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网红铁岭过气,曹县还能火多久?

宇宙的尽头是铁岭,宇宙的中心是曹县

曹县
网络

“我卖掉了上海汤臣一品的房子,去曹县只能买一套30平的一居室。”

“我一个朋友说曹县人均收入3000,我觉得一般般,后来人家告诉我是比特币。”

本周,除了离婚结婚那点事,位于豫鲁交界的山东小城曹县突然成了互联网造梗的新对象。它到底怎么了?

曹县
网络
曹县
网络

在雅虎日本等日本搜索引擎上搜索曹县,结果里大多是曹县的木制品产业。很多人不知道,曹县在最近的二十年里,已经成了日本丧葬业的合作伙伴。

作为知名的“泡桐之乡”,曹县将不适合做家具的桐木制作成棺木,这非常符合日本的丧葬习俗,因为这样的棺材轻便易燃,还能雕刻上日本人喜欢的各种纹样。曹县出口到日本的棺材不仅符合这些需求,还和日本本土的棺木有着巨大的价差,一口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8万元)的棺木,在曹县这里,最便宜也就200元人民币。

曹县
网络

曹县的棺木火到日本,跟曹县商家的精益求精有很大关系。虽然一口棺木最终还是要被烧掉,但曹县人在制作上没有任何马虎,棺木制作公司会去日本考察,还会让员工仿照日式匠人制作工艺,注重车间卫生,还派遣了驻日团队,研究日本文化习俗和动向,生产出符合日本人当下审美的棺木和丧葬产品。

棺木业其实是“大曹县666”迅猛崛起的最早要素之一,在网上曾经流传一份征婚启事无意间泄露了这里隐藏的巨大财富。一位曹县棺木制作厂老板说自家棺木生意让当地男人觉得晦气,女儿很难谈到对象,所以才发布征婚广告,而嫁妆是“八家网店”,于是网友根据曹县的棺材产值计算,一家淘宝店市值可能在90万左右,那这8家网店的少说也得有700万。

曹县
网传征婚启事
网络

所以征婚启事上这位1989年生的女生,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曹县“棺二代”了。

当然,让曹县名气火出圈的,是最近几年在年轻人中爆火的汉服生意,作为平价汉服的发源地,曹县成了闻名全国的“汉服小镇”。

根据一项汉服产业调查的数据,在汉服圈内,选择100-300元价格的汉服“同袍”们比例最高,超过整个人群的四成,这些汉服有不少来自曹县,而淘宝平价汉服商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曹县是他们的汉服进货源头之一。

在汉服热席卷曹县前,曹县就已经是一个纺织大县,以制作商业演出服为主。一些村庄甚至有演出服一条街,在业界有一定知名度,但主打低端市场并不能持久,而近年来的汉服热又将曹县的织布机和刺绣机重新开动了起来,成了民众致富的关键所在。

据统计,这里有近2000多家和汉服产业链相关的企业,光是2019年,全县的汉服电商销售额接近19亿元。

曹县
网络

和大多的北方城市相似,刚到曹县,很多人可能看不出来这里是平价汉服天堂,大多数的汉服制造商都隐藏在各家各户家中,一些民众在每年春节儿童节的演出服销售旺季之后,就转做汉服。而制作汉服的所有要素在这里都能找到,布料门店、绣花门店、服装设备门店、汉服专业压褶门店等等,一应俱全。

曹县
曹县电商梦幻汉服表演艺术团汉服大片拍摄现场
网络

曹县的汉服产业链正在往更深层次的方向发展。去年7月,当地开办新媒体直播示范基地,并开拍网剧《亲爱的太子殿下》,这部剧集穿越、都市、现代、甜宠于一身,在服装上借助曹县的汉服优势,试图再一次将曹县平价汉服热潮推向全国。

而曹县的汉服目前正在出海的路上。根据某网商平台的海外数据显示,2019年5-7月,该平台汉服出海销量同比增长超20%。一些曹县汉服商家的海外月均销售额可以达到10万元,销售国家超过10多个,你在抖音等平台上刷到的网友在国外街头晒汉服的视频中,可能有不少汉服都是Made in Caoxian。

曹县
曹县女县长汉服直播带货
网络

最近的“喊麦事件”,最终将曹县送上了热搜,短视频作者大硕认为,自己制作短视频,就是为了让全国网友知道曹县,认为自己为家乡的发展做了贡献。

曹县县长梁惠民随后也在接受“大众网菏泽”采访说,“各位网友对曹县的关注度非常高,对曹县有正面的,也有调侃的,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调侃的,我们都欢迎到曹县来走一走,看一看我们真实的曹县。”

铁岭
网络

虽然曹县县长表示不希望热度就此过去,但对比着在全国人民心中都有口皆碑的初代网红城市铁岭,曹县的装大哥段子还得“往后稍稍”。

21 年前,赵本山让全国人民认识了这座东北城市,他拉着崔永元和宋丹丹,共同带来了一出小品《昨天 今天 明天》,把那年春晚观众的气氛掀到最高峰。

在小品尾声,本山大哥激情洋溢地畅想着未来陪老伴去大城市旅游的愿望,在“去趟铁岭,度度蜜月”这句写出来就能当成语音的经典台词中,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城市的名字,甚至还在心中对“岭”这个地貌做了简单勾画。

