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有钱人才配上哈佛吗?

网络
网络

最近,一则海淀妈妈招聘家教的微信截图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海淀妈妈们的鸡娃教育大战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在这场抢夺教育资源的战争里,海淀妈妈们的处境更像是中国父母处境的一个缩影。

不止是在中国,对于全世界的父母来说,“教育”都是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就像海淀妈妈们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金钱才能将孩子送进清华北大,一对美国父母要将自己的孩子送进最顶尖的学校同样不易。金钱、人脉、校友资源,一个美国家庭到底需要多少资源才能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哈佛大学呢?

送孩子上哈佛:寒门出贵子or精英的竞赛

尽管官方没有给出权威数据,但是哈佛大学的校报“The Harvard Crimson”每年都会对新入学的本科学生做一个全面的调查,并将结果发布在网站上。

家庭背景与收入是这项调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从结果来看,哈佛大学对于富裕家庭和校友子女的偏爱仍然是显而易见的。

“有钱”是哈佛新生的第一大标签,在接受问卷调查的1083名新生中(占入学新生的76%),有近30%的学生表示,他们的家庭年收入高于25万美元,高于美国95%的家庭水平。不仅如此,25万美元的年收入也远远超过了中产的标准,就算是在经济水平相对发达的纽约,能拥有这样年收入的三口之家也可以被看作是上层阶级。

网络
网络

高昂的学费显然是让哈佛成为精英阶层聚集地的重要原因。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今年哈佛取消了面对面授课,学生也无法享受公共空间与线下学习资源,但哈佛今年的学费仍然迎来了连续三年的增长。官网数据显示,2020-2021学年哈佛的学费为49653美元,比去年增长了4%,增速超过了通货膨胀的速度。如果算上住宿、吃饭等生活费用,哈佛官方给出的参考数据则为75000美元一年。

高价学费仅仅是阻碍普通家庭孩子进入哈佛的第一道门槛,实际上,为了增加录取几率,在高中阶段为孩子寻找升学顾问(也就是俗称的申请中介机构)已经成为了现在的潮流。有超过20%的哈佛新生表示,自己在申请阶段接受过私人顾问的帮助。

这并不是一件便宜的事,据报道,2020年聘请升学顾问的平均花费为4035美元,花费1万美金以上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也是很正常的事。哈佛的新生调查也印证了这个结论,在聘请过中介机构的学生中,有42.9%的人都来自家庭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而他们也确实比同龄学生获得了更高的SAT成绩。

金钱是最为直接的标准,但另一方面,哈佛大学对于校友子女的偏爱也让很多出身寒门的孩子很难得到这所常青藤盟校的青睐。今年入学的新生中,有12%的学生父母曾是哈佛本科的毕业生,近30%的学生曾有兄弟姐妹或其他亲戚在哈佛本科就读。校友家庭也意味着较高的年收入,有32.58%的校友子女表示自己的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

网络
网络

从以上的数据我们不难得到一幅“哈佛新生画像”,那些家庭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能够聘请私人升学顾问、毕业于私立学校的校友子女们确实是最容易进入哈佛的学生。

那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还有机会上哈佛吗?

从数据来看,仍然是有很大可能的,尽管哈佛的确是美国精英阶层的聚集地,但在去年入学的新生中,仍有近30%的学生来自年收入低于8万美元的家庭。但很显然,和精英、富豪家庭相比,普通家庭要将孩子送进哈佛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一个普通家庭每个月需要攒多少钱才能将孩子送进哈佛大学呢?CNBC曾做过一项调查,如果你的孩子出生于2020年,而你想要在2038年时将他送进哈佛大学就读,那么仅仅是攒够他四年所需的学费和生活费(考虑学费上涨和通货膨胀因素),你也需要从现在开始,每月存下至少1700美元。当然,哈佛并不是最昂贵的,如果你想进入的是最贵藤校哥伦比亚大学的话,攒钱的金额就要达到每月至少1850美元。

尽管高昂的学费和日渐走低的录取率都是事实,哈佛近年来也努力地为社会各个阶层的学生敞开大门,其中重要的措施就是给新生提供丰厚的经济补助。以今年为例,有57.1%的新生都接受了学校提供的经济补助,而这个数据也基本和近五年的情况持平。

网络
网络

助学贷款是家境普通的美国学生支付私立名校学费的另一途径,但如何在毕业后还清助学贷款一直都是美国社会的一大痛点。据CNBC统计,70%的美国大学生毕业时会身负沉重的助学贷款,平均每人3.7万美元。这一方面是因为年年攀高的私立名校学费,另一方面则是很多美国人都高估了自己毕业后的薪资和还贷能力。

纽约联储的报告显示,在2015年,美国还有280万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还自己的助学贷款,平均负债金额也高达23500美元。就算是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也整整花了21年,才还清了自己大学的助学贷款。

如此看来,这堵用金钱筑成的墙,已经越来越把名校录取变成了一场精英阶层之间的竞赛。

海淀妈妈和上东区妈妈到底谁更拼?

