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花十万打赏女网红,到底图什么?

一个直播平台的人气游戏主播从不露脸,但无论是甜滋滋的声音还是偶尔发的局部照片都让人浮想联翩,却在一次直播时,意外露出真实面容,比起照片显得丰满很多,也朴素很多。

Face, Nose, Head, Skin, Cheek, Mouth, Black hair, Jaw, Ear, Neck,
网络

不知道各位朋友有没有看到最近一条值得夺得迷惑大赏的新闻,简单总结就是:

“一个直播平台的人气游戏主播从不露脸,但无论是甜滋滋的声音还是偶尔发的局部照片都让人浮想联翩,却在一次直播时,意外露出真实面容,比起照片显得丰满很多,也朴素很多。

网络

她和一个女主播连麦时突然遇到了平台 bug ,她用来遮挡脸部的图片突然不见了

这位主播妹妹事件后开始一改‘绝不露脸的铁血原则,连续发布几个直面镜头的动态视频力证自己只是偶然失误,其实本人仍然是精致美女。但奈何还是挡不住网友们涌入的疯狂嘲讽,以及本来处于打赏榜单第一名,已经送出超过人民币3万元的土豪粉丝静悄悄的离去。”
其实这位妹妹没有任何错误,毕竟虽然是她引导你们抱持的高期待值,但这就是她的工作嘛;倒是你们,为什么在上网多年,连连目睹诸多惨剧连续发生后,仍然会对生活,对网络抱持如此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Hair, Face, Skin, White, Facial expression, Beauty, Eyebrow, Head, Hairstyle, Snapshot,
网络

滤镜有多强?红墙变白墙

Pink, Selfie, Cap, Lip, Fashion, Photography, Magenta, Beanie, Headgear, Technology,
网络


高光有多强,人就有多靓

Hair, Face, Facial expression, Hairstyle, Nose, Head, Forehead, Hair coloring, Eyebrow, Chin,
网络


滤镜开10级,你就够美丽

Face, Hair, Hairstyle, Forehead, Chin, Head, Nose, Cheek, Eyebrow, Skin,
网络

只要你敢信,人人能变性

有一说一,现代人类,谁不拥有一点合理的照片美化权呢?毕竟前置直出的照片,不仅你看不过眼,连我们,也不想看。但现在网络上一些靓女,滤镜和美颜效果也确实开得太狠了一点,已经基本属于诈欺水平了,让人不禁想提一个非常客观,不带没有任何恶意的问题:朋友,你生活中照镜子吗?


自欺欺人这件事,人类开始多久了?


“美颜”一直以来都是门技术活。
只不过从前这个手艺只有相对少部分人掌握,photoshop是他们施展技艺的平台。“美颜”还只为专业场合服务,当时追求的效果也还不这么“完美”,每个人的照片里都还拥有着正常亚洲人的肤色;也因为那个时候几乎都是专业人士在操刀,出来的效果都非常地符合科学原理。

Hair, Face, Hairstyle, Chin, Hair coloring, Bangs, Eyebrow, Forehead, Nose, Head,
网络

在全民素照上场的年代,女星任斯璐曾因为娴熟的ps技巧和直接与漫画对等的野心在天涯社区红过一阵
而渐渐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应用软件的开发,"美图秀秀"在2008年诞生了,全民“美颜时代”正式来临。动动你的小指头,一秒变白不是梦,调肤色,祛痘痘,擦眼圈,“推一推”v脸立现。不过能不能够p得毫无痕迹,也是很考验手法的,而与此同时,这个时期,有一些带有时代烙印的创意作品出现了。

Nose, Black hair, Smile,
网络

大头,厚发,一些忧伤的文学创作,哪个女孩不曾幻想过做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阿宝色女子呢?
2011年,一个跨时代的产物出现了:卡X欧推出了以自拍功能为卖点的自拍神器TR100,“美颜”第一次变得如此更加智能化和便捷,只要对准镜头,你就能在屏幕中看到自己的肌肤滑的像刚剥了壳的鸡蛋,白的像未剥皮的大蒜。如果说现在的网红镇店宝已经变成了某疆的稳定器,那在年代,一部自拍神器,已经足以让你傲立在小姐妹的社交网络中了。

Pink, Clothing, Beauty, Skin, Lip, Outerwear, Long hair, Textile, Gesture, Sleeve,
网络

除了一看就是自拍神器出产的图片,女孩身穿的还有那个年代时髦女孩必上身的J牌粉色运动套装
正是这时候开始,普罗大众逐渐有了“照骗”的意识,有些女人是信不得的。但在那个朴素的年代,“照骗”仍然是偏向于负面的评价,被人用此扒皮的话,感觉总是有点理亏。

Hair, Hairstyle, Bangs, Chin, Black hair, Forehead, Brown hair, Long hair, Layered hair, Smile,
网络
Hair, Face, Eyebrow, Nose, Hairstyle, Cheek, Lip, Beauty, Head, Chin,
网络

一张照片火遍全网的x瓣网红,曾经在上了电视后被嘲照骗,只是现在看来,这个差别其实已经非常客气了
好景不再,随着AI技术越加发展成熟,AI算法遇到摄像头后,“美颜”就彻底不再有技术门槛。当代,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和类似faceu,B612,snapchat的软件,人人轻松让你化身像田园里的精灵小兔,丛林里的小鹿,小脸,大眼,粉鼻头。

Hairstyle, Petal, Eye, Forehead, Eyebrow, Hair accessory, Flower, Iris, Eyelash, Beauty,
网络

教你如何用手机,修出完全不像自己的教程,也比比皆是,他们管这叫把被相机丢失的美,自己找回来。
而以直播和网红经济的崛起,更是让美颜直接变成了生产力,如果开了滤镜就有人给我刷十万礼物,开了十级美颜今天就能带100万货,为什么不呢?

