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钱送房送整形,她们用人生经验来换恋爱感觉

2020年到了,21世纪的20年代,日本的年轻人有了新的赚钱方法。大学毕业面临找工作压力的小鲜肉们,通过网络开始了自己的赚钱活动。

image
网络

image
ELLEMEN

给他们提供钱财的是一些被称为“妈妈”和“姐姐”的女性,而这些小鲜肉们,大多是日本各个大学的男生。

金主大多数是年龄较大的家庭主妇或者中产以上的女性,能经常买礼物,比如高级衣服和物品的被称为“姐姐”。

image
网络


对于这些年轻男生来讲,平时的陪同或者租用价格可以说非常可观了。平均每小时可以得到3000-5000日元(200-400人民币左右)。这些价格基本上都是“妈妈”们来决定。

和男性为主的“援助交往”不同,援交里,金钱交易通常都定好价格,但是在“妈妈”“姐姐”这里,男生们几乎像拿小费一般,在“行情”价格外,还有各种“零花钱”,比如两人去吃饭,女方用2万日元结账后,剩下的找零就归男生。

在“妈妈”的援交世界里,金钱来往非常随便。日本的贵妇和鲜肉们似乎都建立了一种默契,妈妈们从来不觉得自己在用金钱和物品填补自己的孤单、弥补自己的欲望,而男生一句轻飘飘的“最近奖学金好像发的有点迟”,女方就会打开钱包。

image
ELLEMEN


在过去,大多数人以为这种藏在社会表层之下的私密活动,只存在于上层有闲人妻那里,如今,随着妈妈们收入越来越高,普通的家庭主妇,甚至大龄女性们,可以通过社交网络,在双方情愿的条件下,开始建立这种关系。

其中有不少女性,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为了消除寂寞,曾经和上百人男性约会过。

最大的联络平台就是推特了。用一个话题标签就可以将自己的约会需求发上网,不到几分钟,就有男生私信到来,也有男生主动发推联络。

比如下方这条推文,男生po上腹肌照,若无其事的加上文字:最近肚子是这个样子~ 后面加tag ##妈妈活 ##什么都可以做 等等,不到半小时,就会得到十几条私信问询。

image
网络


如果是更详细的自我介绍,可能会用下面这种小奶狗一般的语气:

“我叫拓也,住在东京附近,喜欢比我年龄大的小姐姐,目前是学生,童颜中性系男子,身高174,体重60kg,希望喜欢一起开心,温柔,喜欢撒娇的女生联系我。”

也有不少男生喜欢在自我介绍中特意强调自己的颜值:“颜值,很多人说自己像石川辽,身高183,体重73等等。”

image
网络


一位日本经济新闻的前记者35岁的铃木就试着在日本一网络节目中亲自体验了这种用金钱就可以和年轻男生一起约会的服务。

铃木在体验之前说自己对年轻的男孩子其实兴趣不大,因为此前都是和很有钱的大龄男性一起交往,她想通过这个机会知道一下,当代女性用钱到底能对男生做到哪一步。铃木说自己就是抱着好奇心,看看到底是哪些大学生偷偷摸摸地在成为社会人之前,用这种异样的方法在赚钱。

最终答应和她约会的是东京大学文学部23岁的大二学生薰。他的专业方向是古代史。因为大学毕业后想自己创业,开一家咖啡店,想通过认识有钱的女性,一方面解决日常零花钱问题,另一方面为自己未来创业寻找投资者。

image
网络

一名庆应义塾大学大四男生在约会后,从年上女性那里获得200万日元报酬,一夜间还清了此前的累累负债


在和铃木姐姐见面时,他已和3-4个人有过私下约会的尝试。他之所以需要“妈妈”们,原因很直接:

“因为在学校里的同龄女生实在太幼稚,想和大龄社会女性认识,学习一点人生的经验。”

像铃木这样35岁的大姐姐式熟女的确是薰追逐的目标,但是一个小时聊天下来,铃木认为,妈妈活似乎不单单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肉体买卖关系,反而是日本如今越来越多的草食男们,通过这种交际来建立社会人际关系的一种方式。

image
网络

东京大学研二男生:可能只是想被人请吃一顿饭


很多大学生其实不是为了真的恋爱,说是为了积累自己的社会经验,“因为一旦成为社会人,就没时间遇到这么多的人”

据统计,在某个专门用来和“妈妈”们配对的社交app上,用户中的男大学生最多的居然来自日本排名第一的大学东京大学。而2-7位的用户大多也来自日本第一流的国立大学,其中不乏庆应义塾和早稻田等私立名校。

image
品牌提供

男性用户数前三位就是日本三家名校:东大、庆应、早大


一位女性曾这样描述自己喜欢的男生:“颜值和身高什么的都无所谓,经常和我约会的一个男生个子不高,身材一般,算不上一般人眼中的帅哥鲜肉什么的。但是聊起天来很开心,他知识面广而且很聪明。既然是东大的男孩子,一起喝咖啡吃饭,也有很多话题可以聊。”

对自身的理解和高学历谈话丰富度的要求,就刷掉了一大批普通大学生。这种即食式的感情体验让不少女性上瘾的同时,也有不少男生也都忽视了金钱,认为自己厌倦了各种聚会和约会,想和更成熟的女性交流社会经验。

