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关系、公司破产、闹出人命......富豪的出轨结局有多狗血?

富豪出轨学

封面
ELLEMEN


5月初,比尔·盖茨夫妇在社交媒体上以一句“我们不能再共同成长”宣布了他们二十七年婚姻的结束。作为卷入婚变风波的富豪之一,比尔·盖茨夫妇的离婚还算得上体面。不过这样的体面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比尔·盖茨就被媒体爆出婚外情的八卦。随后,盖茨透过发言人承认自己曾与一名微软女员工长期保持婚外情,但这一切在20年前就已经“友好结束”。

比尔盖茨
网络

“出轨”在富豪离婚案里是一个高频出现的词汇,不过和普通人出轨更多是情感纠纷不同,富豪的婚姻原本就和自己的财富、事业牢牢绑定。如何体面地处理自己的出轨八卦大约也是富豪的一堂必修课,那么哪位富豪能在这门课程里拿到高分呢?

副标题
ELLEMEN

比尔·盖茨处理出轨绯闻的方式大概是大多数富豪面临类似问题时的选择:低调冷处理,一句“二十年前已经友好分手”既承认了事实,又最大限度地守护了自己的完美形象,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高明”。 和比尔·盖茨的小心谨慎相比,另一位美国富豪对于自己的桃色绯闻可就高调许多。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与前妻麦肯齐·贝索斯的“史上最贵离婚”让贝索斯一直以来精心营造的完美好丈夫形象破灭,长达二十五年、双方势均力敌齐头并进的婚姻关系没能经受住贝索斯出轨性感主持人桑切斯的冲击。

劳伦·桑切斯
劳伦·桑切斯
网络

然而这场离婚似乎并没有为二人各自的人生带来什么致命冲击,根据贝索斯夫妇所在的华盛顿州的法律,由于亚马逊成立于两人婚后,麦肯齐也是第一届员工之一,她本可以要求分割这段婚姻存续期间两人共同财产的一半。但最终,她只保留了约合380亿美元的4%亚马逊股份。离婚后麦肯齐继续着自己的慈善事业,而贝索斯也大方与新女友在公开场合恩爱露面,高调秀起了恩爱。

离婚
网络

比起因第三者而离婚,日本实业家藤田隆志出人意料地做到了将出轨这件事合理化、“合法化”。因为发现自己没办法长久地与同一个人维系婚姻,他在与第五任妻子结婚前便征求了妻子对于自己出轨的同意,随后将第二任、第三任妻子作为养女,通过收养关系纳入户籍,并且在外还与八位情人保持着情感关系。诚实、对妻子们出手阔绰大方的藤田隆志不仅没有让出轨这件事影响到自己的事业,甚至将其变成了财富密码,不断以此为噱头出书、上电视节目。

离婚
网络

毕竟唐纳德·特朗普与伊凡娜·特朗普在因出轨离婚后,一个当上了美国总统,一个成立了自己的美妆品牌、持续出版着传记和小说,各自的小日子都过得蒸蒸日上。

唐纳德·特朗普与伊凡娜·特朗普
网络

不管是和平协商、体面分手,还是分割了财产花点小钱,甚至巧用心思让出轨成为婚姻关系中大家都能接受的日常,其实只要对出轨绯闻处理得当,这样一场小小事故,对富豪夫妻双方的事业、人生都不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副标题
ELLEMEN

当想尽办法也无法处理好因出轨带来的纠纷或维系表面的平和时,因牵扯到的利益方更多、涉及的财产数目更大,富豪们的婚姻也常有闹上法庭、甚至闹进监狱的时候。一场出轨也会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成为人生的转折点,就此将原本顺风顺水的命运改写。 与妻子潘敏峰相识于微时、共同白手起家的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因被妻子发现有多段婚外情和私生子而秘密离婚后放弃财产和物业,每年支付100万补偿费,以此交换潘敏峰交出25%的真功夫股权。但是自离婚后,两人为企业管理权展开数轮斗争,数次对簿公堂,两个家族的人也反目成仇。拉扯纠缠中蔡达标不惜以非法手段挪用资金,最终因涉嫌经济犯罪终审获刑十四年。 出轨不仅劳神伤财,而且一不小心就会人财两空,韩国第三大跨国企业SK集团会长崔泰源与前总统卢泰愚之女卢素英的离婚诉讼案因巨额分手费而轰动一时的“世纪离婚案”也是如此。崔泰源与夫人卢素英在美国留学时结识,这场被公认为史上最强政商联姻的婚姻关系维系了三十年,期间经历崔泰源两次因挪用、侵吞公司财产而入狱。在第二次出狱后,崔泰源径直搬进情人的住所,并公开发表长达三页的声明,承认自己与婚外情人育有一女。卢素英因自己与子女未持有集团股份忍辱负重多年拒不离婚,终于在2019年底一改妥协态度,提出要求分割到价值84亿人民币财产的离婚诉讼。离婚大战引发的资本“混战”最后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