那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上当呢?
如果说批量化网络限定美女的出现还有道理,那为什么总还有人会为此买单呢?就像一开头说的,真的真金实银买单的那种。
根据2019年《2019Q1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中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直播用户预计增至5.01亿人,且超七成用户是男性,在科技发展到视频可以实时PS、甚至可以AI换头的今天,这些在镜头前唱着歌聊着天的女孩也许并没有那么好看,也没有那么好的身材、甚至有的时候都不是女孩子,屏幕这头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吗?

Nose, Singer, Smile,
网络


其实,男人们很有可能是有预想的,不然要如何解释,在这个绝大多数人都依旧相貌平平的世界里,是怎么突然冒出一大批忽闪着大大的眼睛、露着若隐若现的乳沟的美女的呢?
除了各大平台活跃着的富二代和拆二代们花钱听个响的心理简单直白无需费力剖析,直播观众中的绝大多数,还是我们身边挤在地铁里、堵在高架上的普通人。就像每天回到家先在车库里坐着玩手机的那半个小时一样,也像深夜里沉迷的网络游戏的世界一样,那些明知或许只是虚假的幻影的网络主播们,也成为了现代城市里男人的一处心灵避风港。
知乎上有匿名的“理智玩家”,一年花费自己四分之一的工资打赏给主播,自称收获的是恋爱般的体验。此时主播在直播中所展现的的才艺、直播互动中进行的谈话、甚至自己的身体,都变成了一种商品符号在直播平台上被出售。并且由于两人的关系是一方出钱的不对等状态,对方更是对自己百依百顺小鸟依人。从温柔对话带来的慰藉,到失衡的关系中女性表现出的甜美可人;在对某位主播感到厌倦的时候,只需静静点下手机屏幕上的返回键,直播平台的首页还有成百上千的女孩子供君挑选——这无疑是直播观看者在现实世界的男女关系中难以收获的体验。

Black hair, Mouth, Long hair, Neck, Chest, Smile, Gesture,
网络

一些不走才艺路线,而走生活聊天路线的主播,也非常受欢迎
在男权主导的社会里,男性这个性别或许享受了一些红利,却也同时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家中父老盼望着儿子在大城市混出个样子来,办公室中繁琐的工作与永远找不对自己位置的人际关系充斥着日间的生活,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半夜十一点黑着灯的出租屋,或是打开门面对刚刚参加同学会归来、话语间透露出对靠着嫁了个好老公住上了大别墅每月一次出国游的当年的同班女同学的羡慕之情的老婆和伸手要钱参加暑期欧洲游学夏令营的孩子。
直播平台上最便宜的礼物折合成真实的货币不过几毛钱,最贵的也不过到几千元。在较小的直播平台或是不太出名的主播直播间里,一晚只要花上几百块钱,便能听到这些在现实生活中远远超出自己的交友阶层的美貌主播们用甜甜的声音真诚的感谢自己、与自己聊天;打赏金额积累到一定程度,不仅能在主播面前混个脸熟,甚至可以将关系发展至线下。主播会在直播当下重点与送礼物的用户即时进行互动,并且有一定概率建立长期的关系,这样的互动强度是别的传播渠道所没有的。
用自己认为合理的对价,购买生活中难以得到的赞扬、肯定、新鲜感、选择权,就算不提发展至线下可能拥有的性的可能性的灰色地带,单单是看着屏幕上有人愿意与自己聊天、倾听自己的诉说、回答自己的问题,就总会有人愿意为此付钱,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自己从人海中挑选到的或性感或可爱的美女呢。
生活不需要真相,生活的疲倦让人只需要一个美丽的幻影。这个幻影可能是一个甜美的声音,可能是几张模糊的照片,也可能是一张动作稍大脸部都会因为开到美颜最大值而变形的脸庞。其实男人们在为之付出金钱的,永远不是屏幕背后抱着种种目的在直播的女孩,而是自己的欲望。

所以管人家差别多大呢,那一刻你是开心的,就够了鸭


参考资料:
艾媒大文娱产业研究中心,《2019Q1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2019-04-30,https://www.iimedia.cn/c400/64226.html
赵梦媛. "网络直播在我国的传播现状及其特征分析." 西部学刊16 (2016): 29-32.
蔡骐. "风格化表演与仪式化互动: 重新审视网络直播." 传媒观察3 (2019): 1.


资料收集:小欣鸡

撰文:小羊,白雪格

编辑:小羊版式

设计:?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