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顶尖大学毕业后,他们选择了家里蹲

在当代人这种工作几乎占据生命所有时间的环境下,那些有着高学历,职业前途近乎完全有保证的大学毕业生,也有不少顶不住压力,成了人们口中的“尼特族”。于是一个新的群体诞生了:高学历尼特族。

image
网络

名校毕业,不想工作是怎么回事?

在当代人这种工作几乎占据生命所有时间的环境下,那些有着高学历,职业前途近乎完全有保证的大学毕业生,也有不少顶不住压力,成了人们口中的“尼特族”。于是一个新的群体诞生了:高学历尼特族。

尼特族、家里蹲什么的,我们已经讨论了太多,几乎每个当代年轻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尼特族的DNA:不想上学、不想上班、不想找工作、不想被人逼着工作、就想宅在家中。

image
网络

在日本,就有这样一群从著名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在外人眼中前景光明,但他们选择放弃工作——有人甚至在没有毕业时,就不打算工作。他们有人靠父母资助,有人抽空打工,被视为“高等游民”。

他们之所以不想工作,有人认为理由如下:他们自尊心太强,一心想要找到和自己学历匹配的大公司职位;害怕失败,害怕跟自己喜欢的人打招呼、害怕说话太直接伤害到朋友,以至于在找工作时,害怕面试第一次失败,下次就有了精神创伤。

于是,网友给他们起了各种外号:

自家警卫员、级家里蹲、自家有限公司董事长、平成的贵族、追梦人、职务放弃员、二氧化碳创造者、网络搜索官、冒险者、勇士……

image
网络

Line的尼特族专属表情包:老子365日连休

有人还总结了让他们精神状态萎靡不振的五大元素:

1.白天睡觉、晚上兴奋

2.爸妈和自己谈人生谈未来

3.同学聚会

4.朋友的婚礼请帖

5.被男/女朋友加入黑名单

上班那么累,还不如当网红、回家种地……

让自己开心快乐是“高学历尼特族”生活的唯一目标,但讨厌上班的他们活得比那些上班的人更开心。

东京理工大学22岁学生中岛,从大学主动退学后,在2017年10月注册了推特,就靠着这7万粉丝,他切切实实地解决了生计问题。

image
网络

中岛本人

他每天三餐都会安排出来,由自己的粉丝来请自己吃饭。如果哪一餐空出来了。他会发这样一条推文:

“今天还空出来一档,谁来补上?晚上6点想请我吃饭的人,请私信我!”

image
网络

所有请他吃饭的粉丝都是出于自愿,并通过推特私信跟他取得联系。大多数人也都是和他年纪相仿的同龄人,他们最大的需求就是想找一个人能听自己讲话,可以向他倾诉自己心中的烦恼。

除了请客吃饭外,中岛还给粉丝列出自己想要的物品清单,粉丝看到后可以按照清单给他寄东西。下面是日本产米大县新潟县的粉丝给他寄来的“越光米”(日本最优质大米之一)。

image
网络

吃穿不用愁,粉丝送给他的大米

还有粉丝请他一起泡温泉,甚至有粉丝花巨资给他做整容手术,当然他嫌太麻烦最终拒绝了对方。

显然,在大城市东京居住的年轻人中,对中岛这样的倾听者的需求巨大。很多跟朋友、家人讲不出来的生活烦恼,人们都可以找这位打扮略微邋遢的中岛小哥。

他是现实中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但在网络上是比爸妈还亲切的亲人,请他吃一顿饭,算是认真听你诉说苦恼的咨询费用。

image
网络

业务已经扩展到抖音的中岛

今年才22岁的中岛其实早已是走南闯北的老手。19岁考上东京理工大后,大一还没读完半年,就中途退学,然后拿着自己打工赚来的一点钱,去欧洲闲逛了3个月。他称自己在欧洲一路打车旅行,被毒贩子追打过,还差点和当地移民发生纠纷,甚至,他在旅途中还和一位东欧妹子有过一段不到2周时间的短暂婚姻(现已经离婚)。

image
网络

回国后,通过朋友介绍,中岛开始经常和朋友一起吃饭。时间一长,渐渐被介绍认识给朋友的朋友,社交圈逐渐扩大。

他发现即便是和陌生人见面,能专心听对方讲自己的事,也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

于是,从2017年到今年这两年半时间里,中岛靠着刚开始每个月增粉50-60人的速度,在网络上名声一步步传开,到现在为止一共被3000人请客吃饭。当然也有被请到吃到厌烦的时候,即便如此,心情不好的日子里,他说自己的餐食也会保证每天有两顿。

image
网络

也就是本月,他将自己两年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书名叫做《放弃那些讨厌的事情,也能活下去》,可以说将高学历尼特族的这种生活方式贯彻到底了。

中岛在自己的书里坦露很多和他一样的同龄人的“烦恼”:

