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我写了第一份遗嘱,把房产留给闺蜜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遗嘱”是和老年人、重病者挂钩的。但事实上,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在订立自己的第一份遗嘱。截至十月底的数据,中华遗嘱库在全国共接待了246名90后来订立遗嘱。那么为什么这些年轻人纷纷开始考虑起了身后事?我们找到了其中三位,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image
ELLEMEN

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直到初二的时候才被接回家和妈妈生活,爸爸那时候长期在外地工作,直到我工作了,他也快退休了,才算真正回归家庭。我和爸爸相处的时间不算多,也不太了解彼此,所以一起生活后难免有些口舌之争。

今年年初的一次争吵之后,我从家里搬了出来。

那是我人生中特别艰难的一段时间。先是和爸爸大吵,亲情受挫;再加上经济上有压力,还要考虑住在哪里的问题,所以特别没有安全感。

当时,和我在医院共事多年的同事、也是很好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就让我住到了她家里,做饭给我吃,照顾我,还给我配了把钥匙,“你想住就来”。当然我也不想太麻烦她,一段时间后自己租到房子搬了出去。

那段时间,那位朋友确实给了我最想要的安全感,帮助我渡过了难关。其实,我有不少深交多年的好友,他们每个人都会给我不同的安全感。但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她就像一个知心姐姐,某种程度填补了我一直缺失的父爱。

她试着用自己和父母的故事来开导我的情绪,也是因为她,我开始理解我爸,对他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强硬了。

我非常信任她,不只是因为她对我好,也是因为她真的很可靠。我们科室里面每个同事都受她照顾过,她对每一个床位上的病人,也都尽心尽力——她甚至自己去买工具帮年纪大的病人理发,而且全是自学的,这种情况真的是很少见。所以我常常觉得,有什么问题找她就没错了。

我会想到立遗嘱不是空穴来风。之前我就有签署过器官移植协议,对于遗嘱也有过了解。毕竟我是在ICU病房工作,常常需要面对生死。在死亡这条路上是不分年龄的,无论是刚出生的婴儿还是100岁的老人。

有一个四十几岁的病人因为肺拴塞住进ICU,她自己没有当回事儿,想着溶个栓就能治好了——她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结果第二天中午就走了。当时我们所有人一起抢救了两个小时,还是救不回来。这件事仔细想想挺吓人的,说实话,可能休息了两天的护士都不知道在这张病床上曾经周转过一个病人。

在我经手过的病人中,有一位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新生儿妈妈,小孩才几个月大。她是得了淋巴瘤合并肺部感染,才住进来的。脾气很好,一天到晚对我们医护人员笑嘻嘻的。但是她没住多久,最后还是没挺过去。

我的资历还不深,面对这样的事情难免会很伤感。她走的那天晚上,其实我哭了,但是因为要表现得专业一些,所以我只好转身偷偷擦一下眼泪再继续后续的工作。印象最深的是,她的丈夫当时还叮嘱前来的家属声音轻一些,不要吵到其他病人,尽量给我们减少麻烦。

经历了这些,其实我非常注意自己的健康状况:每年医保卡的费用都用在体检上,平时也不喝奶茶,不上班的时候就早早睡觉。但是我们做护士的得要三班倒,夜班很伤身,加上我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有原发性高血压,从20多岁就开始吃药了。

各种因素叠加在一起,我决定去立一份遗嘱。说是遗嘱,其实我只有一套去年爷爷奶奶过户到我名下的房产可以分配。我决定把它留给我最信任的那位朋友。但不是无条件地,我希望如果哪天我有什么意外,她能够替我关心我爸妈。

他们不缺钱也不缺房子,但是如果我走了,他们精神上是会很空虚的。如果逢年过节,还有人能记着他们,平时也能给予他们精神陪伴的话,会比较好一些。我妈就是一个特别需要精神陪伴的人,有时候我太忙了没和她说话,她就会问我今天干嘛去了,怎么都不理她;如果我下班能和她稍微唠上两句,她就很开心。

而我那位朋友真的非常细心,所以我相信她能够很好地察觉我爸妈的情感需求,可能她照顾得会比我还要更好一些。

这件事我爸妈知道,他们也认识我的那位朋友。对于我名下的房产,他们的意思是我自己把握好就可以了。上周回家我妈已经把房产证和户口本装好了给我,她是一个思想很前卫开放的人。

当然也和朋友说了这件事,她的第一反应是觉得我疯了,并且一直拒绝。我也不想给她压力,说实在的,立遗嘱是为了给我自己一种压力:毕竟如果不想那么早把压力转嫁给朋友的话,我务必要先照顾好自己。

