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治愈的护士:网友说用一年好运换我康复

在每一个确诊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有的像是得了一场持续数天的感冒,隔离一阵子,辅助以药物治疗,就能痊愈,有的则像是切切实实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呼吸衰竭、昏迷,醒来已经恍若隔世。

受访者

在每一个确诊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有的像是得了一场持续数天的感冒,隔离一阵子,辅助以药物治疗,就能痊愈,有的则像是切切实实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呼吸衰竭、昏迷,醒来已经恍若隔世。

ELLEMEN

2月19日,在感染新冠肺炎自愈的15天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护士贾娜走进了医院的爱心献血屋,捐献了300毫升血浆,她在医院为其拍摄的短视频中提到,“希望我的血浆能够拯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受访者

正在献血的贾娜,受访者供图

彼时,距离她1月23日确诊新冠肺炎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虽然贾娜所在的医院当时并不在武汉市定点收治医院的名单之中,但作为急诊科护士的她,还是免不了接触潜在病患的机会。

“1月23号之前,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没什么异样,但那天上午去上班之后,就觉得浑身乏力,伴随着头痛。”她起初并未多想,只觉得是不是穿着防护服太闷的原因,凑巧的是,当天正好有同事怀疑自己“中招”,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做个CT看看,图个心安。

结果显示,贾娜的肺部呈毛玻璃样,病毒性肺炎待排,虽然尚未进行核酸测试,但她差不多已经知道自己“中枪”了,次日凌晨,科室同事打来电话,告诉她咽拭子结果是“新冠”两个+。

一夜未眠,她反复回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在观察室的时候,基本没有那种病人,去到抢救室的时候,她又都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

但比起“怎么被感染的”这个问题,那时的她深陷对未知病毒的恐惧之中,虽然年纪轻轻,也自信自己的抵抗力,但她脑中还是无可避免地出现了跟死亡有关的场景。

网络

第二天,贾娜带着CT结果去科室找医生,医生说她肺部的病变范围较小,属于轻症,建议在家吃药隔离,避免交叉感染。

考虑到当时医院床位紧缺、定点医院尚未建立,她又症状较轻,加上住得离医院不远,步行可达,便拿着开好的药回到出租屋。

那一天,正值除夕夜,同住的室友早已回家,她一个人呆在诺大的房子里,大脑被恐惧和不安填满,“我一直没敢告诉家里人我得了这个病”,贾娜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说了他们肯定会担心,但与此同时他们又不能过来照顾我,只能平添烦恼罢了。”

隔离的前四天,她浑身不舒服、嗓子干疼、乏力贯穿始终,虽然早晚各量一次体温都显示不发烧,但还是颇为煎熬,“没有人给你做饭,再难受还是得起来給自己弄点吃的。”她强迫自己按时吃饭、规律作息,因为知道自己回不了家过年,她之前囤了不少物资放家里,食物和消毒用品在隔离的十一天里悉数派上用场。

她每天给自己熬粥、煲汤,小米粥、八宝粥、鱼汤、排骨汤换着来,早晨坚持一杯热牛奶。冬天的武汉潮湿阴冷,没有暖气却还要开窗通风,贾娜在家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那几天抵抗力特别差,怕稍微受凉一点就会加重病情。”

精神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她会起床给家里做消毒:用稀释的84消毒液拖地、擦桌子,用75%的酒精喷被子和衣服,晚上再坚持洗一把热水澡,杀死身上携带的病毒。

服药之后,她也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有的药吃完胃就不舒服,甚至有点头晕,我一般就喝点热水、让自己休息下来,差不多一小时左右就会好转。”

1月28日,贾娜去医院复查,当时CT已经显示肺部基本正常,但核酸结果仍为阳性,她一方面欣慰于自己的病情得到了控制,没有加重,另一方面仍有种隐隐的担心:病毒还在,战“疫”还要继续,能不能痊愈依然是未知数。

在家隔离的那些天,她收到了网友们各式各样的鼓励,一月十几号的时候,她在微博上转发关于新冠肺炎的科普和防护知识,十多天之后,则是网友们在评论区和私信里给她加油打气。

网络

贾娜的微博,如今已经有177万粉丝

虽然不是物质上的帮助,但仅仅是那一条条留言,都让她倍感温暖,“真的有人每天都会来问我身体怎么样,给我转发最新的新闻报道,也有人问我要不要看剧,可以给我发资源,还有网友说,愿意用今年的所有好运换我康复。

为了回馈这些善意,贾娜也在微博上及时更新着自己的近况。2月4日那天,她鼓起勇气去医院做了第三次核酸检测,拿结果时的心情像是“高三看排名的那种感觉”,不敢面对,但又不得不面对。

这一次,终于转阴了,为期十一天的个人“抗疫之旅”划上了句号,隔天,她就整理了一篇长微博,讲述自己从确诊到自愈的全部经历,“我觉得这个病毒没那么可怕,可怕的是它的传染性。”她的亲身经历得到了十多万次转发,微博粉丝也在一夜之间跃升至一百多万,“网友们说,他们看别的新闻会觉得压抑,回来看我就像是看到光一样。

ELLEMEN

而无论是成为一线的护士,还是成为大家眼里的光源,对贾娜来说,都源于高考填报志愿时的那次机缘巧合。

“我当时选专业的时候并不是很了解‘高护‘具体是干嘛的,稀里糊涂就报了。”等入读郑州大学之后,她才一点点通过学习接触、了解这个行业,“我们有实习、见习,慢慢接触久了,才觉得护士这份工作挺有意义的。”

