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游轮:3000多人和病毒一起锁在海上,慢性病人没药吃

这艘名为“钻石公主”的豪华邮轮,原本要进行一场环游东南亚的航程,可没想到在回程的最后一站,成了一艘名副其实的“海上监狱”,3600多名乘客与船员中多数现在依然困在船中。

网络

截止发稿时,2月4日在日本横滨停靠的邮轮“钻石公主号”新发现44名乘客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目前全船确诊人数达到218人,预计未来人数还会不断攀升。

钻石公主号疫情也成了中国以外发生最多的群体聚集感染事件,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中的大部分也来自这艘船。

网络

这艘名为“钻石公主”的豪华邮轮,原本要进行一场环游东南亚的航程,可没想到在回程的最后一站,成了一艘名副其实的“海上监狱”,3600多名乘客与船员中多数现在依然困在船中。

ELLEMEN

我们联系到在船上的一位男性日本乘客@daxa_tw,30多岁的他说自己目前身体状况良好,目前只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房间中隔离。“从手机上看到的新闻,和自己身边的情况差距有点大”,他说,“手机上感觉是一艘恐怖航船,但我感觉还是挺平静的。

据他介绍,身为内舱乘客的他是在开始检疫后的第三天被允许在甲板上活动的,在查体温时,他并没有查出体温高,他说只有体温超过37.5度的乘客会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daxa_tw 在自己的推特上几乎是每小时更新一次所见所闻。为了让乘客能够耐得住被隔离的空闲时光,他们收到了船上送来的扑克牌和数独游戏,连可选择的电影和WiFi速度好像都增加了。

网络

不过,@daxa_tw 说即便自己尝试想镇定下来,但内心的焦虑也是逐日增加,特别是自己所在的船成为媒体的焦点后,关注新闻和报纸上的报道成了日课。他说自己有一次听到隔壁客舱传来一声咳嗽,自己都紧张到不行,立刻把这个信息发到到了推特上,但不久后他又删除了这条推文。

可能哪一天我也会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患者,出于同理心,还是不要制造太多紧张感了。”

长时间的隔离生活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生活起居,前天半夜,邮轮离开港口开始在海上绕圈,很有可能是船体在进行排水作业,他整晚因为晕船而难以入眠。因为国际邮轮在排水上被严格规定,必须要到远离沿岸海域的公海区域进行排水作业,以防危险病菌和外来生物威胁到日本本土。

网络

@daxa_tw半夜睡不着,在客舱内拍下2月12日凌晨的航路图。

上面显示邮轮在日本海岸附近转圈

“每天只能早晨才能真正睡着,而且最近也因为缺乏运动,身体有一些乏力”,@daxa_tw 说每天它会按照电视上播出的室内体操节目进行轻度的练习,也当是锻炼身体。

乘客中相对年轻的 @daxa_tw 说想把船上的真实情况传递出去,他的推文大多都是日文英文甚至中文多国语言发送,希望外界的人看到的同时,也向同船的其他乘客传递安全感,在他的推文时间线上,有不少他转推的其他乘客的求救消息,有一位药物短缺,情况非常紧急。

大多数老年人以及外国乘客因为身处一艘漂浮在海上的邮轮,在异国他乡的他们显然更无助,也更容易恐慌。

2月12日晚8:40,David Abel打开了直播摄像头,比他跟网友约定好的时间晚了大概半小时,“抱歉,网络实在是太差劲了”,头发花白的David向屏幕这头的观众道歉。

没有人责怪他,毕竟在线的所有人都知道,此刻的David Abel,正身处在被媒体称为“漂浮的监狱”的钻石公主号。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 直播截图

登上钻石公主号之前,来自英国的David和妻子Sally的人生,是大不列颠典型的中产阶级夫妇生活,这是他们退休后的又一次邮轮旅行。

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邮轮是个舒适又惬意的选择,行程不紧凑随时可以休息,并且对于喜爱摄影的Abel来说,靠岸后的每一站,都是拍照的好时机。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 脸书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2月3号,David和妻子第一次听说了会有300名乘客在香港登船,他们在自己的社交平台表示,“这几乎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考虑船上的循环系统几乎让所有乘客都在呼吸着一样的空气。”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天的稍后时段,一名船上乘客被确诊为阳性,“这下我们都知道了,船上某处是一定有着病毒的,接下来,我们所有人都要面临14天的隔离期了”。

