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在湾流中

古巴老人对于中国,总有一种情愫,就像我们对古巴的神往一样。

Building, City, Architecture, Urban area, Neighbourhood, Town, Metropolitan area, Human settlement, Sky, Landmark,
Sky, Urban area, Cityscape, City, Metropolitan area, Neighbourhood, Human settlement, Skyline, Daytime, Town,

从屋顶眺望哈瓦那老城区

关于古巴,最先想到什么?

动身去古巴前,我问了自己这么一个问题,然后依次写下:切·格瓦拉、卡斯特罗、雪茄、朗姆酒、老人与海、女排、罗伯斯......独立革命、苏美冷战。

Facial hair, Hair, Face, Moustache, Forehead, Beard, Chin, Eyebrow, Black-and-white, Portrait,

那么,为什么我们一直对古巴心生向往?

我头一歪,转了下眼珠。那还用说?古巴和我们是战友啊,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啊!

于是在经历了30个小时的路程后(上海飞巴黎12个小时,转机等待6小时,巴黎飞哈瓦那12小时),我终于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特别贫困,没有电,没有网络的社会主义兄弟家里。

Receipt, Material property, Ticket, Finger, Font, Hand, Thumb, Identity document,

古巴的旅游签证

我几乎是以拥抱的热情奔向入境检查柜台,冲准了一位美丽的古巴女官员,释放出终于见到革命兄弟的深情微笑。可人家只是冷冷地瞟了我一眼。

“从哪儿来?”“中国。”

在她反复翻看我的护照时,两侧的外国人一个个迅速入关,而我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几分钟后,女官员对我说,站到那边等待。“啊?”我诧异道。她指了指我身后的一条线。什么情况啊?欧洲人都比我容易进古巴?说好的革命友谊呢?

五六分钟后,走过来另一位古巴官员,他问:“你来古巴做什么?”“杂志拍摄,古巴是中国人做梦也想来看看的地方。”我脱口而出,带着一丝忿忿不平。“为什么你的护照上有法国和英国的签证?”啊?为什么?愣了一秒钟,我向他解释了自己的工作经常会去法国和英国出差。然后在仔细检查了我的回程机票和酒店订单后,我终于被放进了古巴。

呵呵,真是一厢情愿啊!

所有人都在等行李,负责接待的制片说,这很正常,别着急。其实我是担心转机别弄丢我拍摄的衣服。所幸,该到的都到了。而我手中那份花了很长时间填写的服装申报列表也没派上用场,古巴海关一看我是中国人,便伸手放行。此时,身旁两侧的欧洲游客统统被拦了下来检查包袋。

其实,古巴和我来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除了风韵犹存的西班牙殖民时期建筑和色彩艳丽的美国老爷车。

Building, City, Architecture, Urban area, Neighbourhood, Town, Metropolitan area, Human settlement, Sky, Landmark,

古巴新城区街景,远处塔楼建筑为古巴最豪华的酒店

Building, Neighbourhood, Architecture, Property, House, Facade, Vehicle, Real estate, Balcony, Car,

哈瓦那老城的殖民建筑残旧却风韵犹存

Land vehicle, Vehicle, Car, Luxury vehicle, Sedan, Classic car, Coupé, Classic,

与老爷车合影,就是与哈瓦那合影

或许,我们对于古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不是一个生活水平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贫穷国度。

加勒比海湾流中的肥沃岛屿,逐渐远离封锁,尽管不富裕,但古巴人民早就和水深火热说拜拜了。在奥巴马为其任期添上最后一笔色彩后,古巴走入世界人民的现实。

我们走在哈瓦那老城街头,看当地人在路边认真地聊天,出租车司机潇洒地驾驶着他们的老爷车,堪称奢华的殖民建筑风格大酒店,庄重考究的药店,街头巷尾时髦当代的酒吧和咖啡馆。年轻人们聚在无线上网点,花两美金就能享受一小时的高速网络。留着大胡子的古巴老人见到我们便举手高喊:中国!中国!

Motor vehicle, Car, Vehicle, Classic, Classic car, Property, Neighbourhood, Town, Pink, Architecture,
Ceiling, Interior design, Room, Building, Furniture,
Building, Architecture, Alley, Room, Interior design, Street, Aisle, Flooring, City,

哈瓦那时髦的酒吧、咖啡馆和餐厅。

此情此景,就像提供拍摄场地大哥腕上的金表和口中的雪茄,处处透露着民族自豪感,以及欢迎世界的热情。

有几点要说明白。

一,古巴人基本都有手机,只是政府没有开通流量和网络;

二,啤酒、mojito、朗姆酒,随时随地都可以喝(这比我之前在摩洛哥要幸福太多);

三,治安非常好,偷抢拐骗有什么用呢?

四,人民的教育水平很高。

Drink, Nepenthes, Plant, Liqueur, Herb,

在古巴,无时不刻不在喝酒

Vacation,

潮流的喝啤酒花样,古巴人民早就get了

Dish, Food, Cuisine, Ingredient, Fried food, Produce, Mongolian food, Samosa,

古巴的鸡肉,又厚实又有弹性...一份三只,量也忒大了...

五,切·格瓦拉对于中国人民的意义,不仅是传颂的自由领袖,作为官员,他还将位于中美洲加勒比海的古巴与东方大陆上的中国联系起来。1960年,年轻的游击战大师切·格瓦拉在北京见到游击战鼻祖毛泽东时,竟然激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回国后,他大力推崇中国文化和两国友谊,这也是为什么古巴老人对于中国,总有一种情愫,就像我们对古巴的神往一样。

Photograph, Black-and-white, Gesture,

因为美国,古巴找到了苏联和中国,成为了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员。因为冷战,古巴不幸被封锁滞后了这么多年。

但当我们在 Rihana 为《 Vanity Fair 》拍摄封面的场地楼上餐厅享用龙虾大餐时,举着手中的西班牙起泡酒不禁感叹,这完全感觉不出是古巴啊!

Poster, Art, Fictional character, Fiction, Square, Advertising, Collection,
Wall, Water, Font, Photography, Tourism, Temple, Architecture, Vacation, Sitting, Visual arts,

我们在Rihanna 拍摄《 Vanity Fair 》杂志封面的场地拍摄古巴当地的萨尔萨舞蹈演员。

Mode of transport, Town, Transport, Sky, Travel, Street, Architecture, Tourism, Vehicle, Neighbourhood,

街头随处可见切·格瓦拉的涂鸦绘画

夜晚,漫步在哈瓦那的“香街” Paseo de Prado,海风迎面,当地年轻人用“你好!”和我们打招呼。几个月前,这里刚举办了轰动一时的香奈儿时装秀。各类明星,各路名流,伴着一箱箱香槟从美国佛罗里达飞来。籍此,古巴的文化魅力无限放大,萨尔萨歌舞在当今世界最知名的奢侈品品牌面前,毫不逊色,真说不准是谁衬托了谁。

这就不奇怪海明威对于古巴的一往情深,“我深爱着这个国家,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一个人的感觉能像在家里一样的地方,除了他出生的故乡,就是他命运的归宿。”

Town, Neighbourhood, Human settlement, Residential area, Urban area, City, Building, Roof, Cityscape, Suburb,

备注:本文刊登于 ELLEMEN 九月刊弹弹杂志专栏,在古巴拍摄的大片将于 ELLEMEN 十月刊和十一月刊陆续刊登。文章名字来源于海明威的小说《岛在湾流中》,该小说全部在古巴完成写作,描述的均是古巴的人物和情景。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