潜意识里,关于防护的那些知识已经不自觉内化为常识,“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一块帮了我自己,它们都融为一体了。”平时照顾病人,关键时刻自己照顾自己,家人不在身边,这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展现出了的超出同龄人的冷静和独立,“肺炎首先是呼吸道传播的疾病,飞沫传播是肯定的,所以最基本的就是要戴口罩、勤洗手、多开窗通风这些。”

她坦言平时锻炼的习惯是大学时候养成的,从一百二十多斤到一百零几斤,“就是坚持围着操场跑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但我还是挺喜欢运动的。”隔离在家的那些天,出不了门,贾娜就偶尔在家做做瑜伽。

这次病好之后,原本乐观积极的她心理上也变得更加强大了一点,“毕竟这个时候都扛过来了,以后再碰到什么事也不会像这次这么害怕了,觉得自己长大成熟了吧,以前按部就班工作的时候总会想着吃喝玩乐,这次面对生死,会觉得过去的那些追求都不重要了,只要活着就好。

受访者

最近的贾娜,受访者供图

被问及最想感谢的人时,她给出的答案是自己,“我觉得表面上大家都是一个人,但实际上也可能是两个人,像我生病的那段时间,身体里就会出现两种声音,一个是生病的我,一个是一直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我。”虽然生病之后来自同事、网友的关心从未间断,但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还是会被片刻的无助侵袭,“就觉得挺孤单的吧,虽然大家问我怎么样我都会说‘我很好’、‘我没事’”。

像是积极的自己和孤独的自己之间的一场博弈,最终,前者击败了后者,“我想感谢她,助我度过这一难关。”

上周一开始,贾娜已经重新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岗位上,每天上8-9小时的班,三班倒,有时候下了中班已经是半夜1、2点了,“其实挺羡慕你们可以在家办公的,我们忙起来的时候电话一直在响,所有床位全部收满,人都排到外面去了,监护仪根本不够用……”但她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康复了,就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尽可能地救治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ELLEMEN

我们联系到的另一位治愈患者石头,就是在像贾娜这样的医护人员的帮助下逐渐康复的。

今年31岁的石头是湖北襄阳人,因1月19号之前有过武汉旅行史而未戴口罩疑似被感染,他2月4日起开始出现发热症状,连续四天烧到37度5以上,8号那天觉得不能再拖下去的他遂去到襄州区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入院时右肺已经呈现出网状玻璃样病变。

“住院之后我的家人也被隔离起来了,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刚开始确实挺害怕的。”石头说从8号到现在,自己都是住在单间的隔离病房,鲜少可以跟人交流,他大部分时候都在发烧,精神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就强迫自己干点别的转移注意力。

照顾他的医护人员都是全套防护服,“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给我打针的时候会有汗水从头顶滴下,可见里面有多热,10天下来我全身上下被扎了不下20个针眼。”对此,他没有埋怨,“因为我本身属于血管不是很好找的那种,护士们应该也挺无奈的。”

虽然目前核酸检测已经转阴,但因为体温仍有超过37度的时候,石头目前仍在留院观察。好在,自己的家人都已经解除隔离,除了对当地的医护人员心怀感激,他也记住了宁夏的名字,“他们特地派了医疗队过来支援襄阳,等疫情过去之后我一定要带着家人去宁夏转转,告诉家里的小朋友那里的人帮助过我们的家乡。”

同时,他也呼吁大家尽量减少恐慌心理,“之前,大多数人因为不清楚疫情的严重性而缺少防范措施,”他说自己是在钟南山院士20号来武汉调查过后才有了一些防范意识,出门开始佩戴口罩,“透明化的告知和每日数据的直观体现,都让大家在意识里接受这件事,也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

临近康复,石头也偶尔在朋友圈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莲花清瘟胶囊是他入院后吃的最多的药物,他觉得起码在自己的案例里,中药是起到效果的。

相关数据显示,1月30日之后,治愈患者的增幅就在不断增加,这几天,现存确诊人数已经出现了下降趋势,根据卫建委专家对几百个出院病例和诊疗情况的分析来看,治愈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在十天上下。

重回一线的贾娜最近每天都会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们是在媒体的采访中得知我‘中招’的,刚开始还不信我好了,以为我骗他们,我就跟他们说,要是假的人家会来采访我吗?”

武汉的疫情依然严峻,她提醒大家在保持警惕的同时也不要过度焦虑,“很多人即使体温正常也会给我发私信描述自己的症状,问是不是‘新冠’,我觉得也需要结合自己是否有接触史来判断,以前大家发烧,自己在家扛个一两天就没事了,现在咳嗽一下都会紧张得不得了,但医学上38度5以下都是不建议用药的,还是要相信有医学背景的人。”

这场“战疫”中,无论是已经摆脱病毒魔爪的治愈者、仍在和病毒作斗争的医护人员,还是不幸离去的逝者,比起一串串数字,他们更是一个个实实在在的个体,贾娜在采访的结尾说,“疫情结束之后,我只想回家看看爸妈,吃上几顿他们做的饭,就已足够。

希望春暖花开的时刻,早日到来。

采访、撰文:Holly

文中图片来自受访对象和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