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暴发户当贴身助理,是种什么体验?

富豪,一个令无数人为之向往的身份。运气好的人含着金钥匙长大,或通过后天的努力打拼试图晋级为其中的一员,但对更多出身普通的人来说,能够接近这一群体本身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多数人的想象里,离富豪越近,便拥有越多人生翻盘的机会。那么,那些给富豪当过私人助理的人,都有怎样的体验呢,听听下面3位怎么说:

ELLEMEN

人变得有钱的情况,分很多种。

有的人一富到底,家族产业、富N代,祖祖辈辈家里都有钱,这样的有钱人身上一般没什么坏毛病,充其量就是在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看来有点“挑剔”。比如:矿泉水指定一个牌子,周围没有的话他可以忍着先不喝,给你比矿泉水本身多出10倍的打车钱,去好几公里外的特定超市买。

面对这种人,想想也挺正常,你觉得人家浪费,但人家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没过过苦日子,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像我们这种做助理的看看就好,既没必要借鉴,也无需替人家操心“性价比”之类的问题。

我之前给一个这样的富三代当过助理,具体家里有多少钱就不说了,反正是中国一线城市大概七八套房子,现居江南二线某城市,在他爸的分公司做总经理。

没什么坏毛病,喜欢买包买钢笔而已,动辄一购物就刷个十几万,前一段时间盲盒特别火的时候,他突然有兴趣,直接去人家店里拿了7、8套,回家拿手机录了个拆盲盒的小视频,往某站上一传,就是几万的访问量,不过自打那天以后,他再也没碰过那些盲盒了,还是我给他收起来的。

一开始其实我也觉得挺不适应的,但后来想想人家买包就和我们买菜一样,也就心理平衡了。

这样的人性格也真的不坏,大概是因为见的足够多,不仅在消费上有要求,对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也是有要求的,就比如对我们这些服务人员,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有钱就怎样。

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有一次,和他去超市,下了特别大的雨,我们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司机还没来,我给司机打电话问,司机说堵在高架上了,我从电话里都能听出司机语气里的害怕,生怕老板生气。

结果我和老板说完情况后,他一边玩手机一边问我,你手机里有打车软件吗?叫个车我们回去吧。

我当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拿手机叫车,当然是叫的专车,他整个坐车过程中没表现出任何的不自然,还和专车司机随便聊了两句,到家后也没再数落司机的不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那次之后我就想,可能我们对于有钱人的偏见和标签,大多来源于我们自己,人家既没我们想象的那么不食时间烟火,也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挑剔,金钱可以塑造他们的消费观,但不一定会扭曲他们的价值观。

我有反思过自己,发现很多时候不是他不想和我说话,而是我不敢跟他说话,我以为他介意的事情,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很多人觉得有钱人会看不上普通人,在我看来,大概率都是自卑心理作祟吧。

我现在离职快一年了,跨年的时候还给他发了“新年快乐”,本来以为他都把我删了,结果不仅没删,还很快发了个红包过来,怎么说呢,换工作之后我一度变得挺冷感的,但前雇主的这一举动,真的在那个瞬间有温暖到我吧。

ELLEMEN

之前给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做过私人助理,他不是那种家族企业起来的,十几年前就是个穷小子,然后摸爬滚打做生意,后来赚了钱自己开公司。

相处的过程并不是很愉快,我也不太想用“暴发户”这样的字眼形容他,但说实话,行为举止上没差多少。平时喜欢吹牛,和助理司机员工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讲的他早年奋斗的那些事,一个故事翻来覆去地说,到了后来他在酒桌上一讲这些事,那些和他一样有钱的老板们直接就端起酒杯开始劝酒,他呢,放下酒杯,接着讲,讲到喝多了每次我和司机把他架回车上,他还是嘴里念念叨叨的。

关键是干我们这行的,光听着还不行,你还得随声附和,那些大老板有的是钱,不附和人家面子上过不去,事后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他这人吧,有一说一,是真的挺拼的,不出去谈生意的话,都会在公司呆到很晚才走,确实有点头脑和本事,也确实能吃苦,做土木项目,每个项目他基本都是亲力亲为,没偷过懒。

而且其实他也挺不容易的,有段时间,他一直让我往一个账号里打钱,我以为是女朋友什么的,后来才知道那个账号是他哥,后来我跟公司里其他几个员工一起吃饭,才了解到一些他家里的情况。

