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癌症,但我不敢辞职

每一个在职场沉浮的人,都听过这句话:身体最重要。这五个字很万能,也很正确,每个旁观者都能脱口而出,但往往也忽视了现实问题的复杂。

image

为什么?

每一个在职场沉浮的人,都听过这句话:身体最重要。这五个字很万能,也很正确,每个旁观者都能脱口而出,但往往也忽视了现实问题的复杂。

在名为“职场”的残酷社会里,很多情况下,都身不由己。我们找来 4 位正在或曾经历这样抉择的普通人,癌症、心脏问题、卵巢疾病、平衡功能退化......他们饱受病痛,却仍然坚持不辞职。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1」

不是我不换工作,而是觉得,已经累到找不动另一份工作。

image

我在 4A 广告公司做设计,大约一年前,一段集中加班的日子里,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突然心脏特别难受,跳得非常快,那一刻不知道是要停了还是爆了,特别害怕。

直接让司机开到医院,挂了营养液才感觉好些。后来看了专家,专家觉得是焦虑和疲累引起的。之后我休息了一周,就又去上班了。

更严重的一次是,我在地铁楼梯上突然脑袋很晕,双腿发软迈不出步子,只能手抓栏杆停在原地。后来查出是平衡功能退化,就是靠耳朵保持平衡的能力衰退了,才会腿软站不稳。第一次知道身体平衡能力对自己影响这么大。

image

一开始决定辞职,后来老板用了各种办法留我,甚至说“随便你几点来都行”,还有不会加班什么的。老板的话不该信,但我考虑到最后还是没辞职,骗自己说,想看看老板立的 flag 能不能成。

最后当然没成,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还是理所当然地进入加班状态。新工作也找过,但中意的公司薪资达不到标准,现在这里也到了涨工资的时候,我就仍然观望着。

至于平衡功能退化,医生说可以通过复健改善,但内容比较苛刻,并且我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坚持做这些了。当我在办公室看到清晨的太阳,却发现眼睛已经模糊到看不清的时候,我也会想“不行,一定要辞职”,但真的累到找不动了。


「2」

image

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我查出得了卵巢肿瘤。最初是腹部镇痛,经期结束出血,当时觉得只是体质问题,结果拖了半年才知道是肿瘤。

这个病就跟中奖一样,因为查出来的是一排肿瘤。可能和之前得病用激素有关,压力太大、熬夜,还不适当地减肥了。

当时以为自己要死了,面对一排肿瘤,我没办法对自己说没事。于是我买了很多想要的东西,学习也更努力了,不想放弃做普通人的权利,要给迷幻的生活加一点真实感。

做完手术,在医院躺了五天,出院下午就去上课了。

image

吃了止痛药,但伤口还是在上课时痛到裂开,走一米要花十分钟。

休学很麻烦,留学名额能拿到也不容易,更不想给自己加上病人的形式。不想日后觉得吃了很多苦,还附加个病人的印象。只要能在外面走,就不是病人。

这样的话,可以不需要花时间跟别人解释“我很好我没事”。现实已经很崩溃了,想要一个人面对。别人不懂这个病,可能会很恐慌,这样会让我更恐慌,我没有精力再去安慰别人“我没事”。

「3」

image


大概五年前,感觉到身体有变化,吞咽困难,持续了四五个月,去医院查出是甲状腺肿瘤。听到是肿瘤很担心,除了担心身体,就是怕影响工作。

甲状腺癌是发病率第一的癌症,诊断后接受医生建议,动手术。考虑过辞职,除了身体原因还有家庭原因。

但这个考虑持续得非常短,很快就否定了。家里有孩子,加上是离婚边缘,我不能倒下,也不能断了经济来源。

那阵子丈夫欠了些钱,也因此常争吵。但离婚后我得独自抚养孩子,因为丈夫经济问题,无法指望他,我的压力相当大。孩子需要上大学、高中补习班等,都需要蛮大开销。

image

手术后在医院待了一周我就去工作了,除了不想失去经济来源,闲下来也容易想得太多。我一秒钟都不敢有辞职的想法,从来都是告诉自己“我该忍下来”。

这种阶段,身体上的折磨已经是小事,主要是精神上。做手术,面临离婚,经济困难,又需要照顾孩子情绪,人生好像跌到谷底。整个人非常情绪化,易怒,易哭。做任何试图放松的事,都还是紧张状态,除了精神强迫自己不要辞职,我别无他法。

好在如今孩子已经上大学,很多事不用我操心。后来也没离婚,婚姻关系稳定了。之后嘛,尽量工作和身体兼顾吧。


「4」

image

最初是体检发现的异常,随后每周去中医院开药方、喝中药,没有任何成效。换了一家后医生说比较严重,建议马上开刀,当时就觉得很吓人。

但当我做完手术,家人和医生都说底线是休养一个月,我却在家休息了一周就去上班了。

也想过辞职,好好调理身体,但我觉得如果辞职了,再找工作就很难跟别人解释这段时间的断层,而且会失去竞争力,HR 很容易抓住身体不好这点。当时我刚升职,算是处于上升期,辞职的第一个风险就是在这方面脱节,所以我做手术前想清楚了不会辞。

image

然而治疗期间,升职接到的新项目被移交给了别人。恢复上班后,另一个人替代了我的位置,开始拿到项目的决策权,甚至给我分配工作。

我心里当然不服气,很想就这样不干了,之所以忍住,还因为我不想丧失基本的安全感——如果没有工作,那就要完全依靠家里,我不喜欢这样被控制,所以我需要继续赚钱,来养活自己。

回到工作后,自己开始不敢加班,总觉得多加一个小时,病就会复发。那段时间很容易困,同事都说我“懒”了不少,其实是完全没干劲。连老板都发现我不在工作状态,又丢了负责的项目,挺难过的。

现在虽然有在健身,但是怎么说,心里总有阴影,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对。工作也在寻觅新的方向,希望事少钱多离家近,能兼顾调理身体,但哪有那么容易。


#城市那么大,每个人都身不由己# 系列:

交完首付,我的账户上就剩100块钱

采访:唐卓人、陈胤萱
编辑:唐卓人
制图:Kenneth、DaJuan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