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下岗”明星再就业

德艺双馨的同时,把钱给赚了。

ELLEMEN

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88亿了,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2小时,但我们今天要聊的可不是视力健康。

但凡你是个合格的当代网民,想必一定刷到过一些6070后老艺术家们的短视频作品。犹记得近年春节,一大批老演员的退出,让人不禁感慨物是人非,不过没关系,即使在春晚直播中看不到他们了,你还可以在各种短视频的直播间看到他们。

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们,如今不去上春晚直播间,反倒频频出现在各大短视频直播间中,“他应该在那里,不应该在这里”的讨论中,更多人被熟悉的面孔激起了回忆杀:

啊!这就是爷青回吧!

ELLEMEN

从电视荧幕到手机屏幕,从传统舞台到时下最流行的媒介,老艺术家们适应的怎么样?

一些老艺术家们的表现超乎想象又在意料之中:

凭借一句“我想死你们了”奠定春晚地位的相声演员就受到了网友的热烈欢迎,半年内涨粉千万,如今已有一千八百万粉丝。

网络

不怪网友没见过世面,当冯巩穿着熟悉的马甲和贝雷帽和镜头爽朗击掌,并表示“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时,立刻就唤起了大众的回忆,数万网友纷纷前来留言,评论里清一色都是对老艺人的喜爱与亲近。

当然,冯巩的成功靠的可不只是情怀,冯老师可是认真在玩短视频的。平均1~2天更新1条的速度,视频内容也包罗万象,从吹拉弹唱展现才艺,到关心日常生活天气菜价,更多的则是和其他演员们合作的短相声,虽然时长短,但包袱满满,反转多多,充满了笑点。

虽然他的视频里,看不到精心的化妆,也没有漂亮的布景,观众却在几位人物的一来一往中看到了满满的诚意;而除了对表演和喜剧的掌控力,冯老师在人际交往这一块也拿捏得死死的,他的视频中不仅能看到爱徒贾玲、张小斐、曹随风,也有闫学晶、方清平、魏松、李嘉存、谭咏麟、屠洪刚、巩汉林这些老一辈大咖客串;更厉害的是,冯老师跟李雪琴这样的新人也谈笑自如。

网络

作为时下的流量巨池,短视频平台也为一些老戏骨重返表演提供了舞台。曾经淡出荧屏的喜剧演员陈佩斯,就携儿创建账号@陈佩斯父与子,以言传身教的方式,帮助他的儿子陈大愚锻炼演技。在他们的视频中,父子俩以互怼的方式,给观众带来了欢笑与共鸣,尤其在疫情初期,这种逗趣父子欢乐多的形式,吸引了大批居家隔离观众的关注。

网络

身经百战的老一辈艺术家们的表演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在入驻短视频平台后,利用自己的演技和喜剧人人设,专门打造出一个小剧场。

比如曾经22年登上春晚舞台的小品演员郭冬临,就以@暖男先生的账号发布了视频。视频中郭冬临作为主角,与一众助演高频率演出了许多情景短剧。和短视频平台上泛滥的段子相比,@暖男先生 不仅有良好的演员阵容、巧妙的故事情节,还紧扣时事热点,传递正能量,于是迅速俘获了一大批拥趸,入驻短视频平台至今,“暖男先生·郭冬临“已坐拥2600万粉丝,#暖男先生#系列短视频也有近120亿播放量。

同样立人设的还有我们熟悉的“闲人马大姐”——蔡明。曾经有27次登上央视春晚表演小品的蔡明,今年春晚节目被毙,但她以@朝阳你蔡姨的名字,在平上以一个你身边常见的大姨形象,与家人贡献了许多情景段子——在生活中穿插段子,老艺术家们信手拈来。

网络

虽然蔡老师已经六十岁了,但短视频可一点不过时,当下热梗、各种表情包随处可见,网友们显然也很吃这一套,接地气的形象也为她吸引了五百多万粉丝。

一些老艺术家在短视频平台上记录日常。知名笑星潘长江的账号中,常有家人一起出镜拍摄,潘老师自己也会跟拍时下流行的爆款歌曲等,说学逗唱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

凭借喜剧天赋,潘长江在短视频平台可谓如鱼得水,每一条作品都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点赞,在老艺术家中也是妥妥的名列前茅。

一些老艺术家们即使没有超高国民人气,也能靠以往的作品再小小出圈。最近的热梗“你长得让我很意外”出自电视剧《手机》里的角色“黑砖头”,本尊范明自然也不能错过,说了原版台词:“从电话里我听你的声音判断,你长的应该很丑陋,没想到你长的很beautiful!”

