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emoji,MoMA还收藏了哪些怪东西?

emoji 入驻 MoMA ?事实还远不止如此。

image
image

最近一个好玩的消息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将初代 176 个 emoji 纳入其永久馆藏,并将于 12 月正式展出。这并不是一条洋葱新闻,且如果真的翻开 MoMA 浩瀚的馆藏,你会发现 emoji 并不是特例,电子游戏、互联网符号、App、计算机字体,数字时代的产物正在大步迈进艺术殿堂,连起来就是一部科技影响艺术的侧面史。

一起来看看都是哪些曾被爸爸妈妈们认为是“互联网糟粕”的东西,摇身一变成为了无价的藏品。

image
image

emoji

初收录于 2016 年

MoMA 收录 emoji 的消息一出,网友们就开始脑补“”和毕加索摆在一起的样子——事实上当然不会。这批 emoji 既不可能同毕加索共处一室,也没有你最熟悉的小黄脸,它们来自 1999 年,是由日本手机运营商 NTT DoCoMo 推出的第一代 emoji 图标。

image

“emoji 之父“栗田穣崇创作了这批 emoji,为后来的一切奠定了模版

光从这些 12x12 像素的小图标身上,可能很难脑补出日后横扫网络世界的 emoji 文化。苹果公司五年前将 emoji 纳入 iPhone,直至今日已经将近 2000 种,你手上的 iOS 10 甚至会建议你,有些文字完全可以拿 emoji 代替。

当年的 emoji 和如今我们口中的“表情”其实存在距离——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没有表达情感。它们看起来更像地图或公共场所中的标志,“红色圆环加三条竖线”代表“温泉”(七排右二),似乎是调色盘形状的紫色色块则对应更抽象的“艺术”(四排左二)。

image

最早的 emoji 是黑白的,推出几年后才增加了另外五种颜色

“毋庸置疑,emoji 是当代社会广受欢迎、能被广泛理解的视觉文字符号。” MoMA 资深策展人 Antonelli 说,“其实emoji 这种形式和象形文字很类似,它在传播意义上很现代,在形态上又相当传统,这正是它们有趣的地方。”

当然,面对这些寻常类型外的展品,反对意见也可以想见。《卫报》批评这一收录之举是对自身馆藏史的背叛:“MoMA 成了又一座巨型的百货商场,每一堆文化垃圾竟然都能被扯上所谓的价值。”

对此 MoMA 绝不认同,电子通信的形式变化正塑造了人们的表达方式,“就像椅子的设计变化,反映了我们的坐姿演化一样。”

image

会有更多这样的展品吗?图为纽约“买得起艺术节”(Affordable Art Fair)上展出的“”雕塑

正式展出即将于十二月开启,计划中的展出方式包括 2D 图像或动画,MoMA 也会让这些始祖级的 emoji 与最新版本有所联系。策展人 Antonelli 甚至已经在计划收录更多 emoji,“我们真正想要囊括的,是新一代的通信方式和载体。”而表情符号则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类。

image

电子游戏

初收录于 2012 年

如果说 emoji 的普及为它受到的青睐蒙上了一层必然感,那 2012 年,MoMA 宣布一口气收录14 款电子游戏的举动就更显划时代了。“电子游戏是艺术吗?” MoMA 的答案是,它们毫无疑问是承载艺术的载体,“我们想让大家明白,艺术远远不止是设计精美的椅子,而是任何生活中接触到的东西。”

image

始祖级的射击游戏 Asteroids,1979 年发布于当时盛行的街机平台

因此 MoMA 一次性收录了《俄罗斯方块》、《吃豆人》、《模拟人生》在内的 14 款作品,而既然是展出游戏,又怎么能不让人玩一把呢?在 MoMA 的电子游戏陈列区,布展参考了 1934 年 Philip Johnson 的 “Machine Art” 大展,每一款游戏都在极简的纯色墙面上占据一隅。你可以完整玩上几局《吃豆人》,或在其他游戏里体验 MoMA 截选出的精华玩法。对于多人游戏,导览必不可少,而至于一部分过于难寻觅的中古作品,MoMA 则想方设法把它们移植在了新平台。

image

参观者正在体验《吃豆人》(Pac-Man)

对于电子游戏承载的艺术性,策展人 Antonelli 用车作比,“就像在车的工艺中,精心设计的配件会呼应整个机械体系,没有人会质疑一辆法拉利或甲壳虫被收录进 MoMA,其实精心设计的游戏也能在另一种层面上带你驰骋。”视觉效果、文化背景、玩家的体验、新技术的运用,这些都是策展人挑选的标准。得到收录的游戏还都是交互设计上的优秀案例—— MoMA 早已在这一领域探索很深。

