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有名的朝鲜网红?

什么人能成为朝鲜的UP主?

封面
ELLEMEN

那当然是金正恩(不是)。

因为社交网络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短视频窥视朝鲜,在中朝边境的一侧和朝鲜内部,有不少视频博主们正在蠢蠢欲动,寻找下一个成为网红的时机。

副标题
ELLEMEN


这几年,朝鲜内部正不断采取积极的手段来宣传本国,利用本国人才登陆国际互联网,采用国际化的社交网络沟通技巧宣传朝鲜。据一些媒体报道,这场朝鲜式的“大外宣”,可能是为了向陷入疫情的全世界彰显,朝鲜在这场疫情中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
朝鲜视角的视频博主们主要来自两类人群:一类是在朝鲜生活的居民,一类是脱北者。
一个名为“NewDPRK”的视频号就是第一类,在YouTube上,这个账号虽然订阅者仅为区区8700个,但在进入中国社交平台之后,它在B站上吸引了7万多粉丝。朝鲜主播展示着自己生活的日常,吃饭、美容、学骑马、买手机,还有有“朝鲜玉米有多少种吃法”、“探访朝鲜建筑工人”等主题。主题偏科普化的风格,内容也更偏向于风土人情的旅游片,观感与“回乡一日游”非常相似。

截屏
图源:B站网络截屏

NewDPRK目前在B站点击量最高的一期,是博主之一的“朝鲜小姐姐”光临平壤Moranbong曙光餐厅,点了汉堡、薯条、炸鸡块、草莓汁、咖啡。
这些视频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无一不在传达着一个信号:在朝鲜,消费主义已不再是禁忌,有钱人也会抢购奢侈品,西式咖啡馆和快餐店也在首都兴起。很多博主会采用更接地气的视频拍摄风格,比如依靠年轻女性形象,来突出平壤生活的柔和一面。
介绍朝鲜日常的节目除了New DPRK,还有Echo DPRK,在英文名上不但要求新,还要追求影响力,要求“新”还要有“回声”。这个账号在YouTube有1.97万位订阅者,由一位戴着眼镜、短发、经常穿着黑色或者红色大衣的女主播出镜主持,她说自己是一位普通的朝鲜女孩,被《纽约时报》称为青春版“李春姬”。

朝鲜
图源:YouTube/New DPRK

播主展示了朝鲜首都平壤的地标性建筑。她在视频中用英语说:平壤的每座建筑都在进行全面清洁,以除去冬季的灰尘。视频中的字体排版设计也尽显国际风范,一点都不输顶流YouTuber。
这位女主播还有一个拥有23,000名订阅者,名为“真理回声”的频道,节目标题有“平壤动态”和 “平壤之旅系列”等等,频道还链接到一个推特账户,账号为@coldnoodlefan(意为冷面粉丝)。这个拥有约8600名粉丝的账户被博主描述为 "和平倡导者",为大家提供着关于朝鲜的“无偏见的新闻”。

网络截屏
《真理之声》频道
图源:网络截屏

虽然有的视频会夸张地描述朝鲜的国情实力,但大多数视频都集中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消费和生活方式上,比如讨论朝鲜铜制餐具的好处,另一个视频则是博主在游乐设施上的游玩尖叫视频。在另一个视频中,她穿着运动服和运动鞋,沿着平壤的一条河边慢跑。在一期视频中,博主还公开了一场平壤的音乐会,上面的表演者演唱《祖国》和《亲爱的将军》,但舞蹈动作大多借鉴了韩国一些女团的动作。
当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优越感。博主还时不时对比朝鲜和韩国在休闲活动上的差异:“我想说,对我们来说,最受欢迎的消磨时间的方式还是做运动......比如篮球、排球、乒乓球。”