崔泰源
网络

除了公司财产,出轨绯闻对于投资人、股东、甚至广大股民朋友也影响深远。今年年初,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的妻子翁淑华在微博公开喊话“希望一年没有回家的丈夫能够回归家庭”,受此新闻影响,第二天丽人丽妆股票跌停,并在短短两个交易日内市值蒸发了共约30亿元。对于有些企业来讲,创始人、高管的出轨婚变纠纷成为了企业运势的转折点,让数不清的关联方经历了命运的大起大落。
2005年4月,王微创办了土豆网,以当时土豆网在视频类网站里一家独大的态势,如果没有意外,王微如今本该与各位互联网业界大佬并肩。可是在与妻子杨蕾结婚不满三年时,王微疑似出轨。为爱情疯魔的王微在土豆网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的前提下,将公司账目做成负债状态后向杨蕾提出离婚,为了财产的分割两个人闹上了法庭。2010年,法院宣判二人离婚;第二年,在土豆网准备赴美国上市的关键时刻,杨蕾以离婚财产不合理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因此冻结了王微在土豆网的所有股份。最终这场离婚以王微支付杨蕾700万美元和解,然而耽误了上市时机的土豆网就此一蹶不振,不久后就被抢先上市的竞争对手优酷收购。 和王微有着相似命运的是远在大洋彼岸的高尔夫球名将泰格·伍兹。2009年,伍兹因出轨事件被卷入性丑闻之中,这也让这名原本春风得意的体坛明星一下跌落神坛。如果是离婚算是伍兹情场失意的话,风生水起的事业因此一落千丈大概是对他来说更大的打击。《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当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他们认为赞助商们不应该再继续使用伍兹担任公司的产品代言人。嗅觉敏锐的赞助商也早早和伍兹结束了合约,他因此损失了近一亿美元的收入,商业价值也暴跌,再也回不到从前的风光。

离婚
网络

如果说事业受到影响还能东山再起,那因出轨离婚后的纠缠愤怒而触犯刑法,就是富豪们人生路上的“一步错,步步错”了。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与妻子张晓兰携手创业对药厂进行企业改制,一度创下连续4年实现300%增长速度的战绩,曾是外界眼中模范般的商界伉俪。
在两人婚姻出现危机之时,张晓兰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大爆关彦斌出轨女秘书的丑闻——“那个秘书还是我推荐的。”2017年在张晓兰发现关彦斌与秘书生下一儿一女后双方达成离婚协议。张晓兰放弃了上市公司价值6000多万元的资产,要求关彦斌分三年补偿9亿元现金给自己。2018年葵花药业改制20周年庆典后,关彦斌与张晓兰矛盾激化,用菜刀连砍张晓兰4刀后自杀未遂。张晓兰失血性休克、创伤性面瘫,经全力抢救后幸免于难;关彦斌也被正式批捕提起公诉,最终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当然也有富豪将严肃的财产与情感纠纷变成了段子。时至今日,俞渝和李国庆的加长版离婚连续剧还在继续着,两人如同两个网瘾少年一般将家中琐事事无巨细地公布在社交媒体上。从俞渝口中群众们得知,李国庆不仅从家里拿走1.3亿,并且到处乱搞以致染病,其父亲还在医院与保姆在病房接吻;从李国庆眼里看来,俞渝又是一个让他“恶心要吐,一见到她就想抽自己俩嘴巴”的存在。表演型人格的二人金句频出,抢公章等狗血情节接连上演,中间又掺杂着对于离婚冷静期的思考,原来围观富豪出轨的新闻对于网友们来说,也是一次寓教于乐的普法活动。

