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在湾流中

古巴老人对于中国,总有一种情愫,就像我们对古巴的神往一样。

image
image

从屋顶眺望哈瓦那老城区

关于古巴,最先想到什么?

动身去古巴前,我问了自己这么一个问题,然后依次写下:切·格瓦拉、卡斯特罗、雪茄、朗姆酒、老人与海、女排、罗伯斯......独立革命、苏美冷战。

image

那么,为什么我们一直对古巴心生向往?

我头一歪,转了下眼珠。那还用说?古巴和我们是战友啊,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啊!

于是在经历了30个小时的路程后(上海飞巴黎12个小时,转机等待6小时,巴黎飞哈瓦那12小时),我终于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特别贫困,没有电,没有网络的社会主义兄弟家里。

image

古巴的旅游签证

我几乎是以拥抱的热情奔向入境检查柜台,冲准了一位美丽的古巴女官员,释放出终于见到革命兄弟的深情微笑。可人家只是冷冷地瞟了我一眼。

“从哪儿来?”“中国。”

在她反复翻看我的护照时,两侧的外国人一个个迅速入关,而我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几分钟后,女官员对我说,站到那边等待。“啊?”我诧异道。她指了指我身后的一条线。什么情况啊?欧洲人都比我容易进古巴?说好的革命友谊呢?

五六分钟后,走过来另一位古巴官员,他问:“你来古巴做什么?”“杂志拍摄,古巴是中国人做梦也想来看看的地方。”我脱口而出,带着一丝忿忿不平。“为什么你的护照上有法国和英国的签证?”啊?为什么?愣了一秒钟,我向他解释了自己的工作经常会去法国和英国出差。然后在仔细检查了我的回程机票和酒店订单后,我终于被放进了古巴。

呵呵,真是一厢情愿啊!

所有人都在等行李,负责接待的制片说,这很正常,别着急。其实我是担心转机别弄丢我拍摄的衣服。所幸,该到的都到了。而我手中那份花了很长时间填写的服装申报列表也没派上用场,古巴海关一看我是中国人,便伸手放行。此时,身旁两侧的欧洲游客统统被拦了下来检查包袋。

其实,古巴和我来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除了风韵犹存的西班牙殖民时期建筑和色彩艳丽的美国老爷车。

image

古巴新城区街景,远处塔楼建筑为古巴最豪华的酒店

image

哈瓦那老城的殖民建筑残旧却风韵犹存

image

与老爷车合影,就是与哈瓦那合影

或许,我们对于古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不是一个生活水平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贫穷国度。

加勒比海湾流中的肥沃岛屿,逐渐远离封锁,尽管不富裕,但古巴人民早就和水深火热说拜拜了。在奥巴马为其任期添上最后一笔色彩后,古巴走入世界人民的现实。

我们走在哈瓦那老城街头,看当地人在路边认真地聊天,出租车司机潇洒地驾驶着他们的老爷车,堪称奢华的殖民建筑风格大酒店,庄重考究的药店,街头巷尾时髦当代的酒吧和咖啡馆。年轻人们聚在无线上网点,花两美金就能享受一小时的高速网络。留着大胡子的古巴老人见到我们便举手高喊:中国!中国!

image
image
image

哈瓦那时髦的酒吧、咖啡馆和餐厅。

此情此景,就像提供拍摄场地大哥腕上的金表和口中的雪茄,处处透露着民族自豪感,以及欢迎世界的热情。

有几点要说明白。

一,古巴人基本都有手机,只是政府没有开通流量和网络;

二,啤酒、mojito、朗姆酒,随时随地都可以喝(这比我之前在摩洛哥要幸福太多);

三,治安非常好,偷抢拐骗有什么用呢?

四,人民的教育水平很高。

image

在古巴,无时不刻不在喝酒

image

潮流的喝啤酒花样,古巴人民早就get了

image

古巴的鸡肉,又厚实又有弹性...一份三只,量也忒大了...

五,切·格瓦拉对于中国人民的意义,不仅是传颂的自由领袖,作为官员,他还将位于中美洲加勒比海的古巴与东方大陆上的中国联系起来。1960年,年轻的游击战大师切·格瓦拉在北京见到游击战鼻祖毛泽东时,竟然激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回国后,他大力推崇中国文化和两国友谊,这也是为什么古巴老人对于中国,总有一种情愫,就像我们对古巴的神往一样。

image

因为美国,古巴找到了苏联和中国,成为了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员。因为冷战,古巴不幸被封锁滞后了这么多年。

但当我们在 Rihana 为《 Vanity Fair 》拍摄封面的场地楼上餐厅享用龙虾大餐时,举着手中的西班牙起泡酒不禁感叹,这完全感觉不出是古巴啊!

image
image

我们在Rihanna 拍摄《 Vanity Fair 》杂志封面的场地拍摄古巴当地的萨尔萨舞蹈演员。

image

街头随处可见切·格瓦拉的涂鸦绘画

夜晚,漫步在哈瓦那的“香街” Paseo de Prado,海风迎面,当地年轻人用“你好!”和我们打招呼。几个月前,这里刚举办了轰动一时的香奈儿时装秀。各类明星,各路名流,伴着一箱箱香槟从美国佛罗里达飞来。籍此,古巴的文化魅力无限放大,萨尔萨歌舞在当今世界最知名的奢侈品品牌面前,毫不逊色,真说不准是谁衬托了谁。

这就不奇怪海明威对于古巴的一往情深,“我深爱着这个国家,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一个人的感觉能像在家里一样的地方,除了他出生的故乡,就是他命运的归宿。”

image

备注:本文刊登于 ELLEMEN 九月刊弹弹杂志专栏,在古巴拍摄的大片将于 ELLEMEN 十月刊和十一月刊陆续刊登。文章名字来源于海明威的小说《岛在湾流中》,该小说全部在古巴完成写作,描述的均是古巴的人物和情景。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