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小伙在上海堵输一场球,连夜被人拉到湖北一处工地上......

无论是腆着中年肚的油腻大叔,还是行走荷尔蒙的清瘦小生,在夜间,在周末,他们汇聚向都市钢筋森林间的野球场,成了最后一片男人的乐园。

Street light, Lighting, Light fixture, Tree, Sky, Night, Residential area, Fence, Public space, Metropolitan area,
图片来自网络

ELLEMEN 今天为你带来上海野球场轶事

Street light, Lighting, Light fixture, Tree, Sky, Night, Residential area, Fence, Public space, Metropolitan area,
图片来自网络

1.

在上海输了一场球,

被拉到了湖北工地上

Player, Sports, Team sport, Ball game, Football player, Soccer player, Football, Tournament, Sport venue, Soccer,
图片来自网络

佩特森是位挪威小伙,一年前被派往上海的船级社从事船舶检验工作,每天都挺闲。北欧人也不喜蹦迪尬聊,日子过得甚是平淡。直至结识了位丹麦同行,受邀加入了一支北欧同胞足球队,才终于有了点像样的社交生活。

每周二晚上,这支北欧球队会去上海南边一个大学球场踢球。半年下来,对手也颇为固定——一群80年代初出生的上海男子组成的本地球队。大家是十一人制,30分钟为半场。每次北欧人能赢2、3球,但赢得并不轻松。

“他们每个位置的队员很不固定、配合度太弱。”佩特森分析道:“他们管自己的队伍叫102,说是个番号,与出生地有关,虽然那个区域已不复存在了。”

怪事发生在一个平凡无奇的周二晚上。开赛前,102队的代表突然问佩特森队:当晚能赢他们4个球,愿不愿意赌一局?

老外们特别诧异:平时连追平都很吃力,今天突然上来就说能赢4个?北欧人热血上头,硬生生将心中疑虑压下,问:“赌什么?”

“如果输了,你们必须答应帮我们一个忙。”102队的代表说:“不过放心,绝对不违法,没有生命危险,我们也不要你们钱。”

Player, Sports, Sports equipment, Team sport, Ball game, Sport venue, Tournament, Grass, Ball, Team,
图片来自网络

那晚,102队风格突变,技战术清晰,后卫和中场线浮现出领袖,不停呼喊队友指挥他们如何保持队形,令老外队感受到极大压力。终场临近,对方门将扑出了北欧人最后一记进攻,比分定格在了5比1。

老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输得稀里糊涂。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上8辆车,朝着郊外飞驰而去。

第二天晚上,这组“沪欧特别行动队”悄然出现在湖北市某镇一个工地上。上海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工具把工地铁丝网破出大洞,车队顺利进入。这个工地上无人看守,七零八落停放着好多工程设备、挖掘机。一行人等一拥而上,身手矫捷,连拉带拽,连夜开车牵引着这些建筑工程车辆一溜烟地离开了湖北境内。

其实那个工地的建筑商租赁了102队一位不太来踢球的队员的工程设备车,那位上海人凭灵敏的嗅觉感知建筑商资金链有危险会破产,就连忙赶在其他供应商之前去把自己的设备抢回来。果真,次日,收账的人齐齐抵达工地,但早被102的上海人抢了先。

“事实是,那天晚上他们攒出了一批最强阵容,几个主力小时候都赢过全国比赛。”佩特森颇为无奈、但又笑着回忆道:“半年球踢下来,我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一些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不犯法,但是真的会出格。这些102的人实在很有趣!”

2.

鬼市球场 :

打不了斗牛,再有钱也没用

Tournament, Sports, Player, Team sport, Sports equipment, Competition event, Footwear, Sport venue, Fun, Ball game,
图片来自网络

上海滔滔黄浦江水以东临江之地,其中一座越江大桥下,藏着片通宵达旦的场地,由两个正规大小的篮球场相连组成,被称为沪上资本圈内著名的“鬼市球场”。

鬼市球场之所以是野球场,必有其规则。规矩第一条,来者都要会打篮球,都要上场。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女流娇娘。

身高1米7、26岁的上海女孩Jo后来才明白,为什么当初被朋友怂恿带去——不是因为自己高颜高智,也不是因为自己曾在在新加坡投行有金融衍生品交易的良好训练,而是简单的会打篮球,并且大学时候酷爱街头篮球三对三“斗牛”。

