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会退选吗?这份政客与病魔的斗争简史给你答案

政治大人物的健康状况,也许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尽管他们面对的烦恼更多,要防的“小人”更强,但他们并不会轻易病假。

image

"希拉里倒下了?"

政治大人物的健康状况,也许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尽管他们面对的烦恼更多,要防的“小人”更强,但他们并不会轻易病假。至少在人前,他们不能倒下,毕竟千奇百怪的舆论会让公关成本大幅提升。 然而就在两天前人们悼念9·11十五周年的现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下一任总统的对手希拉里倒下了。

image

悼念活动时就已显疲态

在希拉里的医生宣布了“肺炎”的病情之后,她的对手立刻跳出来提醒各位选民兄弟“身体不好的人可不能当总统!这样的总统可定要给人民添堵”;一些媒体也开始自以为是地在标题里发问“希拉里会退选吗?”企图以此在“新媒体”上获得一些意外的点击率(比如我们)。

但话说回来,真的会吗?下面这份政治人物与病魔的斗争简史可能会给你答案。

罗纳德·里根(1911-2004)

image

罗纳德·里根,1984 年

两任美国总统里根,任期持续整个 80 年代。在他退任十余年后的 1994 年,他被确诊出老年痴呆症。然而国民纷纷惋惜的同时,亚利桑那大学的学者却发现,里根早在“被确诊”的多年前,演讲中就已经出现轻微的痴呆症状。

“特殊词汇的出现率显著下降了。”两位以此为课题的语言与听觉科学教授在研究中写道,“并且,里根总统的交谈场合中明显增加了无关闲谈的比例,意义不明确的词汇也多了很多。”

约翰·肯尼迪(1917-1963)

image

约翰·肯尼迪,1962 年

肯尼迪 43 岁当选总统,当时他看上去健康又有活力,然而事实却是,满身的病症让他不得不常用类固醇和其他药物控制。最严重的包括肾上腺机能不足,以及自身免疫性多内分泌腺病综合征,然而这些拗口又(看上去很)严重的疾病,在大选期间被竞选团队用文字游戏回避了。

在一份报告中,医生称“肯尼迪并未患上由肺结核导致的肾上腺机能不足。”事实上肺结核只是一小部分患者的病因,而公众却没有深究,似乎非常买账。

后期病症越发严重,肾上腺萎缩导致了疲劳、眩晕、肌肉无力、站立困难、性格变化等,以致他在访问英国时就曾意外倒下。肯尼迪死后,海军军医的一份报告显示,他生前每天至少摄入八种不同的药物,依然难以抑制病态发展。

富兰克林·罗斯福(1882-1945)

image

富兰克林·罗斯福,1924 年

1921 年,38 岁的罗斯福深受麻痹症困扰,双腿完全无法活动。前一年他刚作为副总统竞选人参与大选,疾病眼看就要毁掉他的前途,然而事实却并没有这样发生。1928 年他当选纽约州州长,四年后成为总统,并任职至过世。

医院报告显示,作为资深烟民的罗斯福患有高血压、动脉硬化、冠心病,然而这些都不曾公之于众。1944 年竞选期间,他的个人医师显然说了谎。甚至有传言他利用审查部门阻止健康状况外泄。在此帮助下,他赢得了当年的大选——却在一年后过世,死于大量脑溢血。

弗朗索瓦·密特朗(1916-1996)

image

弗朗索瓦·密特朗,1992 年

这位前法国总统在 1996 年死于前列腺癌,当时他刚结束任期仅一年。进驻爱丽舍宫的日子里,他和医疗团队始终隐藏了他的真实身体状况。

每当密特朗需要作静脉激素治疗,医师都会把吊瓶挂在墙上用来挂画的钉子上,或是挂外套的衣架上,以避免在墙上装挂钩而引起怀疑。多年后一本名为 In Sickness and in Power: Illness in Heads of Government During the Last 100 Years 的书中证实,一长段时间里,密特朗的医师团队都被要求隐藏病情,就像书里披露的许多其他领导人一样。

温斯顿·丘吉尔(1874-1965)

image

温斯顿·丘吉尔,1942 年

丘吉尔的私人医师 Charles Wilson 的在自传中披露,丘吉尔当年深受抑郁症困扰,并将持续不止的症状称作 “Black Dog”。为了与之抵抗,他从酒精和烟里得到慰藉,在二战的黑暗岁月里更变本加厉。1941 年他在美国白宫突发心脏病,又在几年后确诊肺炎。

到了第二次任期的 1951-1955 年,丘吉尔已经显然不适应办公室,他只能常常在床边解决公务。1949 年他在一次度假时突发中风,1953 年又在办公室里再次发病。两年后的 1955 年,他终于正式退休,次年就第三次发作。

康斯坦丁·契尔年科(1911-1985)

image

康斯坦丁·契尔年科(中),1984 年

这位前苏联第五任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在 1984 年掌权时就已经病入膏肓。他从 9 岁开始抽烟,成年后也不曾控制,因此患上了肺气肿和心力衰竭。在接任总书记前一年,他就已经因为支气管炎、胸膜炎和肺炎的多重折磨而停工三个月。

尽管病情严重,他依然在前苏联领导人的位置上支撑了 13 个月(至少名义上是这样)。事实上,从 1984 年他摔倒昏迷,一直到次年 3 月离世,他基本没有离开过严正警戒的中央医院。偶尔外出,也只是在电视上脸色苍白地象征性出现而已。

托尼·布莱尔(1953- )

image

托尼·布莱尔,2004 年

2004 年,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曾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虽然严重程度不比上面这些领导人,一度树立起的年轻活力的形象却也大受打击。他被查出室上性心搏过速,以及后来诊断出心颤。

刚恢复的他立刻想尽办法,向公众强调自己十分健康。他对媒体披露,自己相比十年前减重卓有成效,还在公布的日记里强调自己经常打网球,身边副官的工作也让他有足够时间健身。

特蕾莎·梅(1956- )

image

特蕾莎·梅,2016 年 9 月

新上任的英国首相的特蕾莎·梅,曾因为重感冒前去就医,担心患上与丈夫相同的支气管炎,然而最终的检查结果是,她被确诊为 1 型糖尿病。如今她靠每天四次注射胰岛素来控制病情,并告诉媒体自己绝无任何隐瞒,“我要告诉大家,这不会影响我做我该做的事。”

“我的生活还是可以随心所欲。我还是可以跟丈夫去度假,在瑞士爬吃力的山路,这点病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她一再强调,“我还是可以胜任我的工作。”

无论如何,病痛缠身是需要呵护的,对于一位即将年满70岁仍具有强烈政治追求的女士而言,走到今天绝不容易,还是请川普大人手下留点情吧。

编辑:唐卓人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