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朝鲜玩网游?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则假新闻,又让人们注意到了我们的邻国朝鲜。

网络
网络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则假新闻,又让人们注意到了我们的邻国朝鲜。

有人翻出这张游戏平台Steam上的用户活跃地图,说朝鲜地图上唯一的一个亮点,似乎不亮了。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当然,这一传闻最终被证伪。Steam“唯一玩家”的坊间传说也只是一个假新闻而已。那么,在相对封闭,互联网人口只占总人口1%的朝鲜,又有多少人在玩游戏?到底有没有年轻人和我们一样,每天上网打电动,周末宅在家中吃鸡呢?

答案是肯定的。

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其实朝鲜最高领导层一直是游戏产业的忠实拥护者,之前在网上流传的一组朝鲜游戏厅照片里,那些我们小时候都可能没见过的老式投币游戏机依然在朝鲜的一些地方存在着,斑驳的外观和充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气息的装饰,让人一度感叹这个国家的落后。但与此同时,也可以体会到在朝鲜过去的时代,游戏娱乐产业也是非常发达的。

但这种街机游戏厅仅仅在一些官方或者半官方空间里存在,再加上朝鲜电力短缺,这些大部头的街机根本无法持久地供人们玩乐,有时候也只能是一个人玩,其他人站在边上看别人享受游戏带来的快乐。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而在一些稍有着国际气息的地方,比如位于著名度假地元山的一座国际少年营的游戏室里,前来游玩的小朋友可以在这里玩到超级任天堂上的游戏,比如较早版本的《马里奥赛车》和各种经过改造的卡带游戏,孩子们需要坐在那种厚重的电视机屏幕前操控手柄。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但是,这些被外界拍到的照片并没有反应朝鲜群众娱乐生活的真实情况。

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目前,《侠盗猎车手V》还有《FIFA Online》等游戏已经悄悄在朝鲜年轻人中流行,一些“脱北”人士透露,他们在朝鲜接触过所有韩国年轻人玩过的游戏,而他身边的朋友们也几乎对所有的“外国游戏”了如指掌。

那么,这些游戏是怎么流入朝鲜的呢?对此,人们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据推测,国外游戏流入朝鲜有一些特殊的运送途径。比如一些官员在出国出差时,会悄悄将国外的游戏光盘或者游戏机带回国内,或直接复制到随身携带的大容量U盘或者移动硬盘里。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这些动辄上G容量的游戏内容存在U盘中带回国后,就在朝鲜年轻人中开始传播,为了不被发现,游戏安装文件的扩展名被改成“jpg”和“doc”等图片或文档格式,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另外,从韩国飘向朝鲜的气球也承载了不少朝鲜游戏玩家的希望。一些身在韩国的脱北者,将携带着物资的气球飘上天空,在风的配合下,这些气球就可以飘进朝鲜境内,其中除了各种生活用品外,还有一些娱乐物品,比如游戏或者影视剧。

朝鲜曾警告韩国要对这种放飞气球的行为进行严格的禁止,这一问题最近也成了朝韩两国关系紧张的原因。

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一位朝鲜民众在自家笔记本上玩反恐精英

在早期流入朝鲜的游戏中,有不少能勾起我们童年记忆的游戏。

比如一款上世纪90年代运行在SFC上的初代马里奥赛车,因为游戏本身并没有什么意识形态色彩,在朝鲜境内几乎通行无阻。

还有一款街机游戏Tecmo 98世界杯也是朝鲜一些富裕家庭能够接触到的游戏之一,对于钟爱足球运动的朝鲜人来说,这无疑是一款非常受欢迎的游戏,因为游戏中,朝鲜玩家可以选择的队伍国籍中有朝鲜,玩家更可以在这里体验到用足球狠虐美国队的酣畅快感。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世嘉推出的一款第一人称射击类街机游戏《Let’s go jungle》也曾是朝鲜玩家们的最爱,这款街机游戏可以双人同时操作,扫射丛林中的各种怪物,可以免去那种血腥的模拟射击游戏给年龄较小的玩家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样看来,朝鲜民众早期接触的国外游戏虽然在时间上稍有落后,但管控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格。有人认为,看韩剧和韩国电影可能是比游戏成瘾和泛滥更严重的问题,游戏并不在官方关注的名单里。

2013年,当时就有一则报道称朝鲜处决了80名观看韩剧的犯罪分子,但即便如此,朝鲜人看韩剧的势头依然不减,在这种环境下,朝鲜境内的游戏生态显得更加小众而无害。

不过,就在国外游戏在朝鲜的“黑市”逐渐壮大的过程中,朝鲜领导人对此也有着很大的危机感,开始特别关注游戏成瘾对青少年的危害。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就指示官方媒体《劳动新闻》刊载了一篇文章批评游戏“破坏了年轻人本该健全的思想”,认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盛行的大多数电子游戏不仅残害年轻人的思想,还从思想和心理上埋下了隐患:“特别是手机游戏,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严重的问题”。

