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网红王思聪

为人高调的网红小王,撇下他的4287万微博粉丝消失了。 他的微博首页孤零零地留着一条系统于今年1月3日自动发送的生日动态。再往下拉,“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

网络

王思聪是最早开始玩微博的那一批人,也是凭借微博迅速走红的一员。

2009年,他从英国归来。同一年,微博诞生。次年,王思聪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30万的电脑就这样报废了”。

这十年间,微博成就了王思聪除“富二代”以外的第二层“网红”标签,也成为了他表达自我的一方地盘。他的助理曾建议找上门采访的记者直接去微博上联系王思聪,“更容易找到他。”

但在2020年到来之际,曾被称为“炮筒”的他却主动选择躲进“仅半年可见”的互联网结界里,并保持沉默。

网络

有人去“王可可”的微博账号下留言试探,“可可,你爹怎么了?”

王可可,王思聪的爱犬。他专门为它开设了一个微博账号,拥有225万粉丝,加V认证为“狗生赢家”。

网友的问询自然没有得到回应。像一颗石头被丢进湖心,闷头沉了下去。

网络

另一边,那条非王思聪本人发送的生日微博已经收获12万多点赞,在热闹依旧的评论区里,有一条点赞不太多的留言,“生日快乐,祝你能度过难关吧。”

ELLEMEN
网络

于王思聪而言,2019年不太好过。

去年3月,王思聪投入心力创业的熊猫直播宣布破产,所有服务器彻底关停,也为后续一系列风波埋下隐雷。

到了7月,王思聪名下两家“香蕉计划”相关公司分别被冻结股权数额为6850万人民币、270万人民币,债务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但直到10月12日,公众才真正注意到这出“富家子落难“戏码,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向王思聪发布限制消费令,同时其100%持股的北京普思投资公司(下称“北京普思”)股权被冻结。

紧接着的两个多月里事态急转直下,王思聪数次被京沪两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下达“限消令”: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1.5亿元。11月19日,该法院向王思聪下达了“限消令”。

11月20日,由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那张“限消令”被取消。但就在第二天,王思聪再次受到来自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的“限消令”。

11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思聪进行财产调查,将其房产、汽车、银行存款查封。

12月10日,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资产被上海市宝山区法院冻结。

在此期间,王思聪成了财经新闻板块的常客,被动向大众科普了“限制消费令”“被执行人”等概念。

根据“限消令”规定,王思聪不能选择飞机或列车软卧以上舱位出行,也不被允许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更不用谈出境旅游或买房。

网络

大众还未及缕清其中的商业纠纷始末,却已经快速消化了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曾抽奖113人各送一万元现金、“富二代”的代表人物王思聪,欠债了,还欠得不少。

过于强烈的前后对比点燃了舆论场的热情。于是——

“老公有难,老婆解散”、“国民前夫”的热梗经由营销号不断发酵。半是好奇半是调侃的网友向“限消令”真诚发问,“那王思聪还能坐私人飞机吗?”

法律人士忙着教大众分辨“被执行人”和“老赖”的区别,财经媒体则密切观望着王健林是否会在关键时刻为独子雪中送炭。

另一边,孙宇晨已经及时跟上了热点的脚步,称自己可以考虑为王思聪还债。

放在昔日,直来直往的王思聪早已发声。但是如今身处台风风眼,他第一次扮演起最沉默的那个角色。

ELLEMEN
网络

去年11月初,王思聪设置微博仅半年可见,回避人群。在此之前,他已经几乎半年没有在自己的这片主场露面。

唯一的一条微博,是在9月彭昱畅与《小小的愿望》片方引发番位争议时,他发博力挺彭昱畅,“恒业的操作已经属于诈骗了”。但发布之后就被秒删。

有人推测王思聪身处困境,不便说话,也有人通过王思聪的点赞来追踪他最近在关注些什么。

从微博点赞来看,去年下半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思聪仍然在关注着当下的热点事件。

除了点赞iG电竞俱乐部,他还点赞了“阿沁刘阳分手”、“李小璐PGOne出轨”、“NBA辱华”。最奇妙的是,他还紧跟了一波自己的热点,点赞了一条媒体关于他房产、汽车、存款被查封的新闻。

