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中国“淘金”的乌克兰模特

乌克兰模特
ellemen

北京工作日的早高峰像准时砸到海岸上的凶猛浪潮,乌克兰女孩Nora一边严格掐着时间担心无法准时到达,另一方面又庆幸在路上的这段时间能让她简单补眠。

今天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模特们鱼贯穿梭过中央的展台,而设计师分坐两旁为自家品牌挑选,时装周大面试是她来中国以来最重要的工作机会。

乌克兰模特
Nora面试中国时装周现场
中国时装周

俄乌冲突爆发数天,没人知道这些来自乌克兰的模特们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完在异国他乡这短短的T台,除了她们自己。

漂洋过海来打拼的“北漂”

22岁的Nora脸部轮廓锐利,眉骨高耸,她的鼻子略带驼峰,侧面看起来明朗而坚定。
Nora曾经是一名护士,在被模特公司的星探递上名片之前,她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成为模特。虽然在乌克兰,天生条件足以走上模特道路的女生很多。

“我那个时候离模特的身材还差得远,当然会怀疑这个管自己叫星探的人是不是骗子。”
Nora在经历过不小的心理斗争后还是和朋友一起前往了星探的地址,直到当了一年多模特后,回想起第一次面试她还是会说:“我从没觉得时间有这么漫长,过去没人会当面指出你身上有那么多的缺点,也从来没有人用‘体重超标’来形容过我。”
“不过他们也说,我距离成功只有两个尺码。”
她清楚自己178厘米的身高是被星探看中的重要因素,Nora最终决定消耗掉这两个尺码再试一次;
她超额完成了这个指标,用极短的时间骤降十几斤,还在健身房收获了爱情。
减重成功的Nora就此正式开始了全职模特生涯。Nora的经纪公司相当于这些模特的母公司,母公司负责地基搭建,同时以她们的照片资料作为通往世界各地寻找工作机会的桥梁。
Nora从母公司发到各国模特公司的硬照,就是她前往世界各地的通关文牒,她也就这样来到中国,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工作面试。

乌克兰模特
Nora的拍摄工作照,首饰因为还未公开发布进行打码处理
网络

互联网上经常充斥着关于乌克兰模特“生活所迫背井离乡”的样板故事:故事中,有人一天面试几十次也无法得到工作,很多人挤在同一个狭小的房间等待机会,看起来阴郁低沉。再或者来到中国,发现人傻钱多,几个月就能暴富。

但如果了解到Nora们的现实生活后,会发现这两种极端情况都不准确;

首先,能够拿到正常工作签证的外籍模特都拥有稳定的生活保障。

Nora和三个室友一同住在一套位于北京四环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同时,Nora在中国工作的模特经纪人Jessica,告诉我们在符合国内租房规定的情况下,这样一套房子大概会住4-5个人,同时每个模特每周也会有一笔生活费,每天公共区域也会有阿姨打扫。

“那你有没有碰到过对住房不满意比较难对付的类型?”

“天呐,当然有啦!有的外模从国外来觉得房间太小,条件太不好,他们已经习惯在国外住独立的单人公寓,但拜托,北京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而且还在这个地段。有时候碰到情侣模特想住同一间房我们也会去协调,尽最大努力达到模特的要求,只是单人公寓这实在不太可能。”

归根结底外籍模特到中国赚钱只是一种职业选择,Jessica明确告知女孩们:北漂的生活环境都是这样的,我是北漂,你也是飞过海岸到中国打工领时薪的北漂,人人都辛苦,接受、面对,开始工作。我会尽力照顾你,但你要学着成长。

同时Jessica还向我们强调,不是没有面试和工作就意味着模特没有生活来源,以正常工作签证到中国外籍模特,基本上母公司都要求支付保证金,才能安排模特来中国工作,最好的保证金条件能高达5000美金一个月。

尤其是疫情以来,凡是在这个时间段来中国的乌克兰模特,基本上都优秀到值得一笔保证金。

换句话说,哪怕在中国期间没有一次面试成功,没有拿到一份工作,模特在离开的时候都可以把这笔保证金领走,只是工作机会越多的模特挣得更多。
“生意有赔有赚,有挣钱的模特就一定会有亏钱的模特,我们会在这个中间找一个平衡,并承担相应的风险。”

中国是外模走向世界的“中转站”

