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笑面对无界的大地

法国著名摄影师、生态学家、环境保护者扬·阿尔蒂斯-贝特朗显然更愿意站在天上那位的视角,在“万物皆有灵”的冥想中,静观众生。

image
image

法国著名摄影师、生态学家、环境保护者扬·阿尔蒂斯-贝特朗显然更愿意站在天上那位的视角,在“万物皆有灵”的冥想中,静观众生。他的新片《人类》就像是一次于天地间大规模的人类祈祷大会,任性的法国老爷子则躲在摄像机的身后,一遍遍默写着自己的“信仰”。

《人类》毫无意外地上榜2015年度十佳纪录片。投资1.6亿、贝特朗用了三年的时间,足迹遍布全球60个国家,让2020位不同肤色、种族、性别的人在镜头前诉说自己的故事,每个人出镜都牵扯出一个话题:贫困、战争、恐怖主义、犯罪、女性平等、同性恋、难民迁徙、还有宽容和爱。

将近三个小时的影院版的体验中,你会如同《超体》中的露丝,坐在椅子上快速穿梭时间长河,在惊讶于造物主神奇之手时,不断与一张张陌生面孔不期而遇,那些令你惊讶的、令你悲伤的、令你喜悦的故事,陌生又熟悉。当你完全掉入了老爷子的“陷阱”之后,会发现每一张面孔底下,都是自己。“

每件事都是不可分割的。虽然其中有苦难、悲伤和不平等,但还有善意的情感、更多的爱”,在接受《ELLEMEN睿士》专访时,导演如此表述。

贝特朗1946年出生于法国,成为著名的摄影师之前,他一直是一个自然保护组织的头脑人物。1991年,他成立了航空图片社,储存了来自一百多个国家、一百多位摄影师拍摄的五十多万张影像。贝特朗甚爱从空中看地球,因为“会尽可能看到地球今日真实的样貌”。

1995年,他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赞助,展开地球环保空中摄影。精选了其中最有意义的照片,他出版了《感受地球呼吸》这本动人心魄的大型摄影巨著,也为二十五年后的《人类》奠定了强悍的素材基础。贝特朗曾说,从空中看地球,大地是无界的,全球人类应泯除狭窄的地域观,不要再有战争,让无辜人民受苦。

但《人类》的出现,让贝特朗一度被质疑,题目起得这么大,是否真能够拍得出来?“我不知道你看到的是几个小时的版本,其实我的版本是四个多小时,当然,此前它还有一个十个小时的版本,因为你知道,这个标题非常宏大。”贝特朗显然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受访者站在纯黑色的背景中讲述,面孔占据屏幕三分之一。人物没有其他修饰光,没有炫技的剪接,甚至都没有受访者的身份介绍。“其实你在我们的网站上可以看到每个人的身份介绍,之所以影片中没有加,是因为我觉得应该更关注他们作为人,情感的那一部分,”导演说。

故事从美国的一个罪犯开始,他魁梧高大,眼神凶悍,却在讲述中潸然泪下。“我的继父,总是用电线、衣架等各种东西打我,他说‘打在你身,痛在我心,打你是因为爱你。’这给我传达了错误的爱的意义。所以多年来,我以为,爱就是伤害。于是我伤害了所有我爱的人,而且我以我伤害他们的程度,来衡量我爱他们的程度。”

影片也辗转在云南、四川和上海等地取材,但成片中只出现了一位中国面孔,她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工。“

我们厂里面的规矩是很多的,上班不准聊天,上班不准接电话,还有上厕所也要和领导申请,同意才可以去,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去,两个人就不可以去。还有产量订得很高,每个小时规定的产量,他每个小时都会来检查,如果你没有完成的话,他会说你,有时候还骂,骂得很厉害,心里都好慌,每个小时都好紧张,因为我觉得真的好累了,受不了,”女工麻木地讲述。

“我希望拍出来的电影作品对人类是有价值的,”老爷子解释这部以叙述为主的长片。而有人如此评价:“如何越过隐形或显性的路障、偏见、歧视,圆融于一个‘用微笑面对所有’的和平世界;给贫穷以尊严,给弱者以底气,给狂徒以善仰,这将是《人类》以及人性的漫长修行。”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