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林:横空出世的自封哈里发

巴格达迪的梦想可能是要控制从马格里布非洲到印尼的全部穆斯林新月地带,那群恨同行超过恨魔鬼的阿拉伯领袖们会如何消灭这位自封的哈里发呢?

image

几个月前,巴格达迪领导的一支武装力量迅速在伊拉克点燃战火,打得马利基总理麾下的伊拉克政府军丢盔卸甲,整个两河流域陷入恐慌,巴士拉的什叶派穆斯林纷纷拿起武器奔赴前线与巴格达迪的人马对垒,库尔德人的自治军队也随即全体动员严密防守他们事实上存在只是不被国际法承认的“边界”。别说逊尼派以外的伊拉克这两支主要力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就连伊拉克的邻国伊朗、约旦甚至沙特都开始向边境地区部署大量装甲部队,叙利亚更是对巴格达迪的武装展开了越境空袭。几乎一夜之间人们在整个阿拉伯半岛都可以闻到硝烟的味道。

image

面对这支骤然崛起的极端主义武装,陷入慌乱的不只伊拉克及其周边的各国政府,连素来喜欢冒充专业的新闻媒体都无所适从。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巴格达迪的武装是叫作“ISIL”(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伊黎国)呢?还是称为“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伊拉克与沙姆伊斯兰国(伊沙国)呢?晕了吧?差别只在两个词上,即“黎凡特”和“沙姆”之间。不过,在解释两个词的差别前,不妨把水搅得再混些。“伊拉克”作为未经国际承认的自封国家的国名的共同组成部分,也在向人们傲慢地展示中东事务的复杂性——巴格达迪的国家涵盖下的所谓“伊拉克”,并不包括伊拉克全境,仅仅指伊拉克西北地区的逊尼派阿拉伯人聚居区。巴格达迪的“伊拉克”既不涵盖以巴士拉为核心的什叶派聚居区,也不涉及马苏德·巴尔扎尼领导下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的辖区。换句话说,这里的“伊拉克”可不是萨达姆曾经统治的伊拉克。

这不是因为巴格达迪的人马还没有攻占巴格达,席卷巴士拉,占领基尔库克。没有占领的地方,未必不会提出领土要求,巴格达也没有占领大马士革,可一点都不影响他把巴沙尔·阿萨德的首都划到自己的名下。真正的原因在于眼下以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控制萨达姆曾经控制的所有土地根本不是巴格达迪的梦想。这位九十年来又一次横空出世的自封哈里发想的根本不是那档子事儿。

奥妙还是要回到“黎凡特”和“沙姆”上。“黎凡特”(Levant)是中古法语词,意思是“意大利以东的土地”,现在通常指是托罗斯山脉以南、地中海东岸、阿拉伯沙漠以北和上美索不达米亚以西的区域,包括约旦、叙利亚以及黎巴嫩。“沙姆”(al-Sham)则是阿拉伯语,意思是“左手边的土地”,即站在麦加朝向霍尔木兹海峡方向伸出左手指向的土地。有“左手边的土地”,那有没有“右手边的土地”呢?

有,就是也门。“沙姆”包括今天的约旦、叙利亚以及黎巴嫩。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另一个别称就是“沙姆”。听明白了吗?这两个词其实根本就是一个意思,指代的范围基本上差不多。这也就意味着“伊黎国”也好,“伊沙国”也罢,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用哪一个都可以。

不过,自从2014年6月29日开始,精确地说,用哪一个都不再可以了。因为那一天,巴格达迪给自己的“国家”改名字了,他既不叫“伊黎国”也不叫“伊沙国”,就高大上地叫作“伊国”,简单清楚明白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同一天,易卜拉欣·阿瓦德·易卜拉欣·阿里·巴德里·萨马莱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巴格达迪,给自己加了封号,改称哈里发。他以前之所以被中文媒体称为“巴格达迪”,是因为其自称为“巴格达的阿布·伯克尔”(Abu Bakr al-Baghdadi),巴格达迪是中文很不精确很没有文化的粗糙翻译,会让哈里发很不高兴滴。

什么伊拉克,什么黎凡特,什么沙姆,去他的吧,现在巴格达迪追寻的梦想是全世界穆斯林的领袖,哈里发啊,和穆罕默德归真后的首位哈里发阿布·伯克尔同名的哈里发啊。听上去就让人肃然起敬,不是吗?

巴格达迪是自1924年土耳其国民大会宣布废除哈里发制度后,继是年3月5日僭号的汗志统治者侯赛因·本·阿里的第二位自封哈里发。他现在控制的区域是阿拉伯半岛的核心区域——肥沃的新月谷地,即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东北角,他的部队打算控制的地方还包括约旦以及黎巴嫩,至于他的梦想,根据他的名号判断,可是要包括从马格里布非洲到印度尼西亚的全部穆斯林新月地带。

这个比奥斯曼土耳其的伟大君主“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还要野心勃勃的梦想能实现吗?

不用拭目以待。自封哈里发的梦想绝对实现不了,侯赛因·本·阿里不行,巴格达迪也没戏。原因很简单,不管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约旦的阿卜杜拉二世国王还是沙特的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之间有多少不共戴天的矛盾,都不会接受一个活的、就住在他们家门口的哈里发。这些恨同行往往超过恨魔鬼的阿拉伯领袖们会采取什么办法消灭自封的哈里发,这个,咱们倒是不妨走着瞧。在任何情况下,对于国王和总统而言,都只有死了的哈里发还是好的哈里发。对了,关于恐怖分子,好像人们也是这么说的。

说到底,这样的戏剧在阿拉伯历史上,真是长演不衰,比什么《来自星星的你》好看多了。

本文内容来源于《ELLEMEN》8月刊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