还有一位家庭主妇,更是在寻求一种“妈妈以上,恋人未满”的精神陪伴关系。

“因为儿子上大学去了外地,一个人吃完饭太寂寞了,所以和现在的他约会。”

image
网络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52岁的女性,她跟日本媒体“日刊SPA”说曾在网络上寻找过和自己儿子同龄的大学生,费用就每天的零花钱,对方答应每天陪他吃一顿晚餐。这位“他”是一位大学四年级男生,之所以遇到他是因为他是一位“体育会系”男生,平时各种运动项目很拿手,每次吃晚饭都会吃很多。

每次吃完饭,这位女性会递上一个装有5000日元的“零花钱信封”。她说他吃饭的样子,让自己内心非常治愈。

两人并没有性关系,她说对方和自己儿子一般大,这样做会引起心理不适,但那名男生还是主动提出,可以哄她睡觉,然后再行离开。不过一起吃晚饭-拥抱-哄睡觉三项一起的话,零花钱可以涨到1万日元。

这位花钱雇来的“儿子分身”其实在学校中是有女友的,这反而让她更开心,“因为他没有撒谎,也证明他真的人品很好。这种刚刚好的关系,我已经很满足了。”

活在温情幻想中的日本主妇们,对与异性的关系从来不做过多的设定和幻想。珍惜眼下的温存和疗愈就完全OK。

金主妈妈们的礼物也是琳琅满目。

最普通的礼物当然是现金,以及各种请客吃饭,还有一种叫“房租辅助”,在建立了长期的交往关系之后,为了见面方便,“妈妈”们还会为男生出房租,甚至以她的名义直接租下一间公寓。有不少大学生就住在新宿等东京闹市区的高级公寓当中,过生日时想要的礼物就是“房租”,金主妈妈们会立刻打钱过去。

更进一步的是送男生“整形大礼包”,不少男生因为外形原因,有自卑情绪,虽然金主大多不介意颜值,但还是会送给对方的整形医生预约,包括支付后续的费用。

image
ELLEMEN

和日本社会盛行的“援助交往”不同,这种被称作“妈妈活”的社交行为背后,是日本社会中跨过30岁门槛的女性中近几年出现的现象。

随着老龄化速度的加快,日本女性人口年龄中位数目前达到了46.3岁,位于全世界第二位,同时也出现了一个新的流行词:“Aroud 40”。指的就是年龄在30-49岁之间的人士,也就是日本的70-80后们。

在这一特定人群中,未婚率曾达到创纪录的23.9%,也就是说4人中就有1人未婚,而且在这些女性群体中独居人数甚至接近40%,其中有不少人成为职场中坚人士,而因为周围朋友渐渐结婚而远离的这批人,渐渐陷入到了孤独当中。

image
网络

日本Aroud 40 中的理想人物:天海佑希


“没有一起出门逛街的人”“周围朋友都结婚了,自己也有点坐立不安”,于是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成了约会网站的重点吸引对象,在日本一些专门为女性寻找恋爱对象的网站上,男女用户比甚至达到了8:2,目的就是提高女性约会的成功率。

然而,来自同龄中年男性的追求并不能得到她们的欢心,推特和约会网站上这一群体最重视的是“年下男子”和“高学历”。

所以出现了上文中东大和庆应义塾两所国立私立大学的男生颇受“妈妈”和“姐姐”们青睐的结果。

有人认为,和男性的援交活动相比,上面的“妈妈活”事实上是男女之间“精神年龄”有巨大差别体现,跟男性为主,以经济差距为主的“援交现象”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image
网络


其中,男女关系和金钱保持一定距离感,多了一些精神恋爱的味道。大学男生从大龄社会女性那里获取所谓的“社会经验”和“人脉关系”,大龄女性则从年下男性那里受到拟似恋爱一般的梦幻感觉,即便是那些已经结婚的女性,这种精神出轨的经历,也是逃避现实压力的一个重要出口。

和“妈妈活”相对的,有“爸爸活”一词,顾名思义就是年轻女性寻找男性金主。日本学者坂口真吾曾在自己的著作《爸爸活的社会学:他们和援交、情人有什么区别》一书中写道:之所以这种XX活现象在年轻人中如此流行,只因为女性提供身体和时间,而男性只需要提供金钱,供需一致,完美贴合。

image
网络


到了“妈妈活”这里,这种关系却转折成了带有“养育”“育成”气息的关系。现实中就有女性认为,这如同将日本著名经纪公司杰尼斯的艺人养在自己身边一样,“自己的儿子,就要我自己来往前推。”在这些富贵妈妈圈子里,曾有好几位妈妈一起“供养”一个男生的传闻,可见一斑。

当然有人将它会当成日本未来风俗业的一种新业态,但对于孤单的30岁以上大龄女性来讲,这只是一个偶尔牵扯性欲,多数沉浸在恋爱的治愈服务而已。不少人觉得这可能更像一种美容服务。

image
网络

一位43岁女性说自己经常帮男生付房租


上文中有一位家庭主妇如今已经脱离了“妈妈活”的圈子,不过在她房间的一角却放着一个曾经装满土特产的纸箱。

她说,这个箱子里装着的是之前交往的一位大学男生给她从老家里带来的土特产,不过作为曾经美好时光的见证,这位主妇还将箱子完好的保留着,“看见他,我都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编辑:Sebastian/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