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国大选:一场没有赢家的闹剧

没头脑和不高兴,都无法拯救美国。

image
image

2016 美国大选明天进入最后的决战,长达两年的政治真人秀即将演至尾声。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入主白宫,这可能都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闹剧。

有些事情,只有输家。

近如中国男子足球,远如美国总统选举。竞赛很激烈,胜负有结果,时不时还会引得支持者尖叫欢呼,然而一场游戏下来,结局还是一场梦,不过一个是无法治疗的阳痿,另一个是无法挽救的衰落。有人说,中国男子足球侮辱了三样东西:一个国家、一种性别和一项运动,2016年希拉里与特朗普的这场竞选闹剧,同样可以照此形容,他们正摧毁三样东西:美国、总统和选举。

选战正酣之际,10月17日尼克松总统图书馆重新开馆,陈列中有一段摆放位置显著的引语,来自1968年尼克松获得共和党初选提名时演讲,"美国今天陷入麻烦,不是她的人民失败了,而是她的领导人失败了"。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总统之一,尽管因"水门事件"遭弹劾下台,但至少直到现在还有相当多的人对他的作为存有敬意,而希拉里与特朗普的竞选,从一开始,民调就证明,这是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两个竞选人之间的比赛。10月底,民众对他们各自的不支持率,一个是60%,一个是59%,新的历史纪录。

image
PAUL J. RICHARDS

由于始终无法提升正面支持率,双方广告宣传和地面扫票部队最打动人心的诉求很快都变为"排除法":别去想你愿意支持哪一个,想想你绝对不愿意让哪个上台吧。这导致历来选举中都会出现的招数——抹黑对方——作用空前,从辅助手段变为主攻方向。这一过程转化,三场电视辩论最为典型,第一场俩人还似乎想装模作样地讨论政策,后两场直接改为相互打断和恶语相加。

希拉里根据特朗普的特质,为他订制了一连串标签,诸如"无知"、"粗鲁"、"排外"、"侮辱女性"等等,主要利用城市精英阶层在意识形态上保持"政治正确"的惯性,或者说奴性,洗脑,以致于相当多接受过大学教育、本应具备基本理性的所谓知识分子,好像变成了中世纪向教会缴纳什一税的虔诚农民,想想特朗普可能当总统都是罪过,要去忏悔室里告解一番。

特朗普则成功地将希拉里塑造成了一个"骗子"+"罪犯"的形象,当然维基解密和老太太从政以来就没有断过的各种门,也为推论提供了足够多黑材料。本身特朗普的支持者文化水平就不太高,逻辑思维能力有限,他们能够感觉得到,却想不出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越来越无望,只能让他做代言,发出绝望的呐喊。于是,特朗普的每一场竞选集会,都会在"USA"和"Lock her up"的全场高呼中结束,满满的敌意。

与特朗普摇滚音乐会般的集会相比,希拉里的冷清得要死,倒是找人去特朗普会场外抗议更容易些,以至于竞选团队后期开始雇人专门去挑衅特朗普的支持者,事先让电视摄像机埋伏好,寻机拍摄"特朗普暴徒"制造血案的新闻。事实上,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希拉里之所以气势不落下风,远超实际,靠的就是传统媒体不顾颜面的力挺。

image
image

10 月 13 日,两边阵营同时曝光对方,一边是性丑闻,一边是收买媒体,结果,ABC、CBS、NBC 三大广播公司早间和晚间新闻时段用了 4 小时 13 分来说特朗普的糗事,却一共只用了 36 分钟提及关于希拉里的诸多猛料。

9 月民调,民众对媒体信任度创历史最低,只有 32%。媒体公正性的丧失进一步打击了民众对总统选举公正性的信任,进而破坏了任何一人成为总统的合法性。特别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越来越相信,他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无法反抗的阴谋中,所以特朗普才敢于表态,他未必接受败选的结果。

这次许多观察家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前,其实都捏着一把汗,如果真的再出现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争执,结果是否还能那么平和,要知道,美国总统选举中的选举人团制度近些年遭到越来越猛烈的质疑:这是不是少数精英阶层为操控国家权力而施行的反民主行为?

即使希拉里或特朗普两人中的一个顺利当选,未来的日子一定也会很难受。对希拉里而言,民主党赢得国会选举与自己赢得总统选举几乎同样重要,因为民主党高层已经担心,竞选中共和党有策略地与特朗普隔离,并不是败退,而是诱敌深入,希拉里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搞不好会出现他老公1996年时的情形,赢得了任期,然后在任期中遭受弹劾,生生被对手在火上烤了4年。

对特朗普而言,就算入住白宫,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传统媒体行业,也是不可完成的任务,就像当年的尼克松。更何况,现在的媒体精神并不像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样追求真相,根据兴趣自动分发新闻的年代,真相是个彻底的 Loser,读者偏见只会进一步加深,他们只要自己相信的事实,媒体则只要让读者满意的话语权,不管是不是谎言。

换一个角度看,即使希拉里或特朗普两人中的一个没有当成总统,对他们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希拉里可以继续去写书、演讲和用克林顿基金会敛财,特朗普依然还有亿万家产,漂亮的老婆和女儿,还可以自己办一家电视台天天想骂谁就骂谁。就像中国男足,输得没有底裤,球员依旧可以拿 9 位数人民币的签字费。

只有特朗普背后那些被全球化抛弃的传统意义上的中产阶级,越来越无所适从,唱着《乡巴佬的哀歌》(Hillbilly Elegy),这是《纽约时报书评》在这个秋天的畅销书;只有希拉里那些天然票仓,非洲裔和拉美裔的最底层民众,一面在平权的崇高口号中激愤,一面忍受日常生活中越来越高的贫困率和犯罪率。

image
image

当然,这并不是希拉里或者特朗普的错,在这场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与普通民众的竞争中,前者的势力太强大了,资本的逐利本性决定,全球化的既得利益集团必须更坚决地推进全球化,希拉里作为其代言人自不必说,特朗普可能有下意识的感觉,却还是乌合之众的一员,缺乏有效的纲领和组织能力去反抗。

美国的财政体系正在崩塌,2008 年后,经济去金融杠杆化并没有完成,只是从华尔街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变成了硅谷层出不穷的神话,现在每 100 美元流通中只有 15 美元与生产相关,联邦政府财务税收能力锐减,债务已经翻倍达到 20 万亿美元,而资产只有 2.5 万亿;与此同时,美国曾经稳定的族群结构正在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进而导致社会共识的割裂与瓦解,罗伯特卡普兰们早就警告,这才是美国存在最大的威胁,现在就连对政治环境变化最不敏感的华人族裔也明显发觉,今天的美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就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帝国一样,美国也会走向衰落,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却也是一个无法挽救的过程。2016年的总统选举,希拉里和特朗普,一个干了30年什么也没干出来的没头脑,一个还没入门的不高兴,没有谁是或者可能是救世主,他们只是在赌桌上押注,谁会让清场时刻来得更慢一点。

撰文:黄恒

编辑:梁珂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