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孩不能叫男友欧巴

K-POP “达咩”

ELLEMEN

在朝鲜,听或者跳K-Pop可能会成为一项“罪名”。

继官方颁布法规禁止穿着紧身牛仔裤之后不久,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近期在多路官方媒体强势表示:K-pop是一种正在摧毁朝鲜年轻人的“恶性癌症”。

相关报道还频繁引用了他的话:“韩国文化让朝鲜年轻人的服装、发型、语气、行为等堕落下去了。”他甚至警告称,若不能及时阻止这些资本主义思潮涌入朝鲜,那么朝鲜的国家命运可能陷入危险,他这样形容道:“如一堵墙般崩塌殆尽”。

前几年还热衷于在演出中引入韩国歌曲,甚至学习“比心”动作的朝鲜领导人,为何最近却如此忌惮来自三八线对侧的“文化入侵”?

ELLEMEN

其实早在1999年,韩国演唱团体水晶男孩,女子团体Fin.K.L等当时的K-pop代表团体都曾在朝鲜演出过。但大多数人最熟悉的莫过于2018年4月,韩国Red Velvet女团到访朝鲜,并在最高领导人的观看下演出的新闻。根据央视的报道,她们当时演唱了《红色味道》和《坏男孩》,组合成员裴珠泫在采访中说观众的反应要比他们预想的要好很多,获得了很多掌声。

让她们更为感动的是,在演出最后,台下观众一起合唱,还为她们献花。

网络

但也有报道称,Red Velvet在朝鲜演出时,一些观众反响冷淡,呈现出了台上尬唱,台下冷冰冰的尴尬情况。

当年9月,朝鲜最高领导人模仿韩国人手势来展现两国友谊的照片,感动了很多韩国人,而他将拇指和食指尖端放在一起的样子,也被很多媒体看作是金正恩对朝韩关系示好的证明。

这个现在看起来很常见的“比心”,原本是K-pop明星用来感谢粉丝的手势,青瓦台在新闻记者会上表示,金正恩看到当时韩国内阁部长熟练地比心之时,好奇地问他:“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不能完全成型”,于是才有了上述场景。

网络

彼时,这些从青瓦台以及白头山传出的消息和照片都在预示着朝韩关系即将复暖,而结合着当年年初,朝韩两国互相派出艺术团演出的情形来看,这种信号便显得愈发强烈。

不过到了今年,根据多个信源资料显示,朝鲜官方媒体在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在大骂“反社会主义与非社会主义的文化内容”在国内肆意传播的态势,这其中,尤为从中国大陆走私过去的韩国电影、韩剧和K-pop影像等资源最多。

K-pop相关音乐和视频流入朝鲜,让朝鲜官方非常紧张。这些视频和音乐通过一些特殊的运送途径,比如一些官员在出国出差时,会悄悄将国外的光盘带回国内,或直接复制到随身携带的大容量U盘或者移动硬盘里。

这些动辄上G容量的内容存在U盘中带回国后,就在朝鲜年轻人中开始传播,为了不被发现,里面文件的扩展名被改成“jpg”和“doc”等图片或文档格式,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前年,就有朝鲜军人被传出在被搜查时发现藏有3张CD和2个U盘,其中一张U盘中竟然装满了韩国流行团体BTS的歌曲,以及不少韩剧的主题歌及原声音乐,违法者立即被逮捕调查。

网络

另外,从韩国飘向朝鲜的气球也承载了不少朝鲜人的希望。一些身在韩国的脱北者,将携带着物资的气球飘上天空,在风的配合下,这些气球就可以飘进朝鲜境内,其中除了各种生活用品外,就有藏在U盘里的韩国流行音乐和影视剧。

而在法律法规层面,金正恩曾在去年12月就特别下令政府需要从根本抵制资本主义文化入侵。同月,朝鲜制定颁布了《反动思想文化排斥法》,其中明确规定,民众如果传播韩国、美国、日本等非法影像内容,最高可被判处死刑,有关人员最高也可判处12年劳动改造。