铁岭
铁岭的天际线
网络

那之后的很多年,大家对于铁岭这座大城市的想象一直流传在各种段子中。

一些游客会特意前往铁岭,试图感受一下这个小品中提到的城市。但铁岭不仅不能算是大城市,甚至说城市可能也有些勉强。

铁岭位于沈阳市的东北部,两城相距仅 80 公里,该城市共有两区五县,主城位于银州区,大约 203 平方千米,地形特点是南北狭长,开车从南到北,只需要 20 分钟。

赵本山
铁岭室内为赵本山立的铜像
网络

若是站在高处凝望银州区的全貌,口中再唱起宋冬野的“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一定会有铁岭人过来质疑:

“啥玩意儿啊,不就是看两眼的事儿吗?”

而根据铁岭市政府 2019 年的统计数据来看,铁岭全市总人口数为 262.4 万人,户均人口数为 2.71 人,城镇人口占比为 50.4%。所以无论从人口还是地理面积来看,铁岭都远远达不到大城市的行列,更不必说它的 GDP 常年都位列辽宁省倒数第二。

辽宁
网络

不过所谓的“大铁岭”称号,其实也算不上空穴来风。

赵本山出生在铁岭下辖县级市开原,对于小县城长大生活的人们来说,去铁岭也能算是进城了,再加上1999年交通还不算方便,更增加了人们内心的距离感和仰望感。

并且在赵本山全国大火以后,由他而来的喜剧文化,也让开原与铁岭打上了与众不同的烙印。

当你驱车驶出开原市高速收费站,便能看到远方高楼上“开心之原 欢乐之城 幽默之都”的牌子闪闪发亮,仿佛来这里就能忘却一切不开心。

市内的开原大剧院仿佛也比很多小城市里的公共设施繁忙很多,近年来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不同的节目,而最火的自然就是二人转。

赵本山徒弟也经常前来表演节目,比如去年 11 月初本山剧团团长张小伟就来卖力表演了半小时,还在节目间隙与观众互动合影。

东北特色
网络

除了二人转等东北特色搞笑节目,铁岭市内相关从业者也在谋求着转型。

近两年直播大火,很多当地演艺公司也开始进驻直播行业,东北人流畅且搞笑的口条在这一行具有天生优势,但铁岭并没有培养出全国比较知名的主播。

之后很多人又从脱口秀节目中看到商机,开原大剧院甚至也引入了更加现代的脱口秀节目,在当地有着“转坛老将”名号的马小航,就靠着专属节目《小航说事》,在剧院站稳脚跟。

二人转
网络

此外,脱口秀大会中的李雪琴也是铁岭人,她那句“爱因斯坦怎么想的根本不重要,在我妈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让她名声大振。

对比下来,李雪琴虽然没有马小航能唱会跳,但前者依靠“年轻人奋斗焦虑”等主题编写的剧本,让她能更容易地被更多年轻观众所接受。

而她在节目中吐槽妈妈总想让她回老家的事情,也更加发人深思。

对于宇宙尽头是铁岭的妈妈而言,铁岭也应该是更多年轻人的归宿。而在经济发展环境大背景下,想要更多机会的年轻人,离开家乡仿佛是更好的选择。

曹县也面临着相同的危机。“曹县666”喊麦的评论栏下方,有人提出要去曹县买房,但曹县5000元一平米均价的房价背后,住宅升值空间乏力,很多当地人第二套房都不会选择曹县,仅仅去年一年,曹县人口净流失达到了28万,整个菏泽的人口净流失量更是达到150多万。曹县再火,也阻止不了年轻人逃离的心。

铁岭也没有逃过上面的人口危机,在东北人口流出的大势下,年轻人即便不去北上广城市发展,也会逃离铁岭,前往沈阳等城市。比如李雪琴,被妈妈多次召唤回老家的她,也是止步于沈阳。企查查显示,她持股90%的北京十斤文化,100%控制着四家位于沈阳的文化传媒公司,其中有三家都是今年刚刚成立。

或许铁岭和曹县的这些共同点,在幽默与夸张的语言效果背后,折射出了更多是无奈与慨叹,但即便是这样的小城,网红效应也仅仅止于评论栏和弹幕,难怪曹县县长梁惠民说:“网友把我们排在北上广后边相提并论。这是我们渴望的,如果曹县有朝一日真赶上它们,将是我们曹县人民最幸福的时候。”

铁岭
在网络平台上,曹县的话题度创下纪录
网络

但曹县真的会得到幸福吗?已经有众多城市在为了流量而使出浑身解数:长沙、西安、成都、重庆、厦门......,很多城市正在通过短视频平台崛起,游客在奔赴景点之前,已经通过网络完成了到达观光目的地的旅游体验。这也不断让人深思:广阔的网红宇宙中,下一个网红城市又会出现在哪个人们想象不到的地方呢?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