王思聪这半年多的生活碎片,也散落在了互联网的其他角落。

在风波来临前的一个多礼拜,王思聪在成都花一万五吃了一顿日料,并在大众点评上给了差评,“是我最近一年吃过最难吃的日料,心疼成都的朋友们”。

网络

收到第一张“限消令“的两周后,王思聪又发布了一条大众点评内容,为自己开的餐厅站台。

一来二去,网友们纷纷从微博赶来围观。但自此之后,这个账号也如同王思聪的微博账号一样,停止了更新。

Instagram倒是捕捉到了他的一些踪影。

他在6月去了新加坡,在茶餐厅吃肉骨茶,去圣淘沙参加宝可梦嘉年华。

网络
网络

7月底,王思聪现身加州,晒出比弗利山庄豪宅,以及红蓝双色的布加迪Chiron和法拉利LaFerrari。

网络


8月和9月他在日本。

网络
网络

9月底,他飞去马尔代夫的白马庄园酒店喝1947年的白马酒庄红葡萄酒,这瓶传奇酒款曾在2010年的日内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30多万美元被拍下。

网络

10月起,王思聪多重纠葛缠身,在ins上也销声匿迹。直到12月13日,他才再度发布自己与朋友在北海道滑雪的照片。

网络

争议随之而来。为什么被限制了高消费,还能出境游?据法律人士分析,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在受到“限消令”前,王思聪就已身在日本等等。

十多天后,压在王思聪身上的限消令全部被撤销。北京普思在官网上发布声明:王思聪独立承担近20亿投资损失,并将继续创业。

时间来到今年1月6日。根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公布的破产文书显示,熊猫互娱(也就是熊猫TV的主体)进入实际破产程序。

但对于王思聪来说,自从限消令解除后,债务危机暂时算是尘埃落定了。几天前,他在三亚参加音乐节,并开派对庆祝自己32岁生日。

网络

相伴左右的美女网红、写着“祝老板生日快乐”的蛋糕……熟悉的一切使得王思聪终于稍稍松弛一些,据传当晚他消费了100瓶黑桃A,总价值超90万。

这样的奢华场面似曾相识。

网络

2015年,27岁的王思聪也在三亚举办过一场盛大的庆生派对,当时请来了韩国女团T-ara助阵,环绕在他身旁的,除了美酒蛋糕,网红嫩模,还有时任女友张予曦。

五年时间,同一地点,王思聪的心态今非昔比。彼时他还未经历过资本浮沉,正怀着建立一个泛娱乐帝国的野心,准备踏浪而上。

ELLEMEN
网络

2015年是王思聪的一个拐点。

以此为坐标的前后五年,王思聪的登场极其华丽,离去的背影也犹为落寞。

他出生那年,还是公务员的王健林刚转业到大连市西岗区政府办公室,接过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的烂摊子,为日后的万达神话书写开头。

王思聪5岁起在新加坡读小学,11岁考入英国最有名的温彻斯特公学,18岁进入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学习。

2009年学成归国,担任万达集团董事,却不负责任何事务,也不愿接手万达家业。王健林只当他是小孩子不知江湖险恶,给了他一笔钱试错。可以失败两次,到了第三次就回万达上班。

王思聪用这笔启动资金成立了北京普思,致力于投资有潜质成为行业翘楚的创业型以及成长型企业。

关于这笔钱的数额,外界普遍认为是5个亿。但北京普思首席运营官何志坚曾对媒体表示:“5亿只是个最初的概念,其实普思有个资金池,每年都会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说5亿就是一个坎,投完之后就没钱了。”

也就是说,王思聪是带着雄厚本钱入局的,接下去要做的,是在扎实的金钱地基上再建造起自己的摩天大楼。

“工程”失败了,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回家继承百亿家产。

在最初的几年里,北京普思专注投资预上市公司,风格“快准狠”。根据互联网公司数据库IT桔子的数据显示,从2010到2017年,普思资本已经投资37次共计33个项目,笑果文化、乐乐茶、毒APP、电子烟公司vitavp唯它等都在其中。

网络

截至2018年初,在普思资本投资的项目中,已经上市的公司就有9家,按照已上市、挂牌及已通过并购退出的项目(共计12个)占比计算,整体退出率达39%,而顶级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平均水平还不足20%。

