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从欧盟单飞,英国人几乎花光了自己的幽默感

"We want our country back!"

image
Francis Hawkins SWNS.com
image

北京时间今天下午3点到明天凌晨6点,英国人将举行全民公投,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决定是否留在欧盟。这是一道干脆利落的单选题,同时也可能是这个特立独行的岛国“本世纪最重要的一次投票”。一旦“退欧派”在公投中取胜,英国将与欧盟开始一场为期两年的谈判,协商退出条款,分手现场注定一地鸡毛;反之,他们将继续与欧洲远亲们隔海相看两厌。

全民公投,这听起来是一件至为严肃的事情;但你别忘了,这可是英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英国人似乎已经用他们离经叛道的幽默感,把这个严肃的公共议题闹成了一部英式喜剧。在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国家,为了拉到票,“退欧派”和“留欧派”几个月下来闹出了无数荒唐事,以下便是其中最超现实的几个桥段:

免费发放两万个安全套

“Students for Britain”/退欧派

Students for Britain 是一个支持退欧的学生组织,也是英国最早一批策划大规模拉票活动的组织之一。年轻人嘛,总以为自己可以率先改变世界,而他们改变世界的第一个举措就是设计了这样一款“退欧派”定制安全套,在学生群体中免费发放。

image

套套包装的正反两面分别写着“退出来吧,留在里面不安全(Vote Leave: it’s riskier to stay in)”和“退出才安心(Vote Leave: the safer choice)”。会心一笑,是吗?但仔细想想,这两句看似狡黠的口号在逻辑上完全自相矛盾——拜托,套套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不退出来”吗?

但活动的发起人似乎并不在意这点逻辑漏洞。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兴致高昂地宣称,首批制作的两万只安全套已经全部发放完毕,并且获得了非常良好的使用反馈,“一定能够促进学生群体关于退欧议题的讨论和倒戈!”加油!

无上装人体彩绘大游街

Sibi Moore 和 Claire Green/留欧派

虽然 Students for Britain 成功发放出了两万个安全套,但很遗憾,从各家媒体的民调数据来看,英国的年轻人中支持“留欧”的依然居多。尽管立场相左,这两派年轻人拉票的路数却出奇地相似。就在上周六,两位支持“留欧”的年轻女生 Sibi Moore 和 Claire Green 在伦敦街头完成了这样一场猎奇的人体彩绘表演。

image

当天,两人脱去上装,身上分别绘制着英国米字旗和欧盟旗帜,在布里斯托街头手拉着手逛了2.3公里。从背影看,她们难免会被误认为《阿凡达》,或者《X战警》粉丝。但这不重要,她们的初衷就像身上的彩绘一样天真明朗:“我们只是想吸引足够的注意力,用行动表达立场和诉求。”

《兄弟之吻 3.0》

We Are Europe/退欧派

如果说 Sibi 和 Claire 只是想吸引眼球的话,至少,当两人在下面这幅街头涂鸦前合影时,她们做到了。

image
Francis Hawkins SWNS.com

这幅涂鸦于五月底悄然出现在布里斯托街头,画的是美国总统候选人 Donald Trump 强吻英国前市长 Boris Johnson,上书口号“这就是留在欧盟的下场?(Not #In For This?)”。

image

简单解释一下:在此次公投中,伦敦前市长 Boris Johnson 是“退欧派”阵营的领袖。而在国际上,美国的立场是反对英国退出欧盟;Donald Trump 本人虽然声称支持英国退欧,但你懂的,川普先生的话素来做不得准,一旦他日后当选总统(不是没有可能哦),自然会把竞选时站错的队圆回来。所以说,这幅香艳的涂鸦想要表达的就是:如果英国人选择留在欧盟,就相当于放任整个国家欣然接受了美国人的强暴。

