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扭转治疗,一门“有毒”的生意

颇有市场的伪科学

ELLEMEN

前不久,情感博主@LoveMatters 晒出一则粉丝投稿,投稿称在南开大学的心理健康讲座上,同性恋和窥阴癖、暴露癖一起被划分为一种大学生常见的性心理障碍。

尽管在2001年,同性恋就已经被从我国的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剔除,但直到20年后的今天,同性恋在不少人眼中仍然是一种病,在社会认知层面,同性恋并未完全“去病理化”。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既然是“病”,那么就可以治疗。以此为根据展开的同性恋扭转治疗,几十年来一直在半隐秘半公开地进行着。

网络
ELLEMEN

随着近年来LGBT平权运动的展开,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同性恋只是正常的性取向之一,上个月的“517国际不再恐同日”,不少博主和网友都用自己的方式对LGBT表达了声援。

不过,互联网上对于同性恋者的态度看似越来越包容开放,如果你走出信息茧房,不难发现在许多情况下同性恋仍然被当成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看待。

在知乎上,不少知道了儿女性取向的父母心急地向网友求助:

“心理咨询师能够帮助我的儿子改变同性恋倾向吗?”

“怎样才能坦然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

“15岁的男生手机保存大量男同视频,做父亲的该怎么办?”

其中一位提问的母亲写道,“我这几天看了很多文献,相信我的儿子绝对不是天生的同性恋。他已经答应了我们去接受治疗,但是我们怕他不听话,也怕他在国外找不到好的治疗师。请问知乎上是否有治疗师可以改变我儿子的性取向。我儿子是一个优秀的孩子,我们不会相信他是天生的同性恋。”

这位母亲表示,虽然这是“与知乎主流观点相悖的思想,但也代表了现阶段很多中国家长的心理。”

在“同性恋扭转治疗”相关新闻中,家长往往是这种治疗的推动角色。在父母的要求下,不少同性恋性取向的年轻人被迫接受了试图改变性取向的各种疗法。

问题来了,既然早在20年前,我国就已经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剔除,那么是谁在为同性恋人群进行治疗呢?

我们在“好大夫在线”、“快速问医生”等在线问诊网站输入搜索“同性恋治疗”,发现这里也被不少急于扭转孩子性向的父母们,与改变伴侣性向的妻子们占领了。

那么如今医生对于这种疗法大多怎么看?或许在线问诊平台上医生们的回答,是帮助我们获得答案的一个窗口。

虽然不少医生都声明“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无需治疗,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医生认为同性恋可以进行扭转治疗,其中包括了不少三甲医院的医生——他们在言语中往往回避提及同性恋是一种病,却也提供了不同的生理、心理治疗方式。

“同性恋是一种性取向异常,以同性为性对象,同性恋在我国仍然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同性恋者感到精神上的痛苦,可以选择心理疗法。” /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某副主任医师

“是因为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引起的激素分泌不平衡,可以服用一些抑制药物进行治疗,平时多学习正确的性取向知识,多听取别人正确意见。”/长治市中医院普通内科某副主任医师

一位患者提问,“我老公好像是同性恋,能治疗吗?”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的一位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回答她,“可以到当地专科医院心理科治疗”。

ELLEMEN

这么多医生承诺同性恋可以治疗,那么同性恋扭转治疗具体是什么样的?

同性恋治疗由来已久。最早那些的治疗方法如今看来十分骇人听闻:

激素治疗:

一种方法是通过注射雌性激素来实现化学阉割,“人工智能之父”艾伦·图灵曾因接受这种治疗而选择自杀。另一种此前常见的方法则是移植睾丸,通过将异性恋的睾丸移植到同性恋男性身上,试图让同性恋男性分泌异性恋的雄性激素。

脑前额叶手术:

通过把手术刀从眼窝处插入大脑,捣碎额前叶神经,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这种原本用于治疗精神病患者的手术,在当时被大量用于治疗同性恋。

网络

还有一些疗法,如今仍然在被广泛使用。

玄学疗法:

通过对被治疗者“驱魂念咒”等方式,驱逐其身上附着的“邪灵”。

网络

矫正性强奸:

这种疗法常见于南非与印度,通过一名异性对同性恋者进行强奸以期望达到矫正效果,强奸者中甚至包括同性恋者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

网络

厌恶疗法&愉悦疗法:

两者虽然名称相反,实则原理相似。当给接受治疗者观看同性裸体、同性影片时,对其加以电击、注射令人恶心的药物等刺激;当给他们观看异性裸体和色情影片时,则刺激被治疗者大脑的快乐中枢,通过这种方法试图建立起患者大脑中的条件反射:对同性恋厌恶,对异性恋向往。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常见的同性恋治疗方法:催眠疗法、心理治疗、食物剥夺、禁闭疗法、言语侮辱等等。

接受同性恋治疗的患者
图源:武老白

根据目前新闻曝光的来看,厌恶疗法、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催眠治疗仍然是我国同性恋扭转机构最常采取的方式。

