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酷的创业公司都在做什么?

欧洲的经济在衰退,但创业的风潮依旧劲吹。

image
image

这是不久前在互联网上流传的一张地图,图中标注的是欧洲近些年来最拔尖的各家创业公司。谈起互联网创业,我们的话题大多集中于我国本土或者美国的创业公司,却很少谈论到欧洲。

尽管经济仍在衰退,但欧洲依然是个创业的好地方,伦敦巴黎自不必说,北欧各国在科技领域的积淀已非一日,而在南部的巴塞罗那和里斯本,新兴的创业者风潮也正蓬勃。我们从全欧洲的各大城市一一甄选,寻找到了 10 家最酷的创业公司,讲述他们的故事。老欧洲依然充满活力,有想法的年轻人们,不一定非得去硅谷。

Futureplay

芬兰,赫尔辛基

去年1月,一条看似不起眼的人事变动消息占据了多家科技媒体的头条:芬兰游戏公司 Rovio 游戏部门主管 Jami Laes 宣布离职,在赫尔辛基成立手游工作室 Futureplay。

image

图中最左边这位便是 Jami Laes

一家只有5人搭伙的初创游戏公司凭什么获得如此瞩目?先从芬兰说起。这个北欧国家并非只有湖光山色和圣诞老人,单单一个品牌便足以奠定它在全球科技产业的地位——诺基亚。

诺基亚固然早已没落,但这家曾经的手机巨头十多年前在游戏领域的无心插柳缺养活了赫尔辛基的大批手游外包公司。发展至今,这座城市已然坐拥“手游之都”的美誉,不仅诞生了红遍全球的《愤怒的小鸟》、《部落冲突》等大作,还出现了 Rovio、Supercell 这样的顶级游戏公司。

在 Rovio 期间, Jami Laes 所负责的正是经典手游《愤怒的小鸟》的开发。如此履历,加上赫尔辛基成熟的产业环境,这是一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创业。

image

Jami Laes 身着“愤怒的小鸟”图案卫衣

但 Jami Laes 的野心并不止于“创造下一个愤怒的小鸟”。他和 Futureplay 想要创造的是一种全新类型的游戏模式,或者说是盈利模式,他们将之称为“ view-to-play ”。“我们利用休闲玩法体验吸引玩家进入游戏,然后让他们通过观看广告来持续获得成就感。移动游戏玩家对基于广告的产品反响率更高,因为他们在游戏中观看广告可以获得额外的游戏时间和能量。这个想法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验证。”

事实证明,这种新模式行之有效,并已得到投资方认可——今年8月底,他们刚刚完成了一轮250万美元的融资。一年多以来,Futureplay 推出了两款游戏《 Farm Away! 》《 Build Away! 》,所有收入都来自游戏内广告。截止到目前,Futureplay 旗下游戏的每月活跃用户超过 200 万,累计广告展示次数已经超过了 1.5 亿。

Codacy

葡萄牙,里斯本

今年年初,里斯本被欧盟评为“ 2015 年欧洲最佳创业地区”,令人惊喜。多年的经济萧条后,这个怡人的城市正走向复苏,而一些在萧条中选择放手一搏的年轻创业者们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抓住了机遇。

在这股新兴的浪潮中,一些本土的创业孵化器也起到了很大的助力,譬如欧洲种子基金 Seedcamp。从2012年起,他们便开始扶持这个名为 Codacy 的项目。这是一个由码农所创建,并最终服务于码农的项目。

image

Codacy 的团队现已壮大至11人

我们需要花点时间来解释 Codacy 到底是做什么的。简单来说,他们做的是“代码审查”的生意,聚焦代码质量及规范审查。代码审查是软件开发中不可少的环节,能帮助开发者及时发现代码中的 bug,提升软件运行质量。不过,Codacy 想做的并不是开源代码审查工具,而是搭建一个平台,直接向开发者提供基于 web 的“自动代码审查服务”,并提供改进方案。

创始人 Jaime Jorge 从软件工程研究生院毕业后便开始创建 Codacy,“我们想做一个我们自己会用的产品,每天通过它来近距离接触编程语言,Codacy 成全了这个愿景。”

获得欧洲种子基金帮助后,他的团队逐渐壮大,一年后便获得了 50 万美元种子轮投资,去年 10 月更是再次融得了 110 万美元。按照 Jaime Jorge 的说法,全世界已经有 8000 名软件开发人员在使用这一平台,将他们的代码审查时间最高缩短了 50 %。