“深夜,几乎每个人躺在床上脑中涌现的事情无非这几样:‘尽量远离自己讨厌的事情’、‘明早不想挤地铁了’、‘实在太累不想工作了’、‘现在唯一想被人表扬的是,自己认认真真吃了一碗饭’。”

中岛说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想对那些努力了又努力的人说一句,不用那么努力,真的完全OK。

在“高学历尼特族”中,有不少是在我们眼中一条腿即将踏进“富裕阶层”的年轻人,一个叫服部的男生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27岁,还在读日本私立大学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的他,自诩为“大9学生”,也是未来“高学历尼特族”的预备军。日本的医学学制和中国不一样,本科六年,毕业后直接考医学博士。然而,服部大六后就没有毕业,连续留级三年。

image
网络

“本来准备今年毕业的,想了想,觉得学医已经学够了。”服部的打算是今年毕业后,做点“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其实所谓“高学历尼特族”并非是当代日本年轻人的专利。

上个世纪初,日本就有将近3万年轻人在经过高等教育后,不选择就业,最后成为日本的社会问题。据1908年时的估算,当时高中和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占到了当时毕业生的12.38%。

那时的他们,大多数每天沉迷于看书和各种趣味活动,过着闲适的生活。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就将自己称为“高等游民”,其含义和今年的高学历尼特族一样。在很多他的小说中,比如《心》中的先生,以及后来川端康成的作品《雪国》中的主人公,无一例外都是当代意义上的尼特族。

image
网络

甚至在当时的日本学者认为:一个文明国家没有些“高等游民”,反而是不正常的。

最终,大批的年轻人在此后因为二战而引起的内需驱动中,开始渐渐工作,以至于最后被动员上了战场,这一社会问题最终也迎刃而解。

但很长时间过去,当下社会中“拼命工作”仿佛成了一条强迫观念,即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工作,不应该对此有丝毫的怀疑。

日本最近一档电视节目中,前大阪府知事桥下彻曾面对十几位高学历尼特族这样说道: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和不负责的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完全燃烧了自身的能量。大概意思就是:完全“燃烧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他列举自己40岁时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选上大阪府知事,成为日本当时最年轻“省长”的经历,劝说在场年轻人不要怕付出努力,但来自台下尼特族的回应是:“当政治家一定是闲得没事干了吧。”

回家种地也是一种选择

如果你觉得名牌大学毕业不想工作,可能是家中有矿要继承,根本不愁吃穿的话,下面这位姐姐,则直接选择了回乡下种地。

京都大学毕业的29岁女生纱织选择了回老家,她维生的手段是:偶尔打打工,“生活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

如果硬说有什么理想或者目标的话,纱织说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实在太累,每周工作5天对自己来说工作时间太长。

“最理想的话是每周工作1-2天吧”,纱织始终认为,所谓的工作,就让想工作的人使劲工作就好了。

image
网络

所谓的工作,就让想工作的人使劲工作就好了。

而像纱织这样的高学历都市尼特族中,有不少人开始“回家种地”。日本经济新闻曾经对575名20-30岁的日本年轻人做了一项调查。调查中发现,有47.3%的人想离开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城市,回到地方小城市生活。

其中大多数人对回到小城市和乡村充满了幻想。他们的理由大多是:

“不用加班、私人时间和生活有保证”(30岁东京女性)

“想有个自己的院子,可以种菜自给自足”(26岁大阪男性)

“至少我能有个一户建,还能有个停车位”(29岁东京男性)

几乎有8成的调查对象对乡下环境充满向往,83.7%的人希望过上不拥挤高峰期的生活,有7成的人认为,自己理想的生活需要被大自然环绕。

石井和三好今年都27岁。他们是东京一所一流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两人决定到日本西部的一个名叫田边市的小城居住。

image
网络

石井等四人在深山里的家

和他们俩做邻居的也是两位20多岁的年轻人,四个人的收入就是帮附近的居民做一些日常农活和杂活。在这个深山小镇里没有年轻人,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妈,平均年龄都在70岁左右。

每月,石井和几位从大城市来的朋友们各自只需要赚最少2.5万日元(不到人民币2000元),就可以维持好在这里的生活。

image
网络

当然,高学历尼特族们的悠闲生活不能总是在最低水平。四个人抱团后轮流在附近的旅游景点打工,不过也就每周2天的频度,费用也只用于弥补种地和干杂活偶尔的生活费不足问题。剩余时间就是在野外烧烤,游玩。

不过,虽然在乡下,他们也能维持和在东京一样的生活标准,乡下买不到的东西,上网两天就到货,过得还是很舒适的。

image
网络

四人虽然住在一个地方,但因为都喜欢一个人待着,也不会有多余的社交负担,平时就在自己的居住空间里,没有互相打扰的烦恼。

他们都是在网络上认识后才来到这里。石井说自己作为尼特族,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来到这里从来没有后悔过,过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石井也考虑过如果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等自己变老怎么办。但答案几乎就在眼前,那些当地的70多岁老爷爷老奶奶在这里也生活得很好,等自己变老之后人生会自有答案吧。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