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只卵:艺术不只在美术馆

三千枚卵,每一枚都重达二十斤,实心陶瓷烧制。它们不孕育任何有机生命,只孕育艺术概念。它们从广西北海的海水里排着队爬上了沙滩,就像是原始生命形态的一次迁徙。随后它们又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雅丹地貌、青草连天的甘南草原和没有生命踪迹的黑戈壁上。最后它们整个九月份都在北京的今日美术馆里展览。唯一的问题是,“美术馆空间太小了,根本放不下那么多”,三千枚卵的创造者、创作《莫非·卵》作品的艺术家施少平说。

编辑:马俊

image

三千枚卵,每一枚都重达二十斤,实心陶瓷烧制。它们不孕育任何有机生命,只孕育艺术概念。它们从广西北海的海水里排着队爬上了沙滩,就像是原始生命形态的一次迁徙。随后它们又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雅丹地貌、青草连天的甘南草原和没有生命踪迹的黑戈壁上。最后它们整个九月份都在北京的今日美术馆里展览。唯一的问题是,“美术馆空间太小了,根本放不下那么多”,三千枚卵的创造者、创作《莫非·卵》作品的艺术家施少平说。

唯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三千枚卵摆放在一起具有何等气势。其视觉力量如此强大,放到哪里,哪里就成了它们的产房。但最终,它们必须回到城市、回到美术馆。

在当代艺术界无门无派的施少平,一方面在建立自己的艺术形式,而其思想之源则可以直追上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的大地艺术。不管怎么说,施少平用三千只卵提醒我们注意——当代艺术大部分都已经是美术馆艺术。他的展览最终是进入了美术馆,但却是为了把我们的目光引向野外。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