所以我和朋友说,就当作给你90岁的生日礼物,我想我会活到那时候的。她感觉自己“上了我的贼船”,也就不再拒绝了。

将来如果结婚了,我应该也不会修改这份遗嘱的内容。因为我觉得我做这件事,是带着责任感去做的。即便将来有孩子了,我也觉得我有我的生活,孩子有孩子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可能比我设想的还要好一些。

其实从家里搬出来这将近一年时间,我对亲子关系感悟了很多。当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做,无论是烧饭洗碗,还是通马桶,你才会真正理解父母的爱是多么无私,对你有多掏心掏肺。所以当明年3月租期到了之后,我也打算搬回家住了,而我爸妈,也早已经把我之前的屋子打扫干净了。

image
ELLEMEN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死亡的存在。也许因为少数民族信仰的原因,我们不避讳谈论死亡,并且对于葬礼有一套约定俗成的仪式。但是我从来都不敢真的细想死亡这件事,只要一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死,就觉得非常恐惧。

长大后来了北京打拼,现在在一家互联网企业的财务部门工作。每到月初月底,加班到九点十点都是常有的事儿。其实关于这一行猝死的新闻不少,而随着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我们每天都能听到各种癌症年轻化的新闻、天灾人祸的报道。但是我始终觉得死亡离自己还很远。

真正促使我去直面死亡的有两件事儿。一个是,我朋友的朋友猝死了。我和他见过一面,他在互联网公司做设计,是当下比较典型的那种年轻人:经常加班到深夜,回家了也睡不着,饮食都是靠外卖。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个身边的人就这样死了,对我的触动要比在网上看猝死的新闻大得多。

另一个是半年之前我母亲查出了乳腺癌。

其实我此前关注过中华遗嘱库,也有看一些有关年轻人立遗嘱的新闻报道,但是当时我刚来北京不久,也没什么积蓄,就一直没太认真想这件事儿。

直到当死神接二连三地靠近身边的人,我突然意识到了生命的无常。那时候我也已经在北京几年,有了一些存款,并在老家买了套房,想着是时候考虑立遗嘱了。

可能有人会觉得遗嘱不太吉利——但对我来说,就跟买保险一样,我们主观上当然不希望死亡和疾病的降临,但是客观上我们却必须防患于未然。

加上我平时的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常常跟着摩托车圈子里的朋友去长途骑行。玩摩托车的,10个有9个都会摔,我们身边也有相当一些人出过车祸。无论是踏板的车,挂档的车,还是给油门就走的那种摩托车,危险系数肯定都比普通汽车要高。

出于种种考虑,半年前我去立了遗嘱。

立遗嘱这个事情,在人生中属于“重决策”。既然它是一个重要的决策,那么在做下之前,我们势必会去谨慎思考。

“遗嘱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当我哪一天突然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要留下什么东西?我最想把这个东西给到谁?”这些问题当时反复盘旋在我的脑海。我和父母、哥哥的感情都很好,但是最终选择母亲作为主要的财产继承人,也是我经过深度思考的决定。

不过未来我会结婚、生孩子,我的财产也可能会有变化,比如房产从小套变大套,一套变两套,所以我将来也许还会去修改我的遗嘱。遗嘱库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我,最终将以我平生最后的一份遗嘱为准。

立遗嘱之前,我没告诉家里人,事后父母还是挺惊讶的,他们觉得说“我们都没写,你写什么呀?”其实心里还是隐隐地忌讳死亡这件事。但我舅舅是医院的院长,他对我的行为直接表示了赞同。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之前也立过遗嘱,只不过没有和家里人说。

后来我的父母也渐渐改观了。我母亲知道我把她定为主要的遗产继承人还挺感动的,而且父母也都有了立遗嘱的打算,“我家姑娘离死亡比我远那么多,都在直面这个事情,我就更不要去忌讳什么了”。

立遗嘱对我的意义,不只是直面死亡,我好像对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也更豁达了。

以前在工作和生活中难免会积累很多的负能量,抱怨是遇到事情后常有的反应。现在,我当然也没有一下子立地成佛,但我会想,生死我都看透了,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

image
ELLEMEN

29岁之前,我在银行待了五年,做风险管理;去年我转投保险行业,本质上还是与风险管理相关的工作。

说到风险,就要说另一个词,危机感。风险管理最首要的,在于眼中能不能看到风险。举个例子,当同样把一个水杯放在桌子边,杯子的小一半都已经悬在桌沿外边时,有些人会说“我感觉它要掉下去了”,惴惴不安;但有些人就会视而不见。