愤怒过后,David取消了两人由日本回英国的机票——这趟旅途的结束显然已经变得遥遥无期。2月4号,他开始看到“一些乘客被移出了船舱,一些看似像工作人员的人出现并开始进行登记。”

网络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 脸书

David和妻子在钻石公主号上订的是“奢华房型”,在平日,“每天都会有人来整理房间和被褥,并在枕头底下放上一块巧克力”,从这一天开始,这样的服务彻底停止了,并且人们的活动范围开始收到限制。他开始庆幸自己的房型带有一个小阳台,可以出去透透气,因为他听说住在船舱底层的人们,“没有窗子,无法看到外面,也就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在活动范围受限制后,他们只能现在规定的时间“出去透透风,做一下短暂的锻炼。

不过哪怕是对于David和妻子来说,船上的生活也已经开始变得难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食物问题。2月5号,船上开始出现食物供应不足的状况,David和妻子一共有18个小时没有收到任何食物,而18小时后,他们仅仅收到了一点橙汁,酸奶和西瓜,而对于患有糖尿病和奶制品过敏的David来说,“我一点也不能吃,只能饿着肚子”。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 脸书

不过随着突发状况一一获得了解决,船上的生活开始慢慢变得有秩序起来。拥有限制时间的视频以及网络使用权的David开始对外直播自己的船上隔离生活。

网络

David Abel 每天窗外看到的几乎都是茫茫大海

现在的船上食物已经不太成问题,虽然种类非常少,而且肉类基本就是“很大很干的三文鱼”,在David看来属于是“即使我在减肥,我也很难下咽”的东西,但因为现在每天呆在船上,并没有做很多体力活动,消耗不是很大,David仍然没有强迫自己每天一定要摄入。

最大的问题是嗓子非常干,失去了中央空调的船舱,昨晚刚洗好的毛巾今天就会“干得像被风干了的骨头”,对于两个老人来说,这几乎让他们在睡眠中产生窒息的错觉。

在又有10名乘客确诊后,船上乘客的情绪开始陷入低谷,有乘客在床单上写下了"USA HELP US (美国救救我们)”,挂在了船外面。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 脸书

“沮丧的情绪在船上蔓延”,David写道:“在这样的状况下,你很难不理解他们的情绪,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健康,继续等待”。

加拿大的Trudy描述自己的情绪是“Extremely scary"(极度害怕)”,2月7号听说又有6个新确诊案例几乎让她陷入了崩溃: “我们就站在小阳台上,看着那些人被全副武装的人带走,这个场景真的很令人恐惧,让人会不禁去想,谁是下一个?”

Trudy和丈夫在7号收到了一个体温计,他们目前每天为自己测量三次体温,至今为止没有出现异常,可是“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呢?”

网络

图片来源: CBC新闻截图

Carlos和Yadley夫妇则是在香港登船的300人之一。在登船之前,他们的确听说了一些关于病毒的消息,只是邮轮方表现出来的自信让他们觉得或许问题不大。

网络

这对夫妇随身带了口罩和消毒液登船,只是上船之后,发现整个邮轮仍然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娱乐节目并未停止。虽然他们的确做了一些相关措施,“比如将所有船舱公共的门都打开,这样人们就不用直接触碰门把手”,但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佩戴口罩,这让他们在登船的一开始,甚至都不觉得有必要带上自己随身携带的口罩。

Carlos和Yadley刚刚做了检测,报告还没有出来,他们相信自己应该是健康的,但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网络

图片来源:David Abel脸书

ELLEMEN

在钻石公主号上有2508名游客,其中有差不多一半人是日本人,剩下的游客来自世界各地,此外还有1063名工作人员在船上。

有媒体推测邮轮上的第一位病人是一位80岁老人。1月10日,他从香港入境大陆,并在内地停留几个小时,1月17日,他从香港飞往东京。20日从横滨登上了钻石公主号,准备以海路返回香港。

据媒体报道,在船期间,老人曾浸泡过船上的按摩浴池,还在桑拿房里待了半小时,根据香港卫生署的估计,老人在蒸桑拿当天可能就开始发病。1月25日,邮轮抵达香港,老人下船。30日,老人开始发烧并在香港住院,2月1日,被确诊患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网络

