

4月6日,宠物驿站正式休舱,剩下的十几只宠物被转移到最近的宠物医院照顾。在驿站的经验之上,4月3日,深圳宣布建立宠物集中托管中心,中心将为接收的新冠肺炎集中隔离人员的宠物提供观察、护理、健康监测和医疗保障服务,在正式运行后,可托管宠物的最大容量为300只。

素材整理:积柚

采访&撰文:Echo

图片来源受访者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