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二手口罩产业链,比病毒更可怕

万物皆可二手 唯独口罩不行

二手口罩
ELLEMEN

当口罩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必备物品时,有人可能不会相信,废弃后的口罩、医用手套等医疗废品,已经成了不法商贩眼中的商机。

虽然口罩已经不如两年前那般短缺,但二手口罩已经从垃圾堆中流出,被放进洗衣机,被熨斗熨平后,重新包装,再次进入人们的生活.......

口罩短缺 诞生出二手口罩

随着北半球的各个国家一秒入冬,原本在某些地区一度看起来仿佛进入尾声的疫情又重新嚣张起来。
外加病毒不断变异、刚刚恢复一些元气的国际通航与地域间出行又加速了新一轮的传播,随着降温严峻起来的疫情让全球的医疗物资再一次匮乏。和疫情初始时毫无准备的医疗器械生产厂家、经销商、物流面对的状况略有不同,在各个国家都快速推进疫苗接种的这个初冬,这一次却是注射器的生产速度没能跟上。
据世界卫生组织11月9日发出的警告称,到2022年,全球疫苗注射器最多或将短缺20亿支。

针管
网络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医用口罩、医用手套、大到医护人员工作中所必须的防护服、注射器,小到家庭清洁中能用到的酒精和消毒液……但凡是和防疫相关的医疗物资都曾经历过短缺甚至断货,每家药店门口都贴了大字告示“口罩、酒精、消毒液无货”的场景历历在目。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厂家以超乎想象的反应速度让疫情初期民众难以买到防护用品的情况得到了缓解,然而由于医用级别产品生产标准不同导致的质量问题、地区间快递物流的不通畅等,还是有部分地区会偶发物资短缺的状况。
而放眼全球,对于很多制造业没那么发达、轻工业商品严重依赖进口的国家来说,局面还要更棘手一些。
以医用手套为例,有数据显示,在2020年全球对医用手套的需求量为5850亿双,然而全球全年的实际生产能力仅为3700亿双,刚刚超过需求量的一半。在供给远远低于需求的态势之下,众多厂家加班加点努力赶工,但也有不少商家在利益的诱惑面前动起了歪心思。
去年年初就有媒体报道,有顾客在深圳的药店买到了带有明显黑色污渍的口罩。在警方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店内售卖的另一批医用口罩甚至是没有生产厂家与标识、来源不明的三无产品。

口罩
网络

据店家表示,所有有问题的口罩他们都是从微信上向私人转账完成进货的。类似的事情也频繁发生在制造业并没有中国发达的美国,有中间商在向泰国的工厂订下价值200万美元的医用手套、分销给美国境内各地的经销商后,开始接连不断地收到经销商的投诉电话。
经过开箱检验库房里尚未运出的手套,中间商才发现所有的“医用”手套都沾满不明污渍、甚至没有叠放整齐而是胡乱地塞在箱子里。这些明显是回收来的手套不仅达不到医用标准,其质量和状况让它们毫无利用价值。
最后中间商不仅无法出售这些手套,也联系不上进货的商家,只能自行垃圾填埋处理。据美国海关统计,疫情以来约有2亿只来自同一泰国生产商的“医用手套”流入美国,在调查中更是发现这家工厂不仅出口手套,同时也在贩卖口罩等防护用品——而这些口罩同样也是形色可疑的二手货。

洗衣机、熨斗熨烫……二手口罩这样“焕然一新”

二手口罩的诞生,仅仅使用了最简单的工序:成堆的废弃口罩被扔进家用洗衣机,在简单清洗后,由工人手工分拣、熨烫、重新包装。
由于需要人工分拣,很多成箱的口罩中可能会出现色差;而以洗衣机进行批量清洗明显无法起到任何消毒杀菌的作用,甚至很多时候连最基本的清洁都做不到,在拆开二手翻新的口罩的包装后,看到的可能是污渍甚至血迹。

口罩
泰国媒体视频中显示,商贩用洗衣机在清理使用过的口罩
网络

泰国警方在疫情发生以来查获境内多处这样以家庭为单位的二手口罩翻新小作坊,那些出口到中国、美国、世界各地的二手医护用品,很可能就是从这样的环境中被“生产”出来的。
这些小作坊大多卫生条件极差,“再加工” 生产环节里,工人们也只是进行表面清洗和简单包装,并不会对可能已经沾满了灰尘与病菌的二手防护用品进行灭菌消毒处理,在这样的流程里被生产出来的口罩、手套不仅不可能达到医用标准,甚至可能会对使用者起到反作用。