作为鸡娃典范,海淀妈妈一向被大家看作是教育大战里的拼命三娘。媒体人安柏在《上岸》一书中提到,全A的成绩仅仅是进入海淀六小强学霸圈的入场券,每一个学生几乎都有绝活特长傍身,“世界机器人大赛一等奖、日内瓦国际发明博览会金奖、亚洲物理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全国体校杯足球赛总冠军,还有各种音乐类获奖和绘画类获奖……”

疯狂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则是海淀妈妈们“缓解”焦虑的方法,在海淀,人均三个辅导班是底线,一年在报班上花超过十万的家庭不在少数。

对于教育的焦虑不分国界与种族,就算是生活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妈妈们,也并没有逃过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和每天奔波于各类补习班之间的海淀妈妈一样,上东区妈妈们的教育竞赛也是从孩子出生就开始了。耶鲁大学人类学博士薇妮斯蒂·马丁在《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里提到,在曼哈顿想要买到合适的学区房,钱只是最不重要的因素。你需要通过小区家委会的层层测试,需要被考察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你的大学成绩、信用卡账单以及父母的毕业学校。

网络
网络

买上学区房只是上东区妈妈们的第一步,进入好的托儿所才是通往好的小学、中学,甚至是大学的入场券。马丁在自己的书里感慨:“托儿所所长简直是曼哈顿最有权势的人。能进这几所托儿所就像拥有了一幢联排别墅,一颗大的钻石,那代表你很有人脉,很有办法,等于进入了一所学校的直升班。”

马丁在书里提到,自己和自己的儿子作为外来者,尽管费尽心机进入了最顶级的托儿所,但要真正融入上东区妈妈圈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如果说海淀妈妈们的焦虑大多是源于孩子,那么上东区妈妈们的焦虑则有一部分源于对自己的高要求。在这个全纽约最光鲜亮丽的地方,每一个妈妈都希望塑造一个完美人设:身材要性感,穿着要时尚,妆容要精致,谈吐要得体,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背一个铂金包。

网络
网络

藏在完美女性形象背后的,是每个妈妈的恐惧、不安与焦虑。马丁观察到,在上东区,妈妈们为了维持完美的形象,就算是孕期也会踩着高跟鞋出入高端晚宴与慈善活动,并且会每周进行健身课程。尽管每个妈妈在这场战争中都精疲力竭,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主动停下来。就算是刚开始只是抱着想融入大家的心态的马丁,本以为自己可以保持理性,最终也不自觉地被裹进了这一场漩涡之中。

没人知道疯狂报班的海淀妈妈和努力买铂金包的上东区妈妈到底谁更疯狂,但毫无疑问的是,不管是在海淀区还是上东区,这场关于教育的战争都从未停止。

千万美元背后的名校招生舞弊产业链

对于大多数美国家庭而言,无论家庭条件优劣,要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哈佛大学这样的名校都是倾尽全家资源的竞赛。但是对于美国最顶尖的那部分富豪,将孩子送进常青藤盟校更像是对自己家族财富与地位的一次认证。

在美国大学录取体系里,有富豪可以通过长期捐赠数百万美元来确保自己的孩子被录取已经是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在这一漏洞之下,越来越多的有钱人也开始利用金钱和权力来玩弄这一本已不算公平的教育系统。

2019年3月,美国司法部侦破了一起史上最大规模的高校入学舞弊案,共有35名家长向一名私人升学顾问威廉·辛格尔支付高昂的费用,希望他帮助自己的子女进入斯坦福、耶鲁等名校。

在2011年到2019年之间,辛格尔一共收取了2500万美元,而这些巨额“咨询费”都来自于传统意义上的上层阶级父母:金融企业高管、顶尖律师、商业巨头,甚至是好莱坞明星。辛格尔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帮助这些孩子进入名校,第一类是雇佣“枪手”或买通考官,帮助学生获得更高的SAT成绩。这项服务的收费相对较低,一般一次为1万美元,因为就算取得了较好的SAT成绩,也并不能保证学生被名校录取。

为了更好地服务这些望子成龙心切的家长,辛格尔决定从美国高校招生系统的另一大漏洞入手:贿赂高校体育教练和管理人员,把这些学生包装成体育特长生或明星运动员。特招体育特长生一直是精英大学的一种录取偏好,名额主要给予参加长曲棍球、帆船和水球等运动的富有家庭的学生。哈佛大学的录取数据也显示,每年大概有10%的新生都是体育特长生,而他们也因为自己的特长大大降低了被名校录取的门槛。

网络
网络

辛格尔正是看中了这一招生偏好,买通大学的体育教练,让他们向招生办公室推荐指定的学生,尽管这些人可能根本不擅长这些运动。辛格尔几乎会为学生的简历伪造任何一种运动特长,但“帆船”是他的最爱,因为这只需要用Photoshop将学生的脸P到一个身材相似的帆船运动员身上就可以轻松完成。这些冒牌“体育特长生”被名校录取后,部分以受伤为由退出运动队,部分则完全不参加活动。

和在SAT考试中舞弊相比,简历作假的价格要昂贵许多,一般一次在50-200万美元之间。

实际上,震动全美教育界的辛格尔舞弊案并不是孤例。就在不久前,一名马里兰州的华裔商人被曝出为了将两个儿子送进哈佛大学,向哈佛的前击剑教练行贿150万美元。

一位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在接受USA Today的采访时提到,美国之所以会出现如此惊人的名校招生舞弊案,正是由于社会对于优秀的定义越来越狭窄:考试取得高分、拥有一项运动特长、进入好的大学,“你的孩子能对社会做出多少贡献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玩好这场招生游戏。”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