image

这已经不是川普先生第一次在他人的画笔下献出“兄弟之吻”了,今年年初,他就曾经在立陶宛的一家快餐店外墙上深情拥吻过普京。而这两幅画的灵感都来自于柏林墙上那幅描绘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亲吻民主德国战友埃里希·昂纳克的《兄弟之吻》。一个老梗,二十年经久不衰。

image
image

800欧起价,拍卖一头奶牛

Boris Johnson/退欧派

那么惨遭强吻的 Boris Johnson 最近又在干什么呢?本月月初,这位卸任不久的前伦敦市长来到克利夫罗的一家农场参观,并挑中了一头奶牛当场拍卖,起价800欧,最终以960欧成交。

image
image

我们很难理解,一头960欧的奶牛和 Boris Johnson 的退欧大业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拍卖结束后,他还许诺称,英国政府会为克利夫罗的农牧业大力投资,但农场主 Danny Wood 显然比前市长先生要清醒:“作秀罢了,他现在没有实权,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英国政府,只不过想骗我们投个票而已。”

坐在黑帮老大的坟头上喊口号

Andrew Edge/极端退欧派

这位 Andrew Edge 是个有幽默感的极端主义者,他此前最有名的壮举就是在伯明翰的街头向警察扔易拉罐,并主动要求被逮捕。这一次,为了支持自己“退欧”的立场,他也选择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表达方式:抱着“把我们的国家还回来”的标语牌坐在黑帮传奇“克雷兄弟”的坟头上,让路人拍照。

image
image

克雷兄弟是六十年代伦敦东区的双胞胎黑帮老大,显赫一时。Andrew Edge 似乎认为,像他们这样的人才是传统英国平民的典型代表,如果二人还在世,绝不会放任英国被欧盟摆布……我们无从评判 Andrew Edge 先生的脑回路,只能说,坐在人家坟头上还挺没礼貌的。

一瓶并不存在的退欧派定制啤酒

Leave.EU/?

在英国各大购物网站简单搜索,你便能找到各种跟退欧公投相关的定制商品,比如领带,徽章,马克杯,以及少不了的T恤衫。这其中唯一能让人产生一点点购买欲望的是一种名为“Leave.EU”的定制啤酒。今年2月,这家啤酒品牌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张广告图片,让支持退欧的英国小青年们很是心动。

image

但问题是,当我们进入 Leave.EU 的官网后,却根本找不到这种啤酒的网购销售记录,网站中也没有提到任何实体店的购买途径。这让人不禁怀疑,这种啤酒会不会根本就不存在?如果当真如此,那么这则广告便有一点高级黑的意味了:既然名为“离开欧盟”的啤酒是个谎言,那难道是在暗示一旦离开欧盟,英国就再也没有夜夜笙歌的日子可过了吗?

“来,让我们用一场龙舟赛决定大英帝国的命运吧”

Nigel Farage,Bob Geldof

上周三,泰晤士河上上演了一场以争夺退欧公投胜利为名义的轮船追击赛,比赛双方分别是英国独立党领导人 Nigel Farage 和反对退欧的摇滚歌手 Bob Geldof。

事情的起因是 Nigel Farage 挑起的,他早前宣布,会征集一支“庞大的舰队”,载满退欧派的支持者,在泰晤士河上盛大巡游。而到了巡游当天,河面却驶来了 Bob Geldof 所率领的不速之客,与“退欧派”在河中针锋相对。

image
image

很难想象这种幼稚的政见争斗会发生在当下,发生在一个国家“本世纪最重要的一场投票”前一周。从社交网络上的舆论来看,就连英国人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场严肃的全民公投会演变成“一言不合就决斗”的超现实戏码,“就连美国人都会嘲笑我们”。

image
image


眼下,这场公投正在全英国大大小小的投票站中走向终点,北京时间明早6点尘埃落定。从投票前大致五五分的民调数据来看,不到最后一刻,结果都无法预知。如果“退欧派”最终取得了胜利,那么今天或许会作为英国某种意义上的又一个“独立日”被写进历史教科书中,再多闹剧也不过是历史的注脚。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