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导游为什么成了网络大众情人?

人气,决定了她们的命运

ELLEMEN

在国内短视频平台上,有这么一类女性如今很受欢迎,那就是通过赴朝旅游网友的旅拍镜头被人们渐渐了解的朝鲜女导游们。

ELLEMEN

朝鲜女导游成为最近两年的现象级网红,还是要从整个东亚对朝鲜女性的集体凝视开始。

看美女,始终是网络上舆论的热点,这一点在公众对朝鲜的观察上也可以感受到。从平壤的餐厅服务员,再到新闻播音员,然后到女交警,以至于在民间有一种“南男北女”的说法,和韩国男人整形的风潮相比,朝鲜女性天然的姣好面容,以及亲切待人的举止,让不少国人心生好感。

网络

而离普通人最近的,就是朝鲜女导游了。

在视频网站上,朝鲜女导游就有一个小众饭圈。在这个追星圈子里还有五位最有名的女导游,被称为“朝鲜五大美女导游”“朝鲜五美女”。

网络

一位知乎网友知行合逸曾经描述过一位名叫“小金”的导游,可以看出朝鲜美女导游们的强大实力:

据这位网友介绍,这位名叫小金的导游二十多岁,身高170,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长相甜美,颜值丝毫不输央视主持人王冰冰。

小金的背景履历也不一般。毕业于专门培养旅游人才的朝鲜旅游学校,还曾是朝鲜艺术体操国家队的队员,这样的拔尖人才从小时候就开始被国家培养,12岁时就是朝鲜艺术体操全国冠军,因为当年艰苦训练留下来的痕迹,手上布满老茧,在带团时,团员还送护手霜给她。

网络

会中文是朝鲜美女导游的一项“硬功夫”。据知乎网友介绍,这位小金是家中老三,父亲是国营公司的党委书记,母亲是医生,在国人眼里,这些都是朝鲜精英阶层的代表人物。导游在朝鲜是一项本国形象代言人的工作,小金带着一口“南方口音”,手机里有朝鲜自己的“翻译”app,这款app可以辅助用户在朝语、中文、俄语、英文中翻译。

在平壤地铁里的朝鲜导游们
网络

另一位朝鲜导游杨一心也是这样一位人物。在贴吧,杨一心有着自己的粉丝团,关注近千人,有将近2.4万个帖子,杨一心吧的标语是“一心、团结、心在遥远”。

而在视频博主雷探长的旅拍视频里,杨一心的自我介绍也深谙社交媒体之道:“我叫杨一心,团结一心的一心,杨贵妃的杨”,她说她最喜欢的中国男明星是黄轩。

被称为“金导”的导游金珠美也是国内粉丝们热捧的导游之一。虎扑JR们曾在虎扑步行街上发帖,盛赞金导“中文说的溜,平易近人、笑容可餐,让人有各种‘大胆的想法’”。

金导之所以能迷倒一众网友,是因为一部播放量高达181万,有3万弹幕的朝鲜旅游纪录片。摇摇晃晃的镜头中,一位朝鲜女生渐渐进入镜头,在夕阳的映照下,金导笑容可掬,并没有阻止迫不及待想要拍照的中国游客,而是耐心地告诉他们:“等下有很多风景可以拍”。此处满屏弹幕都在大喊:“太美了吧”。

夕阳中的金珠美侧颜
网络

同样,金珠美也有自己的“饭圈”,还有粉丝特意在网络上搜索到可以见到她的方式,呼吁“一起到朝鲜见金导”,并送上来自粉丝的礼物:毛绒玩具、还有朝鲜导游们最爱的丝袜。

ELLEMEN

在国内网友眼中的网红朝鲜女导游,却并没有国内网红的高收入。

我们通过中青旅一位专门从事朝鲜旅游的人士那里了解到,“如果横向对标中国,朝鲜导游算是收入中等偏上。”导游在朝鲜每月基本的工资大概有一万多朝币,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补助,算下来大致有五六百元人民币。即使只是这笔固定收入,在朝鲜也属于高收入群体。除此之外,很多导游都来自社会上层,也有一些其他收入来源。

一位曾经前往朝鲜有过旅游经历的网友回忆,他的导游说自己家住180平的房子,各种现代化家居用品俱全。

当然这样的高收入,一方面是源于她们的外事工作性质,另一方面是因为她们工作的重要性,以至于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在疫情前,大多数前往朝鲜的旅行团都是由韩国国际旅行社 (KITC) 运营,而朝鲜以外的旅游公司基本上都要和KITC合作,这个国际旅行社是朝鲜的国营机构,雇佣了100多名导游,他们大部分会说英语、中文、日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法语等。根据一些欧美旅行机构的资料,其中大多数人在从事旅游业之前就读于平壤专门负责旅游专业的学校和各类外国语学院,每个人都是拔尖人才。

