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不好《王者荣耀》,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抬不起头

对待游戏的态度也折射出人生态度。

image

#为什么我时刻都想开黑?#

本以为可以暂时逃离现实,但一连串经历告诉我:玩不好《王者荣耀》,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抬不起头:)

image

7:30

难得周末,却还是被生物钟准时叫醒。但没关系,今天除了取两套送洗的西装,我确认自己很闲。

正赖着床,收到微博推送八旬老太往飞机发动机内抛硬币‘祈福’,150 名旅客滞留。紧锁眉头读完了整条新闻,敲下一大段字准备转发,想了想又一个个删除。

于是我今天第一次打开了《王者荣耀》,对方是黄忠——头发胡子花白,跑得倒挺快。他肆无忌惮地四处丢着地雷,期待我方英雄踩到,减速加扣血。这要是谁摊上,再好的操作,还能起飞吗?

image

黄忠真可怕。我只能切回微博,继续刷起来。

8:30

刚吃完早饭,就听到一阵门铃响,以为是快递,打开门却是亲姐领着我 5 岁的小外甥。

“那什么,我下午要开会,你能带他看个《变形金刚》吗?IMAX,别坐第一排,别给他吃冰激淋。”我只好点头,余光瞟见外甥手里的新玩意——我的天,这不是微博上的熊孩子标配——牙签弩吗?

image

姐走了,熊孩子开始满房乱窜。我第二次打开《王者荣耀》,看到脸大又故作可爱的鲁班七号,号称自己智商二百五,却不管不顾四处乱射火箭炮。本想逃离几分钟熊孩子,这怎么还有一个?

忍无可忍,我只好先躲进草丛,点下了回城。

10:30

干洗店离我家只隔一条马路,我看天气不错,塞上耳机就出了门。刚享受阳光不到 10 秒,身边突然窜出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反应过来想骂几句,他们已经骑远了。

我在树荫下的长椅坐下,在《王者荣耀》里匹配到了关羽,他高举青龙偃月刀,身骑赤兔马。关羽的技能不好对付,不管不顾地向前冲锋,要置人于死地。

image

但我还能一天被骑车的吓倒两回吗?管他的共享经济,我一阵操作,逃回了我方基地

10:45

拿完西装回家,突然想看最近热门的“大英博物馆百年展”,不如就陪完熊孩子之后去看吧!正沉浸在自己这个拯救周末的决定中,突然身边一个黑影一闪。

“帅哥,看一下吧,江边最新豪宅。”我连连摆手,加快脚步,但耳旁的声音却如影随形,“了解一下吧,帅哥!”……一路闪避房产中介和健身房推销,喘着粗气跑回社区门口。刚松口气,另一个黑影闪现:“先生,这是我们的创业项目,有兴趣扫码了解一下吗?”

image

又一局《王者荣耀》,我看到曾经的荆轲、现在的阿轲开启了大招,隐身靠近我方英雄,突然出现就是一刀。你逃到哪,它追到哪,纠缠不休。

管他是荆轲还是阿轲,是推销小哥还是小姐,我已经毫不在意。索性当场点击回城,果不其然,还没读条成功,就又挨了一刀。

12:00

正在微信上约朋友一起去看展览,家庭群却不得安宁:《这么做,远离失败》、《年轻人,你离成功就差一步》。看着爸妈乐此不疲地将朋友圈毒鸡汤一个不漏地转到群里,还特意@我。我只能无奈一笑,并立马回复一串大拇指。

image

手机切回《王者荣耀》。都说神医扁鹊,到了游戏里却与“医德“再见,普通攻击和技能都带上了持续伤害的中毒效果,多靠近一秒,就有被毒倒的危险。

脑子里还回味着爸妈灌给我的“毒鸡汤“,我退出了这把游戏。

13:00

准备带外甥出门看电影了。休息日的交通我可领教过,停车也难,既然这样还是地铁出行吧。

运气不错,直接有车呼啸着进站。我们自觉站在右侧引导线上,门一开,身后却立刻有一股神秘力量,将我们向前推去。“前面的人倒是往里面走啊!挤挤就上去了!“还来不及回头瞪一眼始作俑者,我们就已经懵圈地被挤在车厢角落。

