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手机里的美女,都在TikTok上

打开手机,一个辣妹在镜头前巧笑倩兮,随着音乐摇摆身体,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就可以收获一大堆观看和点赞。

tiktok
ELLEMEN

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短视频套路。重复的音乐,重复的动作,重复的内容,来自海外版抖音TikTok的内容,却正在国内男性社区上掀起一阵新的热潮。

TikTok先攻占了海外,又凭借更凹凸有致的小姐姐,更大方的身材展示出口转内销,攻占了国内男性论坛。

tiktok
ELLEMEN

“外国小姐姐也太直白了!”一位男性网友在论坛上发帖感慨。帖子下是一条TikTok视频集结,里面一群国外小姐姐们跟随同一条BGM音乐卡点舞动,毫不掩饰的展示自己性感的身材。

tiktok
网络

和国内多少有些审美疲劳的网红们相比,在TikTok,你可以看到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各色各样的小姐姐。

她们从不遮掩,尽情对外展示她们的魅力:

欧美的小姐姐们更乐于秀自己的身材,日本萌妹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还有充满异域风情的印度美人、火辣辣的南非足球宝贝……性感比基尼、清纯JK,丰乳翘臀、妖媚多情。

tiktok
网络

你可以在TikTok上找到任何一种你喜欢的类型,并尽情欣赏这份美丽。

与之相对的,是国内短视频平台日益严苛的审查机制:数学老师因上网课抽烟“涉嫌违规”,生物老师讲课“涉黄”被平台封禁……

当衣领大一点点就面临被举报/封号的风险,抖音上的小姐姐们自然也都掌握了安分守己的诀窍,规规矩矩坐好,绝不越过雷池一步。

一边是千篇一律几乎没有创新的格式化表演,一边是更宽松审查界限中的千娇百媚,也不难理解许多网友们宁愿翻墙借AppleID,也要下载TikTok——甚至还有网友出了详细的教程,包括如何登入AppleID,一步步教你如何将视频下载到手机中。

tiktok
网络

当然,沉迷TikTok并不意味着就舍弃了抖音,对于每个理智的成年人来说,都是“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选择全都要”。

和抖音一样,TikTok也用强大的算法,让你可以看到自己更感兴趣的内容,在点赞几个小姐姐跳舞的视频后,你的首页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小姐姐——更何况在一条热播BGM里,你就能找到无数风格类似的PLMM。

“TikTok真香”、“国际版抖音我真的爱了”,诸如此类的帖子屡屡刷屏,多少反映了男性们的爱美之心。

而无数JRs“真香”的背后,是TikTok正在席卷全球的事实。

tiktok
ELLEMEN

明明只是打开来看一看,却不知不觉就刷了一下午——这感觉是不是似曾相识?TikTok的海外用户们也纷纷表示“它很有魔力”。

是的,除了美女,你还可以在TikTok上看到许多你感兴趣的短视频内容,云吸猫吸狗、学做菜、看搞笑视频放松,以及,看你喜欢的名人们。

字节跳动在推广TikTok时,除了本地化运营——毕竟还有谁比当地人更了解当地人?另一个成功策略就是利用名人来引流。

当一个Belieber看到Justin Bieber 也在对口型、和妻子Hailey Bieber一起跳动作魔性的舞蹈时,还有什么拒绝下载的理由呢?

tiktok
网络

同样的,Army(防弹少年团粉丝名)们也不会错过爱豆在TikTok上居家隔离、TikTok挑战(通常也大多是对嘴摆动作)的任何一幕。

打开海外版TikTok,如果你是一名K-pop音乐粉丝,那么有很大概率会看到EXO或是姜丹尼尔的最新动态;

如果你是个篮球迷,那么詹姆斯全家一起热舞的场面一定也曾是引起过你发笑。

tiktok
网络

青少年们在TikTok上看到偶像的另一面,和偶像做同一个挑战,甚至还能跟偶像同屏,最重要的是,说不定,还能一夜爆红。

说唱歌手Lil Nas X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作为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歌手,20岁的Lil原本是个妥妥的无名之辈。2019年,他将自己创作的一首乡村Hip Hop歌曲《Old Town Road》上传到TikTok,瞬间爆火。

千百万用户在TikTok上使用这首歌当背景音乐,创作出各色各样的短视频,歌曲也因此一飞冲天,除了在TikTok上有超过6700万次播放之外,更荣登Billboard Hot 100榜单,打破Mariah Carey 在Billboard 单曲榜单连续16 周的记录,持续霸榜17周之久。

tiktok
e网络

Lil 本人一夜成名,不仅摆脱了nobody的身份,也迅速走上人生巅峰,签约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专辑火速的发,还与红遍半边天的Cardi B合作上了。

Charli D’Amelio则是另一种成功案例。在2019年6月开通自己的频道后,这位来自康涅狄格州的15岁女孩通过舞蹈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成为TikTok最著名的明星——成千上万人模仿她跳舞,你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突破性成功使她跻身于乐队Hype House,应邀与Jonas Brothers一起在舞台上跳舞,并在超级碗中客串演出。

tiktok
网络

一朝成名的诱惑是巨大的,尤其对青少年而言。TikTok为青少年们摆开了一幅造梦图景,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但,TikTok红人Chase Hudson表示,想要走红,“要么在某方面很有天赋,要么是一个奇怪有趣的组合,要么你长得非常好看。”这位来自美国的17岁精神小伙在TikTok上坐拥近千万粉丝,还与其他几位TikTok红人在洛杉矶一起居住在一个“内容之家”中,每天专职产出TikTok视频。

tiktok
网络

当然,除了这些大V,大多数的普通用户们只是乐于在TikTok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演演搞笑情景剧,晒晒娃等等,和你我等中国普通抖音用户并没什么两样。

