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机,我们就会拥有做白日梦的能力

有一天,我在曼哈顿的一家餐馆吃午饭,注意到周围每个人都盯着明亮的手机屏幕。

image
image

有一天,我在曼哈顿的一家餐馆吃午饭,注意到周围每个人都盯着明亮的手机屏幕。

我转头向街上看去,走过的人们也盯着手机——而不是对着手机说话,聚精会神地盯着某样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我叫的菜还没有做好,所以我也掏出了手机,看了看天气,然后,我查了一下邮件,但是过去25秒没有人写信给我,然后,我把手机拿开,但是感觉自己必须把它放在外面,放在桌子上,这样我就能时不时看一眼了——仿佛随时都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然而,最近我开始为自己经常看手机感到害臊了,我就是漫无目的地看着手机,浏览 app 和网页。哪怕是在早晨,我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仿佛它是什么给我指引的宗教偶像。

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经历“技术疲劳”,我们变得如此依赖设备,使正常人感到种种消极与负面,我们正在互相失去联系。

在任何一条高速公路上开车,很容易看出谁在手机上阅读或打字,因为他们比其他汽车开得慢,或稍微地开进别人的车道。走在路上,也常常会看见有人看着手机,走成一条直线,不顾其他的行人。

根据某项研究显示,英国的智能手机用户花更多时间在手机上,发短信、玩游戏、使用app,而不是花时间跟配偶交流。一位重要的理疗学家声称,我们埋头看手机的时间那么久,以至于我们正在慢慢搞坏身体,因为我们的脑袋(重达10-12磅)保持60度倾斜,对脊柱造成60磅的压力。

现在,我们被屏幕包围着,只要在搜索引擎中打几个字,就能几秒钟内搜遍全球的百科全书,似乎什么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技术一刻不歇地从笔记本发展到手机,从平板电脑发展到电视,又重新发展到智能手机——我们没有兴高采烈地、贪婪地吸收尽可能多的信息。

人们在驾驶、走路时,甚至在公共厕所看手机,不顾别人等在外面,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不满。最近几次坐飞机,我亲眼看见有人对空姐的安全指示充耳不闻,没有关掉手机,而是继续盯着屏幕,或继续在虚拟键盘上打字。

然而,只要有更严格的法律,这些问题就很容易解决。更大的问题跟更重要的东西相关,与我们的内心世界有关。

实际上,你是谁?我不是在问你取得了什么成就,我也不认为应该根据你购买过或拥有什么东西来评判你。我更关心的是你的个性、兴趣、习惯、怪癖和恐惧。

大约五百年前,蒙田写道“……哲学家安提西尼说,人们应该携带不会下沉的货物,可以带着他们从沉船里浮出来,他写得很有趣……”

蒙田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培养个性中独特的部分,而不是想要讨好别人、出于害怕、或者想要受人欢迎。你思考和对待别人的方式,或者你的本领,是你本人有价值的部分,也许比别人了解你之前一眼就能看见的部分更有价值。

我不是反对智能手机。有手机的话,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工作,我可以有时间在家跟妻子和女儿相处,我可以通过视频和文字回答问题——而不必待在出版商的办公室里,看看要出的书的封面,或者设计封套。对乘火车的人们来说,拥有智能手机可以使旅途变得非常快,尤其是假如你每天坐火车来回的话。

我的评论不是针对手机本身的,它们是重要的工具——而是说我们中间太多人(包括我自己)已经对手机上瘾,分分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事情。然而事实上,生活就在我们身边,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就在身边——而不是在手机上。尽管,手机对我们的生活来说是一件有价值的东西,每天花几个小时盯着它,也许对我们的个性会造成影响。

也许我们的确是从经历中学习生活的。因此,假如我们仅仅是跟虚拟世界互动,而不是真实世界,我们应该如何积累经历?

当我们还是孩子,唯一的屏幕是电视机或者电影院,我们做游戏来娱乐,学习怎样跟其他人玩耍,坐在窗口很长时间,只是看着窗外。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成功之处,便来自这些特质。

对作家和艺术家而言,白日梦是工作的重要部分。无所事事的时候,新的想法就会油然而生。当我们没有被手机上发生(或没有发生)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时,我们就会花时间了解自己。学习怎样思考,而不是仅仅作出反应。在我看来伟大的成功都来自白日梦,因为假如你不知道自己对什么感兴趣,你内心的呼唤是什么——你也同样是在浪费时间。

记住你无法从一台电脑中知道自己是谁——获得这些知识需要跟世界互动,跟其他人直接交流,以及从错误中学习。智能手机能告诉我们很多事情,但是,它既不能帮助我们选择终身伴侣,也不能帮助我们应付严厉的父母,更不能告诉我们怎么挑衣服。这些事情很有趣,只要不是每十分钟就看一下手机,你就能真正欣赏它们。对于生活中大的困境,我们需要长时间思考的人们、需要做白日梦的人给我们建议和指导——因为他们是对社会最有影响的人。我肯定他们拥有手机,但也许他们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不会是看手机。

所以,你下次发现自己查看手机上不重要内容的时候,也许你应该关掉一段时间,然后看一看周围。找到你的中心,找到你的“不会沉没的货物”是什么,而不是在屏幕上查看天气,抬头看一看天空,凭自己的感觉来判断天气。许多哲学家讲过很多事情,从金钱到想象到火焰——是好的仆人,却是坏的主人,这句话也能用来形容智能手机。

image

Simon Van Booy

跨文化自由撰稿人

翻译:艾默 编辑:MOJ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