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找个倒插门女婿,爸妈把我的信息贴上了电线杆......

Kate是家里的独养女,自从上大学以来,过年就开始有亲戚问,“什么时候给你爸妈招个女婿来呀?”见着爸妈又开始说,“哟, 你女儿这么大了呀!好给你们招个女婿回来接接班,你们两个也好享享福了。”

image
ELLEMEN


重金求婿???

Kate 虚岁24,周岁22,长卷发,手上和脖子上挂着卡地亚的手环,和每一个在国外念书的白富美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她正在招上门女婿,且拥有自己的征婚启事。

这是专门找人做的,一张修得面目全非的写真,还包含有大量信息:

image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跳过短短两行自我介绍,才是字体加大的重头。

image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ELLEMEN

配图也是从近百张照片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一张是Kate父亲在大会议桌面前跟某领导握手,一张是Kate父母在一线车间视察、背景是两台大机器,再一张一家三口停了两辆豪车的别墅门口颔首微笑。

后两张照片都是中介提点拍摄,拍照穿的衣服、甚至车头朝的方向、以及三人的站姿都有讲究。封面上抱着手臂的Kate爸面带微笑问你,“愿意娶我女儿?叫我岳父吗?”

“招女婿是一盘生意”

“重金求婿”这样的事,可能在一些地方只是印在故事会的奇情故事,但在浙江萧山、东阳一些地方确是长久以来的传统。早先为了补充家庭劳力,到了如今就是一为拆迁、二为接班。

Kate爸一直觉得自家女儿争气,本科是重点,现在又要出国留学,怎么好去跟一溜儿专科的女孩子争女婿。他想从身边做企业的朋友和工作里遇到的年轻人种留心,不过或许还是缘分未到,几次开口都没碰到合适的。最后还是听了老婆的建议,去中介也留留心。

不过到了中介,听说是招女婿,女儿的资料就只两三行就能填完,学历也只是个勾选项,Kate爸勾完“本科”,忍不住在旁边打个括号写上(重点)。

“这个不用写的啦,本科就可以啦。”

“一本两本三本差得还是多的吧。”

“没关系,没关系,喏,后尾房产企业信息写得清楚点就行啦!上面这些嘛,人家又不是来挑老师的,差不多就好唻。”

不过Kate爸还是不死心,头两趟见面,还把女儿的托福成绩同设计作品一道做进了资料文件袋里,没想到对方落座草草一翻,赞一句您女儿真优秀,就立马切入正题,“您公司去年的销售额这里写得是……我想问问……以及现在的管理问题……”

夹在里厢的自己的两张设计单页,Kate怀疑摆进去以后就没见过阳光。

“独生女儿,

家业怎么办?”

Kate是家里的独养女,自从上大学以来,过年就开始有亲戚问,“什么时候给你爸妈招个女婿来呀?”见着爸妈又开始说,“哟, 你女儿这么大了呀!好给你们招个女婿回来接接班,你们两个也好享享福了。”

她曾经一直觉得父母还蛮开明,一路都很尊重支持女儿的决定。小时候喜欢画画,他们就送去学画,挑大学专业的时候,选与家里生意完全无关的室内设计,他们也同意,一直到现在想出国去学艺术,他们也都赞成。

但一切都在准备去美国留学的前期发生了改变,原先对自家女儿情感生活不太上心的父母,突然开始询问Kate有没有长期交往的对象,又是旁敲侧击、又是急风骤雨,中心思想一言蔽之:催她相亲。

Kate至今记得有次爸爸酒局回来,人有点磕磕绊绊地站不稳,躺在沙发上拉着她说,“爸爸年纪大啦,天天这么也做不了多久了,你也大了什么时候帮我找个帮手啊”,说着话的爸爸眼睛里全是红血丝,额头上都是一道道的皱纹。Kate下定决心,配合父母找个心仪的女婿,算是给家里做的不多贡献之一吧。

“不懂供应链管理

相亲时是要出问题的

她们去的那家婚介号称是只做“定制会员”的超精品服务,去一趟带的材料可能比Kate出国准备的都多。

填表!填表!纵然是个个微笑服务,填多了也烦。再之后又是各种材料的复印件、确认件。听说是之前吃过会员材料拼不拢的亏,现在一样样都严格把关、精心核实。这倒让妈妈觉着蛮放心,越多表格,好像未来女婿也就越来越有保证。