副标题
ELLEMEN

当然,虽然大家茶余饭后讨论更多的是身家过亿的富豪们如何处理自己出轨的绯闻,但这些家财万贯的人有时候也难免遭遇伴侣红杏出墙的尴尬情况。 阿尔迪家族的继承人,同时也是德国十大富豪之一的小特奥·阿尔布莱希特,在和妻子卡特娅结婚22年后,发现自己的枕边人竟然爱上了一位阿富汗裔的手机销售员。据德国《多彩》杂志报道,几年前,卡特娅到一家手机店买iPad时,遇到了31岁的手机销售员卡里姆(化名)。两人谈得投机,竟然渐渐产生了感情,后来还生育了一个儿子。身家174亿美元的小特奥在面对妻子出轨的绯闻时却没有大众想象中的愤怒,反而公开表示给卡特娅和两人的女儿,以及卡里姆及小男孩经济上的帮助。 出于个中原因考虑,大部分富豪如果遭遇类似的事件,都不会选择将其大范围曝光。其他疑似遭遇伴侣婚内出轨的富豪,比如默多克和国内的潘石屹,大多也都选择对此三缄其口。 不管是主动引火上身还是被动接受伴侣出轨,对于大多数富豪们来说,或许婚姻的幸福与否和自己的事业、财富相比,并没有那么重要。那么,作为一名身家上亿的富豪,在遇到类似绯闻的时候,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财产)呢? 这可能需要从婚前就做好万全准备,比如像大多数富豪一样签署一份婚前协议或者设立家族信托。经历过两任妻子、三次婚姻的马斯克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2008年他和第一任妻子贾斯汀离婚时,因为两人签署过一份婚前财产协议,马斯克只给了前妻200万美元和一辆特斯拉电动车。第二任妻子莱莉尽管和马斯克分分合合多次,但也并没有在离婚纠纷中占到便宜,据媒体透露,她在第一次离婚时只得到了420万美元和一辆特斯拉公司出产的Roadster汽车,在第二次离婚时获得了1600万美元。虽然这样的分手费在普通人听来仍然是天文数字,但对于马斯克来说,签订婚前协议确实帮了他不小的忙。

马斯克与第二任妻子莱利
马斯克与第二任妻子莱利
网络

另一位在这个问题上吃过苦头的富豪则是默多克,在和第二任妻子安娜·托芙离婚时,由于当时未曾设立家族信托,默多克分给了安娜17亿美元。2007年2月,默多克家族信托(the Murdoch Family Trust)将它持有的2600万股新闻集团的A股股票平均分给了默多克的6个孩子。由于信托财产不属于默多克个人所拥有,也非婚姻共同财产,即使和邓文迪离婚也不会直接导致股权之争,影响新闻集团的运作。因此即便邓文迪一向精明过人,面对默多克的家族信托也无可奈何。

默多克与邓文迪离婚后同框
默多克与邓文迪离婚后同框
网络

如果真的“不幸”丑闻缠身,也没有提前签好婚前协议,请一个好的离婚律师或许能帮到富豪们一把。要知道,找到一位优秀的离婚律师,可以说已经在离婚大战里赢在起跑线上了。知名离婚律师海伦·沃德(Helen Ward)曾经帮著名英国富豪、曾经的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打赢了离婚案。当时埃克莱斯顿的资产估值高达24亿英镑,但最终他不仅没损失一分钱,前妻还要每年付给他6000万英镑,尽管英国媒体称这或许是英国历史上最大的个人逃税案。

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
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
网络

邓文迪的律师则在女方疑似出轨且男方设立家族信托等不利条件下,替她争取到了到了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价值4400万美元的三层顶楼豪宅公寓,和北京故宫东侧300多平米的四合院。 在围观了多起“同行”离婚案后,现在深陷出轨纠纷的富豪们显然也“学聪明”了不少。比尔·盖茨夫妇在官宣离婚之初,就分别聘请了受理过2019年贝索斯离婚案的知名律师。记录显示,早在2019年10月,贝索斯离婚案结束几个月时间,比尔盖茨夫妇就已经咨询过离婚事宜。也就是说,到2022年4月盖茨离婚案判决结果出来前,其他富豪就算想离婚也无缘这两位顶尖离婚律师了。 离婚并不是处理出轨绯闻的终点,富豪们的后续操作同样可能对自己的事业和未来造成很大影响。支付巨额分手费几乎是每一个富豪在选择离婚时会做出的选择,毕竟钱以后还能继续赚,但如果前妻在媒体面前说出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才真算得上是得不偿失。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高尔夫球巨星泰格·伍兹,尽管和前妻签订过婚前协定,但伍兹仍然支付了高达1亿的分手费,占了伍兹全部身家的1/6。据媒体爆料,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付给前妻艾琳的“封口费”:她将不被允许就此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不许出书,也不可能登上芭芭拉·沃尔特斯或奥普拉·温弗瑞那些超高收视率的脱口秀节目。 相比于一次付清的分手费,如何处理和前妻共同管理的产业可能是一项更为棘手的任务。大部分夫妻都像比尔·格罗斯夫妇一样,在离婚后女方宣布退出两人共同的慈善事业。不过也有例外,盖茨基金会就发表声明,表示两人将继续共同领导基金会。

比尔·格罗斯
比尔·格罗斯
网络

比起商场里尔虞我诈的斗争,富豪们的出轨纠纷或许只被看客们当作茶余饭后的八卦故事来看。不过对于他们本人来说,一时享受了偷腥的欢愉,如何处理剩下的烂摊子才是作为富豪的必修课。如何才能彻底避免这样的一地鸡毛?那或许唯一正确的答案就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放任自己陷入出轨绯闻之中。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