算了,还是选择原谅 TA。我连上地铁 Wi-Fi 打开《王者荣耀》,披头散发的项羽凭着一身横肉,上来就是一发“无畏冲锋“,直直地将我方小脆皮朝后推去。这招我熟,每天上下班,我都是脆皮法师,经受着项羽们一次次的冲击。

image

既然保护不了队友,活下一个是一个吧。我一记闪现,撤离了战场。

13:15

还有两站下车。发小广告的小哥穿梭来去,纠缠乘客时声音尖锐得让人头疼。朋友发来微信:“晚上几点看展?”正准备回“你定”。“你是我的小呀小苹......”什么年代了,还公放《小苹果》?本准备好憎恶的目光,想让那哥们羞愧,却看到他身边围着另三个大汉,正一起旁若无人地手舞足蹈。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低头重新连接《王者荣耀》,敌方蔡文姬使用了“思无邪“技能,旁若无人地演奏起回血乐曲——当然,回血只针对对方,对我们而言那就是烦人还没用的《小苹果》。

image

我抬眼望了一眼那几位兄弟,一边左手操作,溜出了蔡文姬的地盘。

20:00

陪完祖宗又和朋友看完展,正往室外走,“听说那边有家新开的日料特别好吃,我们……“对话被迎面朝我们溅起的水花中断。我们这才发现下起了雷阵雨,展馆门口的马路上已经积起大片积水。

手中的打车软件迟迟没有响应,路边疾驰而过的出租车也无一例外显示载客中。我们退回室内,无奈只好打开《王者荣耀》双排,对方甄姬发出大招“洛神降临“,屏幕上出现一大片水域,我们躲开不及,立刻开始受到法术伤害和减速效果。

image

我望了一眼窗外的倾盆大雨,“可恶。”我与朋友好一番配合,还是跪倒在了甄姬的水花下。

21:30

回家洗完澡,想着新一季的《纸牌屋》已经压了很久没看。“今晚就干这件事吧!”

刚拿出iPad,就收到了来自二姨的问候电话:“轩轩啊,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啊?听你妈妈说你做领导了!很出息嘛,工资多少啊?我们家明天请客吃饭,有女朋友吗?带着一起来啊。“过年走亲戚躲不掉七大姑八大姨的严刑,没想要一个平凡周末都要遭罪。

image

哎,想这些干嘛呢。三观不合的朋友可以不交往,但亲戚总还是要狭路相逢的。啊!约好的开黑时间到了。什么?对方竟然有三个雅典娜?最烦人的是她死亡后会复活成一具幽灵飘来飘去。我的耳边又响起二姨幽灵般如影随形的关怀,胸口一阵闷。

我很生气,但被夹击还是超出了我的应对范围。我连回城键都没点,直接切回了《纸牌屋》。

23:59

又快到零点了,难得不加班,应该早睡才对。我暗中下定决心这一定是最后一把《王者荣耀》。

抱着上黄金的信念,我自信满满地选出拿手英雄刘禅。胖乎乎的二世祖在屏幕里用奶声一遍遍说着:“小小少年,没有烦恼,万事都有老爹罩。少爷我从不坑爹。“我在语音里和队友哈哈大笑,心想真是标准坑爹啃老族。

还没开打,一条短信进来了。“ 7 月到了,查看您 6 月的信用卡账单,请点击......”想到我奋斗十年,好不容易在这座城市买了套小房,但首付还是爸妈给的,不禁有一丝羞愧。究竟谁才是啃老族?

image

我没忍心点开账单,而是切回《王者荣耀》,主动冲进了敌营。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