Lightricks

特拉维夫,以色列

我们见识了太多红极一时的修图软件,在社交时代,这可能是最容易制造“网红 app ”的应用门类了。但无论这些修图软件的功能有多新奇,当用户的新鲜感褪去后,这些赚得无数眼球的创业公司便难以为继,例子不胜枚举。但来自特拉维夫的 Lightricks 是个例外。

Lightricks 旗下有两款极为畅销的修图应用,Facetune 和 Enlight,均已经实现数百万美元的可盈利收入,包括 Kim Kardashian 在内的很多名人都是他们的忠实用户。

image

Facetune 界面

但 Lightricks 真正为业内所津津乐道的并不是这两款成功的 APP,而是他们所开发的两项图像技术——其一,一种能够帮助照相机更好地工作的图像引擎;其二,一款自主研发的移动广告预测软件系统。这两项技术分别吸引了 Apple 和 Facebook 两大 巨头的注意力。业内人士认为,苹果很有可能会为了图像引擎技术收购 Lightricks,而 Facebook 也将他们的移动广告预测软件系统视为成功案例。

image

在自家公司小憩的 Lightricks CEO

Lightricks 是由5位联合创始人在2013年共同创立的,这 5 人中有 4 人都是计算机图形专业的博士生。公司 CEO Zeev Farbman 将他们擅长的专业领域称作“计算摄影学”。本月早些时候,这家仅有 30 名员工的初创公司获得了以色列 Carmel Ventures 的 1000 万美元投资。

Happn

法国,巴黎

现代人太寂寞,五花八门的交友软件一不留神变成了这个时代的刚需。而到了浪漫的法国人手里,这门生意似乎变得有点不一样。

Happn 是一家来自巴黎的创业公司,他们开发的这款移动交友应用能使用你的手机位置显示可能的配对信息。每当你偶遇某一其他用户时,该用户的信息就会被显示在你消息流的最上方。与 Tinder 类似,如果你对某人感兴趣,那么可以了解她是否也对你感兴趣。而与 Tinder 不同的是,即使没有产生兴趣配对,你也可以支付一定点数与任何人聊天。也就是说,这是一款基于现实生活互动的交友应用。

image

Happn 联合创始人及 CEO Didier Rappaport 是 Dailymotion 前首席运营官,在谈到这个新应用时,他表示,“这款应用能根据你的行动路线讲述你的生活故事,一切都基于真实生活,而这便是关键。”

image

Didier Rappaport

目前,Happn 已在 25 个城市推出了服务,包括香港,伦敦和纽约。去年年中,它再次获得了 1400 万美元的融资,相信其业务还将进一步扩大。

WeTransfer

荷兰,阿姆斯特丹

大概从两年前开始,在与欧洲人打交道时,我常常会收到他们通过一个名叫 WeTransfer 的软件传输而来的文件,界面美,速度快,使用便捷,当时便印象深刻。

image

这个名为 WeTransfer 的软件来自一家荷兰的创业公司,自称是“连大妈都能轻易上手的文件传输服务”。与 Dropbox, Box, 和 Hightail 之类的竞争对手相比,WeTransfer 给人最直观的感受便是,他们在“审美”这个常常被码农忽略的问题上下足了功夫,就像是 Dropbox 的一个时髦的远亲,连广告界面都设计得令人赏心悦目。

image

WeTransfer 联合创始人 Nalden

WeTransfer 的联合创始人 Nalden 是网络博主出身,极擅推广之道。而他在音乐圈的人脉也帮助 WeTransfer 踏入了蓬勃的娱乐界。目前,WeTransfer 已经与 Spotify 和 Apple Music 达成合作,帮助音乐人分享他们的音乐作品,为此还对页面进行了专业化的设计。

去年年底,WeTransfer 宣布其录得创纪录的文件传输量,在 2015 年其共传输 10 亿个文件。相信这一纪录标志着这家荷兰最成功的创业公司走向新的阶段。

Lifesum

瑞典,斯德哥尔摩

一个共识:在科技产业,健康领域是毋庸置疑的 the next big thing。在这片空间依然广大的市场上,那些风头最盛的硬件可能都出自硅谷,但如果你调查一下软件的供应商,会发现其中很多 App 都出自欧洲的创业公司,来自斯德哥尔摩的 Lifesum 便是其一。

