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孤独何处安放?

寂寞和忧伤,一路伴随。某些时候,我们沉溺于这种孤独的状态,直到凌晨两点。

那么,我们的孤独何处安放?

image

上个周末,为黎晓亮的摄影集《孤独星球》发售做嘉宾主持,对于只为品牌VIP们讲过课的我来说,倒是头一回出任这样的角色。第一次,多少有些紧张。

作为在时尚行业中以肖像摄影闻名的摄影师,黎晓亮的第一本摄影集是用手机拍摄完成的,而对象正是那些生活中无处不在、看着手机屏幕的人。为什么?我也好奇,他说这个系列的作品根本停不下来,身边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其实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写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这些照片,让我想起一个人。于是,我从书架上把这本Andre Kertesz 《 On Reading》摄影集找了出来。Andre Kertesz生于匈牙利,他算是很早的拿着小相机“扫街”的摄影师。这本“小画册”于1971年首次出版,然后再版多次,由不同出版社发行。时光倒退五、六十年,照片的人物状态,和黎晓亮在《孤独星球》中想要解读的“世界”,别无二致。只不过是手中的手机换作了书。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时代变了,载体换了,关注的内容和分享的方式,也大相径庭。但是,我们的孤独依旧,像夜晚航行的船只,徜徉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享受着星月的怀抱,此时片刻,并不希望见到岸上的灯火。

清冷的街道,失落的个体,形单影只,若有所思,陷入巨大的孤独之中。这正是Edward Hooper作品的动人之处。几年前的冬天,在巴黎大皇宫的Edward Hooper回顾展,寒风凛冽,连阳光也躲了起来,但丝毫抵不过人们观赏的热情,户外排队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寂寞和忧伤,一路伴随。某些时候,我们沉溺于这种孤独的状态,直到凌晨两点。

那么,我们的孤独何处安放?

算了,读诗吧。

阿多尼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和辛波斯卡《我曾这样寂寞生活》。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