截屏
图源:YouTube/New DPRK

当然在国内外社交平台上非常流行的“带货”元素也在这些视频里不能缺少。
在New DPRK频道上有一集节目,博主带领观众进入一个平壤中产阶级家庭的精装公寓:一位穿着风衣的母亲在购物后整理物品,她的丈夫和女儿与她一起坐在皮沙发上。他们给女儿买了新鞋、衣服、新的“松鼠牌”背包和铅笔盒,以及“蒲公英”牌笔记本。而这视频中出现的两个品牌,曾经出现在朝鲜领导人视察工厂的纪录片中,据推测也是他们最爱用的物品。
视频中的博主用英语告诉观众:"在朝鲜所有的商店都有充足的产品和食品,以满足人民的需求。"一些眼尖的观众留意到,博主在出镜时,并没有佩戴朝鲜人经常在公共场合戴的胸针等饰品,以更加接地气的方式来吸引观众。

副标题
ELLEMEN

另一位名叫Jang Myung-jin的32岁的YouTuber也在无意中成了朝鲜的推广者。他在自己的频道上发布视频,内容大致是他之前在朝鲜的生活经历。他的频道有大约7000名订阅者,他收到的视频留言中有多半都在感叹他在朝鲜生活时的丰富经历。
Jang 曾是一名脱北者,目前住在韩国,除了谈及一些敏感话题,他喜欢聊朝鲜的日常:包括朝鲜人如何养猪、兔子和狗等动物,但朝鲜人不会将它们作为宠物饲养,他们会把它们当做食物吃掉或卖给市场。在另一个视频中,他介绍朝鲜人最爱用的脏话,以及在朝鲜生活时,自己从不知道世界上有变性人,但他听说过同性恋者。

同性恋
图源:Insider

他经常邀请朋友到频道上谈论自己的故事和经历,或者让他们在首尔散步时拍摄视频在频道上公开。
另外一位视频博主Ju,作为在朝鲜农村生活多年的年轻女生,她的视频内容可能有借鉴网红博主李子柒的拍摄方式,多是自己在朝鲜深山里练就的野味采集技巧,她翻山越岭采摘野生蘑菇,赤手空拳从溪流中抓鱼,并用这些技巧制作一顿餐食,在视频中她还会和朋友聊起化妆和时尚,化身半个美妆博主。
她经常拍摄在野外采摘食物的视频,并称这些内容跟她的经历有很大关系。采摘到可以吃的野菜时,她会转向镜头对她的YouTube粉丝说,经历过饥荒后,能在野外看到这些非常不容易:“我们年轻的时候非常非常饿”,说着把一颗果实塞进嘴里,然后念叨一句:“不好吃。”

洛杉矶时报
图源:洛杉矶时报/Marcus Yam

而一些朝鲜人在离开朝鲜后,在工作收入上遇到问题也会考虑全职做视频博主。一位朝鲜人在去年疫情期间关闭自己店铺,开始做全职视频博主。在每周两次的直播中,她在线回答网友关于朝鲜生活、她的家庭、她的新生活等问题,粉丝数量在上升的过程中,来自YouTube的视频流量分成也能让他轻松可以获得名气和维持生活的费用。
这些赚钱的机会对这些朝鲜博主来说是非常意外的,不少人也是在疫情期间突然发现自己原本观众稀少的频道突然粉丝大增。在视频平台YouTube上,以前只有几十个和朝鲜有关的频道,现在已经增加到100多个,其中不少频道在疫情期间已经增加到有几十万用户。一位33岁的朝鲜博主说,一些人离开朝鲜后到达韩国或者国外后,第一件事就是要买智能手机办网卡买设备开通直播,因为这是获得名气和金钱最有效的办法。
另外一位23岁的朝鲜男生还在几年前开设了他的YouTube频道,发布他作为综合格斗选手的练习日常。

洛杉矶时报
图源:洛杉矶时报/Marcus Yam

“在展示自己的生活外,还是想赚些微薄的零花钱。”他解释自己制作视频的原因后,感叹自己最近几个月的广告收入有些下降,只有不到500美元左右。
不过这些新鲜事物带来的冲击对这些离开朝鲜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大并充满冲击力,一位朝鲜博主感叹说自己原先以为只有韩国人可以看到自己的视频,没想到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他说自己准备学习更加主流的视频内容,包括吃播、美妆内容和直播带货。
有的博主则希望通过视频,改变别人对朝鲜的固有认识。一些视频博主说要通过自己的频道来改变一些扭曲的偏见,倾向讲述朝鲜更细致的故事。
于是,不少人开始钻研更主流的视频传播方式,一些视频的主角是活泼、时尚和有魅力的年轻女性,有些视频专门配有英文字幕。一位34岁的朝鲜人在接受一家外媒采访时说:“做一名视频博主似乎是与人们沟通的最直接、最亲密的方式。我拥有10.5万名粉丝,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比起朝鲜领导人和富裕阶层的私密生活,人们似乎对朝鲜人平凡的日常生活更感兴趣。”

