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日落

还有人把伦敦当作世界的中心吗?进入21世纪后,英联邦在英国的主导下还曾老树逢春,冻结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韦的成员国资格等等,但也不过如此,大英帝国海军纵横全球,随便就可以改变万里之外国家的政治制度、经济生活甚至边界时代早就进入历史教科书了。

叶海林 社科院国际问题专家

还有人把伦敦当作世界的中心吗?

进入21世纪后,英联邦在英国的主导下还曾老树逢春,冻结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韦的成员国资格等等,但也不过如此,大英帝国海军纵横全球,随便就可以改变万里之外国家的政治制度、经济生活甚至边界时代早就进入历史教科书了。

坐在内阁办公室会议室的真皮靠背椅上,讨论七千公里外的阿富汗2014年将会如何如何,很容易让人恍如隔世。毕竟,两百多年来,大不列颠的治国精英就是在这栋建筑甚至这个房间里决定着不同肤色的人群的未来。然而,幻觉终究是幻觉。华盛顿、北京甚至新德里的看法,就国际政治的现实而言,要比伦敦的声音重要得多。甚至在欧洲,柏林也终于在等待了一百多年后取代了伦敦和巴黎的位置。默克尔不但是全欧洲最有权力的政治家,在全世界也名列前茅。而这一荣誉二十多年前还是撒切尔夫人的专属。

该怎么评价联合王国的衰落呢?应该承认,在所有衰微直至死亡的帝国当中,英国是犯错误最小的一个。这也是联合王国为什么在帝国瓦解后还能作为世界上最富庶的国家之一存活至今。英国的衰落并不是因为过度扩张,也并非固步自封——创新能力始终是联合王国的骄傲,而是因为冥冥中历史自有其不可对抗的规律存在。

大英帝国不曾阻止德意志的统一,此后一个世纪只好用两次世界大战来阻止德国成为欧洲霸主,结果是希特勒的帝国固然只存在了二十年,但大英帝国也因为流尽了血而彻底让位给美帝国。其实,早在一战末期,英国人就意识到除了美国,谁都无法阻止德国崛起。有了这一判断,再做出把世界海洋霸主的宝座让给美国的决定就不困难了。这一人类历史上极少出现的帝国和平交接,应该算作英国人的功劳,而美国坐享其成,实在是捡了个大便宜。

这段历史基本上不可复制。需要知道英美特殊关系的形成绝非两次世界大战在同一个阵营中那么简单,虽则是最重要的原因。没有一百多年的长期铺垫,靠灵光一现的机会主义决策显然毫无意义。确切地说,历史在20世纪40年代英帝国命运攸关的时候并没有兴致所至一拐弯去了别的地方,而是严格按照早已设定的路线走完了人类历史上最关键的几年。

徜徉在当年的英国战时内阁办公室旧址,浏览着富有英国式克制的丘吉尔生平陈列,很难不让人对“英国人面对大海的勇气”产生敬佩。不过,走出沉郁的地下室回到伦敦的薄雾中,一座座伟大军事统帅的铜像下,除了游客并不曾有人对从黑格到蒙哥马利再到阿兰布鲁克的威严尊贵多留意一眼,英雄时代真的一去不返了。今天连英国军队的招兵广告都画满了给阿富汗孩子送糖果的温馨画面。如果说这代表了人类的进步,那阿富汗战场上的枪弹依然在提醒世界牢记人性的丑恶,普什图人在保卫家园,英国人在保卫什么?可如果说这仅仅意味着人类尚武精神的消亡,又不能解释直到今天英国皇家三军仍是世上最精锐的武装力量。

立马持刀的皇家骑兵一脸淡然,任游客在马前马后施展各种古怪。当历史就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大概也只能是这样的表情。毕竟,今天英国的形象,除了年逾古稀的女王外,是贝克汉姆、裘·德洛、卡尔·罗琳;而不是威廉·皮特,不是丘吉尔,甚至,不是威廉王子。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