很难说王思聪在这个时期取得的成功中,没有“背靠万达”这个得天独厚的因素助力。他在投资界迅速声名鹊起,跻身顶级投资人之列。

以2015年为原点,王思聪开始布局他自己的泛娱乐帝国。

当年6月,王思聪和好兄弟高翔成立了“香蕉计划”,覆盖体育、影视、音乐行业、电子游戏等多个领域。

网络

“香蕉计划”听起来有点陌生,“香蕉娱乐”也许更耳熟能详一些。随着2018年偶像元年的到来,香蕉娱乐旗下的艺人尤长靖、林彦俊、傅菁、强东玥在《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大放光彩,王思聪是他们背后真正的老板。

网络

2015年7月,他创办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并在两个月后宣布直播平台PandaTV即将上线,自己出任CEO。10月,熊猫直播正式上线公测。

同一个月,中国移动电竞联盟成立,王思聪成为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此前,他已经收购了那时濒临解散的CCM战队,以每人5万元的价位从LGD挖走了四名职业选手,组建为iG电竞俱乐部(下称“iG”)。

至此,王思聪的泛娱乐图纸徐徐展开。iG、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三家互为补充,资源共享。

网络

iG负责在电竞比赛中攻城略地,并培养人气选手;熊猫直播专注游戏直播与娱乐直播;而香蕉计划则进行偶像养成、影视布局、承办赛事、节目制作等。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开疆拓土,需要足够的头脑和胆识,而王思聪背后是有足够的底气在支撑。

那一年,他的爸爸王健林是各项富豪榜单的熟脸。在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上,王健林均登顶中国内地首富;5月,他又以381亿美元的身家成为亚洲首富,名列彭博华人富豪榜和亚洲富豪榜榜首。

与此同时,万达开始扩张全球版图,在世界各地并购资产。

王思聪也向一直对他放之任之的爸爸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凭借40亿身家首度登陆胡润百富榜。

一切都在按照王思聪所计划的进行,前景大好。那一年,北京普思还入股了当时同样风光无限的乐视体育,持有其3.96%股份,成为第八大股东。不曾想寥寥几年,两方都陷入了各自的困局。

ELLEMEN
网络

2019年上半年熊猫直播宣布破产,是王思聪下半年一系列麻烦的源头。

3月8日,熊猫直播在微博正式告别,并在官网上发布告别信,“愿往后旅途,三冬暖,春不寒,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曾经的“熊猫一哥”PDD在当日现身直播间,把标题改为“希望各位越来越好,下一站再见。”

走到这步境地,熊猫直播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资金。

如果用最简化的方法来理解,这就好比一道经典的水池应用题,一边是进水管不断注水,一边是出水管不断放水,求解:什么时候能把水池注满?

把熊猫直播看成一个大水池,那么它放水的速度是超过注水的速度的。

初期,熊猫直播迅速抢占市场份额的策略就是烧钱,花费上亿从头部平台挖来一众人气主播,下重金设计精美的UI,用强大的带宽保证视频高清晰度。

王思聪又接连请来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好友助阵宣传,并斥资上亿制作《Hello!女神》等直播网综。他的目标是打造新时代的电视台。

网络

疯狂的烧钱战争,让熊猫直播赶上2016年“网络直播元年”的好时机,趁势在当时的“千播大战”中跃升至行业老三,仅次于虎牙、斗鱼。

然而另一边,熊猫直播却未能摆脱直播行业以“直播收入+广告收入”为主的畸形盈利模式,甚至在这两方面做得还不如其他平台。

熊猫直播的打赏机制比较单一,不像其他平台可以刷汽车、火箭,熊猫平台早期的礼物只有竹子,打赏金额便宜,平台抽成也十分微薄。而熊猫直播宽松的工作氛围,也使得下重本挖来的大主播们一边拿着高薪,一边开始在直播时间“划水”。