开始几个场子都是打全场,期间不时有马达低音轰鸣,一辆辆超跑陆续抵达。球场周围人越聚越多,大约四十来人时,大家开始集中到一个半场,“主菜”斗牛被端上台面。

热身、上场,然后转移球、过人、砸框、抢球、出圈、再上篮。期间男男女女互不相让诸多身体对抗,但不野蛮。

Performing arts, Performance, Fun, Juggling, Performance art, Player, Acrobatics,
图片来自网络

待到比赛结束,下场之际,新人和常客才会正式相互介绍。通过打篮球获得场下社交资格是“鬼市球场”的铁律。说起印象深刻的人,Jo说,有个三十多岁的轻熟女令人过目不忘:深炭灰球衣、深炭灰紧身裤和深炭灰AJ、连头绷带也深炭灰,除了脸和手无任何皮肤暴露,174左右,身形矫健。

“关键是,长得特别像冯提莫!174身高的‘冯提莫’,而且还会打篮球,刺激伐?”Jo回忆起来还是一脸兴奋,“但我觉得她不像是来找资源的,貌似是常客。”

她也不是某位“二代”女朋友,Jo揭晓答案:“174会打篮球的’冯提莫’其实是场上一位20岁年轻男孩的保镖,‘海’里(指中南海警卫机关)退下来的。”

“鬼市”球场第二条规则:如果你不开超跑,要么打车来,要么开帕萨特或者高尔夫GTI。这些规则降低了陌生人社交时的鉴别成本。“他们认为两百万以下的车都很入门。其次有两款车是例外——高尔夫GTI代表着车主懂车,开帕萨特的车主则意味着背后有‘人脉’。”

晚上10点,球赛准点散场,那位174cm身高的“冯提莫”保镖兼任司机,载着雇主,开着辆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轰鸣而去。

3.

穿错了球衣球鞋,

小心被球场“锦衣卫”抓起来

Player, Team sport, Ball game, Football, Sport venue, Sports, Tournament, Sports equipment, Football player, Competition event,
图片来自网络

老胡其实并不老,只是爱装糊涂蹭球场打球。那个场子,是上海老卢湾一所历史悠久的高中篮球场,周末会外租给企业包场打球。老胡熟悉上海黄浦、长宁、徐汇等市中心区域各大外资企业包场打球的地点,单身赴会,屡试不爽。

可是有一次,当他刚进入球场,正站在场边迅速观察哪边有机会让自己及时加入的时候,身后斜窜出那么一位身高1米85,面如黑塔,一整套品牌球衣端正,准备入场的人。一开口就道:“旁友,你怎么能穿成这样来打球呢?”

一个愣神后,混迹各大球馆的江湖经验立即让老胡冷静下来,他施展起揣着明白装糊涂大法,反问道:“兄弟,今天我是有何不妥吗?”

那位壮士倒也并不跋扈,诚恳问:“第一,你来得稍微晚了半小时;第二,你不知道今天我们全球总部‘合规副总裁’萝卜丝先生来打球么?”

老胡这下是真有点懵,心想这合规部门是干嘛吃的呀?副总裁听上去是人家公司大老板呀,怎么也从总部来这种小球场打球?还要管我球衣着装?我又没有穿着皮鞋来打球,他们怎么管这么多?

Blue, Sportswear, Jersey, Cobalt blue, Team sport, Player, Electric blue, Team, Grass, T-shirt,
图片来自网络

那位好心人见老胡踌躇,倒热心地帮助出主意:“要么这样吧,你周末大老远赶来打球也不容易,快去隔壁便利店买一包创可贴,把你鞋子那几个Logo全部贴掉,也许还能混一下。

老胡看着这位男子成套统一牌子的球衣终于想起来了——这在人家运动品牌自己包场的场地,自己偏不巧穿着他们竞争对手的装备来蹭球,难免被说失礼。更重要的是,这合规部门,平时在公司里的业务正是从负责检查小到头发丝整洁不整洁,大到商业项目违规调查。要是搁明朝,可以说就约等于锦衣卫。

于是,肉色强力创可贴遮掉球鞋上每处logo,再把球衣内外反穿,老胡终于打上了球。中场休息时,老胡和那带他进场的好心人攀谈,打听起他的身份。那汉子憨厚一笑,说他是中国区合规部高级经理,刚刚从某著名审计事务所加入这间公司两个月。

老胡暗暗一惊,感情配合他演这出《捉放曹》的汉子,佩戴的竟是一把绣春刀。

真真假假

来说出你的球场故事。

撰文 华佬

内容编辑 JC

正文图片来自网络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