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蒋方舟:谁在入侵我们的爱情?

有什么在限制我们恋爱的想象力?

春暖花开的季节,又是应该开始谈恋爱的时节。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观察到身边的部分年轻人纷纷扬言进入佛系恋爱——谈不谈恋爱都行看你,再或者选择不谈恋爱一个人立地成佛。种种对爱的不苛求态度,让人有点怀疑,年轻人是否正在经历“恋爱不足”。 是谈恋爱不够好吗?还是有什么在限制我们恋爱的想象力?我们和蒋方舟聊了聊这个话题。

image
ELLEMEN

春暖花开的季节,又是应该开始谈恋爱的时节。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观察到身边的部分年轻人纷纷扬言进入佛系恋爱——谈不谈恋爱都行看你,再或者选择不谈恋爱一个人立地成佛。种种对爱的不苛求态度,让人有点怀疑,年轻人是否正在经历“恋爱不足”。 是谈恋爱不够好吗?还是有什么在限制我们恋爱的想象力?我们和蒋方舟聊了聊这个话题。

ELLEMEN:大前研一的新书《低欲望社会》里观察到,最近几年日本年轻人在进入低恋爱率时代,你在东京一年也看到这样的情况吗?

蒋方舟:谈恋爱这种事比较不容易观察到,但从消费上来说日本确实进入了低欲望时代,这和日本经济不如从前有很大关系,我的很多日本朋友他们在青春期赶上泡沫经济时期,花钱比较大手大脚,但现在年轻人出去约会很多人的选择是徒步——因为这个项目不花钱。

ELLEMEN:除了经济,日本年轻人在心态上对恋爱有抗拒吗?

蒋方舟:我能感觉到他们对外界的世界不好奇,比如现在日本年轻人出国留学的比例在降低,甚 至出国旅行都变得很少。他们觉得自己好好打工或者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已经是幸福的生活了。普遍来看,日本年轻人低欲望伴随着低好奇。

ELLEMEN:中国的年轻人是不是也对恋爱不感兴趣了?我会觉得身边的年轻人要么觉得“猫狗双全”的生活是大满足,要么养一只虚拟蛙就觉得很开心了。

蒋方舟:我觉得工作压力大是一方面原因,如果一天的时间按照工作和生活来划分,年轻人,尤其是北上广的年轻人,生活的面向已经被抽离。通勤时间长,上班很辛苦,加上微信模糊了上下班的界限,就造成一种生理上的疲惫。那么休息的时间,大家就不想谈个恋爱。周末平躺在床上就已经很幸福了,生活里想象力也变得很贫瘠。另一 方面,今天的生活同质化也很严重,大家的生活和爱情都很相似。

image
ELLEMEN

春暖花开的季节,又是应该开始谈恋爱的时节。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观察到身边的部分年轻人纷纷扬言进入佛系恋爱——谈不谈恋爱都行看你,再或者选择不谈恋爱一个人立地成佛。种种对爱的不苛求态度,让人有点怀疑,年轻人是否正在经历“恋爱不足”。 是谈恋爱不够好吗?还是有什么在限制我们恋爱的想象力?我们和蒋方舟聊了聊这个话题。

ELLEMEN:大前研一的新书《低欲望社会》里观察到,最近几年日本年轻人在进入低恋爱率时代,你在东京一年也看到这样的情况吗?

蒋方舟:谈恋爱这种事比较不容易观察到,但从消费上来说日本确实进入了低欲望时代,这和日本经济不如从前有很大关系,我的很多日本朋友他们在青春期赶上泡沫经济时期,花钱比较大手大脚,但现在年轻人出去约会很多人的选择是徒步——因为这个项目不花钱。

ELLEMEN:除了经济,日本年轻人在心态上对恋爱有抗拒吗?

蒋方舟:我能感觉到他们对外界的世界不好奇,比如现在日本年轻人出国留学的比例在降低,甚 至出国旅行都变得很少。他们觉得自己好好打工或者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已经是幸福的生活了。普遍来看,日本年轻人低欲望伴随着低好奇。

ELLEMEN:中国的年轻人是不是也对恋爱不感兴趣了?我会觉得身边的年轻人要么觉得“猫狗双全”的生活是大满足,要么养一只虚拟蛙就觉得很开心了。

蒋方舟:我觉得工作压力大是一方面原因,如果一天的时间按照工作和生活来划分,年轻人,尤其是北上广的年轻人,生活的面向已经被抽离。通勤时间长,上班很辛苦,加上微信模糊了上下班的界限,就造成一种生理上的疲惫。那么休息的时间,大家就不想谈个恋爱。周末平躺在床上就已经很幸福了,生活里想象力也变得很贫瘠。另一 方面,今天的生活同质化也很严重,大家的生活和爱情都很相似。

image
ELLEMEN

ELLEMEN:有解决这种恶性循环好办法么,情侣之间如何找回真正的爱?

蒋方舟:就是多在现实生活中打开一些领域。比如培养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爱好。如果觉得登山、潜水或者开飞机难度有点高,那就去现实中和活生生的人接触。“用心感受”这四个字虽然很土,但很真实,体会对方的举动,感受你们彼此的心理活动。而且保护好这个私人的空间,不要动不动就把爱情里的事儿发到朋友圈炫耀、或者跟闺蜜讨论“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ELLEMEN:你觉得社交网络是在入侵这个时 代的爱情?

蒋方舟:是的。社交网络把我们很多生活都公共化了,模糊了私人生活和私人生活的界限、也模糊了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的界限。爱情一旦公共化,变成朋友圈的炫耀,对感情是有磨损的。

ELLEMEN:之前听闻你在北京著名的地坛相亲角,跟那些为自己孩子相亲的大爷大妈们一 起录了节目。有什么感受?

蒋方舟:我觉得老一辈为儿女选对象的标准,恰恰是婚姻、两性市场的真实反映。是我们天天在大众媒体上获得了一种幻觉,比如我们的女权运动很强势,女性可以在婚姻上占主导地位,可以很洒脱。但是相亲角里,急于结婚的,还都是女性为主。所以,谈恋爱或者结婚等社会问题,都应该少依赖大众传媒制造出的幻觉,多到真实的世界里,看看生活原本该有的样子。

编辑 徐佳

插画 MONKEY012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