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皮杜把71件大师艺术带到了上海,瞻仰要趁早

蓬皮杜有很多种打开方式:他是法国总统,巴黎最重要的文化地标,也是享誉国际的现代艺术展。正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

image
image

2016年10月11日,国际顶级香槟品牌巴黎之花(Perrier-Jouët)继赞助迈阿密设计展之后,再度与艺术盛事结缘,携手法国“蓬皮杜现代艺术大师展”亮相上海,首次大规模完整展示20世纪法国现代艺术盛宴。

其实蓬皮杜有很多种打开方式:他是法国总统、巴黎最重要的文化地标,也是享誉国际的现代艺术展。正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蓬皮杜现代艺术大师展(2016年10月7日-2017年1月15日)几乎是一部立体的现代艺术史,毕加索、杜尚、马蒂斯、康定斯基、布列松等多位大师之作均在展品之列,跨越绘画、雕塑、摄影、装置等多种媒介,以一年一人一件的脉络全景式地展示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从 1905 至 1977 年间的 71 件馆藏作品。

image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研究模型》,1971—1977,皮亚诺&罗杰斯

对于如此规模空前的重量级大师之作,上海展览中心小小的西二馆其实不是一个理想的展览场地,布局也是有些局促的。左顾右盼生怕错过某位教科书级别的名作的时候,还要注意不被场馆里五颜六色的金句海报搞得晕头转向。不过话说回来,蓬皮杜艺术中心作为与卢浮宫齐名的巴黎三大博物馆之一,主要以现当代艺术的收藏与展示为主,馆藏质量是绝对有保证的。尽管条件限制无法体会巴黎蓬皮杜中心的原汁原味,倒也不妨将其视为现代艺术爱好者的一部风格指南。跟着这样的线索,ELLEMEN 带你瞧瞧有哪些不容错过的名作值得一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康定斯基:《光》

image

光不再代表色彩、明度,还有着乐器般的形体,康定斯基在这幅晚期作品里打通了绘画与音乐的通感阀门,用点、线、面谱写了一曲色彩音乐。作为抽象艺术的开创者,康定斯基对主观性外形的拒斥使得他与蒙德里安、保罗•克利一起被视为神秘主义者,但歧义的开放性引起的共振才是表现主义的弦外之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蒂斯:《黄与蓝的室内》

image

马蒂斯喜欢研究东方地毯和北非风物的配色,自然是把玩色彩的个中高手,当今时尚圈最流行的撞色风,马蒂斯半个世纪前就玩过了。《黄与蓝的室内》刻意弱化了透视和光影变化的规则,事物全都背离原来的颜色、形状,与背景融为一体,却达到了一种和谐的平衡,展现了马蒂斯独有的幽默感和天才的审美直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亨利•劳伦斯:《女人头像》

image

在成为雕塑家之前,亨利•劳伦斯是一位石匠。受罗丹影响,劳伦斯开始创作,后与毕加索相识,加入立体主义。如果说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是无中生有地对某物进行重塑,那么劳伦斯追求的是如何保留原有的石块,而仍能赋予其女性的形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藤田嗣治:《自画像》

image

作为本次展览仅有的两位亚裔艺术家之一(另一位是赵无极),藤田嗣治的画风一眼就与西方大师们区分开来——细腻、诙谐,又带点日式的温情。藤田以画猫和女人见长,我反倒更偏爱他的自画像:标志性的文青发型和眼镜,怀里爱猫无限娇嗔,做作的可爱。去年日本上映了藤田嗣治的同名传记片,由小田切让担当主演,其实两人并无几分相像之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毕加索:《缪斯》

image

立体主义画作更像一幅心灵图像。当我们回忆某人或某物时,脑内是一幅由记忆、角度、时间、情感勾勒出的隐约图像。与精细的摄影相比,这种心灵图像往往更接近真实。据说《缪斯》是毕加索献给怀孕的情人玛丽的画作,却丝毫没有召唤起我们对缪斯女神的寻常印象,反倒有几分指向缪斯的缺席——镜中的形象难以辨认,画中的女子也面露愁容,倒更像一幅产前抑郁的闺怨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考尔德:《四片叶子和三片花瓣》

image

亚力山大•考尔德是动态雕塑的发明者,典型的理科生,理工学院出身,曾经当过工程师。《四片叶子和三片花瓣》由金属和电线制成,冰冷的材料却带来纯粹形式的感性之美。考尔德追求数学公式般的精确,早期作品保有童话般的浪漫气息,晚期日趋成熟大气,创作了大量纪念性公共雕塑作品,包括肯尼迪国际机场的“.125”和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螺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柯布西耶:《静物画》

image

让•谷克多这样定义风格:“所谓风格,就是一种描述简单事物的复杂方式,所以说也是一种描述复杂事物的简单方式。”功能主义建筑之父柯布西耶显然深谙此道,在他看来,简单的几何、颜色、排列即是美的,不必添加冗余的装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杜尚:《自行车轮》

image

1917年,杜尚把一个小便池匿名送到美国独立艺术家展览要求作为艺术品参展,从那之后,他便成为一种符号。要知道,《自行车轮》的创作时间比《泉》更早。杜尚似乎有着天生超群的直觉,早就参透了现代艺术其实一直在探索边界问题——现成品、拼贴、戏谑或恶搞,怎么离经叛道怎么来。身为达达主义最有风度的艺术家,杜尚对艺术圈中的一切反倒并不在意,声称“我喜欢呼吸甚于喜欢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瓦萨雷里:《阿尼(阴影)》

image

拼贴画如今已不再新鲜,瓦萨雷里的《阿尼(阴影)》放现在看起来更像某个新推出的手机消除游戏,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滑一下。欧普艺术的确是想通过色彩和光学创造一种新的幻觉游戏,瓦萨雷里显然受到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的影响,对色彩和知觉进行了自己的思考,用几何和色彩的排列组合打造不稳定结构,依靠错视效果开拓作品的空间感和可能性。

撰文:周欣祺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