平壤一大学中的学生表演
网络

但是,人才身上的责任也非常重大,这些美丽的导游实际上要对朝鲜旅行中发生的一切负有连带责任。

一次朝鲜旅游的典型一天是这样开始的:早上6点开始,导游们就要准备清早叫醒服务,她们会从一大早就在酒店内张罗新一天的旅游行程准备。

一般来说,朝鲜的旅游行程都需要提前几周准备好,但和所有的旅游行程一样,在最后一刻都会发生变化。不但要提前确认日程的各种项目,还要打电话确认参观博物馆和餐厅的各种事项,另外,导游跟外国游客沟通是一件非常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网络

根据一些欧美旅游机构的介绍,很多前往朝鲜的旅游团,为了避免出现各种问题,一般都会随团派遣一名欧美导游,一家旅游机构说这样做的原因是分担旅行者注意力,以免他们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当地朝鲜导游身上,为她们减轻压力,以便她们可以有空闲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不是时时刻刻“伺候”来自朝鲜以外的游客。一位专门从事朝鲜旅游的人士说,如果没有派遣多余导游到朝鲜,当地导游可能不知所措,压力巨大,旅游体验也会非常不好。

但同属朝鲜国家形象代言人的高丽航空空姐们可能就是另一番待遇了。

2015年时,高丽航空的空姐们就登上了朝鲜对外宣传刊物《朝鲜》9月刊,对标时尚杂志九月刊的地位,能登上国家刊物的九月刊想必也非同一般。五名空姐身着一套新设计的制服,胸前戴有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徽章。

杂志封面上的朝鲜空姐
网络

朝鲜高丽航空是朝鲜唯一的航空公司,目前往来中国和朝鲜之间的国际航班有中国北京、上海(浦东)、沈阳、丹东至平壤的四条航线。

而这套新制服,据说是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后,朝鲜空姐实行的换装,新的制服更加时尚漂亮,深色的制服,典雅的低开口领和金项链,以及略短但不失风度的小短裙。朝鲜空姐平均身高至少有165cm,远高于朝鲜国内女性的平均身高,和女导游相比,她们更高调地代表了朝鲜的国家形象,想必也会受到更好的待遇。

ELLEMEN

但是美女导游们辛苦的工作,很有可能换来的是来自游客的辜负,甚至是名誉受损和生命危险。

2019年,一些西方媒体记者乔装成游客,在朝鲜旅游时秘密录音录像,当事人为了获取素材,用专业设备录下了朝鲜女导游私下里的谈话,而这些录音录像设备是禁止带入朝鲜的。事后这名女性因为过激言论差点被处罚,而这些记者最终获取资料离开朝鲜后,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这一类西方记者的行为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2013年,英国广播公司记者斯维尼冒充博士研究生,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群学生一起进入朝鲜,他的目的是为BBC黄金时段的《全景》节目取材作报道。

没想到这一消息爆出后立马翻车,媒体批评该记者不但将同行的学生置于危险境地,而且同行的朝鲜导游也有可能遭到重罚。

斯维尼后来的朝鲜报道被同行评价为“乏味”
网络

朝鲜女导游在国外的人气虽然升高,但同时面临着来自本国和中国粉丝热情的“双重夹击”。

有好心网友在贴吧里发帖,劝阻国内粉丝不要过度在网络上宣传女导游的旅拍视频,有一些粉丝言论透露有年轻游客在朝鲜用手机拍导游本人,还夸大其词说“在中国除了认识李雪主就认识你”等等的话,让女导游本人处境非常尴尬。

虽然不至于被严厉惩罚,但国内舆论中的高人气让这些女导游们,在本国遭遇了被领导泼凉水的冷遇。

据网友一篇帖子描述,金导因为在国内视频平台上的出现,可能被旅行社约谈,虽然没有剥夺她的导游资格,但被提醒要注意自己的工作方式方法。确实,在对外形象必定要严格统一的朝鲜,个人博主拍摄的那些视频素材一方面展示出了朝鲜女生私下纯真的一面,但也让不少人担心,这样的形象可能会给整个朝鲜的形象带来尴尬甚至是瑕疵,给西方媒体以进一步渲染的材料。

网民们对她们的关注所造成的伤害,大多数时候并非源于我们对她们的过度了解,而是仅仅关注她们的身材和外表美。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她们可能被当做一个国家的代言人和文化的传播者,如果脱下这层面具,她们其实也和我们一样平凡而又普通,更向往平静美好的生活而已。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