熨烫二手口罩
熨烫二手口罩
网络

这些毫无资质的小作坊生产出来的医护用品之所以能够堂而皇之地进入正常的出口流通,是因为它们在二手翻新的过程中,的确拥有了一个符合质检标准的东西——一个正规厂家的外包装及商标。
在一些美国中间商进口这些手套之前,他们甚至收到了泰国厂家提供的、由当地官方出具的正式质检报告。在随后的调查中,质检机构证实了这些报告均为厂家伪造,而被查封的工厂中也出现了多个正规品牌的包装盒与商标。
但是当警方追根溯源想要进行追责时,却发现制造工厂的厂主拥有外籍护照,泰国警方并无法对其进行逮捕。

翻新后熨平的口罩
翻新后熨平的口罩
网络

同样的生产翻新后再出口的模式在泰国以及越南等地如同烧不尽的野草般被复制着。
生产商以“回收口罩中的金属压条”的名义大量收集中国、马来西亚等地的废弃口罩,随后却将其以极不正规的方式翻新、再包装,贴上仿冒或来路不明的正规品牌标识进行出口销售。
这样的作坊随便租一间房子招聘一些工人便可以开工,而且场地容易转移,在官方对一处工厂进行查处后很快就会带着设备和人员在另外一间出租厂房中死灰复燃。而驻守场地的人大多是一些临时工,产业链背后的老板要么是外籍人士,要么身份神秘无法查清,也为警方彻底消灭这些非法生产商带来了困难。
据美国医疗器械销售行业的专业人士统计,由于这条非法产业链规模巨大,一些二手医用手套、口罩甚至可能已经进入了不少国家的医疗系统,无法预测和统计它们将对医护人员和患者带来的危害。

二手口罩背后的黑心产业链

和国内所经历过的物资短缺主要是因为疫情突发导致生产力跟不上不同,美国市场中之所以会频发二手医护用品售卖现象,和疫情相应的关税减免、监管放松政策也脱不了关联。
为了应对疫情而放弃了严苛的进口标准,这一举动足以见得形势之严峻与防疫工作的焦头烂额。然而这样的政策在缓解了一部分当地制造业的压力的同时,却也为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开了一道门。
不需要任何技术,只需要一片不用多大的场地;也不需要什么高科技的设备,几台洗衣机、熨斗即可;甚至没多少人力成本,“再加工”一个口罩一位工人可以获得1泰铢的报酬,按照每人每天可以完成三百至四百个口罩的“翻新”来算,一天下来每一位工人的人工成本也不会超过人民币八十元。
而这些二手口罩在当地市场的价格为3泰铢一个,如果能够出口至美国等地,单价还要番上几番。这样一本万利的生意让不少看到了“商机”却法律意识单薄的东南亚工厂、家庭作坊纷纷投身于“二手口罩翻新出售事业”。
在这条产业链上,除了黑心的生产商能够真正获利以外,每一个经手、使用到这样的二手医护用品的人都是受害者。

口罩
网络

很多中间商、经销商因为较低的价格和出于对这些二手医用品所假冒的品牌的信赖,大量进货后发现了质量问题却无从维权,只能默默承担数额庞大的亏损。
然而在疫情中其实还有很多中间商趁乱浑水摸鱼,在美国海关锁定了一家位于泰国的非法翻新医护用品的生产商后,顺着源头逐个联系了从这家供应商处进口口罩、手套等用品的美国当地客户,最终却只得到了其中三家企业的回复。
在面临有可能产生的巨大经济损失甚至法律责任时,这些原本同样是受害者的经销商面对监管机构的调查也怀抱侥幸心理,希望能逃避监管、默默将这些劣质产品尽快低调脱手。
其实面对肮脏、甚至可能带有病菌的二手医护用品,不管是回收、清洗、装袋的工人,还是投资这类产业的老板,或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经销商,每一个环节上的人对这些产品的卫生状况和是否能够对病毒起到防护作用都心知肚明。
即使是对于法律再不了解的人,也会知道这样的产品无论出售到哪里,都会对使用者的健康和安全带来损害。在利益面前每一个装作看不懂、想要违背良心赚钱的人,有时也许比病毒更为可怕。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