副标题
ELLEMEN

而在中朝边境的另一侧,延边等边境城市的一些视频博主们,也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了新的视频拍摄素材。
在抖音、西瓜视频等短视频网站上,以“延边XX”“边城XX”“XXX带你看朝鲜”为名字的博主,从今年年初开始用望远镜和长焦镜头拍摄朝鲜境内人们的日常生活。视频标题大多以“实拍朝鲜”为标题,每个视频都用俯视的视角,窥视到了朝鲜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
在“真实拍摄朝鲜生活”和“了解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噱头下,朝鲜百姓的生活确实在这些博主的镜头下得到了展现。
一博主的“偷窥朝鲜”视频最高播放量超过18w,貌似是使用了手机50倍变焦,画面里拍摄的目标是鸭绿江对面朝鲜农村里的老人,聊的话题是朝鲜人的养老问题,“他们的老人每天都在干什么”。

截图
网络

画外音除了对朝鲜住房包分配的政策侃侃而谈,还详细介绍了退休后朝鲜老干部和老百姓们的日常活动,老爷爷村头晒太阳,老奶奶帮家中带孙子等等。
除了老人,偷窥朝鲜的UP主们,还将镜头对向朝鲜慢慢出现的收入差距。一位播主抓拍到了朝鲜农村路上走过的一位“白领女性”,三位路过女性回头扫视对方背影的场景。
“路人对这位白领女性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北朝鲜白领女性每个月工资300块,能穿上过膝盖的裙子,身份绝对是不一般的,而那些投去羡慕目光的女人,绝对是朝鲜的已婚妇女。”
十几秒的串词精确还原眼前场景。
女多男少的朝鲜,男女在田间相亲调情的场面也被国内博主们给捕捉了下来。男生轻轻地踢女生,女生则腼腆地瞪着对方。而因为男性数量相对较多,朝鲜男性似乎选择范围非常大。

偷窥视频
在某社交平台上的“偷窥视频”
图源:网络截屏

据一位博主介绍,在当地“存量稀少”的男性是很多女性追逐的对象。不少男性工作收入都很稳定,娶妻生子似乎非常容易。
而家庭主妇们大清早在鸭绿江畔洗衣也被拍下,播主们几乎每个人都在模仿央视体育比赛的开场白,“各位家人们,现在你看到的是北朝鲜女人们出门洗衣的场景”,忙碌的家庭主妇每家有五六个孩子,洗衣是很多家庭主妇的主要家务。

除了家庭生活,偷窥朝鲜的播主们也抓拍到不少朝鲜官员视察村庄的场面。“现在向我们走来的应该是朝鲜的领导,他胸前佩戴了一枚胸章,穿了一双黑色大皮鞋,边上还有一个美女,穿的也特别正式,这一块是棚户区,朝鲜需要改造的地方也会积极改造。”

在图们江、鸭绿江附近的中朝边境上,像这样的视频博主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这些视频也让一些抖音博主们收获大量粉丝。

这样的视频之所以受欢迎,其实最大的原因勾起了不少人的怀旧潮。视频中随处可见的上世纪北方农村炊烟袅袅的村庄,以及热闹的菜市场场景,让很多大龄网友感受到了中国几十年前的社会气氛,特别是一些在疫情期间无意间刷到这类视频的网民,纷纷留言鼓励博主多拍,一些边境博主们从今年1月到现在,几乎以2天一条的速度,将自己生生打造成了“朝鲜旅游博主”,还利用直播功能接受打赏,俨然已经将中朝边境变成了新的旅游线路。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