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放下手机,立地成“佛”?

红尘之中,活在当下。

image
image

关于初次短期禅修体验,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正能量”。一个烂大街的词,在一轮密集的高峰体验之后,突然有了新的意义。然而这股能量能持续多久,他们自己也不敢有太大预期。

image

职烨

图书编辑

瑞诗凯诗 Yoga Niketan 修院课程

课程免费,食宿每日约70元人民币

“如果不是上海有因缘,

我会想一直待在那里。”

Q: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习瑜伽的?

A:2006年,在健身房遇到一位印度老师Gaurav。我觉得他和其他老师很不一样。这次的行程是Gaurav的一个中国学生组织的。瑞诗凯诗是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下的一个小镇,瑜伽起源地。我去的YogaNiketan修院是以哈达瑜伽著名的,哈达瑜伽是从喜马拉雅山上传下来的传统瑜伽,相比注重体式的艾扬格瑜伽,更注重呼吸法和冥想。

Q:修习期间每天的时间安排是怎样的?

A:周一到周六,每天早上5点敲钟起床,冥想一个半小时,体式练习一个半小时。然后早饭。早饭之后是图书馆阅读时间。12点午饭。下午有哲学课,4点开始又一轮体式+冥想。7点半左右晚饭,晚饭后是烛光冥想或者音乐会。周日休息。

image

Q:半个月的课程,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A:我以前没去过印度,去了之后才知道那里真的是修行圣地,有各种各样的修院课程,很多大师来开课,比如写《正见》的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而且很便宜,我在那里的食宿一天才70元人民币。印度是个神奇的地方,大家好像不关心任何与物质有关的东西,都在进行很苦的修行,听哲学课,思考生、死和智慧,每天过得很简单。

修院的体式教室里有Yoga Niketan创始人Mahalaj的棺木, 每次上完课,都会有祭司唱颂,我经常留下来看。有一天早上,我跪在那里,突然眼泪狂流,止都止不住,但不是伤心,没有诱因。老师说可能是咒语和我心灵的某一点契合了。以前听别人这么说的时候觉得很做作,没想到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流完泪神清气爽。 有时候我也会去恒河边看印度教仪式,梵文唱颂非常非常好听。

Q:除了常规课程,你也听了其他来讲学的老师的课吗?

A:也上了日本Yoga Nikenten的Swami(上师)Kazuo Keishin Kimura的课。因为我失眠,所以想学冥想,结果在印度果然睡得 很好。我很好奇传说中的冥想半个小时, 就可以不用睡觉的状态究竟是真是假。

日本Swami告诉我,那种思想完全空了的状态,是冥想的第四阶段,很少人能达到,大多数人都在第一和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是 冥想前的讲课,第二阶段是思考刚才讲的内容,因为必须要给你一个想的对象,否则一般人会乱想。

不冥想的话,你不会知道自己的脑子原来那么乱,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思维。慢慢地,当脑子飘出去的时候, 你就能够意识到并且很快把它拉回来。所以冥想是为了能专注,能更好地思考。而体式练习则是为了强健各个肌肉,让你能够 冥想更长时间。

Q:修习给你现在的生活带来改变了吗?

A:现在,我每天早上6点起来冥想半小时。我觉得修习开解了我,在我身上留下了很好的正的能量,虽然这个词很俗气。我经常想到在印度时的细节,觉得很幸福。还好去了,去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心的,很难得。如果不是上海有因缘,我会想一直待在那里。我想我的生活应该会有一些改变,正好我是做图书的,也许可以找人把相关的书翻译成中文,也算是有意义的事。

image

洛桑

藏区旅游服务从业者

松赞酒店七日禅修开示

课程及酒店餐食共约2万人民币,

随授课活佛与授课地点浮动。

“短期禅修只是入门的机缘。”

Q:作为藏族人,你怎么看待禅修这件事的呢?

A:佛教文化又是藏族文化的核心,我们藏族人大部分的生活习惯、信仰和道德标准的构架,都是依托这套文化形成的,禅修课可以让人初步了解佛教文化的核心理论。

以前藏区黄教密宗的教理,一般人是很少有机会了解的,黄教显宗出现之后,系统性地接触也很少,我们生活里能够了解的,可以说只是这套文化的边角。我去上课主要是因为老师都是厉害的活佛,我那一期是佐钦秋林葛噶仁波切,我希望可以通过课程真正了解藏传佛教的精髓。

Q:课程安排是怎样的,会用到哪些佛教典籍?