青少年们的疯狂也给TikTok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海外版TikTok花了不到八个月的时间就获得了十亿的收入。如今,抖音及海外版TikTok的应用内购收入已经超过30亿元。

tiktok
ELLEMEN

国内市场的火热我们已不必多加赘述;即使放到全球,TikTok也是近年来下载量最大的APP之一。

2018年TikTok的下载量就力压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到了2019年2月,APP的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十亿,仅仅用了不到两年。对比一下,App Store和Google Play直到2019年下载量才分别突破10亿和15亿大关。

根据SensorTower显示,在去年四个季度中,除了第二季度TikTok以一名之差掉落前三宝座,其余三个季度都位列“全球下载量最多App榜单”的前三名;在苹果商店单独的数据榜单中,TikTok也是2019年第一、第三、第四季度“全球下载量最多App榜单”的第一名。

最开始沉迷其中的是青少年们,和抖音一样,TikTok也带领用户玩儿“对嘴型”、“肢体表演”,这种几乎无门槛又新颖的形式很容易引起用户间的互相跟随与模仿。

tiktok
网络

就连日本小学生都难逃TikTok的魅力。日剧《风平浪静的闲暇》里,小学生小丽表示:我们班上的娃每天都在玩TikTok。

在日本,《日本经济新闻》做了一个随机调查,100名路人就有24人的手机上有TikTok;在西班牙,据说孩子们问家长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妈妈,我可以下载TikTok吗?”

不过印度才是最痴迷TikTok的国家。在TikTok粉丝量最多的26位网红中,有11位来自印度。4月TikTok被印度短暂封禁1周后,印度人民还自发庆祝起了APP的回归。

tiktok
网络

成功的一个标志是你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敌人”。谷歌和Facebook都关注着TikTok的发展,并且试图压制、分一杯羹。去年10月Facebook泄露的一份内部音频表示,扎克伯格克开始计划阻止TikTok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你仿佛都能听到“他急了他急了”的BGM。

今年,被迫隔离的全球人民再一次助推了TikTok的增长。

据《经济学人》报道,疫情期间,TikTok成了全世界宅家青少年们不可或缺的伙伴。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用户数超过10亿。

无论在哪里,掌握了年轻人就是掌握了世界。于是更多人加入到TikTok中:流行歌手、政治家、明星运动员、社交红人。

名人们通过TikTok宣推自己的新作品新动向;顶级体育赛事NHL、WWE也与TikTok达成内容合作;疫情期间,无法出门的美国高中生们还在TikTok上一期度过了一场线上毕业典礼——你能想象刷着刷着,奥巴马突然跳出来祝贺你毕业的感受吗?

tiktok
网络

可谓全民皆TikTok。

就连美军也都“屈服”于它的流量,一度在TikTok上通过短视频征兵——但是可不得了,于是2020年初,美国陆军以国家安全为由,颁布了一条【禁止军人在穿军服时使用抖音国际版TikTok】的禁令。

随即,美国陆战队、海军、美国空军、海岸防卫队也跟进,全面禁止了TikTok——但毕竟是自由的国度,穿着军服的时候不能拍,脱了军服你可管不着了。

tiktok
ELLEMEN

即使同宗同门,但因为审查界限的不同、使用人群的不同,许多用户仍将抖音和TikTok当做两款产品——但有个温知识是:就算是双胞胎,TikTok也是更早出来的那一个。2016年,字节跳动借鉴了一款名为musical.ly的音乐视频分享和互动社交应用产品的玩法,在国内推出抖音;2017年8月,TikTok正式上线,同年11月,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然后与TikTok整合升级为一个新平台,沿用TikTok品牌进军海外。

tiktok
网络

有了原本musical.ly的群众基础,虽然在面世最初有些争议,但还是挡不住TikTok在海外乘上火箭般的发展趋势。

如果说Youtube是抓住了视频社交时代的机遇,那么TikTok抢占的是短视频时代的全球市场。

张一鸣最开始给字节跳动的定位是要做中国版的谷歌,这个略带腼腆的工科男却有着和外表截然不同的野心,他确实也做到了。在BAT的堵截中,字节跳动野蛮生长:和阿里抢电商生意、跟百度抢搜索业务、和腾讯正面竞争……重要的是,字节跳动突出了巨头的重围,成为了崛起的另一只独角兽。 字节跳动公司正推动国际化进程。今年3月,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表示,字节跳动已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立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

当其他公司在疫情期间纷纷裁员时,字节跳动继续全球扩张之路:宣布计划在全球招聘1万人,年内还要再招3万人;这周一,字节跳动发布通告,聘用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

尽管在成长路上,包括如今,TikTok无数次引来口诛笔伐,但不可否认,字节跳动出品的这款短视频社交平台,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看来无论何时,美女的力量,真的都很强啊(狗头保命)。


参考资料:

澎湃新闻《迪士尼前高管梅耶尔出任字节跳动COO,将掌舵TikTok》

潮流先锋《Old Town Road》打破的不光是记录,还有偏见

TikTok网红制造机:007、住豪宅,每日输出百余条内容

Facebook 内部会议机密曝光,正在开发 TikTok 的竞争对手

风靡全球 抖音海外版TikTok下载量破20亿

张一鸣:夹缝中的“野心家”



撰文:ttt
编辑:1op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