为了保证用户良好的使用体验,熊猫直播的界面以“干净”著称,广告量比起其他平台而言不值一提。商业化的不足,使得熊猫直播无法得到充足的广告收益。

网络

2017年,短视频元年,直播行业下行。资本也把更多注意力投向短视频领域,快手和抖音异军突起。能存活下来的直播平台大多都投靠了腾讯,只有熊猫直播还在苦苦烧钱挣扎。

出水迅速,注水缓慢,熊猫直播已经很难等来水池注满的那一刻了。

2015年,亏损5000万。到了2017年,亏损达8亿,以至于到了2018年幡然醒悟寻求“卖身”时,已无人敢接盘,最终只能走向消亡的命运,并让王思聪引火烧身。

网络

承载着王思聪巨大野心的熊猫直播失败了,对王思聪是一个打击,也标志着他梦想中的泛娱乐帝国土崩瓦解。

罗振宇在今年的跨年演讲中,也不忘暗暗揶揄王思聪,“过去的败家子是花天酒地的,现在的败家子是非常勤奋地搞投资。……大过年的咱也不举例子了,说人限制消费也没意思。”

ELLEMEN
网络

王思聪身上,是带有一些理想主义色彩的。

没有就读商学,选择了更喜欢的哲学,对尼采、叔本华十分欣赏。

他曾自我剖析,“我的内心是非常要强的,做东西也要做到第一,受人尊敬才可以。”因此做熊猫直播时,他也放不下心气,希望把产品做到极致、体验良好,不愿向更强大的资本低头。

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他强调个人的表达。回国后,他利用微博完成了自我个性的最大释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网络

在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他毫不避讳地显露自己的财富,公开自己谈过的12位女友,却又展露着自己最接地气的一面,吃路边摊、吞热狗、频繁和其他名人掐架。

根据娱乐媒体“营销娱子酱”的不完全统计,王思聪入驻微博以来共炮轰过60位名人,其中包括18位企业家,31位娱乐圈人士,7位媒体人,1位教育界人士和1位体育界人士。

他批判范冰冰是”毯星“,骂吴秀波“坏得让人害怕“,吐槽李开复 “靠写点书糊口”。“京城四少”汪小菲在他眼里,裤兜里不过只有俩钢镚;棋王柯洁决战Alphago前夕,王思聪也不忘在留言里怼他,“哟,当时李和Alphago下的时候你那嚣张劲儿哪儿去了?”

他开起炮来,连自家的产业也不放过。2014年他拿万达保底10亿的《一步之遥》开涮,2016年他又骂长沙万达文华酒店是自己住过最傻X的酒店。

但是同年,当冯小刚发长文指责万达排挤《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时,王思聪又有理有据地火速反驳。

这样一个极富戏剧冲突的人物,自然招到一部分人的不满与嫉恨,但也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他被视为真性情,被称为“娱乐圈纪检委”。即便在他落难之时,网友在他微博下的留言仍旧不乏好言与安慰。

2018年11月3日,iG战队在韩国仁川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夺冠的瞬间,也是王思聪登顶理想主义巅峰的时刻。7年时间,他圆了自少年时期就萌发的电竞梦。

网络

只不过,资本始终是无情的,在中国社会的语境下,还得加上“人情”二字的考量。生猛如王思聪,在其间也无法做到毫发无损。

早在2015年,王思聪风头正盛的那一年,更八面玲珑的王健林就已有了危机意识。他曾在《新京报》的采访中说,“我还是期望他能稳重一点……(他)受西方的教育比较多,对中国的人情世故、社会复杂程度缺乏深刻认识。他在中国,不能用西方学到的方式去做事。

在王思聪骂张兰、雷军的时候,王健林让他不要骂自己的朋友,后来又做了让步,“骂的时候不要指名道姓。”

王思聪认为,“在我受的教育中,拥有和表达自己的看法是受鼓励的。”

小王横冲直撞,老王沉稳老练,但是他们在2019年下半年似乎都不太好。

小王陷入了一场漫长而看不到尽头的沉默。老王则在11月发布的福布斯2019年中国富豪榜中,排名下跌10位,资产缩水680亿。

在永无休止的资本追逐中,小王会否成为下一个老王,尚没有定论。这场2019年的危机,对王思聪来说,是一笔失败的投资案例,以及附带的“被执行人”不光彩名声,但他还年轻,还有大把时间供他翻篇。

不过有一件事已经渐渐明了。在资本面前,没有人是”天选之子“,老王和小王的命运,也从来不完全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

撰文:醺子/图片来自网络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