Daily NK还援引报道称,朝鲜官方要以此“杀鸡儆猴”,要求居民举报其他观看韩剧的人。虽然朝鲜政府设置了严峻的刑罚并鼓励相互举报,但是朝鲜的年轻人依然以身试法,曾经风靡中国的“韩流”,在朝鲜半岛也轻松跨过三八线,呈现势不可挡之势。

在上个月,有四名生活在朝鲜平安南道平城市的青年,因为在家观看韩剧《顶楼》被捕,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他们的U盘中发现了30多部韩剧和MV,最终四人被处以最低10年,最高12年的劳改,报道称判决结果严格依据了当地的法律规定。

ELLEMEN

2018年至2019年,首尔大学和平统一研究院向116名“脱北者”相继发放了问卷,结果显示,近半受访者都回答自己“在朝鲜经常会经常听韩国音乐和电视剧”,他们还表示,在朝鲜最受欢迎的韩剧是讲述韩国女继承人飞行滑翔伞意外迫降到朝鲜境内,进而与朝鲜军官陷入爱河的《爱的迫降》。

《爱的迫降》到底有多火?

根据日媒亚洲国际出版社早前公开的文件显示,越来越多的朝鲜民众逐渐开始模仿韩剧女主角叫男友“欧巴”,由于影响过于广泛,这一现象甚至引起了金正恩的注意。

网络

金正恩曾公开发言,谴责“欧巴”称呼,并将非亲兄妹之间以“欧巴”相称的行为是“变态”的。目前,朝鲜女性必须称她们的爱人为“同志”。

“欧巴”原本意义上是女性对兄长的称呼,为了显示亲昵,韩国人将其含义衍生成为所有年长男性。不过朝鲜政府却认为,女性主动表达亲昵是“伤风败俗”的。

网络

在公开的官方文件中还写到,若是朝鲜民众被发现在日常对话或是简讯当中模仿韩国的“傀儡腔调”,全家可被流放边乡。

变态、伤风败俗、傀儡腔调……这些词汇无一不在显示着朝鲜官方媒体对于韩国文化入侵的厌恶及恐惧。而诸如“看韩剧就劳改”等政策听上去虽然离谱,不过也符合很多人对于朝鲜这个国度的认知。

ELLEMEN

但其实,几年前的朝鲜并非如此。

2018年2月,为参加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朝鲜派出了三池渊管弦乐团,并在江陵和首尔共计举办了两场演出。

跟随着乐团共同前往韩国的还有当时朝鲜艺术界女高官玄松月,她的出现体现出了朝方对于本次演出的重视程度。

三池渊管弦乐团下属于最有名气和最有“革命历史”的万寿台艺术团,而后者的前身则是1946年创立的平壤歌舞团,可谓“根正苗红”。1972年,万寿台艺术团首演朝鲜经典革命歌剧《卖花姑娘》,收获巨大反响。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金日成回忆录》中曾写道:上世纪30年代,朝鲜第一代“伟大领袖”金日成亲自编写了《卖花姑娘》的剧本,并且在70年代改编成歌剧以及电影。

《卖花姑娘》电影版曾火遍中国大陆,影响力甚广,以至于现在,很多人一提起朝鲜,脑海里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这部作品。

事实上,朝鲜在音乐方面一直不断发展,甚至受到了韩国流行音乐和美国摇滚乐队的影响。

1985年6月4日,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发出指示,组建朝鲜第一个使用电吉他、萨克斯与合成器的乐队:普天堡电子乐团。该乐队以演奏朝鲜民谣著称,有时也会演奏中国、苏联和少部分西方音乐。