有需求就有市场,如今不少医院与同性恋扭转机构将这种“伪科学”治疗做成了一门好生意。一位研究中国同性恋的专家张北川认为,“(扭转治疗)纯粹是一种商业行为”。

澎湃新闻曾经暗访过同性恋扭转治疗的市场,在一些声称可以治疗同性恋的医疗机构里,做一项检查就要近600元,购买治疗药物又要花费500多元;而在一家治疗同性恋的催眠机构,一个疗程要1500元,如果不做疗程,单次治疗收费一小时500元;如果去三甲医院做同性恋治疗的心理咨询,半小时收费580元。

一位跨性别者黄晓迪曾向媒体讲述了自己接受扭转治疗的故事,在接受了一年治疗没有明显效果后,治疗机构要求黄晓迪父母再交3万元治疗费,苦于经济条件限制,父母才把黄晓迪从机构带走,寻找更为便宜的治疗方式。

ELLEMEN

先说答案,不合法。

2014年7月31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我国首例 “同性恋矫正治疗”侵权案,并于 2014年12月19日做出一审判决。

彭先生是一名同性恋人士,迫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于2014年年初在“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里接受了第一次同性恋扭转治疗,令他意外的是,在治疗过程中他遭到了电击。

电击的治疗方式给彭先生留下了心理阴影,他决定起诉这家同性恋治疗机构。

最终法院判定原告彭先生胜诉,因同性恋在我国并非精神疾病,因此这家机构关于专业治疗同性恋的宣传内容属于虚假宣传。

彭先生并非个例。

2015年,余先生因被妻子发现是同性恋决定离婚,没想到却被妻子和家人一起强制送进了驻马店市精神病院治疗,治疗过程中他被强迫吃药、打针,甚至遭受辱骂。

十多天后,余先生的朋友替他报警求助,他才得以脱身。脱身后,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担心自己又会被抓回医院治疗同性恋。

彭先生的胜诉给了余先生信心,他于第二年起诉了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并于一年后收到了法院判决胜诉的审判书,判决规定“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本市范围内向原告余全虎公开赔礼道歉,道歉文书经法院审核后在市级报刊刊登,并赔偿原告余全虎精神抚慰金5000元。”

不过彭先生和余先生只能算幸运的少数,更多接受同性恋治疗的人不仅付出了大量钱财,还对心理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创伤。

即便法律不支持同性恋扭转治疗,这种治疗仍然在许多公开的平台大行其道,除了刚才提到的在线问诊平台,我们也可以在知网上搜到学者们关于同性恋治疗的公开论文。

网络

一篇名为《关于同性恋的概念、成因、治疗及对青少年的预防》的论文中,西安财经学院社科部的李望舒学者给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法建议,从中我们可以更详细地了解到如今同性恋扭转机构是如何治疗的:

“(1)先在屏幕上放映出迷人的男性形象,持续 8s 后给以同性恋者适当且痛苦的电击。

(2) 同性恋者身边有一操纵开关,可以在 8s 结束之前关掉屏幕上的男子图像,从而避免电击。

(3) 在此训练过程中的后段,不仅要求迅速关掉男子图像,而要求开动另一开关放映出迷人的女人图像才能避免电击,但女人形象的出现持续到—定时间便消失,一旦女性形象消失男性图像便随之而来,一旦男性形象出现便有讨厌的电击。

(4) 关键的要求是不断地操纵开关,驱除男性形象,期待女性形象的出现。目的是让同性恋者在这种训练中逐渐加深对女性的兴趣和好感。

据报告, 使用这种方法可以改变大部分有求治要求的同性恋者, 但远期效果不详。”

其实,不只是在我国,同性恋治疗在世界范围内都从未停止,即便是在一些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一位厄瓜多尔女性摄影师Paola Peredes在接受同性恋治疗期间,拍下的治疗机构内照片
网络

泰国甚至官方表态支持同性恋扭转治疗,并设有官方治疗组织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 (NARTH)。而在欧美国家,也有许多反同人士与原教旨主义者支持同性恋治疗。

全球同性恋治疗合法化地图。深蓝色区域为立法禁止转换疗法,宝蓝色区域为事实上禁止转换疗法,青蓝色区域为具体案例具体分析是否禁止,黄色区域为相关禁止法案处于待定状态,灰色区域为不禁止转换疗法
图源:维基百科

不过,就在两年前,美国最大的同性恋治疗机构Hope for Wholeness的创始人、被许多欧美家长视作拯救孩子最后希望的McKrae Game,对大众出柜了。

网络

他曾向大多数治疗机构的医师一样,以各种奇葩的方式治疗过一个个被送进来的同性恋年轻人,经过这个机构治疗的年轻人,有不少都出现了自杀倾向。

出柜后,McKrae Game决定用剩下的岁月来对以往进行的同性恋治疗进行赎罪。

尽管如此,那些曾经被以非人道方式对待过的同性恋年轻人,还能轻易地回到从前吗?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