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节日传统比以往更重要

2020年,节日传统比以往更重要

网络
网络

气温华氏七十八度,窗外椰枣成行,我的白背心在强烈的晨光中反射着炫目的光——这不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圣诞节。我经常听到人们,无论是否住在这里,抱怨佛罗里达的气候,他们想过树叶会变黄的秋天,想过喝热巧克力、戴羊毛围脖,壁炉里柴火烧得噼啪响的冬天。他们说:“天那么热,没一点过节的样子。“我曾经住在一个季节区分更正常的地方,所以我能理解他们说的。对普通人来说,在佛罗里达呆着就像时间停滞了一样,一年就一季,日落连着日出,仿佛变化的只有天天翻新篇的日历牌。

这里真是一点都不像冬天。如果你住在这里,你就明白什么叫又潮又热又闷,根本就是不言自明。还有那些雨,有时是大雨倾盆,有时候却是烟雨迷蒙,有时候刚下就停,有时候又是连下好几个星期没完没了。十月中会舒服一些,秋天到来前,这里的空气也变得温柔了。如果你像我一样生活在北方,到了十二月或一月,有时你醒来时会发现草地上有霜,当你穿过院子去拿邮件的时候,用鼻子都能呼出白气。

我的家人从来不需要靠任何特定的天气来找节日气氛。我五岁那年,圣诞节前几天,我父亲让我提醒他给圣诞老人留扇窗。我祖母的房子没有烟囱,所以那个大个子需要另一种方式来送我的礼物。当然,我忘了,我父亲就知道我会这样。圣诞节的早晨,当我穿着粉红色的棉外套,满怀期待地来到圣诞树下时,却什么都没找到。这可把我急哭了。父亲说:“我告诉过你会这样的啦!”然后,经过几秒钟假模假样的搜索,他在门口的地毯下”发现“了一张纸条,大声读出上面的字:“抬头!”哈!只见房顶的角落里放着一个透明的拉链袋子,里面装满大大小小五彩斑斓的礼盒——我要的东西全在里面。我记得当时我很快乐,但现在回想起来,我更觉得感恩——为了让我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公公,父亲真是花尽了心思。到如今,我早就不再相信童话故事了,但我仍然相信我的父亲,坚守着我的家庭传统:不管天气是否寒冷,我都会准备好牛奶和饼干、烧查理布朗特色菜、点着壁炉喝我妈做的特制热可可。我会和亲友聚集在一起,聊聊家常开开玩笑。尽管天气很热,但这里过节的意义和其他地方一样,是我们感恩彼此能成为家人的良机,阖家团聚,血浓于水。

这些年来,随着每个人各自长大离家四散,我们的庆祝活动变得越来越小,变得更加短促,最多在一起共度宝贵的几个小时,定期见面很困难,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这些节日的仪式对我来说还是必要的。所以当我嫁给外子的时候,我决心除了创建自家的传统之外,还要保持这些传统。我和我老公对大多数节日都不是非常看重。我们不过复活节,也不是非要在情人节上吃大餐,但每年的12月1日,我们都会在家里立起圣诞树,那是一棵粗壮的冷杉木,它让整个屋子充满了自然的树木芬芳,货真价实的。我们每年都会订购了特别的装饰品来纪念我们的结婚周年;我们会在两只小狗身上挂印有我们和狗狗们名字首字母的长袜;在圣诞前夜,我们在午夜做煎饼,只允许每人各自打开一份礼物。我们还会打扮成红鼻子驯鹿,然后笑得跟白痴似的……好欢乐!

今年,许多家庭都是迷迷糊糊地度日,根本提不起精神——疫情逼人,我们连开个小party冲冲喜也做不到。从黑色星期五开始,到一月份本应是我老公工作的船运公司的旺季,但他们在这场疫情中受影响特别严重。 自3月以来,整个国家的运转因为人们必须保持相互之间的距离而陷入停滞。现在,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明白,一串简单的节日彩灯对于维系人与人的关系来说,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意识到,即使我们必须分开,培育和维护我们的传统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都无比重要。

12月1日我们没能共度,我和我老公还是立起了圣诞树,尽管是人造的。我们找出我们的装饰品和彩条,在我们的脸颊上涂上油彩。我们期待着平安夜的到来,无论我们穿着的是短袖还是毛衣,我们都会把爱送给我们的家人,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来培养团聚的氛围。我们知道,即使现在周围死气沉沉,但情况总会发生变化。

BY DANTIEL W. MONIZ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