人们对“乌克兰模特”这个群体似乎总有一种打上标签的刻板印象,在联系到Nora之前,我们都以为会听到一个“因为国家经济下行所以不得不出来讨生活”的故事。
和她们聊过以后你可以明显发现,这些女孩对这个行业有着极为清晰的职业规划。

Jessica也毫不避讳地向我们展示了外籍模特在行业内的现状:

经纪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经手大量母公司发来的资料,模特的长相、年龄、身高、三围、鞋子的尺码,通过模特硬照pose的姿势来推断她的熟练程度,甚至是模特到中国的距离机票价格,都将成为公司是否会签下这个模特的重要因素。其中东欧各国因为距离中国更近,确实性价比更高。

“每个模特单拿出来当然都是漂亮的,但单纯漂亮远远不够,说的更直白些我们只在乎一个模特能创造出多少经济价值,但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的,就像你被公司聘用也要先看工作能力,这也是你的经济价值。”

被选中的模特会由公司替她们搞定工作签证、机票和住所后飞往中国,疫情后,还要隔离14天。尤其在电商活动的高峰期这些模特会开启她们候鸟式的工作周期,辛苦工作3、4个月后再飞往下一个工作地方。

面试模特也是一个双选的过程,经纪公司用严格的标准要求外模,这些模特们也有自行决定要不要前往中国工作的自由,这取决于在她们心中来中国工作是否符合自己职业规划的一环,Jessica好几次开玩笑说“北京像是个新人训练营。”

每年都会有些业务不是很熟练的模特来到中国为淘宝电商做“衣服架子”,她们通过高频面试积累工作履历,然后飞向下一个地方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加码。她们的下一站可能是日本韩国,更多的是米兰巴黎这些传统的欧洲时尚之都。

比如Laura,一位同样来自乌克兰的模特就选择了自掏腰包飞往北京,她不求赚钱,但希望能登上一次时尚大刊,为她再次转战欧洲的秀场提供一个筹码。

外籍模特们到达中国后会投身地域审美的宏流,拥有清新外形的外模流向南方,撑得起大气女装的模特飞向北京,暗色皮肤在主要出口国外市场的广州更加吃香;

外形活泼健康有明显肌肉线条的模特更合适运动品牌,“高级脸”模特更符合珠宝,软妹类型就去拍好嫁风,而内衣模特则是百里挑一。

很多大集团是走量的,这种工作基本上稳定收入也有保障。

不过疫情之后,由于国际交通不便,中模的价格水涨船高,现在已经略高于外模了。和网络上恶意揣测的信息有所出入,很多模特经纪人对外模是相当保护的。

刚联系到Jessica的初期,她就表示:如果是想问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就慢走不送。 Jessica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某种人”从各个方面找过来,提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要求,她提到这点的时候有点激动: 他们真的会发消息问价格!猥琐!

Jessica再三强调不要把专业的乌克兰模特和某些网络流传照片中的洋模混为一谈。通过经纪公司来中国就是依靠大使馆给出的模特签证,而很多在夜场或者演艺场合工作的则是演艺人员签证。

“我觉得模特的工作是去展示美,而不是满足那些丑恶的猜疑。”

“我只能等待,并向上帝祈祷”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发动进攻的消息是在珠宝拍摄的休息间隙突然传递到Nora手机上的。

“交通拥堵”“无处可躲”“我们能听到警报声”的消息使Nora焦急又无力,她的手也忍不住颤栗,恐惧焦虑越过理智冲刷她的身体——她的家乡和家人正在经历一段最艰难的时期。

Nora发现人处在一种极端状态和情绪下竟然是哭不出来的。

工作人员建议她先休息一会儿,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理解,短暂的情绪波动过后Nora深呼吸说:我们可以开始工作了。

乌克兰模特
Nora在24号的拍摄完成的很顺利,眼神略带忧伤而坚毅
网络

2月25号,她千里之外的家乡——距离基辅300公里的乌克兰西部重镇的利沃夫已经拉响防空警报。

乌克兰模特
Nora发给中国朋友的聊天消息
网络

市长要求市民们立即前往避难所避难,Nora最小的妹妹此时和队友去首都基辅参加篮球比赛,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爆炸声;她最好的朋友也正在逃离首都。

"I just wait, pray to God and hope."

撰文 刘奕然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