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F1伤伤脑筋

我们带着愤怒写下评论,痛骂这项运动中惊人的欺骗、伪善与谎言。但最终你成为了伯尼挣钱工具的一部分。

image

坐在Sk yTower 的贵宾席上,脚底下F1中国大奖赛周五练习赛正安静地进行着——我本来想写赛车轰鸣的——却发现自从换用了1.6升引擎后也不比电动方程式洪亮到哪里去。身边优雅的车队商务代表正殷勤地询问我们是否希望现在上头盘,而我努力地向品牌邀请的其他贵宾们介绍F1的基础尝试,什么是排位赛?啥叫Q1、Q2和Q3,间或回答一些诸如舒马赫开的是哪辆车这样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这里是上海奥迪国际赛车场围场的9层——我们横在赛道之上——两侧毫无遮拦,可以看到赛道90%的视野——这是主看台都无法想象的视野,事实上在直道的另一头同样的位置上就是F1的媒体中心了。整个周末可能有300名贵宾有幸能进出这一区域,你身边是诸如赞助商的区域高管,法拉利或AMG的车主们,但有意思的是,几乎没有人真的站起来靠在窗边欣赏比赛,社交寒暄与品尝美味才是要紧,偶尔抬头我们也瞄一眼电视直播……

身处于这样的环境,总是让你膨胀,即使我只是一个与现场格格不入的编辑,享受着随F1全年服务的“飞行团队”服务——只有2层那些“品牌包厢”才会安排上海五星级酒店的侍应生救场,似乎现场专注于比赛本身成了一种异类。什么,你还想安排个车手采访?走,下午我们应该去Pitlane Walk啦,找车手拍照多重要啊?!Bruce你要和我们一起下去,不然我怎么知道我是在和谁合影?

唯一的小问题是门票价格高达6,500美元——反正也没有人真正自己掏这笔钱,或者真的掏这笔钱的人也不会在意到底是多少美元——法拉利的车主们是要自己买单的。

这样的“报道工作”,可谓宾主皆欢。但在内心我知道自己是难过的,我们总是义愤填膺地写文章指责F1管理者、FIA和车队们没能为真正的F1车迷们提供应有的精彩比赛与近距离体验。但最终你还是成为了那些你曾奋笔疾书谴责的人,享受着这项运动能够带来的最佳体验,却失去了最初投身于此的冲动。

我们多少是带着爱走近F1运动报道的,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米卡-哈基宁时的激动,说完“you are my hero,Sir……”久久的不知所措,那年我刚20。我们带着愤怒写下评论,痛骂这项运动中惊人的欺骗、伪善与谎言。但最终你成为了伯尼挣钱工具的一部分,并心安理得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写下这些并非因为我愤世嫉俗,我真的享受这些VIP邀请。但或许这才是F1运动最大的问题,像我这样的“家伙”拿到了太多的邀请,而真正深爱这项运动的车迷,却被远远地阻挡在围场之外。而在其他所有赛车运动中,比如纳斯卡、WRC、MotoGP和勒芒赛中,一个家庭只需要花费6,500美元十分之一都不到的价格就可以度过一个完美的赛车周末……

话说回来,这该是伯尼-埃克莱斯通才要伤脑筋的事情,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image

雪鸟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汽车编辑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