还有一些老艺术家即使在新时代媒介下,依然坚持自己的老本行,坚信看家艺能历久弥新的魅力。比如范伟范老师,依然在短视频账号里演小品。虽然小品对大众的吸引力已经逐年下降了,但对老艺术家来说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乐呵就行。

ELLEMEN

如果老艺术家们只是想要继续用短视频让自己的演技发光发热也就罢了,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沾钱?一旦沾染上了孔方兄,老艺术家们德艺双馨的形象立刻变得岌岌可危,一些人不幸翻车,甚至晚节不保。

翻车翻的最厉害的,当属热衷带货的潘长江。

根据一份2021年4月份直播带货排行榜,潘长江排在榜单的第46位 ,而在网红ID的汪洋大海中,他的名字显得非常不起眼,但是潘长江的的成交量每月显示是0.8亿,也就是8000万。

当然,直播带货不是错,错就错在潘老师之前不该好为人师。

网络

同样从演员转型为主播的演员「小兵张嘎」谢孟伟,曾陷入卖假酒风波,大概是原价上千也抢不到的茅台酒,在谢孟伟直播间仅需398元,买两箱还送一箱五粮液——自然谢孟伟立刻被指出是在卖假酒。

网友们的谩骂声中,潘长江以演艺圈前辈的姿态闪亮登场,在直播间连线谢孟伟并当众教他做人:网络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这里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的,只要你不需要在这个平台赚钱,那你就会活得很开心很快乐……

一段老前辈的警世名言,让谢孟伟当场泪流满面,并当众发誓再也不卖假酒了。

本该正能量的大结局,在潘长江开始带货后戛然而止。“嘎子,听叔一句劝”这句话言犹在耳,潘老师转身自己开始卖起了货,人民的艺术家摇身一变成了直播间主播,潘老师也变身成了“潘子”。这要是卖别的货也就罢了,不细心的网友们也能发现,潘老师为“家人们的利益”和厂家据理力争的商品,竟然是嘎子同款假酒。

网友们还发现同款酒,潘老师直播间的价格比谢孟伟卖的还贵,于是这连屠嘎者反成恶嘎都算不上了,分明是一场击倒竞争对手的恶意作秀。这件事被网友称为“潘噶之交”,用来形容行业内地位和资历较高的前辈,通过假意劝告年轻人,使自己在行业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的行为。

网络

当然,潘老师的翻车现场不止这一处,为了流量他还曾力挺自己的干儿子,后来被封杀的辛巴;以及在和女主播的连麦中,为涨粉当场下跪,只能说人民币是真香。

另一位更知名的老艺术家,虽然人不在江湖,江湖却处处都有他的传说。无他,毕竟赵本山这个名字,太如雷贯耳。

虽然赵大爷早已退居幕后,但架不住还有一位时时要出风头的女儿,还有一大帮要养活的赵家班。

网络

在二人转式微的当下,赵家班的弟子们纷纷攻略短视频平台。赵本山弟子的名头、东北自带的喜剧buff,让他们迅速曝光。几乎所有玩短视频的赵家班弟子套路都是一样的:首先要放出一条和师父赵本山的视频自证身份;其次再连麦、PK。

但赵家班还有个独特的企业文化:他们喜欢互相揭短,以此来吸引流量。

比如今年年初,一位赵家班弟子小沈龙,就在短视频平台和赵本山的女儿球球互撕:小沈龙邀请球球去他的直播间送人气被拒绝后,开始直播卖惨。一会又要去和球球解释,两个人你来我往纠缠了许多番。万万没想到没过多久俩人又一起出镜带货,一场闹剧让观众颇为无语。

网络

虽然赵大爷本人与这场闹剧中毫无关系,但耐不住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弟子,不少网友们呼唤他出来坐镇。虽然赵大爷不至于晚年翻车,但也是难有清静。

ELLEMEN

顶流赵本山虽然自己没有短视频账号,但为了女儿和弟子们,也时常在他们的直播间短暂出场,帮忙吆喝赚点人气——即使是这样,顶流老艺术家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

去年赵本山在为女儿捧场的直播中,获得了网友总计500多万元的打赏,即使有直播平台的高额抽成,赵本山的女儿球球也能获得高达百万的佣金。

但大多数人还是得靠带货来实现下岗艺术家再就业。比如几个月前在直播时被骂哭的张晨光老师,因为一瓶定制酒价格虚高引起了网友争议,尽管如此,张晨光老师直播带货单场销售额也近500万,算上佣金,确实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收入。

资深演员闫学晶曾说过自己做直播带货纯属偶然,并且冒了很大风险。但她在卖货时同样和卖家一唱一和,上演了一出为粉丝砍价的常见套路,被指“戏精”。

诚然明星带货有很大市场:刘涛首场直播销售近1.5亿;演员朱梓骁转型直播后,每月GMV能达到1亿;但这一届粉丝其实也不太好骗了。

老艺术家们仍在勤勤恳恳地卖货:范伟的快手小店里,挂着钢丝球、牙刷架、筷子、洗衣液等各类家居商品,最贵的不超过30元;范明的账号上也挂上了【31日下午4点中秋好物直播】,连个人简介都写了欢迎选购。

而老艺术家中的带货翘楚潘长江,据说直播间一个月内销售额高达八千万,一场直播下来,潘子坐收近千万。

《让子弹飞》里,葛优对土匪张麻子说:你还想站着把钱挣了?那还是回山里吧。甭管你听没听,这话潘老师一定是听进去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