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为里约洗白:奥运筹备并没有那么糟?

忙着给里约奥运会下定义,是否有些操之过急?有些锅,里约到底该不该背?

image
image

你不是唯一一个为里约奥运会操碎了心的人。就在上周五,《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万字长文,标题惊心:《巴西的奥林匹克之灾(Brazil’s Olympic Catastrophe)》,而当时距离这场盛会的开幕仅剩35天。

不止《纽约时报》,几乎所有与里约相关的消息和评论都指向一个绝对负面的诅咒:这场奥运会正在大步迈向惨痛的失败。在这片唱衰的声浪中,此刻的里约不再是“上帝之城”,而是一片病毒横行,流弹遍地的巨型建筑工地,连总统都已经被弹劾下台。两年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 John Coates 考察后甚至毫不客气地预言,“这是史上筹备得最差的一届奥运”

真的这么糟糕吗?里约真难以洗白了吗?或者让我们理清互联网上的各种线索,试着客观去看这场奥运的真实进展。

#关于场馆

放心,都盖好啦!

首先是很多人操心的场馆建设问题。在大多数有关里约奥运准备工作的报道和帖子中,“连场馆都没搭完”一直是最大黑点。

image


6月初,科帕卡巴纳海滩上的奥运排球馆工地现场

但实际上,到6月25日,37个奥运场馆已经全部建设完成。同时,有一个容易忽略的事实:在这37座比赛场馆中,大部分都是在里约以及其他城市原有的建筑上翻新完成的,真正需要在数年间一砖一瓦搭建起来的只有11座而已。与8年前北京奥运所新建的19座相比,这个任务倒也不算可怕。

以下是部分比赛场馆在谷歌街景中的近况:

image

马拉卡纳体育场建于1965年,可容纳74,700名观众,将用于举办开闭幕式和足球赛事

image

新建完成的 Youth Arena,将用于举办篮球和击剑比赛

image

占地37英亩的奥运射击场馆

image

耗资1,200万美元新建而成的 BMX 室外自行车比赛场地

image

耗资4,000万美元新建的水上运动场,将用于举办皮划艇等竞速水上项目

image

不久前刚刚完工的奥林匹克水上运动中心,耗资5,400万美元,万众瞩目的游泳赛事将在此举行

image

跳水场馆原建于2007年,此次为翻新使用

image

专为奥运打造的高尔夫球场,因占地庞大曾引来当地社会抗议。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1904年以来,高尔夫首次进入奥运

image

以及刚刚在6月25日完工的自行车赛场 Velodrome

#关于地铁

正在奋战截稿日!

按照原计划,里约市将新建一条地铁4号线,从伊帕内玛通往奥林匹克公园。但到今天为止,依然有6000多名工人每天在里约底下紧锣密鼓地赶工,开通日期一拖再拖。按照里约奥运官网上的最新信息,这条地铁的计划开通时间为8月1日——而奥运会的开幕日期则是8月5日。

image


6月30日,一处正在建设中的地铁站

工期一再拖延的原因在于项目严重超支——一个只有1.2亿美元预算的项目挖到现在,已经烧掉了26亿,超支20多倍。不久前,里约向联邦政府请求了紧急资金援助,工程才得以继续。

但不要小瞧这笔资金对眼下的巴西政府来说有多矜贵。如今的巴西已经不再是7年前位列“金砖四国”的蓬勃经济体了。在石油危机的影响下,巴西近年的经济严重衰退,再加上数年间连办世界杯和奥运两大赛事,财政早已不堪重负。目前为止,里约已经欠下了3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今年6月17日,州政府出了万不得已的下策——他们宣布全市进入“公共灾难”状态,以请求各方资金援助。7年前夺下奥运申办权之时,这样的窘况是里约人万万想不到的。

#关于水污染

好像需要一个B计划

相信很多人第一次真正被里约奥运的唱衰声吓到,是在看到下面这些图片中遮天蔽日的死鱼时。

image

今年4月,巴西里约热内卢,罗德里戈湖惊现大量死鱼,这里将是奥运会帆船比赛的举办地。

几张来历不明的图片或许不能说明全部事实,但里约市的水污染问题已非一日之灾。尽管这个旅游城市以阳光海滩而闻名,明信片上的碧海蓝天和美丽肉体也足以让游人心动,但按照国际奥委会在去年7月的水质监测,里约近海水体中的病毒含量比欧洲警戒标准还要高出1.7倍。

image


去年8月,德国帆船运动员 Erik Heil 在奥运测试赛后一病不起,皮肤多处溃烂,被诊断出严重细菌感染,将里约水质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今一年过去,这一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里约州官员曾在去年信誓旦旦地要加大水污染整治力度,争取在奥运开幕前将达成97%的治污目标;而在今年1月,这个百分比的官方口径被不动声色地调成了49%……

在资金紧缺的现实下,里约的每一分钱自然都要花在刀刃上,但我们不敢保证,“治理水污染”在当地官员眼中究竟算不算一片刀刃。

image

Plan B:布基亚斯

然而,这个问题并不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早在去年,被誉为“南美马尔代夫”的布基亚斯市就曾联合各国帆船冠军发表声明,主动申请代替里约主办帆船赛事。布基亚斯地形和风力条件优渥,海水清澈,是举办帆船赛的绝佳场地。

但目前为止,里约奥委会始终在无视这一申请。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在这最后一个月内,里约人能够放下身段,牺牲城市的形象移交赛事主办权,或许能促成一届清澈、健康而美好的帆船赛。当然,与此同时,恐怕也没有人再敢去里约冲浪了。

#关于 Zika

中招的几率有多高?

