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艺术项目的发展,需要大胆的实验精神 | 乌镇戏剧节特别报道

每年的十月中旬,深入乌镇戏剧节的剧场街角,处处都显现着这场艺术盛宴的疯狂和魅惑。

image

尽管当下中国有着各种明目众多的当代戏剧节和戏剧邀请展,可乌镇戏剧节有种“赢在起跑线”的优越性,创立之初,便有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三位华语戏剧圈颇具号召力的导演每人两届轮流担当艺术总监,还有享誉国际的戏剧巨擎担任每届的名誉主席。每年的十月中旬,深入乌镇戏剧节的剧场街角,处处都显现着这场艺术盛宴的疯狂和魅惑。

image

戏剧节每年特邀剧目的整体风格,都与当届的艺术总监息息相关。由赖声川担任艺术总监的前两届,总体的剧目风格踏实、学院风浓重,而孟京辉担任艺术总监的这两届,风格则往颠覆性和实验性发展,诸如《赌徒》和《卡里古拉》这些长达数小时的大体量剧作,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孟式风味”。

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同名小说、来自德国柏林人民剧院的《赌徒》以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长创下本届乌镇戏剧节的长度之最,这种自带“史诗气质”的剧作,早在开票之前便已引得业界和戏剧爱好者们的广泛关注。可是当该戏真正演出过后,并未获得交口称赞,离间手法、即兴影像和现场乐队在当今剧场都屡见不鲜,并未突破业界人士对于德国戏剧的期待。

image

《赌徒》,柏林人民剧院

我们于观剧次日参加了《赌徒》主创开展的工作坊,主演在工作坊上透露,《赌徒》并没有事先创作好剧本,而是采用现场排练、构作的方式。首演之前,剧组大概有五周的排练时间,而排练的第一天起,剧组成员便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拿着《赌徒》的原著小说,现场对文本进行裁剪、对意象进行拣选,大家在舞台上看到的鳄鱼、海龟就是这么来的。

image

《卡里古拉》,立陶宛无剧场剧团

另一部“史诗级巨作”《卡里古拉》虽然视觉效果上没《赌徒》绚烂,却有着与之一脉相承的风格,除了即兴影像和现场乐队外,还添加了许多与观众的互动。《卡里古拉》改编自加缪的同名剧作,但和《赌徒》一样建立在对原作的大量解构之上。

image

《妈妈的诗》,莫斯科普希金话剧院

相比之下,本届乌镇戏剧节的小剧场戏剧,则拥有了更多的好评。开幕大戏、来自普希金剧院的《妈妈的诗》虽然不及去年的开幕大戏《物理学家》风格化强烈,保守的诠释方式却让这部战争题材的田园悲歌充满诗意。

image

《那些人》,莉莉拉贝尔剧团

和《妈妈的诗》一样,来自法国的原创小戏《那些人》摒弃了语言的使用,栩栩如生地讲述了一个在动荡生活中繁衍生命的故事。虽然《那些人》里很多台词,但演员运用的语言并不属于任何国家,完全是他们原创臆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为观众制造新奇的离间效应。一名男演员和一名女演员在台上说着观众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可是观众还是能轻易看懂他们在野外生火取暖时的惺惺相惜,结婚后家长里短的争吵,以及哄孩子睡觉时疲惫与关爱互相夹杂的心理状态。

image

《堂吉诃德》,班巴林那剧团

中国的观众们已经看过诸多话剧、音乐剧、芭蕾舞剧版本的《堂吉诃德》,无不充满讽刺,这一次,无字幕版人偶剧《堂吉诃德》回到了原作者塞万提斯的故乡西班牙,两位艺术家分别手执一个玩偶代表堂吉诃德和桑丘,所以观众在这部七十分钟的小戏里,可以有两种观赏角度,既可以欣赏真人演员的表演,也可以欣赏玩偶的表演。

戏的开端,饰演堂吉诃德的演员颇具仪式感地点燃木桌上的烛台,仿佛牧师正在举办一场神圣的宗教仪式,两位演员的表演就在这幽暗的烛光中进行;桌子上除了烛台,还放着几沓书籍,堂吉诃德点燃烛台后,翻开书进行阅读,和原著描写的一样,这是位活在小说中、带着英雄狂想的怪人。在经历了冒险、求婚等一系列失败后,堂吉诃德在桑丘的警醒之下终于认清了现实,结局桑丘将烛台熄灭,标志着一切都回到原点。

image

《盲》, 澳大利亚黑洞剧团 、荷兰杜达派瓦剧团联合制作

《盲》取材自主演杜达·派瓦与病痛做斗争的童年经历,虽然主题是病痛,但整部剧却弥漫着欢快的游戏之感。派瓦和藏在他衣服里的海绵玩偶分饰各个角色并与观众进行互动,短短一小时内,剧情不断反转,主创的真诚和勇敢也赢得了观众的喝彩。

image

《樱之园》,矢内原美邦计划剧团

image

《哈姆雷特》,共和剧团

同样获得好评的,还有来自日本的《樱之园》和来自丹麦的《哈姆雷特》,这些作品风格与内涵并重,并且在舞台手段的使用上有所取舍,而不是追求一味的所谓实验和创新。相比之下,那些好评寥寥的戏,都是演出前最受期待的。除了上文提到的《赌徒》和《卡里古拉》,期待与口碑成反比的,还有本年度乌镇戏剧节最快售罄的《大鸡》,尽管大家都对主演张鲁一的专业交口称赞,可还是不能苟同作品中的某些段落。

image

《大鸡》,蛇槃兔剧场

不过比起保守地践行固有的艺术理念,一个艺术项目的发展,是需要大胆的实验精神的。只有通过不断的试错和尝试,与观众进行有效沟通,才能为今后的发展提供宝贵的经验。期待明年的乌镇戏剧节换了一位艺术总监后,会带给我们不同的惊喜。

撰文:阿之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