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袭:没有机会的年代,机会主义死路一条

不客气的说,正是法国在叙利亚的机会主义路线,招致其成为叙利亚危机外溢的直接受害者。

image

恐怖分子,巴黎屠杀。

image


为什么是法国而不是俄罗斯?分析袭击者动机没有意义,因为甚至无法确认就是ISIS干的,况且ISIS是谁干的还说不清楚。跳出乱成一团的反恐罗生门,真正将恐怖主义归为全人类的敌人,就像当年对纳粹一样,而不是在声明里扯淡,在红白蓝的灯光中展示廉价团结,才会简化,因而清晰。

面对凶恶,第一条定律:机会主义一定死伤惨重,二战历史已作证明。“慕尼黑协定”,英法想借希特勒之手对付共产主义;苏德协定,斯大林想让德国人和西欧的邻居们先玩儿命;最后,谁也没能逃脱战争和死亡。甚至孤立主义的美国,也要经历珍珠港。

image

这首先是个认识问题,无论ISIS是何人制造出的地缘政治工具,它显然已失控,它所谓的“圣战”,挑战的是相对稳定的全球政治和安全格局。但是,就在一个月前,《回声报》刊登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特别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文章,抨击对象还是决定去轰炸ISIS的普京,声称普京呼吁建立反ISIS同盟,是在利用西方世界世界对恐怖主义的恐惧,“我们千万不能掉入高估ISIS的陷阱”。

image

即便莫伊西说的没错,莫斯科有自己的算盘,别忘了还有面对凶恶的第二条定律:同样机会主义,更脆弱者更悲惨。二战中,法国沦陷,而俄国人挺了过来,与其说依靠广袤国土和寒冷冬天,不如说凭着不愿去死的单纯信念。在叙利亚同样如此,当普京认为自己的核心利益受到挑战,他会下狠手,而爱丽舍宫做了什么?法国的战略意图似乎是各处插一脚,寻求在未来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谈判中扮演一个参与者的角色,所以动静挺大,实效尴尬。

战场上,法国的“西北风行动”,12架战斗机和1架海上巡逻飞机,由于美国吝于提供情报,只能参加对地作战支援,根本碰不到ISIS的指挥系统。政治上,法国既不支持巴沙尔政府,也不热心武装“温和反对派武装”,看上去谁都不得罪,却让搅入叙利亚的各方都有不满,都有触动它的年头,反正它也没什么报复能力,成本很低。最糟糕的是,法国国内反恐防御能力不足,虽然可与美国共享一个有100多万个名字的嫌疑人清单(TIDE),但无法24小时监控他们,国内反间谍局(DST)与情报总局(RG)合并成立国内安全总局的结构性调整,进一步加剧了技术问题。

image

不客气的说,正是法国在叙利亚的机会主义路线,招致其成为叙利亚危机外溢的直接受害者,继续沿着这条道走下去,哀悼之后,轰炸几天,还会陷入循环往复,下一次不过是何时何地的差异。改变它,则需要法国人在更大范围内检讨对内对外政策中灵魂深处的机会主义,他们想抓住一切政治正确的东西,将法兰西塑造为意识形态圣母,且不说当今世界对此种演技要求越来越高,您体力够不够都是个事儿。

这些东西包括:民主、反恐、文化多样性,可是,当政治正确的它们之间产生冲突时又该如何?传统机会主义者只好让一个比一个更正确,所以有双重标准,看看别国发生暴恐事件后法国政府的声明就知道;只是,这类双重标准太多了,最终一定会把自己绕进去,拧巴成一团,看看今年多次遭受恐怖袭击后法国知识界的反应就知道,看看明显人为制造的难民潮中欧洲各国的遭遇就知道。所以,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邮报》上给出的建议很中肯,写的是对法国,对德国、英国,乃至土耳其、沙特等等,都有借鉴意义——先要明白,这是战争。

image

没有机会的时代,机会主义死路一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