她们挑了后边摆满了成功案例的“精品奢享套餐”,说是有个小姐妹的女儿也是选的这个,顺顺当当讨了个优质的上门女婿。

招待小姐笑语盈盈,还主动打了个折头,让她们坐一会儿,说是马上就可以看资料,最快这周见两个。最后的合同跟留学中介合同倒都蛮相似,保证安排多少次见面、多少位至尊会员,多少次集体活动浪漫邂逅,硬梆梆的数字并不削减我父母的浪漫想象,反而教他们觉着是份安心踏实的保证。

不过他们也确实效率惊人,签完协议,隔天就通知约个时间去“浪漫约会”。

不同于之前,这回“浪漫约会”像是一场“招聘群面”,中介的全程红娘顾问、父母,还有一个父亲信赖的副手,五个人坐在桌子的这一边,对过一个身着休闲西装的年轻人显得单枪匹马、势单利薄。

而Kate本人坐在那里,看着旁边四人一个个轮流发问,左边的爸爸和副手主问管理经验、市场判断、行业前景,“供应链”、“KPI”齐飞,几乎误入了一场专业招聘。右手的妈妈和红娘一来一往问婚姻理解、未来家庭规划、子女教育以及夫妻关系处理。看着那个男生左右招架,偶尔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流露出的窘态,几乎让Kate有些同情。这样的面试都能扛过,该会是什么样的人啊?

偶尔涉及谈到夫妻争执之类的问题,这些人才短暂地把目光放在了Kate身上,大多数的时间里,她好像只负责微笑、迎接和欢送。当然,打分评判、决定去留也没她的事,评分表不知是谁做的,居然还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从头到尾,Kate跟那个男生就说了三句话,“你好,我是xxx”、“对,准备出国,预计之后毕业会回来发展。”、“好的,再见。”男生有些腼腆,紧张的时候会忍不住抿下嘴,Kate对他印象其实不坏,袖口领口都很干净,笑起来也很真诚。但他真诚的笑最终还是没有打动爸妈,因为看起来不够活络而在评分表上落败,最后淘汰。

不过也跟面试一样,企业想考量员工,员工也会考量企业。好几个“应聘男生”刚坐下来答上一圈,就开始主动问询更多细节,有面试还没完,就提出下次见面要不就安排在公司的人;还有反复抛些生意上的问题来跟Kate爸对谈的,试图验证这坐着的一排人是不是骗子。不过他们在意的,似乎并不是女孩,而是广告上的许诺能否成真。

中介第一轮介绍了五个,也都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在评分表上极为高分的优秀选手。只不过打电话过去问,结果已经被另一家看中了,那家条件比Kate家好得多。

中介小姐劝妈妈:“心平一点,我们有的也降一降,成功机会也大一点。”

Kate妈本来就怀疑中介是不是只准备少数的优质资源反复使用,到后边中介一路劝她降降降听着更不是滋味。这番劝告最终传到爸爸耳中,却成了一封鼓动书。

他深信自己输在了“信息渠道窄”,因此下手不够快上。而中介这里的信息源又是多家供给,未必一手,“靠谁不如靠自己”,他撤回了一开始“专业事就要交给专业人来做”的信仰,开始自己披挂上阵挑女婿。

先是各路饭局应酬里频托身边的朋友继续留心,一面又开始带Kate去参加饭局。可惜这些场合认识的男生,很多并不愿意做上门女婿。他们中不乏聊得趣味相投的同龄人,但最后落实到婚姻和招婿上,却常成了两家家长之间的博弈。

而Kate去年年底已经陆陆续续收到了几个学校的offer,父母越来越急。婚介所之前做的那份征婚形象单页,又被加印了200份,父亲在公司放了一些,出门随身公文包也装上,仿佛要抓住随时随地可能遇着的一切机会。印着个人信息的黑体字伴着粉色温馨玫瑰的单页,还是片刻不能让人联想到浪漫,倒像是路边被硬塞到你手里的小广告,急切踊跃。

”上礼拜我爸回来往沙发一靠,叹了一长口气,我还以为他生意上遇到什么麻烦了,”Kate苦笑着说,:“后来他叹口气跟我说,今天谈生意碰到一个挺精神的小伙子,他都把手伸包里想拿单页了,‘结果他转头借个电话,我晚上不回家了,你跟宝宝早点睡啊’,我们还是晚了,好的都被人家挑走了。”

Kate看了看父亲的脸,失落是真的,懊丧也是真的。那种情绪像失恋,也像预期稳当的生意泡了汤。

撰文/编辑:咕咕,小羊

正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