他是家里的老二,有个大哥,好像小时候他大哥学习比他好,家里只能供一个人上大学,他哥就去了,他自己高中毕业就出社会打工,补贴家用,也顺便养活自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后来他混得好了,超过了哥哥。他哥当年上了个二本,毕业后找工作不顺利,天天在外面玩,听说还把人家小姑娘肚子搞大了,瞒不住了只能结婚,他哥那时候都没工作,哪有钱,就问家里要,爸妈也没钱,只好问他这个弟弟要,那时候他刚在大城市有点起色,但为了家人,只好把攒的几万块钱全拿出来了,结果他哥的婚礼,他都没去成,没钱买票,他哥也不给他买。

他到现在都没成家,我觉得有部分原因是原生家庭对他的伤害吧,他基本不和家里联系,而且他这么一个喜欢在酒后絮叨的人,好像喝多了都没怎么说过家里的事,但一直在默默接济着家里人,没什么怨言。

有一次有个知道点什么的老板,在酒桌上提了一嘴这个事,问他:“你还给你哥打钱呢?”
他没生气,就喝了一杯酒,然后摆了摆手,说了句,“那能咋整?”

想起了他的口头禅,“为了这点钱不至于。”之前一直觉得他是财大气粗,后来才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用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也只想换来一点家人的认可吧。

后来我还给几个有钱人做过助理,最大的感受是,有钱人未必都快乐。

我们看到了锦衣玉食,甚至是挥金如土,看到了财富自由,但是很难看到他们的难处,因为有钱太容易给周围人造成“过得不错“的假象了。

物质再丰盈,也没办法取代每个人心里的那点苦,所以如果少赚一点能快乐一些的话,也挺好的。

ELLEMEN

连着给两个有钱人当过助理,我最大的感受是:不要以貌取人。

我的第一位客户是个老先生,大概快60岁了吧,名下差不多有七八家公司,住的是山上的别墅。

他是那种如果我不告诉你他是有钱人,你绝对看不出来的那种,热衷Zara、H&M这样的快时尚品牌,脚上穿的是VANS,我曾经问过他,这个年纪还穿这种年轻人的运动品牌,会不会觉得怪怪的。

他说,“我知道挺奇怪的啊,但比我这个年纪该穿的那些好衣服便宜了不少吧。”

他不选高档毛衣羊绒衫和西装裤,就因为年轻人的衣服更便宜。

而且看他的样子,你会觉得他是个节约的人,他本来也是,这大概是剥离了有钱人的身份后,和他外貌重合度最高的一点。

有一次接机,来不及给他准备吃的,询问之后在机场给他买了个肯德基,一个全家桶外加一个汉堡,他在车上吃完一半,帮他送到家后,我刚想把那兜子冷掉的炸鸡扔了,就被他制止了:“扔了干嘛,放冰箱里,还能吃。”

你很难想象一个身家快过亿的人,会垂怜这一顿吃剩的肯德基,第二天早上来他家接他的时候,发现昨天没吃完的那半份肯德基又出现在了他们家的早餐餐桌上,他和太太还吃得挺开心。

后来他就回老家了,买了个别墅,也就不需要我们这些助理了,我才做了第二个人的助理。

第二个有钱人年轻很多,也就30出头,算是富二代,自己也是小有成绩的那种,但是你一看就知道,他是有钱人。

发型抓得一丝不苟,每天身上大概有三个名牌的logo,吃饭基本都是酒楼海鲜晚宴之类的,一顿饭点五六个菜,两个人,没吃完剩下一大半,抹抹嘴巴直接就走,打包什么的不存在的。

是最常见的那种有钱人吧,但其实就我知道的,他的有钱程度连之前雇主的一半都不到。
我和周围人聊起过这件事,很多人说,年龄差异有一定的影响,30岁真的是一个需要外界肯定的年纪,60岁就不一样了,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没见过,早就不在意那些外在的东西了。

给这两个人当过助理后,我再也不单凭一个人的外表和穿着就判断他们的有钱程度了。因为人表现出来的行为,大都是一种个性外放的选择,无关有没有钱,大家都在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过着自己的生活,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我完全脱离了这个行业,这份职业带给我更多的是“如果你是一个有钱人,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状态”的遐想。

总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希望我以后万一有钱了,别太坏就好。

采访、撰文:PP/编辑:MK/设计:?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