我属于能看得见的那一部分人,所以今年10月我去立了遗嘱,也算是把这个杯子往里推了推。我可以集中注意力去干别的事情,而不是一颗心一直悬在那儿。

起了立遗嘱的念头,或是说真正去考虑死亡这件事,也和我转行有些关系。

2015年底,我偶然认识了一位保险从业者——也就是我现在公司的总监。在和她的洽谈中,我开始发现意外险的重要性,这关乎我走了之后,这笔保险金要给谁用。

之后参加了中华遗嘱库有关于遗嘱的培训,我意识到自己不仅需要规划自己的保险金,也需要提前安排现有的其它资产。虽然80后90后大多都是独生子女,没有人与我们争夺父母房产的继承权,但是也可能遇到很多纠纷,之前央视的新闻中也有过相关报道。

为了避免以后在这些事情上花更多的时间精力(甚至可能还做不成),提前通过遗嘱的方式去安排好,那么在未来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很快速、节省精力的,并且没有拉扯的。

我想,既然我在工作上一直为客户考虑风险,那么生活中我也应当把自我的风险管理做好。而且我们做这一行的都知道,风险就意味着不确定因素,可能突然之间我就发生什么意外了,所以还是尽早做好筹划,踏实。

这也和三十岁危机有关吧。网上都在说第一批90后要三十岁了,之前我可能潜意识里还会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但是随着年龄增长,“三十而立”的紧迫感真的越来越明显了。

另外,做保险这行,和我对生命无常性的感知也有关系。

我经历过几次近在咫尺的死亡。第一个离开的,是初二时的同班同学,特别阳光的一个男孩,住院不到一年就因喉癌去世了。我现在还记得,那天下午班主任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全班都哭成了一片。

第二个离开的,是我当年一起加入银行的同期。工作一两年后,他也因为癌症走了,据说是因为租的房子甲醛超标所引发。

曾经很鲜活的生命,突然之间就离开了。一个去年还很健康的人,今年可能就检查出了重大疾病。我有个曾经的银行同事,一个26岁的小姑娘,也查出了乳腺癌。

所以我觉得,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死亡,一份遗嘱和我们最大的连结,是“爱”和“责任”这两个词。

做保险之后,我遇到过一些被我私下称为“自私自利”的客户,比如丈夫当着妻子的面跟我说不要投保险,“这是我花钱投的,如果将来我死了,难道让她拿了钱嫁给别人吗?”

也有人跟我说,“我不考虑我儿子,不考虑我爸妈,也不考虑我太太,反正这个日子就这么过,等遇到什么事再说。”

在这些时刻,你能看出一个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装着别人,会不会考虑到哪怕有一天自己走了,也希望尽可能为身边人再最后做些什么,希望他们还是能过得好一些。这也是遗嘱能够起到的作用。

另一方面,这样做也是为自己好,我希望以后家人想起我的时候,更多的是爱和怀念,而不是怨恨,甚至咒骂。

今年更早些时候,我的父母就已经把遗嘱立好了。他们不太排斥遗嘱,也不讳言死亡,他们觉得提前把身后事做好安排,对儿子有利。

我能从包括这件事在内的很多事情上都感受到父母对我的爱,所以我觉得我去立遗嘱,也是对他们的一种爱。

曾经有一次,头天晚上我和公司的一群伙伴还在喝酒,第二天早上就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哥走了,当时他的父母也赶过来了——我亲历过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就知道万一自己有个意外,老人家太不容易了,所以还是希望通过遗嘱的方式,多为他们想着点儿。

在遗嘱里,我的主要财产继承人是母亲。这有几个考量,一方面,我有一些保单的受益人填的是父亲,而且他生活得比较大条,主要是母亲在打理家庭,所以给到母亲,能够同时照顾到两个人,而且从概率来说,女性也普遍比男性更长寿。

另一方面,我自己离异了,孩子和他妈妈一起生活。如果我走了,这笔资金给到父母,他们也会代替我去给到我的孩子一些金钱上的支持。如果我父母百年之后,这笔钱自然也会给到我的孩子。

遗嘱在这里的作用,就是免去了前妻与父母关于我儿子在继承财产上的接触与纠纷。很重要的是,中华遗嘱库的遗嘱被法院接受,不怕其他人质疑其有效性意欲推翻。

所以就对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去做一个安排来说,遗嘱的确是很好的一种工具,可以帮助我把我的愿望落地实现,让我的爱在自己身后顺利传递给我想给的人。

* 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 感谢中华遗嘱库为本次采访提供的帮助

关于遗嘱,

你怎么看?

采访、编辑:醺子/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