A:课程期间,大家素食、闭关,每天禅定诵经、修行,学习佛教里关于心灵管理的基础法门。包括呼吸法、有缘观想、无缘观想。因为大家还没有达到能够研究佛教典籍的水平,所以课程主要是选用一些经文,藏族人平时用的,比如普贤菩萨的祈祷文《普贤行愿品》,还有《莲花生大士祈请文》、《皈依经》等,配合修行的心咒,释迦牟尼心咒、文殊菩萨心咒、莲花生大师心咒。

image

Q:开示过程中有什么是你平时没有接触过的?

A:应该是佛教心灵管理基础入门的九住心图的开示,讲了内住、续住、安住这三住,通过这次学习,我认识到佛学对于情绪控制、内心管理的实效性,在强大的理论之下,还有配合修行的法门,是一个完整独立的教育体系。

做完禅修,一方面对于佛教的因果理论、发心缘起有了相对清晰的认识,另一方面,对人对事的态度趋于平和,看待事物的方式也变得比较综合,不太容易受情绪影响。当然,以此为机缘,还需要后续的功课。

Q:你觉得这种短期课程能够带来真正的改变吗?

A:改变有,但没有那么明显,更多体现在对思维的引导上。短期禅修都只能是入门、提供路径方法,真实的禅修,要有上师,还要自修,才可能有真正的改变,起码得学习佛法二十年以上吧。

吃素闭关都是形式,修心的过程是比较实在的,7天不可能修到什么,九住心里的三住心,你能不能体悟,还要看下次有没有更好的机缘继续学习。刚刚接触的,如果说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要么是编的,要么就是还在精进的过程中,起码我的感受是这样的。

image

Tristan

产品经理、设计师

西来禅寺那日禅十禅修营

10日课程包食宿,共两千元人民币

“懂道理和实际做,体会完全不同。”

Q:为什么想去禅修营?

A:大概有将近一年的时间,纠结于找不到一个东西推动我全身心去做一件事。工作上,觉得手头的项目很没有意义,生活中也没有特别的爱好。整个人不知道原因,就觉得干什么都不爽、不享受。类似于“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都想过,但没有答案。

Q:预期是怎样的?

A:最初看到安藤忠雄设计西来禅院的新闻,想参加建造禅修,跟着一起建禅院。但关注到的时候名额已满。期间为了解决内心问题,看过一些哲学书,也看了《心经》、《金刚经》,觉得佛教哲学有点无懈可击,所以慢慢转向了对禅修本身的关注。

image

Q:实际和你的预期相比如何?

A:比我想象的要深刻很多,一到禅寺就上交了手机,还有禁语和跪禅这种常人难以完成的项目,但最主要的是整体的气质和目标、对人的行为的要求、过程中的自我觉知、洗心革面的正念,都让人印象深刻。原本以为只是游山玩水,锄锄地……

Q:你是如何完成禁语和跪禅的?

A:禁语两天,我的理解是让我们内观反闻,发觉自己内心的念头。但毕业以后到30岁,生活里几乎没有人会对你说,什么事情必须怎样或不能怎样,所以师父宣布不能说话的时候,我反弹挺大。

第一晚,我睡到两点多,就跑出禅院去了,觉得像坐牢,偏偏又没有锁,这让我更加反感。而且我作弊了,那两天,所谓的“坏学生”暗自结成了某种同盟,我会在劳作的时候、需要团队配合的时候,创造机会来和他们说几句话。这样半偷懒半作弊过了禁语期,但过程中确实有很多心理活动,会发现一些平时想不到那么深的东西。

跪禅的话,一般人跪不到一半就会支持不住,疼痛会分散你的注意力,一旦换姿势就破功了。本质上这是考验人的意志力,当有非常剧烈的疼痛的时候,是不是还能保持安静。

有一位同修是练太极拳的,他说他哪里痛,就压哪里,和疼痛做正面对抗。还有人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超大力抽自己耳光,哭的也有,唱歌的也有,场面很震撼。

Q: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A:修禅的奥妙是,懂道理是没有用的。可能通过我的描述,你觉得你理解了,但你自己实际去做一遍,体会完全不同。

Q:结束禅修之后的生活,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A:我现在的状态,能少吃肉就少吃肉,能少吃点就少吃点,喝茶、吃饭都会更专注。而且自然而然就知道把“我”撇掉,工作当中,“我在老板眼里怎样”、“这是我的项目,我缺少什么资源”,至少目前我是比较放得下了,也就是还保持着禅修时的状态。

不过红尘之中、活在当下,要做到每个起心动念都有正向的反馈,是很难的,老师对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预期。很中肯地评价,十天能带来那么大的正能量,已经是世间罕有,至少我此前的人生里是没有过的。

撰文:547 /编辑:韩见/ 插画:Y0UN9BUG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