今年5月底,全世界150多名医学专家发表公开信,请求国际奥委会推迟里约赛事。他们所忧心的正是巴西的 Zika 病毒疫情。

Zika 病毒于去年5月在巴西爆发,主要依靠埃及伊蚊传播。尽管近几个月以来,巴西国内的 Zika 病例在逐步减少,但恐慌仍未削减。目前为止,里约奥运门票仅售出了70%,这其中 Zika 疫情的影响不在少数。

这种恐慌情绪所影响的不止是游客,世界头号高尔夫球手 Rory McIlroy 一早声明,出于“健康问题”考虑,他放弃参加本届奥运会。与他一同弃赛的还包括 Marc Leishman、Rory McIlroy、Branden Grace 等人在内的6名世界高尔夫顶级高手。今年可是1904年以来,高尔夫首次进入奥运,种子选手的缺席将会使这一历史时刻大打折扣。

image


今年1月,里约出动了一支22万人的灭蚊部队,挨家挨户喷洒药水

面对这样的致命打击,巴西奥委会联合世界卫生组织作出了尽可能的防御措施。上周五,巴西紧急批准了一项新的法案,允许杀虫剂在城区进行高空喷洒以控制埃及伊蚊。

与此同时,他们还多次强调,奥运期间,位于南半球的巴西正值隆冬,蚊蝇难以存活,感染 Zika 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另外,如果你肯相信统计学,那么这个来自官方的数据或许会给你吃下一颗不那么美味的定心丸:在里约,女性感染 Zika 的几率比遭遇强奸要低十倍。

#关于安保

ISIS 会制造麻烦吗?

尽管 ISIS 最近一直在四处刷存在感,但谈起里约的安保问题,这个恐怖组织反倒不会第一个出现在人们的脑海里。对熟悉里约的人来说,这个城市内部的暴力和混乱便已足够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仅仅一年来,便有43名里约警察死于暴乱之中,至少238名平民死于警察的枪下,76人死于无端飞来的流弹。

image


巴西电影《上帝之城》

奥运期间,巴西奥委会预计将有50万游客入境,如何在这片乱局中保障城市的安全?目前已知的消息是,巴西将派出超过85万名军警加强安保,其中38万配备武装——这个数字相当于4年前伦敦奥运的2倍。

image

#关于奥运村

没有空调?Excuse Me?

去年年底,曾有消息称,为了节省开支,里约奥运村中将不会安装空调。这一做法很快引来了各方声讨,巴西奥委会也就此改变主意,为可能出现的极端天气准备了空调设施。

上月月底,里约奥运村开始向媒体开放,“没有空调”的谣言不攻自破。同时,“里约奥运村食堂”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网红。这座食堂体量巨大,面积可以容下5架空客A380飞机,有7000个座位,每天将准备210吨食材,供应各国美食。千省万省,巴西人在吃的问题上倒也足够慷慨。

image


严阵以待的巴西安全套工厂

比“食”更慷慨的是“色”。奥运期间,里约奥运村将为运动员们免费提供 450,000 个安全套,平摊下来,每位运动员将获得84次安全免费的啪啪预算。对比来看,4年前的伦敦奥运,英国人只提供了 150,000 个,而索契冬奥和北京奥运都只出了 100,000 个。无论里约人能不能撑过这场命途多舛的盛会,至少,这将是一届史无前例的性感奥运。

#关于接待能力

游客住哪里?

尽管是闻名全球的旅游城市,但里约并不像想象东南亚那样挤满国际连锁酒店,即使是万豪、喜达屋、希尔顿、洲际这样遍地开花的酒店集团,在这里也没有太多物业。对于准备前往里约欢度奥运的朋友而言,选择一个安全可靠的住处并不容易。

幸运的是 Airbnb 早在去年就与里约奥组委达成合作,在过去一年,他们在里约大力发展,如今已有超过两万五千个可供选择的房源出现在 Airbnb 上,它们能为里约消化至少十万游客(根据预测,为奥运前往里约的游客将超过35万人次,不过这个数字可能正在下降)。值得一提的是,里约也因此成为了 Airbnb 继巴黎、纽约、伦敦之后的第四大市场。

***

此时此刻,11个时区以外,里约人正在赴倾城之力为这届奥运做最后的赶工和修补。这幅画面似乎有一点悲壮。经历过世博和奥运的我们都该了解,一届大型盛会本就是荣耀、狂欢、混乱、匮乏和种种现实难关的集合。有人做事,就有人质疑,尤其在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负面的情绪更会将每一个错误放大。

12年前的雅典奥运,直到圣火点燃的一刻,会场外都还堆积着来不及清理的建筑垃圾,但如今,那个8月留在这代人记忆里的依然是蓝蓝的地中海,和腾空而起的刘翔。

退一万步来说,永远不要低估截稿日前夜的工作效率 :)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