与你熟悉的很多健康类 App 一样,Lifesum 可以追踪用户的饮食和锻炼情况,但它的发展规划不止于此。

目前,Lifesum 正在寻求和其他领域的企业合作,包括食品、健身、保健、DNA 和医疗药物等等。举个例子,今年 Lifesum 与英国健康果汁制造商 Crussh 建立了合作关系,为该公司提供了伦敦地区营养不良的用户数据, Crussh 可以根据数据分析结果,为缺乏营养的本地消费者提供定制营养果汁。

image

Lifesum 还是 Apple Watch 支持的第三方健康应用

去年7月,Lifesum 宣布获得了一笔 1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公司 CEO Henrik Torstensson 表示,他们将使用这笔最新投资进行全球化扩张,特别是加速进军美国市场。

Lyst

英国,伦敦

单说电商,看似是十年前才会冒出来的创业项目,而时尚电商缺正在当下的风口上。成立于2010年的时尚电商 Lyst 是由来自伦敦的年轻人建立的,按照创始人 Chris Morton 的说法,这个网站的灵感是从音乐社交网站 last.fm 得来的:“last.fm 可以帮助人们找到自己喜欢的艺人和歌曲,而我们想做的就是帮助大家来寻找适合自己的时尚产品和设计师。”

image

所谓“帮助用户寻找适合自己的时尚产品”,这样的功能其实类似一个社会化购物及商品书签网站,用户可以依据个人喜好,追踪他们喜爱的设计师、精品店、博客和设计师的更新信息,选择感兴趣的设计风格,加入到自己的“ Lyst ”中,还可以即刻在线购买,Lyst 则通过每笔交易的提成赚取利润。

去年 7 月,Lyst 刚刚完成了 C 轮 4000 万美元的融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的背后还有很多时尚界的投资者,包括 LVMH 和 Michael Kors 等集团。

EyeEm

德国,柏林

关注手机摄影的朋友大概听说过 EyeEm 摄影节,这是一个基于移动摄影平台的年度摄影大赛。这项比赛的主办方便是来自德国的创业公司 EyeEm。

image

EyeEm 之所以引起我们的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一个当下热门的图片分享 App——毕竟,它再火,也火不过 Instagram。令我们感兴趣的是,就在去年,EyeEm 公布了一项新技术,称将利用复杂的运算程序和机器学习技术来分析网络图片的细节信息。这项名为 EyeVision 的技术能够自动扫描图片,并根据每张图片中可感知到的人物情绪,给它们附上某些关键词,使得网络搜索图片变得更加容易。简单来说,就是“教机器如何识别图片”。

EyeEm 的高管们承认,这项技术需要一些调整,毕竟无论是情感的类型,还是摄影的风格,都是很难去量化的。但这家创业公司的一些投资者依然相信,这种更容易使用的在线图片搜索技术可以用于一系列的在线产业。

First V1sion

西班牙,巴塞罗那

西班牙人爱足球,这块蛋糕创业者不可不分。First V1sion 团队便开发了一款装备可穿戴摄像头的球衣,集成了心率传感器、RF发送器等,实时记录赛场上的一举一动,包括运动员的心跳体征,让观众能身临其境般地感受自己偶像的比赛。

这套设备不止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它已经进行了实战测试。2014-2015赛季,刚刚重回西甲的科尔多瓦成为第一支佩戴该设备的球队。根据测试数据,该队球员费德·维科上场前的心跳还是90上下,进入比赛状态时心率就达到了170+。

image

当然并不是所有项目都适用。今年六国橄榄球锦标赛,也尝试让球员佩戴摄像头上场比赛,但观众看到的只是混乱不堪的碰撞和争抢,根本没法正常看比赛。可见,相比橄榄球、拳击、摔跤等那些身体接触频繁的项目,这一技术在足球、篮球、排球和网球等项目上推广的可能性更高。

First V1sion 现阶段做的还只是提供给观众一种新的观赛体验,但未来这样的模式可能会颠覆现有的体育赛事直播、转播理念。

最后有必要补充一下,我们在甄选这几家公司时,代入的并非投资人的视角;也就是说,它们不一定是最赚钱的公司,也不一定是最有“情怀”的公司。我们给他们扣上了一顶名为“最酷”的帽子,所衡量的其实是一个创业出发点的问题:用技术去改善人类生活的某个基本面。尽管说,“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这句口号听起来滥俗,但抱持着这种理想的创业者在这个世界上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编辑:梁珂

来源:ellemen.com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