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向女明星的咸猪手,也骚扰过你?

一个人一生中会遭受多少次霸凌?

image

一个人一生中会遭受多少次霸凌?

image

by Øivind Hovland

同龄人的恶

校园霸凌是来自同龄人的恶。

image

“霸凌”两个字,最早是在台湾地区出现和使用,直接源自英文bullying(欺辱)一词的音译,指恃强欺弱者、恶霸,是一种有意图的攻击性行为,通常在社交关系、生理力量、物质实力等不对称的人之间发生。而关于校园霸凌,挪威学者Olweus的定义是:“一名学生长时间并且重复地暴露于一个或多个学生主导的负面行为之下;霸凌并非偶发事件,而是长期性且多发性的事件”。

校园霸凌之所以恶,是因为它的两个因素:固定对象,长期存在。也就是说,成长期中的青少年,一旦成为了校园霸凌的受害者,就再难逃离。

这种恶劣的行为多吗?

多到超过你想象的程度:在日本一个关于校园霸凌行为的调查中,有将近9成的小学生承认曾经欺负过别人或是被别人欺负。而在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霸凌现象就在美国校园里大肆横行,到90年代时,几乎每3个美国学生就有1人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欺凌。

中国的情况会好一些吗?

并不会。一份对我国15个省市中小学的抽样调查显示,36%的在校学生被抢劫伤害等暴力犯罪侵害过。而问起“有没有被人欺负的经历”时,则有70%~80%的学生说受过同学的欺负,以身体上的侵犯为主。

如果再放进我们的文化语境来思考,比如一些诸如起生理特征有关的玩笑通常并不认为是冒犯的事,在中国,校园霸凌的波及范围很可能比这个比例要大非常多。

职场上的恶

而最可怕的事是,长大后,一切不会变更好。

image

今年10月5号,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片文章指出,好莱坞最知名的幕后推手之一,哈维温斯坦曾性侵女星和公司员工长达30年,接下来的日子里,越来越多的女星挺身而出,证实自己也曾遭遇哈维的骚扰,力撑报道内容的真实性。这其中不乏本身颇有影响力的女星,例如安吉丽娜朱莉和格温妮斯·帕特洛。

事件延伸到今天,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哈维温斯坦了,包括喜剧明星路易C·K等在内的强势男性,都被相关新闻涉及。而受害者们的画像很清晰,以哈维为例:她们年龄多在20岁-40多岁之间,基本都是参与过温斯坦电影的女演员和公司的女性员工,都是哈维以讨论工作为由制造独处的空间,实施性侵。

这些女性遭受的是性侵,也正是不折不扣的职场霸凌。

职场霸凌,是指在工作中发生的,借由权力滥用与不公平的处罚所造成的持续性的冒犯、威胁、冷落、孤立或侮辱行为(MSF Union,1994),工作上地位不平等这一客观事实,却变成了受到损害,之后甚至无从追究的原因。

好莱坞当然不是个例,女性也不是职场霸凌的唯一受害者。目前美国在职女性中,48%的人说她们曾经在工作场所遭遇言语或肢体上的性骚扰。而Judy Fisher-Blando博士关于职场霸凌的调查数据显示几乎有75%的人曾遭受过霸凌或亲眼目睹工作霸凌。

很常见,很普遍:正如校园霸凌一样。

所以最现实的情况很可能是当你经历过校园霸凌之后,长大了,遗忘了,进入社会了,然后你又将面对职场霸凌。

就像凯特温斯莱特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指认哈维的恶行时表示的:我从小就受人欺负(指她曾在高中遭遇过校园霸凌),我受够了。

来自陌生人的恶意

来自陌生人的恶意怎么呈现?一句话:键盘暴力。

image

网络放大了人性的善,我们为悲苦的、患病的、值得救助的、暖心的人流泪;而同时,反面也同样存在。

网络霸凌,又称网络暴力,也就是所谓的Cyber Bullying,是一类在网上针对个人,发表具有伤害性、侮辱性和煽动性的言论、图片、视频的暴力行为。可以看到,它的定义与普通的霸凌并无任何不同,差别在于工具:而这可能正是网络暴力与传统意义霸凌相比,其可能带来的伤害更大,范围更广的原因。

尽管频繁的社交网络生活可能仍然是近二十年的事,网络暴力却已经成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美国调查显示,43%的受调查者表示曾遭到过网络暴力,70%的未成年网络使用者认为自己频繁遭遇到网络暴力。而网络暴力的具体表现形式从触及法律的人肉搜索、隐私披露,到非善意留言甚至言语攻击不等。

image

而网络暴力能够给人带来的伤害绝非只停留在了虚拟层面。2008年10月2日,韩国女星崔真实因不堪忍受网络谣言而自杀,事后涉嫌散布崔真实“放高利贷”谣言的犯罪嫌疑人被逮捕。

而在中国方面,同样是在今年,1月30日,四川泸州市一名19岁的男青年因网恋分手,曾在微博试图直播自杀。此行为引来数万网友围观和议论。

在整个直播期间,这位青年曾有两次想放弃自杀,但一些网友却留下了诸如:“你到底还死不死?”、“你必须死!”、“到底死了没有?”、“赶紧死!”等语言。最终当天下午5时多,泸州市公安局通报称:警方经过查找,在一民房内发现了陷入昏迷的男子曾某某,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网络暴力可能掀开的是我们关于人性之恶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在这个无法直接与现实直接对等的空间,一些人选择将负面情绪毫无遮掩地扔向了陌生人,并且不打算承担任何责任。

霸凌,

一个恶性循环

这样看来,的确很悲观了,恶显得无处不在,正如约翰·马斯登说的那样:

“人能活到青少年时期真是个奇迹。

青少年能长大成人真是个奇迹。”

而同时,这些“恶”所带来的后果,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路易丝·阿尔塞诺特(LouiseArseneault)教授曾在2014年进行了一项长期健康影响的研究,在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他们通过测量一种叫作C反应蛋白的蛋白质,对受害者的行为进行了评估。

image

他们分析了1420名9~16岁的青少年,结果显示,受霸凌的孩子体内C反应蛋白的水平比没有受霸凌的儿童高,且即便已经过去了10年,那些幼时受过霸凌的青年体内,C反应蛋白(超过1.5毫克/升)仍旧显著高于没有这种经历的青年(约为1毫克/升),而C反应蛋白正是心血管疾病最强有力的预示因子与危险因子。

毕业于剑桥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崔心宁也认为,经研究证实童年霸凌伤害会让孩子长大后心智,体能与认知都呈现贫乏状态,且霸凌行为引起的压抑与抑郁会对大脑发展产生严重影响,包括杏仁核(与情绪有关)过度活跃,海马体(与记忆有关)变小等。

伤害甚至是双向的,对于施暴者而言,长大后的施暴者很有可能因无约束的行为产生扭曲的价值观和生理反应,以至于长大后也很可能通过强权控制对方式,持续获得快感。也就是说,他们在进入职场后,很有可能又会再次构成职场中施暴与受暴的两方。霸凌一旦开始,就很可能无法真正的结束。

你曾遭受过霸凌吗?

撰文、编辑:郑博,小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