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三天就要结婚,我逃跑了”

他们选择了不将就

封面
ELLEMEN


逃婚,这种发生在电视剧里的戏码,其实在不少年轻人的生活中真实地上演过。因为很多人对看似亲密的关系往往后知后觉,以至于出现了“领证前发现跟对方三观不合”的事,此时,踩下刹车可能是拯救自己的唯一办法。

我们采访了三位有过逃婚和悔婚经历的人,面对父母的逼迫和感情中的困难,他们选择了离开。

副标题
ELLEMEN

2017年夏天,我和相处了7年的初恋男友分手了,更准确一点的说法,其实是“悔婚”。

我们是高中同班同学,高二就偷偷在一起了。跟他分开之后,我几乎和以前班里的同学全都断了联系,我没有办法在三言两语之内跟大家解释清楚我的心路历程,甚至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在心里原谅自己。

分开的直接原因是我在英国读书期间“出轨”了,我明白在道德层面上我没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但这两年我也一直在反思:为什么我在有一段那么稳定的亲密关系的情况下还会喜欢上别人。

我并不是一个不能忍受异地恋距离的人,大学四年,跟初恋在不同的城市读书,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靠打视频电话过来的,从来没觉得时间和距离会成为障碍。

所以,当我工作了一年提出想去英国继续深造的时候,初恋和他爸妈从头到尾都没提出过半句反对。“我们四年异地都走过来了,还怕这一年异国吗?何况,你现在可是我未婚妻哎。”

我们是大学毕业半年后订的婚,那时候刚工作没多久的他,拉着我去全市最好的商场里挑戒指,他说,“以我现在的经济能力没有办法给你最好的,但结婚时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Tiffany的那枚戒指,是他第一次完全用自己的工资给我买下的礼物,“戴上它,你就是我未来家的女主人啦。”回想那个时候,真的是生活在天堂一样。

初恋男友是那种,人生每一个阶段都踩在鼓点上的人,升学、工作、恋爱,都按部就班。一路走来,他都是幸运的,只要自己稍加努力,便不会踏空一步,他的家庭会在背后为他助力好一切。

我原以为,我也是他人生规划中的稳定一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直到我遇见现在的男友。他大我8岁,很早就定居英国,之前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这样的男人,在认识初期我都谨慎地保持着距离,除了对他之前经历的一点点好奇,我从未有过任何想法。

大概,这种好奇心本身就是“原罪”吧。来自对方的邀约,我每拒绝3次又会答应1次,然后那1次的相处,又会碰撞出新的火花,如此循环往复。

距离毕业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我有点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狠下心买了张临时回国的机票,想要当面跟初恋男友摊牌。

他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在机场等我,我也像过去那样,给他和家人准备了礼物。但那一整个飞行航程,我都在酝酿要怎么跟他说,可真正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在心里排演了无数遍的台词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跟他吃饭的时候,我全程都在走神。在街上的一角,我也是突然就冒了一句:“我们就到这里吧。”他刚开始没缓过神来。但对我来说这七个字,说出来有千斤重,也是我为初恋画上的句号。我一直觉得,结婚这件事,需要一点“奋不顾身”,有时候准备着准备着,那个最合适的时间节点就过去了。

副标题
ELLEMEN

其实这个事,已经过去有五六年了。我始终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逃婚的人。

大致在5年前吧,我那个时候还是28岁,因为家在农村,也算是年龄比较大了。爸妈那个时候就有点着急了,因为我有个弟弟,跟我差不多年龄,也没结婚,我妈恨不得要把我从家里赶出来,说是找个差不多的结婚就算了。

但作为女孩子,我真的不想成家过日子,每次被他们催,我都压力特别大,28的农村女人,谈对象其实不难,但村里的那些男人们,唉,怎么说呢,就是要娶个给你操心家务、勤快的女人。女人没有挑选的余地,说实在的就是能过日子,四肢健全能生娃就行。大多数都是一个村的或者临近村的结个亲家。但我就是说不出的不喜欢,想出去到大城市看看,虽然高中也没毕业,但怎么也想见见世面。

在村里,他们都叫我“汹汹”,说我性格脾气大,我妈也跟我吵的很厉害,最后我硬是跟我妈吵架换来了一张去上海打工的车票。

在上海,我在一家酒店做保洁,做的还行,因为高中毕业就没啥工作经验,也就这样了,不过家里人三天两头就来催,隔年春节回家后,我妈就动员亲戚跟我做工作,说不让我出去干了,“女孩子家家的,出去丢人现眼的。”让我在家干活,照顾生病的爷爷,无奈之下我答应了。

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其实是走下坡路的,因为做家务农活很累,整日里被村里那几个街坊邻居念叨,再加上和家里人关系不好,每天心情都很沉闷。后来相亲介绍对象,居然都碰到了以前小时候玩过的男孩子,见面时,我才知道人家早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回家来也是父母安排的,人家肯定也看不上我。