紧随其后的 2013 年,第二批六款游戏加一款主机扩充了收藏列表。一些相当热门的游戏并未得到收录,名单中最年轻的 Minecraft 用算法构建起庞大而独特的世界,没有任何两个玩家经历过完全相同的游戏体验。

image

一名男孩停留在 Minecraft 展品前,青少年玩家正是它的主力人群

除了原始的游戏形态(卡带或光碟),展品还包括这些电子游戏最初的源代码——“这样即使原本的游戏介质被废弃,它们还是可以在未来被翻译出来”。

image

Apps

初收录于 2014 年

网络时代的艺术呈现,离不开设备的支持,这其中 2010 年横空出世的 iPad 又将设备的表现力提高了一个层级。

MoMA 于 2014 年收录的 iPad 应用 Björk: Biophilia 是馆内收藏的第一款可下载 App(更早的应用类展品是九十年代的一组互动书籍)。Biophilia 既是歌手 Björk 的专辑,也是精心打造的多媒体展示作品,听者通过视觉和互动所感受到的信息,不比听歌来的少。

image

专辑里的十首歌组合成 360 度星座体系,设计来自交互媒体艺术家 Scott Snibbe

在整个“星系”中,点击每一首歌都会进入一个“迷你应用”,互动方式也各不相同。第七首 “Virus”,呈现的是细胞遭受病毒攻击的特写画面,设计师 Scott Snibbe 把这首歌比作“细胞和病毒的爱情故事”——病毒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细胞,也无可挽回地摧毁了它的爱人。随着歌曲行进,用户可以选择阻止病毒入侵,但一旦阻止成功,歌曲也会暂停,只有放任病毒入侵细胞,歌曲才会渐至高潮。

image

“Virus” 的三个阶段

MoMA 对 Biophilia 的收录,首先来自它的先驱性,“2011 年 Biophilia 一推出,我们就在考虑收藏的可行性。当时 iPad 刚问世一年,所有设计师、开发者都在兴奋地尝试,究竟大屏幕能有多少可能,Björk 的这款 App 让我们实在惊喜。” App 比电子游戏门槛更低,抛开可能的联网因素,App 内建内容的空间并非无限制,像 Biophilia 这样同时在音乐上、审美上和概念上挑战传统的应用实属难得。

image

英国版《连线》在 2011 年 8 月即邀Björk 拍摄封面,当时应用刚发布两个月,标题 Where Apps Go Next 足见评价之高

image

计算机字体

初收录于 2011 年

在 MoMA(和绝大多数博物馆)的展品中,字体一向是地位微妙的存在,它在展示中的重要性不需多言,而将字体本身收录进展品,对 MoMA 而言,前例只有遍布美国大街小巷的 Helvatica。

image

以 “50 years of Helvetica” 为题的展厅,详细记录了这种美国社会最常用的字体之一

这一直持续到 2011 年,MoMA 宣布收录 23 种计算机字体。它们均是应用于数字领域,或为迎合某个技术革新而设计的。最早的的字体实验始于六十年代,逐渐普及的计算机需要更方便处理信息的新字体,OCR-A 应运而生成为了标准字体。八十年代 Macintosh 的出现又催生了一批基于像素设计的字体,它们也适用基于像素的打印模式。

另一类收录的作品,则是为了肯定他们在技术上的独创性。九十年代,设备上的像素越来越精细,包括 Barry Deck 的 Template Gothic、Neville Brody 的 Blur在内的一批字体,显示出设计师们渐长的细节设计能力。

image

Template Gothic(左),设计师:Barry DeckBlur(右),设计师:Neville Brody

“这里的每一种字体,都是业内里程碑级别的。”策展人 Antonelli 在博客里写道。它们的挑选标准很系统,从审美到功能性,从历史关联度到社会影响力,从技术上的创新到经济上的效益,“我们尤其在意设计目的、达成方式和美感的综合分数,这是当代设计领域的共通追求。”至于那些随着技术演变而诞生的突破性字体,就更是收录的重点。

image

收录入 MoMA 后,这批计算机字体作为展览 “Standard Deviations: Types and Families in Contemporary Design” 的主力部分,呈现出近几十年来字体标准的演化

image

在 MoMA 的建筑与设计类馆藏中,超过 28000 种作品最早追溯到 1932 年,它们中有最经典的家居作品、最酷炫的跑车、电脑、一架直升机以及现代建筑设计师的杰作们,但那些在近几十年的设计史中至关重要的创新概念依然是少数。

“我们总是希望告诉人们,设计不止是装饰,不止是奢侈,而更是随着普通生活演化的东西。”正如策展人 Antonelli 强调的,“时代在变,但人的本质其实没有改变太多。”在 emoji 的时代,艺术与设计仍然保有一些不变的追求,虽然看上去可能已经大不相同。

编辑:DaJuan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