在老人下船后,钻石公主号又先后在越南两个城市,以及台湾基隆等城市靠岸,几乎所有乘客都下船进入台湾本地景点观光旅游。

2月1日香港老人被确诊时,邮轮刚刚离开日本冲绳准备回到横滨。日本厚生劳动省在船靠港后立即登船检查,为120名发烧咳嗽的乘客和153名与老人有接触的乘客进行检查。

网络

于是,日本的第一次大规模聚集性感染事件就这么发生了,邮轮一路经过的各个港口和旅游景点都开始紧急消毒。

但是,这艘邮轮在日本靠岸后,却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

首先,和检疫人员一起出现在现场的是媒体,各家长枪短炮直对着船身,气氛非常紧张。14天的隔离期开始后,这里一度成了管理上的真空地带。

钻石公主号的船籍在英国伦敦,因为处于隔离状态,无法上岸采购物品,一度陷入物资紧缺状态,还出现了乘客从亚马逊上订购商品送达船上的事。

另外,如何从船上撤离自家乘客成了问题,美国政府希望能够将船上400多名美国人经由横滨附近的横须贺基地撤回美国,但日美两国谈判后的,美国把这个锅又甩给了日本,意思就是“你看着办吧”。

有澳大利亚乘客从船上发邮件去驻东京的领事馆寻求支援,但官方给出的回复是邮轮目前归日本管辖,他们无权过问。

虽然船上乘客的基本生活需求比如饮食可以满足,但因为长达半个月的隔离生活,不少患有慢性病的乘客陷入了恐慌。船上的日本民众已经急到把自己国旗当做笔记用了,上书:药物不足!

网络

根据乘客的描述,船内所有乘客都被隔离在自己的房间内,出外要保持至少2米间隔,必须戴口罩、戴手套、不能交谈,可以固定时间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后再回到房间。

这艘邮轮的中央空调系统也成了传播病毒的隐患之一。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证据证明这一点,但通过该系统病毒传播的可能性是相当高的,那些可以在房间阳台上透气的乘客,只限于高级房型的乘客,而内舱客房的乘客只能在有限的甲板放风时间里才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网络

钻石公主号上的内舱客室,有窗户,但没有阳台

于是船上的乘客开始自救。三十名日本乘客在船上自行成立了组织,起名叫“钻石公主号隔离人员生活支援紧急网络”,一位来自北海道的乘客在本月10号自封负责人,因手头没有电脑,他手写了一封“求救书”。

网络

这封信中的要求是:室内床单和卫生因为一周都没有更换和整理,希望能够提供相关服务;有长期病患者在船上,希望日本政府能够提供药品;另外,就是要求日本政府派医生和护士上船检查。

但是,因为担心将患病者的床单集中起来,会引起更大范围的传染,室内清洁估计风险更大,药品供应也遇到很大的阻碍,对船上全部人员进行病毒检测的速度更是缓慢。目前还有3200人尚未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

网络

而全体人员下船进行隔离的措施也不在日本官员的考虑之内,一来横滨并没有合适的空间能够容纳如此多人进行隔离,此外,万一在运送和隔离过程中出现交叉感染,传染可能会波及人口密集的日本首都地区。

此次整船隔离中,老年乘客是高风险人群。在钻石公主号上的2666名乘客当中,60岁以上的乘客就占了8成。其中不少人都患有心脑血管疾病,他们身上只备用了自己航程期间的药物,从来没想到要在日本靠岸后,还要隔离14天,这些高龄乘客一时间成了中招新冠病毒的潜在群体。据一些乘客透露,他们在申请药品将近一周后都没有拿到手。还有不少外国人申请了只有本国允许的药品,而这些药在日本获得可能不太容易。

网络

网友发在instagram上的照片:乘客在甲板上活动

根据日本媒体的消息,今天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接下来会对船上的老年人及有基础病患的内舱乘客进行病毒检查,如果结果为阴性就可以下船离开。

但由于具体进展比较缓慢,昨天确诊的39人还有将近一半人尚未下船,而剩下的3000多名乘客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等待,保持着生的希望等待。

编辑:Sebastian,1ep

部分图片由网友 @daxa_tw 提供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