最高领导人的批评文章中,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归类为精神障碍的决定,以此来增加对欧美游戏危害性的批判力度。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那些长时间沉迷于游戏的人可能被视为陷入了游戏依赖之中,对全人类的身心造成伤害。

在这种危机感中,朝鲜官方机构很早就在研制开发具有朝鲜特色的游戏

比如朝鲜的第一款网页游戏——“平壤赛车”。这是一款网页单机游戏。在游戏中,平壤女交警会带领你开车对平壤进行一遍虚拟旅行,平壤的宽阔马路就是你的赛道。

在车上驰骋,女交警还会认真地提示你:“开车朝前看,别看我,我在执勤哟”。瞬间让你领略到朝鲜游戏开发者们对玩家心态的准确捕捉。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玩家要在驾驶途中,收集平壤大街上的“燃料桶”,以保持自己的汽车能够正常行驶,剧情非常符合朝鲜目前能源短缺的国情。游戏的最大特色就是在娱乐的过程中,可以身临其境地前往平壤的著名景点,可以说是一场简约版的AR旅行。

这款游戏主要由朝鲜各大旅行社安利给那些即将来朝鲜观光的游客,让他们能够提前领略平壤风光,做足功课,那些已经离开朝鲜的游客也可以通过这款游戏重温自己在平壤的美好时光。

但因为技术的限制,这款赛车游戏还无法进行玩家间的排名。游戏开发者说开发的初衷并不想让这款游戏成为那种21世纪的高端游戏,如果有好胜心的玩家真想知道自己的世界排名,可以把完成时间的屏幕截图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旅行社,旅行社会将结果回复给玩家,服务可以说非常贴心了。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平壤赛车》的安利文案:这里没有巴黎的交通拥堵

像“平壤赛车”这样官方认可的网页游戏,朝鲜也在国外一些游戏公司的合作下开发了不少。只需要电脑浏览器就能享受快乐的网页小游戏,也是不少朝鲜人平时消遣的佳品。在朝鲜官方的“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官网上,曾经有各种网页游戏出现,但目前因为无人登录或其他原因,都被下架删除。

也许,这是因为朝鲜又进化出了新游戏。

朝鲜的官方游戏研发机构,如朝鲜先进技术研究院等部门开发了一些在专门的游戏机上安装的游戏,如潜艇游戏《对抗战》,还有一款游戏非常知名,名叫《猎杀美国佬》。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猎杀美国佬》是一款3D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向假想敌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发起挑战,游戏推广文案是这样描述的:“你可以用游戏里的狙击步枪战胜美国带来的不公。”

而且这款游戏还得到了朝鲜国家级媒体的推介,有传闻称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曾试玩过这套游戏,听说评价非常积极。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除了《猎杀美国佬》这一类的大型游戏外,随着智能手机2009年开始在朝鲜的普及,这10年间手游也慢慢成了朝鲜民众心头好,虽然不至于每天联网玩的流行程度,但也是为朝鲜民众手中略微有些乏味的“阿里郎”和“金达莱”手机增加了不少可玩性和互动性。

2015年时,朝鲜就流行一款叫“少年将军”的手游,这款游戏改编自同名动画片,一些媒体曾分析称,这是朝鲜官方用手游做出最新尝试,力图将朝鲜境内的韩剧粉们拉回到主流意识形态的轨道上。

目前,不知道偷偷看韩剧的民众们有没有将视线转回这款游戏,但这款游戏确实在大多数民众中得到了积极的评价。游戏里,玩家完成各种任务,来击败游戏里主人公少年将军的敌人,因为和同名动画片的剧情相似,很多人纷纷涌入平壤的一些手机店铺里下载该游戏。

因为朝鲜没有像App Store或者应用商店一类的在线服务,玩家们获取游戏就得通过手机的蓝牙功能前往实体店铺传输安装文件。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朝鲜的实体应用商店

当年夏天,朝鲜还接连推出一款“坦克大战”游戏,官方还会在销售出的手机中预装“愤怒的小鸟”、“打泡泡”、“钢琴宝贝”这样的游戏,以满足不同用户的喜好。

但是,千万别以为朝鲜民众就只有玩落后街机和单机手游的份。

在朝鲜,在十几年前就有一只“游戏大军”存在,这个人数不多的组织,是朝鲜官方用来筹集现金的来源之一。

据西方媒体报道,这些游戏玩家在《魔兽世界》里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游戏上赚取积分物品,并进行售卖以获取现金。从2011年开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些“游戏玩家”就获利600万美元。

而2014年年底索尼公司服务器被攻击导致数据泄露的事件,也让朝鲜的网军以及黑客文化在世界舞台上第一次亮相。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从游戏玩家升级成黑客网军的朝鲜玩家,已经对美国和韩国等国发起了多次报复性行动,存在感非常强。

所以说,表面上旧时代风强烈的朝鲜游戏世界,可能正在为朝鲜孕育着成为下一个电竞强国的潜力。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