最后,在我妈和隔壁村的一个婶婶的安排下,她们给我安排了一个隔壁村的男人。在订婚前,我跟他见过一面,他比我大两岁,原先去广州打过工,后来因为钱被骗了,两手空空只能回家,长相还可以,但说话少,性格也内向,特别容易害羞,跟他见面他一直就笑眯眯的,加了微信后,发消息隔了半天才回,说自己大多时候在打麻将。我就装着和他谈了一个月,以为应付应付就可以了,但最后从我妈嘴里听说,我们两家人早都吃过饭见面,订了亲。我知道这个事之后气坏了,当时质问我妈,我妈反而跟我讲:“你一个没人要的东西,有人要你就不错了。”

后来我才知道,对方家里也挺着急的,说是房子和车都准备好了,他有个表姐在北京工作,说结了婚可以去北京过日子,工作也可以解决,但我实在是和他没有任何感情,感觉自己是硬被家里人给“卖”到了男方家。办酒席大概不到三天前,那天我精神特别崩溃,炕上睡了一天,晚上起来还被我妈说了一顿,晃晃悠悠去外面,结果摔倒在门口。等我缓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床上了,我记得我爸跟我讲汹汹你别想太多,结了婚就好了,我妈在一旁说的那句我现在都忘不了:“她就在那里装呢”。

那晚我就决定离家出走了。什么样的男人也留不住我了。偷偷在网上买了火车票,联系了我一个在上海打工时的朋友,简单带了几件衣服就跑了。那还是个秋天,我大早从后院墙翻出去,迎着凉风一路5公里走到车站。上了火车我都没怎么吃过饭,在硬座车厢的角落里睡觉。家里人电话打来好几次,我直接关机了。

到现在,我离开家已经有五年了,我爸来过一次上海劝我回去,我没答应,我带着他逛了几天上海,就送他回去了。我妈一直没跟我讲过话,我爸说她气坏了,我逢年过节都送东西回去,但吃的穿的,她动都没有动。

来上海后,我打了几年工,日子过得很辛苦,今年2月,我谈了个男友,是同个工厂做工的一个南方男生,比我小两岁,我没有跟家里人讲我谈恋爱的事情,因为在家里那边人的眼里,我是那个“跑了的汹汹”,这些我都不在意,被“逃婚”的男方那边最后也放弃了联系,去年听说他已经结婚了,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本来还有点负罪感,害怕对方找上门来。

当然,我也没有把这段经历告诉我接触过的人,包括男友,因为这段经历跟噩梦一样,我逃离的不仅仅是一段一点都不会让我幸福的婚姻,还有我的家和父母,还有28岁以前的人生吧,很多人觉得逃婚的女人品质恶劣,可我觉得作为女人,我不能主动堕落到一个明知不幸的陷阱里。

副标题
ELLEMEN

逃婚那年我27岁。那个时候,我刚刚考上老家的公务员,有了一份长辈眼里的“铁饭碗”,在他们看来,是时候要步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让他们抱孙子了。

在接连相亲了8个女生之后,我实在是相不动了,真的觉得没啥意思,对婚姻的期待感就消磨的没剩下什么了。顺水推舟和最后一个女生在一起了。她是小学老师,从职业上来看,我俩倒是挺般配。

除此之外,我再也找不到跟她之间还有什么共同点了。可能骨子里我们都是挺怂的人,不敢违抗父母的指令,也让我们在一起谈了一段时间。

在一起第三个月的时候,我爸妈这边就开始暗示可以筹备结婚的事情了,照他们的说法,现在结婚起码提前一年就开始准备。装修婚房、拍婚纱照、预定酒席……没有一样省心的。

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心想也太快了吧,饭桌上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哪家婚庆公司好、哪个地方拍婚纱照好看,仿佛一个局外人,订婚宴上给长辈敬酒啥的我都特别心不在焉,我爸看在眼里特别不高兴,回去说我给家里人掉面子。

只要一想到自己到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要跟一个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女生演一套仪式,我整个人都觉得很憋屈。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活在父母的旨意里的我,突然就不想妥协了。

搭伙过日子这种对上一代人奏效的观念,对我们这一代人早就没有说服力了。憋了大概半个月吧,我跟父母说我受不了了,这婚结了也只是满足他们的期待,对我本人是种折磨。

可能第一次见我这么坚定吧,他们都有点被我吓到了。考虑了三天,还是他们出面跟女方父母说的,我妈说,我把她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那个女生也没来找我要说法,当天晚上,我就发现自己微信被拉黑了,她留给我一句:“早干嘛去了”,我没话说因为拉黑我确实是对的,在结婚前我认怂了。

为什么逃婚,现在我觉得我们都谈不上有没有感情,我不爱她,离开对她也是一种负责吧。我不想把自己后面几十年都套住,那不如及时止损。

过去了这么久,现在32岁我也是个大龄剩男了,但我不后悔当初这个决定,因为它冥冥之中,也成了我做出其他决定的起点,我在大半年之后辞去了公务员的工作,也离开了家乡的那座小城,这辈子不结婚也罢,走一步看一步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