乐队名称是为了纪念1937年的“普天堡战役”,当时的金日成带领游击队袭击日军普天堡据点,并取得了瞩目的胜利。

至今,普天堡电子乐团共计发行了超过150张唱片,其中包含朝鲜最为家喻户晓的革命歌曲《亲爱的将军您在哪里》。金正日曾指出,乐团创作的歌曲,应该“琅琅上口,容易哼唱,歌词内容需要结合人生哲学以及丰富的情感”,而普天堡电子乐团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普天堡电子乐团
网络

根据国外媒体报道,每天早上六点,朝鲜首都平壤的广播就会播放这首歌曲,而上述提到的朝鲜官员玄松月也曾演唱过。除了普天堡这个民谣乐团,朝鲜银河水管弦乐团还专注于演奏世界名曲,甚至在2012年3月,该乐团还曾在巴黎与法国广播爱乐乐团联合演出,其中包含了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比才的《卡门》和朝鲜民谣《阿里郎》等曲目。

以美声和民族唱法为主要艺术形态的朝鲜,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逐步接受着更多音乐形式以及外国歌手,比如韩国的李仙姬在2003年赴朝参加柳京郑周永体育馆开馆纪念演出时,演唱的一首《致J》轰动朝鲜全国,深受朝鲜观众喜爱。

网络

而金正恩成为朝鲜领导人之后,朝鲜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少女时代”——牡丹峰乐团。

短裙、高跟鞋与热歌劲舞,这些更加开放的元素曾让世界刮目相看。《财富》杂志曾评论:“这是朝鲜的辣妹乐队”,不吝溢美之词。在Youtube上随手检索一下,便会跳出不少令人惊艳的朝鲜女团演出视频,里面的小姐姐们个个肤白貌美大长腿、人美歌甜有活力,不少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百万,对于不曾举办过国际巡回演唱会的偶像团体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绝对的流量大IP了。

网络

2012年,牡丹峰女子军乐队举办首场演出,甚至还“联动”了很多西方文化元素,比如米老鼠等等。韩国中央通讯社评论,这支女子乐队是在“顺应新世纪的要求”,并且他们可喜地“希望金正恩在文学和艺术领域同样带来新变化”。

变化确实很快就来了。

2015年8月,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乐队莱巴赫(Laibach)成为第一个获准到朝鲜演出的西方乐队。

朝鲜这一举动让国际社会大为震撼,莱巴赫乐队很多歌曲都以推翻集权统治为主题,甚至他们的政治观点和富有民族主义的宣传风格在欧美地区都颇具争议,而就是这样一支个性化极强的重金属摇滚乐队,最终受到了朝鲜的青睐。

其实,莱巴赫能进入朝鲜演出,算是依靠了“关系户”。当年挪威艺术家莫丁·特拉维克(Morten Traavik)执导该乐队歌曲《爆料者》的MV时,就把这段视频发给了朝鲜某位官员,再加上他本身具有组织朝鲜与国外文化演出交流的经验,最终让莱巴赫正式前往平壤奉化大剧院和音乐学院演出两场。

乐队演出结束之后,音乐学院的学生们也大受启发。他们利用电子吉他和合成器,再结合朝鲜传统乐器,从70年代日本流行说唱到实验电音,再到委内瑞拉电子音乐家阿卡的风格化演绎,让多种多样的音乐风格久久飘荡在音乐学院上空。

此次演出还让挪威艺术家特拉维克计划在平壤开一所名为“非军事化区(DMZ)”的音乐学院。在《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中他表示,“我想让朝鲜人感受一种新的看待艺术的方式,而通过这个学院,其他国家也会以新的角度看待朝鲜的艺术家。”

而莱巴赫此次演出还被拍摄成为了纪录片,名为《摇滚抵达朝鲜》,片中,乐手诺瓦克引用了加拿大歌手科恩的一句名言:每道墙上都有裂缝,那是灵魂渗透进来的地方。但究竟这些来自西方和韩国的音乐能在朝鲜有多大的影响力,看到K-pop的下场就已经非常明确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