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银山复还来

我最近听说一个故事,在美国底特律有个叫詹姆斯·罗伯逊的人,他每天行走21英里去薪水微薄的工厂,他在那里制造汽车零件,但他永远都买不起汽车,因为他每个月的工资仅有1300美元......

Illustration, Games, Art,

我最近听说一个故事,在美国底特律有个叫詹姆斯·罗伯逊的人,他每天行走21英里去薪水微薄的工厂,他在那里制造汽车零件,但他永远都买不起汽车,因为他每个月的工资仅有1300美元。

罗伯逊的故事像“病毒”一样在网上疯传,许多人把他视作英雄——不仅因为他每天跋涉的漫长路程,更是因为十年来,他从未旷过一天工。

罗伯逊生活在美国最贫穷的城市之一。底特律曾经是世界汽车制造业之都,被昵称为“摩城”,并且因为某种类型的音乐而不朽(“摩城”的意思就是“汽车城”),如今它已沦为世界上所有工业城市的反面例子(以及教训)——它是机械化生产的兴衰的活生生的历史。

自从罗伯逊的故事在网上如光速般传播后,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人们对他的持之以恒感到震惊(虽然对罗伯逊来说,这只是迫于生计)。有人在网上建了一个捐钱的账户,罗伯逊很快发现自己价值35万美元。除此以外,当地一家车行邀请他来展示厅,任意挑选一辆他想要的汽车,免费赠送。

这是一个关于慷慨与同情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贪婪与嫉妒的故事。当罗伯逊身边的人发现他发了笔小财,便开始伸手向他要钱。几乎他认识的每个人都伸出了手掌,每个人都有一套花言巧语,证明自己有资格分享他的新财富。罗伯逊的故事火爆互联网之前,他家附近小区有个男人,因为传言中了彩票被谋杀了,奖金的数额还不及罗伯逊的新财富的十分之一。事实上,这只是一个谣言,没有证据表明那个死去的人赢得任何奖金。

最终,罗伯逊认识的一位银行家联系了底特律当地的一位警长,他们给罗伯逊另外找了个住处,让他把新车停在警察局。他们相信他处在危险中,罗伯逊收拾包裹离开租住的房间时,警长甚至派了几个警官来保护他。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因为它反映了美国当代生活的很多方面。就像世界上任何地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假如人们没有遭受苦难,他们出于本能会表现出善良的一面——他们会给予并保护其他人。然而,假如人们为生存而挣扎或郁郁不乐——就像沉船上的乘客——他们就会出于恐慌,抓住能拯救他们的任何人或任何东西。

所有来到美国的人都会明显感觉到巨大的阶级差异。造成差异的原因很多、很复杂,也很偶然,我不会在这个专栏里深入探讨——但是,我会说当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许多人对有钱人和穷人的看法陷入了窠臼。事实上,有钱人可以跟穷人一样诚实和勤劳,穷人也会跟我们社会一些最有钱的人一样懒惰和贪婪。这完全取决于个人,更复杂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自己。当你面对一大群人的时候,概括并不真的起作用,你也无法得出单一的结论。

Text, Font, Photo caption, Photography, Brand, Graphic design, Monochrome,

热播美剧《性爱大师》的导演亚当·戴维森曾于1989年凭借短片《The Lunch Date》赢得第6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真人短片。而这部仅10分钟的短片轻巧地阐述了当时美国阶级分化中不同阶层间的隔阂与普世价值观对不同阶层的固有偏见。

作为一名旅行作家,我曾踏遍美国的大部分州,我承认自己见过最富裕以及最贫困的地区。当你阅读上世纪30年代的短篇小说时,你会意识到财富的差距并不新鲜。八十年前,美国尚且挣扎于大萧条以及沙尘暴(读一下约翰·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或者《人鼠之间》)。导致十年大萧条的部分原因是华尔街股灾,这依然是美国股票市场上发生过的最糟糕的事件。另外一个因素是(1914年到1918年之间发生在欧洲的)一战以后,“咆哮的二十年代”兴起(读一下《了不起的盖茨比》),美国年轻人开始涌向城市,在生机勃勃的工业化地带,寻找工作机会——并且逃离感到厌倦的乡村生活。这给已经面临萧条的美国传统农业带来更多混乱。

上世纪20年代之前,人们通常从出生、上学,到生活、恋爱,一辈子都不离开故土,最终把他们的天赋投入本地的建设——他们丰富了周围人的生活,融入了当地的文化。二战之后,经历过战争和旅行的美国年轻人更加世故——再加上电视的普及——乡村和小镇上长大的人们,通常无法抵挡电视里看到的城市生活的诱惑,他们梦想着发挥才智、取得成功。

随后,制造业转移到了(劳动力低廉的)国外,许多地方经济依赖单一商业模式的中型城镇或地区开始大量失业,我们国家如今的大部分财富和政治力量,都聚集在某些特定地区,比如(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东海岸和(从西雅图到洛杉矶的)西海岸。两者之间,无数城市和小镇几十年来一直处于衰退中(除了有些城镇经济依托大学校园等例外情况)。在底特律,失业率高达40%。这跟亚洲一些工业化地区的问题恰恰相反。美国拥有基础设施和劳动力资源,却没有需求。

衰退经常体现在建筑上,最高大的建筑和最宏伟的构造通常出现在该地区最繁荣的时期。然而,一些眼光长远的投资者却把城市的衰败看作机会(在底特律,花2000美元就能买一幢房子——尽管你可能不会想住在那里)。

然而,对许多住在那里的居民来说,城市衰退只意味着贫乏、厌倦,以及他们被剥夺了公民权利。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该地区(尽管贫穷),毒品和酒精却愈发泛滥,造成了毁灭性的结果。

这些地方的未来,总是跟全球社区的兴衰有关,一个地区的文化通过网络为世界各地的人们知晓。通过电子邮件,人们可以在家里工作,这是前所未有的——省去了办公室的费用,甚至邮资。通过互联网(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纸媒),人们可以在几分钟内购买任何东西(甚至房屋);某些网站甚至能为网络交易提供经济担保,以防网上出售的物品和财产出现造假。有了这样开放的环境,诚实和负责就会得到回报,对那些关注未来的人来说——机会就在身边。

虽然在许多情况下,教育是一块敲门的“金砖”,使得人们在拉开阶级差距的时候,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但这是哪一种教育?传授给人们的是事实和数字?历史资料和统计数据?并非如此。在美国所谓“人文科学”,不仅意味着学习数学、科学、语言和其他科目,而且强调空想和人文主义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假如你不能利用你的知识,给你自己和你的圈子带来幸福和满足,那么聪明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那样的话,查尔斯·达尔文就是正确的:那些无法适应环境,变得现代化的人和事,就会被丢弃在尘埃里;那些能够接受世界的改变,寻找最佳生活方式的人(同时也能吸取过去的教训),就能获得更好的生存机会,最起码在社会上更有立足之地。

Face, Eyewear, Head, Forehead, Illustration, Glasses, Chin, Sketch, Drawing, Art,

SIMON VAN BOOY

跨文化自由撰稿人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